正文 第九十六章 蠢蠢欲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这一天似乎过得十分的缓慢,好容易到了傍晚打样时分。桑妮娜已经麻利的将桌椅拾掇好跟图索先回去了。

    关好了门窗,林紫萱这才喘了口气,转头看见姬云轩静静的坐在壁炉边想着心事。

    轻轻走了过去,拉了张椅子坐下。姬云轩听到声音转头看了一眼。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半天也不见姬云轩有开口的意思,林紫萱只好开口问道。

    “你今天也见到他了。他不认识我们了。”

    “不是说因为带着面具所以认不出来的吗?”

    “其实他,失忆了。”

    “啊?”

    “我也想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爹早就知道了,也是离开前才告诉我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等爹回来吧。”

    姬云轩静静的对着壁炉发呆,火光映的她整张脸通红。

    林紫萱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世上的事十有**不如意,看自己这一路来走的磕磕碰碰,其他人何尝不是如此。一个“”字到底还是折磨人的玩意儿。只是明明知道又像飞蛾扑火一般将自己所有的感都倾注进去。姬云轩这么聪明的一个人终究也是逃不脱这一关。想起来今见了余坐怀跟在边的那位小姐,恐怕对他也是心意拳拳。这条路,姬云轩也是不顺呀。

    林紫萱想起了此时不知道在何处地那个人。也沉默了下来。两个女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无言以对。

    江南,暖花开。别致的庭院内到处盛开着美丽的花朵。小桥流水一应俱全,全部浓缩在这个小巧的庭院当中,仿佛是一副江南水乡的缩影。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1 6k.Cn

    空中传来扑哧扑哧的声音,抬头看去乃是一只白鸽在院中上方盘旋。

    院内一着白衣、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口中传出一阵长哨,那白鸽便落了在他地手臂之上。

    那白鸽脚上有一个环。环中插着一张白色的、折起来的纸条。

    解下换上的纸条,放走了白鸽,男人展开阅读,不一会之后紧锁的眉头便舒展开来。一转,走进屋中。那屋内盘踞着一个老人,面容处于影之中看不清楚面貌。

    “父皇!”

    “天明呀,怎么样?收到消息了?”

    “是的,我们差不多可以行动了。”

    “不急,我们还要再等等。”

    “不能在等了?这已经是一个绝好的时机。若是错过的话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无知!你可知道要成就此大业我们一族等了多少年?你以为是那么容易的?再等等,莫让急躁让自己白白丢了命,不值得呀。”

    “是……父皇!”

    “这地方虽然好,可是也快住腻了。虽然说要等等,可是不能不暗中搞点事出来,转移他们地注意力,不然我们就提前暴露了。”

    “是!”

    “哦,对了。姬家那个小丫头有消息吗?”

    “这……还不知道。只说被人救走了下落不明。而且边境好像也没有他们出没的消息。”说道这里。男子显得忧心重重。

    “那应该还没有出黎火国的境内。能出手救的也只有那个人了。1^6^K^小^说^网罢了,他们说到头也不过就是棋子而已。不用多理会。”

    “可是……父皇……”

    “可是什么?难道你还再想着那个丫头?明儿啊,你糊涂了!且不说她父亲死在朕地手中。而且还在那种地方呆了六年。即使后大业将成,你也不要想把她带进宫里面。”

    “我只想要她。”摇了摇头,白衣男子为难却坚定的回答。

    “切!”老人想了想,见儿子那么坚决只得回答道:“现在大事未成,谈什么都是无用。若是你能为父皇亲手拿下这一片天地,那都随你。”

    白衣男子踌躇片刻,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一脸漠然转出了门去。

    在白衣男子离开后许久,屋内的老人缓缓开口道:“孩儿啊,父皇也是为你好,成就这一番大业是我们一族筹划了上百年的,断不可能因为你儿女长而中断。倒是月儿那个孩子有气魄……”

    命运的轮盘已经缓缓地转动着,那一场腥风血雨再也不久远了……

    宽大地道路上,两边都是郁郁葱葱地树林。一辆马车片刻不停歇的奔跑着,半之后终于停歇了下来。

    “柔儿,吃些东西吧。这些子苦了你了。”座于马车前部赶车的黑衣男子卸下肩上地包袱,从中掏出一块干粮,又从上解下皮囊递进了车里面。

    车内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接过食物,片刻后传来咀嚼的声音。黑衣男子转头看去,不时的还说着:“吃慢一点,小心噎道。”

    “墨商兄,怎么不见你也关心关心我?”边的白衣男子看着觉得好笑,不由的戏谑出声。

    墨商一眼横了过去,看不大习惯那张面带桃花的笑脸,淡淡道:“等你找个媳妇让她关心你就成了。”转眼面对车内女子又挂上了满脸柔

    “哎呀呀,真的太伤我心了。难道就不能给在下一点来自兄弟的关怀?”白衣男子捂着口,一副内伤的表。一张带笑的桃花脸瞬间转为悲痛泣的面孔。让人好不心疼。

    “苏显安,你可以再无耻一点。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老是顶着一张小白脸?要关怀?可以,这个行不行?”墨商举起拳头晃了晃。

    “我小白脸?”苏显安惊愕的看着对方,伸出食指直指对方道:“我这是英俊的脸好不好?你对着镜子瞧瞧你自己那张脸,就知道到底什么叫做小白脸了。”

    车内女子见那两个男人孩子一般的斗气,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一口馒头还卡在喉咙当中,这一时间真的噎道了。

    见妻那么不小心,墨商急忙心疼的探过去为她又是拍背,又是喂水。好容易,那一口馒头终于顺了下去。

    “都怪你,乱说话!”

    “怎么又怪我?”苏显安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只要妻子再面前永远是妻子最大。

    女子伸手顺了顺自己的口,道:“你们两个,斗了这么多年了,也不见长进。若是给轩儿看到你们这样还不知道要什么表呢。”说着,女子眼神迷离起来,神色也黯了下来。

    知道妻子是在想女儿了,墨商柔声道:“柔儿,你再忍耐一些子,那丫头现在混的风生水起,用不着担心她。等我们过了这个地界,就差不多到了黎火国境内了。”

    “我知道她现在安全无虞,只是听你说那些事儿,总是怕是不是我们当初的决定错了?这孩子怕是要吃些苦头。”

    话没有说明白,可是墨商心里清楚的很妻子说的是自己徒弟余坐怀的事

    苏显安插嘴道:“嫂子,这个你可不用担心,我也算是看着坐怀长大的,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既然小两口都互相有意思,那下面的事我们心也不得。只看他们自己了。”

    “我知道,只是……”叶水柔幽幽叹了口气道:“轩儿那孩子打小就十分聪明,可是我这个做娘亲的什么都没有能够给她,让她一个人在那里生活那么多年。本以为她会一生平顺,结果现在却又颠沛流离。我这个做娘亲的真的一点都不尽职。”

    “你不用这么想,我不是一直都看着那小鬼呢吗?而且咱们的女儿不是那么无能的人。”墨商将妻子揽入怀中,理了理她耳边落下的丝发,轻轻道。至于姬云轩带着记忆重生的事他一直都没有跟妻子说过。因为太过惊世骇俗,可不管怎么样,姬云轩都是他墨商的女儿。

    有时候男人就是这么一回事,不想让女人担心的问题都会自己默默的埋藏再心底。这与跟姬云轩的约定无关,若是姬云轩在的话肯定要说他是大男人主义作祟。想到那个精灵古怪的女儿,墨商心底也不泛上一丝宠。又时候她真的坚强的不像一个女孩,真的是因为带着记忆重生的问题吗?

    “我们还是快点走吧,要不然大嫂又要念叨女儿了。这么就不见我也想看看那个小丫头现在混的怎样风生水起。”苏显安显然觉得墨商夫妻二人亲密的举动很刺眼,这不是明摆着刺激自己孤家寡人吗。哼,什么时候他也要找一个合心合意,知能暖的老婆。

    三个人稍作休息之后,又重新踏上了旅程……

    哈哈哈,大家新年快乐!!!祝看文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