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脱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此时已经夜深,墨商大摇大摆的从监狱里面走了出来,肩上扛了两个人形的物体。左右看了看,随即形淹没再无边的黑夜当中。不远处京城内繁华的地段灯光闪烁,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狱中的守卫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姬云轩头痛裂,一手扶着脑袋呻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处熟悉的房间里面,一时之间只以为昨的经历仿佛在做梦一般。

    “醒了?”

    姬云轩看向声音的来源,募然睁大了眼睛好一会才惊喜道:“亲爹,您老人家可算来了。”

    顾不得多想,骨碌一下从上翻下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父亲面前。

    “哼!”墨商沉着面孔不苟言笑,只是不由自主的倒了一杯茶水递给姬云轩。

    姬云轩看在眼里也知道父亲面冷心,嘻笑着结果茶水牛饮一般一口气喝了个干净。头痛稍稍缓解了一番。放下茶杯,这才有心思问话:“亲爹呀,您怎么会亲自来?是您救得我们?”

    “我早就来了,比坐怀晚了两天而已。就知道那小子看不住你,还让你给弄进牢里面去了。”墨商脸色丝毫没有缓和。

    姬云轩一肚子的委屈:“谁知道这几天他跑哪里去了?本来住在这里除了不自由其他的都还不错,谁知道突然之间就被人绑了出去?我可什么都没做呀。倒是那个家伙也不知道奔哪去了,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还是亲爹最厉害了。”

    看出来墨商的不高兴,姬云轩为自己辩解了一番又不忘拍拍马。墨商也知道这事不怪姬云轩,可是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团圆的子没过上几天便遭遇这么多事,自己心里不知道有多心疼。可是毕竟这十几年父女见面都吵吵闹闹的,让他突然一下展示柔委实有些不大适应。1^6^K^小^说^网而且自从得知姬云轩带着记忆之后。心里面或多或少也将她当做大人了。各种复杂的感交织在一起,本来就少言寡语的墨商在如何对待女儿这个问题上面还是颇有顾忌的。若不然怎么会舍得刚刚相认地女儿就给她许人家订亲呢?

    姬云轩那最后一句拍马的话中有几分真心实意值得探讨,不过墨商听的也委实舒心,表顿时柔和了许多。

    “我这次来本不是想救你们的,而是另外有事要办,不过巧合太多了,所以坐怀被怀疑上了。我跟他碰过头,他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先把你们救出去再说下一步的打算。”

    “等一等,亲爹,我没看错地话这就是尹风的别院,你怎么将我们带到这里来了?要不是确定昨天被抓到牢里面的事是实我还以为我是做了什么噩梦。还有公主去了哪里?”看了一眼躺在上还没有清醒过来的林紫萱。姬云轩心里头还有好多疑问没有搞明白。

    墨商知道如果不解释清楚的话恐怕这孩子会追根究底问个没完,略略一思索将整个事整理简单地交代一下。

    事的经过是这样的:姬云轩遇刺当晚墨商匆匆将女儿交给林紫萱之后并没有闲着,一方面叮嘱余坐怀带出平阳,自己则暗暗跟踪了姬少勤一行一段时间。曾经听得女儿提起过那个似乎与她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女子也在那一行人当中。终究还是不大放心。可见那女子一路上并无什么害人之处又因为自己事繁多所以只偷偷给姬少勤留了个消息让他自己多注意一些。随后便又去寻找传闻中下落不明的皇帝与太子下。

    不管前尘往事如何,墨商终究是姬家人。虽然隐居这么多年但并不代表就被人遗忘掉了。自己当初之所以能够安然隐退完全是因为跟皇帝用了一个条件作为交换。。wAp.16K.CN。如今时机到了。自然履行自己地诺言。

    虽然墨商不再是杀手,可是曾经建立下来的报网络并没有荒废。人还没有追上姬云轩一行便已经知道出了异变。所以急忙跟去军营替了余坐怀下来,令他去寻人。自己则花了一些时间暗中刺杀了前来进犯边境的狼月军地几个将领。由此狼月军军心大乱。即刻退兵,也算是解了**队的燃眉之急。

    墨商做玩这些事又一路追寻了过来,想着先前给了余坐怀线索以他的能力虽然费点时间也还是能够找到几个女子的。自己便心无旁骛的潜伏在一边静等时机刺杀黎火国国君。可是墨商却没有想到余坐怀是以另一种方式找到了姬云轩她们。自己故意没有杀掉黎火皇帝还泄露出是国人的线索居然给余坐怀带来那么大的麻烦也是始料未及的。

    也是幸好,墨商终究因为疼女儿所以潜伏地阶段偷偷摸清楚了尹风别院的地况,知道那里有一条密道。而姬云轩几人被悄无声息的抓住并且在余坐怀的眼皮底下溜走也都凭借着这一条密道。

    墨商心叹世事无绝对,很多事人算不如天算,不管如何自己的任务基本已经完成,只好再交代余坐怀牵扯住其他人地注意力。自己则寻了机会将牢中的两人救出。剩下地那一个不知所终的平阳却是被带进了宫内。墨商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先救出两人再说。

    姬云轩听完事实经过,眼睛瞪了老大,半天说不出话来。原来这几黎火国出了这么大的事,难怪自己会遭逢这般机遇。说到底自己跟林紫萱都不是主角,只不过运气不好做了垫被的。还想再问为何亲爹会接受这么奇怪的任务。毕竟四大国中国与黎火国的关系最为疏远,要是让亲爹去刺杀狼月国君她倒还能够窥其一二秘密。只是……

    “没有时间了。此地不宜久留。你去摇醒那丫头,我好带你们走。”墨商做了手势拦下了姬云轩下面要问的话语,竖了耳朵听了好一会外面动静确定安全这才发了话。闻出来姬云轩上未退的酒气不由的锁眉道:“你们胆子也真够大的,都被关进牢里面了还敢大吃大喝,真的是无法无天了。若是我迟来半。估计就得给你们收尸了。他们固然找不到我这个刺客,可是拿你们做替罪羊以安抚民心还是可以地。”

    姬云轩干笑一声:“那些酒菜我都试过没有毒才敢的,虽然先前料到恐怕是最后的晚餐,但是也不大明白,现在知道若真死了也是替亲爹您死,不算冤枉了。”

    墨商听的心中一阵暖意,不过并未显露于形。只是沉声交代她动作迅速一点。

    “可是这样我们也走不了呀?我们两女的这么醒目的目标。估计走不出都城就被拦下来了。”姬云轩也很识趣,知道这个地方一时歇脚还可以,终究不是安全之地,想了想还是抛下自己的问题,转去摇醒林紫萱。

    林紫萱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也被自己处的环境吓了一跳,张嘴便问道:“不乱,我好像做了一个噩梦。”

    “快点起来,不是噩梦,我们现在要逃命去。”

    “啊?”看着姬云轩严肃的表。林紫萱楞了一会,昨的记忆涌回脑中,打了一个寒战。急忙爬了起来。一晃眼看见屋内坐着一个男人,一下子也就认了出来,正是姬云轩的父亲。顿时也明白了。

    墨商冲她俩点点头,从怀中掏出几张面具,又变魔术似地拿出两衣服,指了指屋内的屏风道:“你们快去换上这些衣服面具。”

    “哇,这是真的呀!”姬云轩接过一张面具两眼放光,以前总是看武侠小说里面才有的易容术啊、人皮面具之类的。今天可算是亲眼见识了。

    “是呀,快点去换。”墨商有些不耐烦,顺手扔给姬云轩一衣服。让她速度一点。

    林紫萱毕竟跟墨商不熟,拘谨地叫了声“伯父”,随即乖巧的接过自己的衣服换了过去。

    半柱香地时间。两个女孩子终于换装完毕,姬云轩对着镜子那么一照。吓得差点扔掉镜子。还好林紫萱手疾眼快的捞了回来,看看自己的模样也是惊讶了一番。不说别的,这两副面具做的十分的好,跟脸部贴合的十分到位,而且质地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换上面具对着镜子那么一照,两个女孩差点以为自己本就长成那个样子。

    姬云轩的扮相就是一个男子,不过相貌猥琐,小鼻子小眼睛,面上还有突兀不平地坑洞,犹如月球表面。而林紫萱则是小娘子的装扮,可是相貌跟本大相径庭,称不上好看,但是很有黎火国人的特点。

    就这么一会功夫,墨商也换上一个面具,跟姬云轩的扮相十分相似,一看就知道是父子两。

    虽然相貌变得老丑,姬云轩还是觉得十分满足,即使不清楚实却也知道这样的这样透气精美地面具肯定是价值连城,有价无市。

    墨商见两人准备好了,悄悄交代一番,随即接过她们换下来的衣服选了个位置取出火折子放了一把火。

    今地天气还算不错,并且有风,火势也蔓延的很快,不多一会这一个僻静的小院落便冒出了滚滚浓烟。主院的仆人们惊闻着火手忙脚乱的赶来灭火。墨商则趁机带着两人悄悄的离开着一座囚了几人多的院落。

    因为并不熟悉黎火国的语言,怕露出马脚,姬云轩扮作聋子,林紫萱扮作哑巴。二人一路跟随墨商顺利的出了都城。直到离开都城好远,姬云轩因为逃亡而紧张的心慢慢的放松。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缓缓道:“自由真好!”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