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刺客风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林紫萱幽幽一叹,知道姬云轩一半是猜测一半是安慰自己,但不管如何心底总是有那么一丝期盼。

    姬云轩坐了一会林紫萱好好休息,然后去看了看平阳的状况。平阳这两体逐渐好转,只是体乏力,这个时候已经喝了药睡下了。不过看出来这个还未到十六岁的女孩子现在满腹的心思,连睡梦中都挂着泪痕。

    放了心,姬云轩回到自己房内。望着明朗的天空内心却无比的沉重。想起早先对余坐怀发火,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余坐怀何尝知道紫萱对太子的意呢?他只是说出来事实,并不是犯错。心里想着等余坐怀再回来的时候自己得好好道歉。明明盼了许久的人,见到面却又发了这么一通脾气,真是不愉快的开始。

    自此后两天姬云轩却没有见到余坐怀。

    余坐怀心中有些烦闷,自从那对尹风提了不乱的事,尹风开始警觉起来。不但加强了别院的防卫,而且也主动提过要给余坐怀换一个住处,只是余坐怀难得厚着脸皮说自己不会呆很久,在这里也住习惯了,不愿意换掉。尹风怕余坐怀起疑便也没有再继续坚持下去,只是更进一步加强了别院的防守。更找理由将余坐怀带在边说是要帮他寻人,实际都是参加一些应酬余坐怀自然不可能放弃探寻尹风动机的机会,故作不解的问道:“尹兄,我瞧你这别院里面防守这么严密,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人?”

    尹风面容一滞,随即很快的换了表故作神秘的将余坐怀拉至边悄声说道:“余弟啊,你也知道男人嘛,总有那么一两个红颜知己……”

    意味深长的笑着,若不是余坐怀早已经知道了内幕。Www.1 6K.CN恐怕真要被他骗了过去。也不好说什么,只有交换了一个只有男人才懂得的眼神。

    不过尹风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带着余坐怀,在他不方便地时候便让自己的随侍卫汉莫跟在余坐怀边。汉莫对尹风衷心的很,也因为余坐怀救了自己的主子打心眼里感激,可是主子的命令即使他有心想说也不能违背。不过两人都是武将出,喜好倒也相似,一来二去便熟络了起来。

    余坐怀几不出现。让姬云轩着实担心起来。盘算着是因为自己上次对他的态度太凶了所以让他生气了还是在外面碰上什么事脱不开。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旦栽入当中便开始患得患失。这么点小心思夜的在腹内绞来绞去,寝食难安。边又没有一个可以说话地人。平阳嘛,大病未愈,也不太懂这些东西。说了也是白说。林紫萱因为太子的事还愁思缠,这个当口姬云轩更不会拿这些事去烦她。

    姬云轩一个人看着院门口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她也知道即使余坐怀进来恐怕也不会走正门。只是自己又出不去。第一次姬云轩生平这么讨厌失去自由。

    就在这个时候黎火国发生了一件大事:黎火国君被刺!

    尹风被急急的召回宫中,院内的侍卫呼啦一下走了大半,只留下了余坐怀和汉莫以及那一干看守别院的护卫。

    因为事发生地太突然了。没有来得及封锁消息,国君被刺的消息就已经迅速的在整个城内蔓延了开来。余坐怀没有急着偷空去看姬云轩而是拉着汉莫四处打听消息。汉莫也是在曹营心在汗,对余坐怀的决定毫无疑义。

    于是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安坐在黎火国都城----凤倾城中最大的茶馆中。1--6--K小说网

    刚坐下。边有小二迎了上来奉茶。余坐怀他认不出来,可是尹风边地汉莫他不可能不熟悉。

    “请问二位爷需要些什么?”

    “先上壶好茶来。”汉莫心绪紊乱,所以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慢!”余坐怀不紧不慢的拦下要走地小二,掏出一锭碎银来和颜悦色的问道:“小二哥,向你打听两个问题。”

    余坐怀虽是武将出,可常年跟着父亲征战,交手的都是外邦的人,所以久而久之也会说一些其他几国的语言。只是显得生疏。毕竟在战场上面见面都是敌人,谁跟敌人废话闲聊?

    店小二面带难色的瞅了瞅余坐怀手上的银锭,又看了看面色不太好的汉莫,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不该收下来。这位给钱地爷很眼生,长相以及口音看起来不像是黎火国的人。可是又跟着汉莫侍卫进来。这也就算了,难就难在汉莫侍卫让他下去。可是这位爷却拦下他说话。

    “问你问题就快点回答。”汉莫五大三粗的人可瞧不透店小二的内心挣扎,只看他扭扭捏捏的不说话,正愁一肚子憋屈没地发呢,这下好了,来了一个泄火地,顿时就沉下了脸。

    店小二一个激灵,急忙躬答道:“请这位爷尽管问,只要小的知道地一定知无不言。”

    点点头,余坐怀将那锭碎银放到店小二的手中,“第一件事向你打听一个女子,名叫不乱。是在下的未婚妻,根据我追寻的线索来看她被掳来了黎火国。跟她在一起的还有两位姑娘,可是不知道姓甚名谁。不过三个女子都很漂亮。这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线索里追查出来的,可是到了这里我怎么都查不到下面的消息。若是小二哥你有听见过什么的话还望告知。在下感激不尽。”

    “这……”店小二听了余坐怀的话低头思索起来,想想在印象当中有没有这样的女子的消息在茶楼里面流传过,因为太专注所以没有看见汉莫频频丢来的眼神。

    汉莫有些着急,没有想到余坐怀一开口问的并不是宫内的消息,而是皇子下扣留下来的几个女子的消息。他感激余坐怀危难之中救下了皇子下的命,当初皇子下也和自己讨论过是不是将那个不乱姑娘放出来,毕竟这个姑娘只是余坐怀的未婚妻而已,对下并无大用。可是皇子下否决了这个提议,说就算将不乱姑娘交出来,势必还得牵连到国的公主以及那个林姑娘。余坐怀为**士,怎可能见本国公主有难不救的道理?

    相处的时间虽短,汉莫可是真心欣赏余坐怀,二人相交没有什么客的话语,就是一起喝酒吃也爽快多了。若不是君命不可违,他真的想就这样告诉余坐怀他那位心系的姑娘所在之处。可是……哎,立场不同啊。

    汉莫急之下一跺脚,大声道:“余兄弟,你问也问不出个好歹来,皇子下说帮你找人还能找不到吗?现在当务之急还是问问宫里面的事吧?”店小二被汉莫的大嗓门吓了一跳,随即看见他眼中两抹厉光出,一哆嗦,脑袋一转便明白那位爷的问题即使他知道答案也不能够说出来,就算想说出来恐怕在这里也没有命说的出来。连连擦汗附和道:“汉莫侍卫说的是,这位爷,小人真的对您说的三位姑娘没有任何的印象,您还是问第二件事吧。”

    得到如此的反应还算在余坐怀的计划只能,只是似笑非笑的瞅了汉莫一眼,那一眼瞧得汉莫心里面直打鼓,心想坏了,难道是余坐怀已经知道他在隐瞒事实?可就算汉莫心里面再怎么敲鼓也都问不出来。只强撑着脸面讪笑道:“余兄弟你别生气,我只是太关心皇子下的况了。抱歉,抱歉。”

    “汉莫大哥不必如此,我也知道在这里探寻未婚妻的下落希望渺茫,只是心里面总不想放弃一丝希望。罢了,慢慢寻总会寻得到的。不管找到她后是生是死也都是我的人。”余坐怀无奈的叹息一声。

    汉莫心里更加愧疚了,心叹余坐怀用至深,只是不知道最后事态的发展能不能让他落个好结局,一时间不好意思回话。

    余坐怀见收到了效果,便继续问店小二:“第二件事便是替汉莫大哥问的,现在都传说国君被刺,具体况如何小哥可否知道?说到底也是我连累的汉莫大哥,因为要陪我找人所以才误了陪皇子下回宫。”

    店小二再次擦汗,虽然自己只是个茶馆跑堂的,但是这么多年来若是没有什么眼色不小心得罪了人,恐怕早就被那些有钱的大爷们无声无息的弄到哪个老鼠沟里面毁尸灭迹了。第二个问题虽然传的风风雨雨,但是宫里里面出的事即使传言也都是悄悄的传,哪有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问话的?

    偏偏汉莫的份让他不敢回避,一时之间没了辙,冷汗直冒,生怕一不小心说错了话,汉莫侍卫一发急便让他人头落地。

    这时候掌柜的见况似乎有所不对,举步走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