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尹风听见不乱的名字浑一震,表太为明显了,余坐怀想要装作看不到也不可能,遂问道:“怎么?尹兄见过?”

    “呵呵……”尹风干笑两声,心里在思量到底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若是尹兄有见到这位女子的话还期望告知小弟其下落。小弟一路从国追来可惜断了线索。”

    “这个……”尹风拿不准该不该说,念头一转问道:“不知道余弟为何这么急切的找这个女子。为兄若是得知其的下落也好让手下人拿捏对待她的态度啊。”

    余坐怀微微一赧道:“尹兄其实先前猜测并不错,小弟虽不是英雄,但是难过美人关啊。不乱乃是小弟的未婚妻。只是子不似寻常女子,喜欢游览各地山河,这一次单独出去玩了许久没有音讯所以小弟这才急切的跑出来寻找,没想到这一寻竟然发现她被人绑了。”

    尹风沉默的听着余坐怀的叙说,想起姬云轩先前那番说辞,倒也是有八分吻合,只是不明白姬云轩为什么会坚持说自己的父母是山野村夫,能跟将军家定亲的女子肯定不是什么小家小户。尹风烦恼的不是这些,而是即使知道不乱的来历目前也不敢妄自放人,毕竟牵扯到的还有姬天晴跟那个林紫萱。

    “尹兄?尹兄?”见尹风沉默不语,余坐怀连唤了两声。WAP.1 6 K.cN

    “这个……”尹风从自己的思绪中脱离出来,瞧见余坐怀眼底的询问,尴尬一笑:“我刚刚是在思索未来弟妹真的被绑了的话在黎火国会被带到哪里。余弟你放心,一有消息我就会通知你。”

    余坐怀点了点头,眼神中透着失望。尹风看见只道他是没有寻着自己想要找的人所以才这样,却不知道余坐怀是对自己失望。

    又稍稍滞留了一会,余坐怀起告辞。出了主院想再去别院瞧瞧姬云轩几人,可远远便瞧见本空无一人的别院门口现在却戒备森严。便知道汉莫因为自己先前从林中出来的举动有些不放心。可是这帮护卫如何难得到他?小心地避开那些护卫,余坐怀轻松的进去了别院。

    此时林紫萱已经醒了,跟姬云轩两人在说话。瞧见余坐怀闯了进来,姬云轩面露不悦,正想说什么,余坐怀摇了摇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出什么事了?”见余坐怀那么慎重。姬云轩很自觉的放低了音量问道。

    余坐怀走的近了拉开边的椅子坐了下来叹道:“我刚刚向皇子问了你的去向,不过他只是在打马虎,并不愿意如实告知。你知道尹风为什么绑了你们过来?”

    “我们刚刚还在说这个事呢。。wAp.16K.CN。”姬云轩瞧了瞧半坐在上神色委顿地林紫萱一眼,继续说道:“我们人并不是尹风绑的,这个说起来就话长了。”

    原来本来姬云轩以为二皇子放他们一路逃窜是因为没有空去理会他们。而事实却是除了姬云轩被父亲救出来然后同林紫萱一路而行那一段事没有人知晓,平阳公主确实一出了宫门便被盯上了。虽然余坐怀武艺也算是不错,但是毕竟带了一个人,而且一路上平阳不时的还使小子,这样一来跟哨的人即使在余坐怀可以察觉的范围之外还是可以轻易地掌握两人的行踪。

    尹风本也不知道平阳被绑来黎火国的。但是绑她们来的人却知道平阳的份。并且根本不加掩饰。将她们交到奴隶贩子手中地时候还强调了平阳的份,那个胖子才不管那么多,只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发财机会所以再三确认平阳地份之后便通知了尹风。尹风本也不是很确信。就秘密调查了这三个女人的来处。然后才有了现在这么一出

    总结来说,林紫萱跟姬云轩两人不过是附带的。人一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更别说绑票还有这么倒霉被顺带的。

    以上不过是姬云轩根据平阳跟林紫萱说的再加上自己总结得到的消息,她自己也并不是很确定倒底消息确切不确切。但是姬云轩很疑惑,如果二皇子是真的想要平阳死为什么这么大费周章的将她们从国与狼月国地边境给弄到黎火国来?难道是因为对其恨之入骨所以才想出这么个法子来折磨平阳公主?很快姬云轩就否决掉了这个设想。因为如果真想如此的话,他不应该毫不掩饰平阳的份。

    所以二皇子并不想让平阳死,可是这里面到底还存在这什么样的猫腻?姬云轩脑子里冒出一个模糊的想法,可是这个想法让她自己都大为吃惊。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尹风也很有问题。为什么他一个照面就可以认出来自己不是平阳?并且知道平阳地闺名?这尹风跟平阳之间还存在着什么?姬云轩不得而知。就连当事人平阳也说不清楚,只说黎火国的皇帝曾经拜访过国地皇帝,至于当时尹风在不在场她真没有什么印象。

    “不管怎么说,你们自己要小心,我们再观察一段时间。刚刚进来的时候发现这别院里面的守卫戒备严。”余坐怀听了姬云轩的分析一时半会也拿不出个什么主意来。目前最重要的是几个人都安全无虞便好,以他的能力真的不足以一次带走三个人。所以最好的办法大概就是按兵不动。搞清楚到底里面玩的什么花头。

    再三叮嘱两人要自己小心之后,余坐怀才离开了别院。

    姬云轩拉着林紫萱的手想了很久。林紫萱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她根本就不愿意去想早些之前平阳爆出的消息。本来以为自己放下了,现在才发现放下真的很难。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呢?林紫萱在心底不停的喃喃自语,她绝对不相信这样的事实,在没有看见他的尸体之前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够确定,余坐怀不是说可能是真的吗?平阳也说了只是她的父皇母后死了,并没有说道太子。可是,这若是真的该怎么办?

    这样反反复复的给自己答案然后再推翻,林紫萱心里的思绪犹如汹涌的波涛一般起伏不定,无法平息。

    “紫萱,虽然公主跟坐怀都确定皇上他们死了,可是我总觉得事不是那么简单。”姬云轩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很小心,瞧着林紫萱那么颓废的神色,自己委实不忍心。生活给这样一个原本绝代芳华的女子实在太多的磨难。那个大胆而又惊骇的想法就在姬云轩为林紫萱觉得难过的时候突然又涌上了心头。

    “你不用安慰我了,两个人都确定的事应该不会有什么逆转。”林紫萱低声说着,眼睛里却又冒出一小丝的期盼。

    叹了一口气,姬云轩紧锁着眉头道:“我还是觉得不大对。都只道他们死了,可谁知道他们在什么样的况下怎么死的?消息来的太突然太过于真实反而让我觉得不太真实。先前只说是行踪成谜,既然成谜了那这样的消息是怎么传出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