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这事你就别问了,安心等着吧。”余坐怀笑道。

    姬云轩想了想摇头,“我很担心,事能像你说的那样简单。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余坐怀呵呵笑道:“凭我现在的本事,进这里还不是容易?”

    “就你一个人带我们三个出去也不行啊。”姬云轩白了他一眼,说话没个正经样儿,想到面临的问题又愁了起来。

    “我也没说要带你们仨出去啊。这里不是好好的吗?你干嘛那么想出去?”余坐怀拍了拍松软的垫感慨道。

    姬云轩横了一眼过去,“不自由,毋宁死!”

    “好了好了你也别急,本来我也想带你们出去的,不过一看尹风这小子对你们还不错,所以我也不那么着急了。而且临走前师傅交代了,让我看好你,别让你乱闯祸。”一瞧姬云轩急了,余坐怀连忙好言好语的解释。

    “尹风那小子?”耳朵尖的姬云轩一下子听出来余坐怀话里的毛病,随即眯了双眼透出一道狠光问道:“说,你跟那人什么关系?称呼的那么亲切?”

    “那个……”余坐怀自知失言,搔了搔后脑勺道:“我救过他一命。”

    “感你是从正门进来的?还说自己有本事?”

    “可不是?”他辩驳,“能从皇子别院的正门进来而且还奉为上宾当然算是本事了。”

    余坐怀没有说的是他确实是被奉为上宾从正门进来的,不过先前并不知道三个女人都在这里。

    这事说起来也算是巧合了,余坐怀凭着手中那一点点零星的线索好容易一路追寻到了黎火国,但是到了这里却断了线索。1-6-K-小-说-网只能像个没头的苍蝇般乱窜。瞧着集市上大规模的奴隶买卖余坐怀当时心沉到了谷底,心道姬云轩一行三人到了这里也凶多吉少。却不想正在六神无主之际偶然遇见了被人袭击的尹风,当时他也正为找不着人而烦闷,所以看见那么多人围攻几个人便出手救了下来,正好拿那帮刺客撒气。

    结果人是救下来了。尹风却也受了伤。为了方便起见便直奔别院疗伤。救命恩人地余坐怀被尹风留了下来,说是要好好报答。这时候余坐怀才知道自己救下来的是黎火国的皇子。余坐怀心想这样倒也好,等到尹风伤好了就拿这个人让尹风帮着找人,也许会更快一些。

    不料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即使余坐怀心里打定了主意,却还不放弃自己找人的念头,白天就出去四处寻找。晚上回来。然后两天前的晚上他趁着夜色回来的时候看见一个背影很熟悉地女人从膳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一碗药。心下激动了起来,但因为夜色太暗所以看不分明只好尾随其后。却不想这一跟,却找着自己要找的人了。

    心里高兴是高兴,余坐怀也没打算贸然蹦出去来个相认。总觉得这三个女人出现在这里是有原因的,而且看见姬云轩脸上的疲色心内也是一阵心疼,好容易等到天亮了,公主醒了,她也回房休息了。这才悄悄的摸进屋去守着。却不想这丫头累极,居然睡了一天一夜,都不知道饿地。中间醒过来一回也没瞧见他。只好按奈着子等她睡醒了再说。

    那厢姬云轩心里还纳闷怎么平阳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先前嚷嚷着要找她的尹风却不见了踪影。HTtp://WWW.16K.cN她一点都不知道出了这么一茬。不管怎么说,余坐怀的出现让她满了心的欢喜,一时半会别地也顾不上那许多。没想到自己谈个恋还那么多麻烦,这边才决定要轰轰烈烈来场恋,结果就闹出了这么壮大的场面,真是应了时了。

    两人还在这边说悄悄话呢,那边林子萱却也找了过来。先是瞧见余坐怀大大了惊喜了一下,再又瞧见姬云轩衣衫不整的模样立刻暧昧地笑了笑退了出去。姬云轩这也才发现自己上一夜睡觉前根本没脱衣服。所以在上翻来覆去睡了一天一夜早就皱的不成个样子,再加上林子萱进来的时候两人那么暧昧的动作----不乱想才奇怪呢。

    都怪你!姬云轩丢了个白眼过去,找了衣服跑到屏风后面去换,而余坐怀则闷笑着摸了摸鼻子,不再说话。他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可能被轰出去。他看向窗外明朗的天空。虽然是在寒冷的冬季但此时此刻他却觉得心格外的温暖。

    姬云轩换好了衣服,便跟余坐怀二人到了平阳的房中看望她。林子萱正坐在平阳边轻声说着什么。瞧见二人进来。林子萱笑着起

    姬云轩有点受不了那暧昧地笑意,急忙扯她到一边解释。平阳也瞧见了余坐怀,不过神色并不像当初刚被余坐怀救出来时那般切。只是瞧了一眼便别过眼去不知道想些什么。因为避嫌,余坐怀也只是匆匆点了个头便交代一声出了门去等着。

    “好了,你别急着解释,我有些话同你说。”林紫萱挤兑了姬云轩几句便换下了玩笑的面孔说道。

    姬云轩一瞧那架势看起来不一般,也没了嬉笑,问道:“严重吗?是不是公主她……”

    “我们出去说。”

    姬云轩了然,问了平阳一些况,瞧她病有所好转,还算是稳定,所以交代了几句放心踏出了门去,只是外面冷得紧,转眼一瞧余坐怀直的站在那里鼻子冻的通红,心有不舍,跟林紫萱唤了一声然后急忙拉了余坐怀去自己屋里一起

    带到林紫萱将自己房里的炭炉也端了过来,整个屋子才实打实地感受到暖意。

    三人围着炉火一边取暖一边聊了起来。

    “紫萱,你刚刚说什么事要同我说?”姬云轩有些迫不及待的开了口。

    林紫萱挫着双手,脸色却沉了下来:“不乱,你可以知道这尹风皇子说了什么才惹得公主大病一场?”

    “不知道!”大夫先前说了平阳公主是因为风寒未愈然后又受了刺激才这样突然病倒地,可是姬云轩哪那么多心思琢磨她受了什么刺激啊,只当是这些子惊吓过度积累到一定的程度然后爆发了。听林子萱这么一说姬云轩来了精神,难道平阳生的这场病还另有内幕?

    “是因为黎火国的这位皇子告诉她,她的父皇母后已经全部遇难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姬云轩听到林子萱的话第一反应就是猛摇脑袋。一旁的余坐怀也显出讶异的神,显然他也没有料到会听到这样的事

    “说不定……”林子萱顿了顿,才深吸了一口气道:“他也不在了。”

    姬云轩几乎是跳了起来,在屋内一边来回踱步一边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

    “你这么说有什么事实的依据嘛?”林紫萱瞧着她的眼光带着丝丝期盼。姬云轩有些承受不了这样的目光,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道:“我没有,但是绝对没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我的直觉是这样,一直是这样,虽然事进展道现在这一步,可我总觉得不对劲,哪里不对劲我说不出来,反正不可能就这样结束的。”

    姬云轩好像是在说服林紫萱,更像是在说服她自己。突然,她想起了什么来,冲到了余坐怀面前直直看进他的眼中问道:“我爹让你跟我说这一切我忍一忍就可以结束了,难道你都不存在什么疑问吗?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余坐怀看着姬云轩的眼睛,她是多么的盼望自己能够说出一些别的什么来。又瞧了一眼同样期待中的林紫萱,余坐怀摇了摇头,说道:“别的并没有。”

    两双眼睛顿时黯淡了下来,斟酌再三,余坐怀又加了一句:“也许尹皇子告诉公主的事是事实。”

    “啪嗒!”细小的声音在林紫萱的心里响起,好像是什么东西碎裂了。她摇摇晃晃的站起,却发现如此困难。突然间天旋地转,自己的脚仿佛踩在了棉花上面。眼前的视线模糊了起来,有什么在她的眼面前放大,可是她看不清楚了,视线越来越模糊,她试图伸手摒弃那道模糊了她视线的障碍,触手却是湿润的感觉。

    “紫萱!紫萱!你别吓我啊。紫萱!”

    外界的声音渐渐消逝下去,她的世界一片黑暗。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