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乌龙婚约(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姬云轩还以为会见识到多大的场面,林公公却将她带入了皇上住的“龙栖”的偏厅。转念一想也是,自己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怎可能有着国宴的待遇,不过可以跟皇帝一起吃饭也是莫大的殊荣了。

    进门后见着皇帝正端正坐于一圆桌主位,边还有一位着宫装打扮雍容华贵的妇人,心知这肯定是皇后。于是还是三拜九扣,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闪失。

    皇帝兴致倒不是很高,挥了挥手让她平。随手一指道:“坐吧。”

    姬云轩应声坐下,随即便来了几个宫女立于其侧为其布好碗筷。待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只听林公公扯着嗓子叫道:“传膳----”

    几个宫女手持餐盘陆续进入厅内,来到林公公前跪下,双手高举餐盘,再由林公公将菜放于金色丝帛做餐巾的做面上,一边放一边还报着菜名。

    等到菜全部都上齐了,皇帝才发话:“都吃吧。”

    皇后娘娘和姬云轩这才举筷开动。

    室内一片碗筷碰撞的叮当脆响,连咀嚼的声音都听不到。

    姬云轩心叹这样吃饭才是最难以下咽的。皇帝老爷一句话不发,她也不好妄言,倒是皇后一边吃菜一边还好奇的打量着她,不过瞧见姬云轩的样貌似乎也不是很满意。半晌后,皇帝放下筷子,姬云轩也停止了动作恭恭敬敬的坐着不动。心道要来了,果然,皇帝开口问道:“姬云轩……”

    还未等说下半句,只听厅外一片吵闹声。

    皇帝皱起了眉。问林公公:“怎么回事?朕连个饭也吃不安稳?”

    林公公见皇帝脸色不对,立刻告罪出去瞧瞧,只片刻后便又回来禀报说:“回皇上。是三公主在外面。”

    “哦?”一听道自己最宠的小女儿在外面,他的眉头便松了下来。颇有意味的瞧了姬云轩一眼,心想到底女大不中留啊。可是这个女婿……

    随即道:“是平阳啊,让她进来吧。”

    听得林公公说三公主,姬云轩便知道外面那位主子便是皇上最宠地平阳公主,心头还兴起要瞧瞧庐山真面目的兴趣。可真当平阳公主进来之后,姬云轩也是一惊,认出这位主子便是刚刚在御花园内碰见的那位。

    平阳公主也看见姬云轩,并不意外,也不理睬他,直奔道皇上皇后中间撒。…手机小说站http://wap.16K.c N

    “父皇,母后!”

    皇帝见着女,面露慈之色,皇后则将女儿揽进怀里抚摸着女儿地秀发。带点责问的口气问道:“平阳,你怎么冒冒失失地就进来了?不知道母后跟父皇在用膳?”“是啊!”皇帝一手指着姬云轩问平阳公主道:“这就是姬家那小子,父皇今天可是将他召来见了。”

    平阳公主瞥了一眼姬云轩。撅起了嘴,很不高兴。

    皇帝就奇怪了。“平阳啊。父皇都依着你了,怎么还一脸不开心啊。”

    一听这话平阳公主脸色更不好看。凑到皇后耳朵边上低声说了几句。姬云轩心中苦笑,坐如针巅。即使她听不见公主跟皇后咬什么耳朵,大概也能猜的出来。

    皇后听完后,一脸惊讶,露出为难的神色。

    皇帝见着母女两都将他落在一边,也不高兴起来,问道:“平阳啊,你跟你母后说什么话呢?连父皇都不让听?”

    “皇上,您息怒,平阳是说……”皇后又跟皇帝咬了一阵耳朵。

    皇帝惊道:“真的?”

    凌厉的目光扫向姬云轩。姬云轩心中一凛,更是苦了。

    “姬云轩,朕问你,那祥福布庄和私语阁可是你地产业?”

    “回皇上,布庄是草民的爹送给草民玩的,说起来也只能是姬家不是草民私有,不过私语阁则是草民自己开设的。”姬云轩老实回答。

    “你撒谎,明明都是熙哥哥在打理铺子。”姬云轩话音刚落,平阳公主就出口反驳。姬云轩,心中觉得烦躁,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位公主。到底是份尊贵众星捧月的公主,子也骄纵,目中无人。

    这样一想,姬云轩也不愿意卑躬屈膝任着人欺负,只是淡淡的回答:“回公主,是草民将两间铺子整顿好之后,请草民二哥代为打理,不过那铺子还是草民所有。”

    “既然是熙哥哥打理,那铺子就是熙哥哥的。你强揽什么?”平阳根本不懂的道理,只是凭着自己想当然。

    姬云轩的火气也上来了,但还是勉强压下去,觉得自己跟个无知地女人没有必要说什么。只是不理她,反正皇帝在这里呢,这京城内外都说皇帝民如子,断不会为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混淆是非。

    瞧着这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皇后微微凝眉,暗下捣了捣女儿。平阳公主并不以为自己说话有什么不对,只是气鼓鼓地瞪着姬云轩。而皇帝反而笑开了,问道:“姬云轩,朕记得姬家那间小布庄可是六年前就差点倒了,不过却又奇迹般的给救活了。现在名头大地连朕都知道,这些不会都是你做地吧?”

    他的语气中带着不信,他知道眼前这其貌不扬地小子六年前也不过十岁。纵使是他也无法想象一个十岁的娃娃如何能够挽救一间濒临倒闭的铺子,毕竟那是生意不是玩具。其实皇帝的话也是半真半假,且不说姬家是皇室的一头分支,这个家族还掌握着国经济命脉。现在国内富裕安定有一半是出于姬家的功劳,也正是因为如此姬家人才不得如官场,只能在商场上大展宏图。

    所以对于姬家未来的继承者他不可能不予以重视。不过这孩子十岁之前倒是在私塾里很突出,之后离开了私塾就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他也就没有再多重视,毕竟他还是一国之君。每还有很多让人头疼的事。最近本也只是听说姬云轩开始跟着他父亲学习经商,要不是自己宠地平阳说有喜欢的人了,他也不可能让人重新去调查姬云轩。可谁知道女儿家因为害羞所以对喜欢的人描述也只是只言片语。让他直觉认为女儿喜欢地人就是姬云轩,这才搞出这样的乌龙出来。

    姬云轩静了片刻。不卑不亢地回答:“回皇上,正是草民。”

    皇帝闻言面露喜色,连声说好,在他看来样貌倒不是首位选择的条件。刚开始瞧见姬云轩心里不大待见是因为瞧他那恭恭敬敬、怯懦的神色,暗觉此人无甚前途。不过经了女儿这一激转变颇大。而且说到自己的成绩面色平静没有丝毫得色之意。皇帝这才发觉姬云轩这个人不简单。小小年纪就有这份气度,只是脾气还需磨练,假以时必成大器。

    这边皇帝欢喜着,姬云轩心里却一沉,暗道自己太沉不住气了。果然皇帝回过味后,带着试探问他:“姬云轩,朕有意将平阳许配给你。你瞧着满意不满意。”

    哎,完了。姬云轩心中暗自叫苦,却反应飞快的离开座位跪地拜下道:“公主地婚姻大事岂可儿戏。还望皇上三思而慎行。”

    “怎么?你对朕的女不满意?”虽是意料之中的答案,皇帝还是装出一副生气的表。不过他这话一出,一旁的平阳也想起来在御花园的时候小容也骂过这小子说他有眼不识泰山。居然嫌弃自己配不上他。这一来,平阳公主更加不忿。只是冷冷瞪着姬云轩。

    “草民怎敢!只是公主贵。以草民卑微的份如何配的上!”

    “朕说配得上就配得上!”皇帝玩上了瘾,不肯放过姬云轩。

    此时姬云轩也已经吓出一冷汗。继续道:“皇上且听草民说完,那只是其一,其二是公主意不在草民,若皇上执意将公主配给草民岂不是要让公主伤

    “哼!你口口声声说配不上,莫不是你嫌弃本宫?”平阳公主忍不住插口问道。她才不管姬云轩说的如何有理,只是小容那句话不停地在她脑子里面回放,让她气不过。姬云轩那句句在理的实话听在她耳中不过是对她避之唯恐不及的借口。

    NND,姬云轩想抽人了,她在那边推地辛苦,这不知好歹的女人偏来添乱,她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地心思。在姬云轩地观念当中有些人就是需要被抽才会老老实实做人。

    皇帝笑的更开心了:“是啊,姬云轩,莫非你嫌弃朕地三公主?”

    “回皇上,草民不敢。只是……”姬云轩斟酌半晌,也不知道该不该说那个理由。

    “是什么?”这下皇帝起了好奇之心,等着姬云轩的回答。

    犹豫再三,姬云轩脸上涌起断绝之色,答道:“此事事关姬家辛密,草民当然不敢瞒皇上,只是……”

    这话说的再明显不过了,辛密嘛,皇帝是可以听,不过谢绝他人知晓。

    皇帝会意,扭头对皇后道:“皇后,时辰也不早了,你不是说最近在绣一副山河画?进度如何了?”

    皇后是什么人,怎么会听不懂言外之意?会意,微笑起向皇帝一福道:“皇上不说臣妾也差点忘了,平阳,跟母后一起回寝宫,母后绣画还得你去帮忙。”

    平阳公主也被姬云轩那所谓的辛密勾的心头痒痒,还指望探听什么好玩的出来,却不想就这样被生生打断。瞧瞧父皇毫无留她之意,纵使她平里再被惯也知道父王要谈正事的时候不可胡闹,一跺脚,随着皇后去了。

    那一帮公公宫女们也都撤了出去,房中只剩下姬云轩和皇帝二人……

    今天好容易可以休息一下,两更,先放一章上来,晚上饭后再来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