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被背叛的信任(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姬云轩面色平静的看向翠儿,翠儿神色变了又变,终于换上了一副嘲讽的面孔。神态变的也与往丝毫不同。

    “我早就猜到你会看出来。”

    叹了一口,姬云轩幽幽道:“发生这么多的巧合都恰巧与你有关。我最不想相信那个人会是你,但是又不得不相信。”

    扬高了下巴,翠儿不逊的瞧着她问道:“那你想拿我怎么办?”

    摇摇头,姬云轩道:“你走吧。”

    姬云轩心底很乱,她自己也形容不出来现在内心中的感觉。没想到原来最大的危险就潜伏在自己的边。开始的时候她也觉得很气愤,但是理智告诉自己要冷静,于是她才和翠儿一起喝茶一起回忆过往,也算是为她们之间的感画下句点。

    可是回首时她才发现无论翠儿是不是背叛了她,在这几年间给了她最多温暖的也是翠儿。奇异的,有了这个认知,姬云轩的怒气消弭于无形中。她不想再追究什么。

    “为什么?”翠儿口气生硬的问道。

    姬云轩默然,她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

    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翠儿是她拜托林忠从红颜楼里就近挑一个机灵姑娘来服侍林紫萱的。那时候翠儿也不过是十五岁的小姑娘,一双带着期待的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比她还小五岁的自己。

    这般大的女孩放在寻常人家里恐怕早就定了亲等待着花轿来迎娶。

    本以为自己能够爬出火坑还没有来得及雀跃,却又得知自己要再被送回红颜楼的时候翠儿忍不住哭了。清白的姑娘家又有谁愿意在那种地方呢?可是看着姬云轩当面烧了自己的卖契,犹豫地她终于咬咬牙还是同意了。

    自此以后的生活好似顺理成章的过了下去。跟随林紫萱在红颜楼中又呆了三年,随后林紫萱离开楼前将她留给姬云轩。每一件事发生地那么自然,可从没有人问过翠儿的意愿跟想法。姬云轩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她。或者说,从来都没有了解过。

    格一向爽朗地翠儿会变着花样做出好吃的点心满足姬云轩的胃,也会夜半时不顾姬云轩反对吹熄蜡烛催她早些上休息。她总是默默的付出。从来不曾要求过什么。而对其他人强加给她的关于她自己未来地决定她也从未反抗过。

    如果姬云轩认为她付了翠儿的薪水那么翠儿便应该服从命令那她现在也不会如此自责。…Wap.16 K.Cn可她不会这么想,她一直当翠儿是姐妹、是知己。是可以信任的朋友。她和翠儿几乎分享所有的秘密。

    但是当一切真相都揭穿时,当假面剥落时,姬云轩却觉得面前这个神态陌生的翠儿才是带着假面具的翠儿。

    “让我走?可笑!你以为你现在能做什么?你要知道,现在这里没有人,只要我想我可以立刻杀了你。”

    这种时候了。姬云轩还在她的面前走神,这让翠儿觉得不舒服。这几年她们两几乎形影不离的生活在一起。从最初的感恩到后来地嫉妒,这其中的复杂感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同为女子只因为不同份地位就拥有如此不同的生活?自己一直小心翼翼辛苦地在生活里挣扎,求着生存。而姬云轩却锦衣玉食似乎没什么事是难的住她地。

    虽然姬云轩待她如姐如友,但是仆主就是仆主,她多期望有一天可以拥有像姬云轩这样尊贵地份。可是前面的事她都搞砸了,现在恐怕是最后地机会。

    想起了那个给她承诺拥有尊贵地位的人,翠儿的眸光闪了闪亮出怀中一直藏着的短刃。

    姬云轩拉回飘远的思绪,咧嘴笑了笑。道:“翠儿,你不会。”

    握着短刃的手不可察觉的松了松,又再握紧。抵在了姬云轩的脖子上。

    姬云轩依旧是微笑,仿佛什么都无法打破她此时的好心

    “不准笑!”翠儿的语调微微的颤抖。那张笑脸仿佛在讽刺她愿望是多么的幼稚。手上一紧。又松了开来。“叮当”一声脆响。短刃已落地。

    细小的血珠从姬云轩脖子上那一道几不可察的伤痕中冒出,然后扩散开来。

    倒吸了一口冷系。疼痛伴随着凉飕飕的感觉传递到姬云轩的神经中。

    “不要伤她!”顾不得疼痛,姬云轩朝着那一手就要劈向翠儿天灵盖的人影大喊。

    “她要伤你!”余坐怀及时收回攻势,看向姬云轩,另一只手掐着翠儿的脖颈。心中道好险,若不是他心神不宁冲进来瞧瞧看见这危险的场面及时拦下,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放开她。”

    余坐怀没有动作,姬云轩叹了口气,走过去拉他的手道:“放开吧,她不会伤我的。”

    “不会伤你?你瞧瞧你自己现在什么样子。”余坐怀都快被她气死了,剑眉紧锁,盯着姬云轩脖子上那一片殷红。都割伤了还说不会伤他,这人是睁眼说瞎话吗?

    摸了摸觉得疼痛的地方,再拿出来看,已是殷红一片,不过伤口好像不是很深,等一下包扎一下就没有问题了。

    “我说了没有关系。”倒是余坐怀再不放手的话恐怕翠儿就要给他生生掐死了。见姬云轩那么坚决,余坐怀即使再不愿也只得放开翠儿。不过眼神还是紧紧盯着翠儿,站在距离姬云轩一尺距离,全警戒着。

    终于呼吸到自由的空气,翠儿跌坐于地上剧烈的咳嗽着。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半晌后翠儿终于恢复了正常,抬眼看着姬云轩问道:“为什么?”

    姬云轩蹲下于她平视,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道:“紫萱那被你伪装成自杀,你为何不就这么等她死了而是最后一刻引我去找她?而叫醒原本不应该去书房地我是想偷信并且杀了我的吧?为何在我走进去之后又悄悄离开?这两个未完成的计划留下了许多地疑点。若是紫萱死了那所有人都不会认为她是自杀;若是偷了信杀了我,所有人也都会怀疑是我运气背。碰上偷信的贼人所以惨遭横祸。可是我跟紫萱都无事。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呢?”

    “我没有什么好说地。”翠儿别过头,不去看她。

    “紫萱刚受伤的时候我也曾想过为什么。得出的结论有二。一是太子觉得紫萱碍事所以才派了人暗中行事,二是太子被人嫁祸。可是以紫萱的如今的份如何能妨碍了太子要走地道路?更不要谈紫萱就算是被太子杀了,凭着太子的份地位又怎可能压不下去这点小事?这个疑问一直在我脑子里面盘旋,直到看到那封信我才明白自己没有想错,而是现实的况太复杂了。第二次你想向我下手却最终放弃。这也让我爹他们将怀疑转到了我的上。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搞出这一切的人是你。你在我边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你忘了这几年来我们朝夕相处、同姐妹。恐怕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在做些什么。这才让我发现了是你做的这一切。所有的疑问也就迎刃而解。原来两桩事件的出现并不是有什么人故意设了迷局,而是因为----你下不了手。”

    翠儿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姬云轩突然很难过。为什么自己非要说出这一切呢?翠儿明明下不了手,她自己却残忍的揭开一切。如果什么都没有说的话会不会还像以前一样平淡地过?

    不会的,姬云轩知道自己不过是自欺欺人,如果现在不说穿了,后真正闹出不可收拾地事来后悔也来不及。还不如现在说出来让翠儿离开地比较好。

    “翠儿,我不怪你。我还是得谢谢你给了我那么多开心的回忆。及时到了最后你都没有真正下地了手。这样已经够了。你走吧。”

    “走?我能走去哪里?我哪也去不了。”翠儿低声道,“从我划开林姑娘的手腕,手上沾满了她的血时我便知道我哪也走不了了。”

    “怎么会呢?”姬云轩摇摇头。温和的说道:“翠儿,不管你是受了谁的指使我都不想再问。这里的是非不是你能够左右的了的。所以你快快离开吧。我会保密。他也会保密,我们都不回让第四个人知道。”

    姬云轩看向余坐怀。无声的询问。见着她乞求的神色,一旁的余坐怀也终于点点头说道:“我也不会说的。”

    “云轩……”弱小的躯颤抖了几下,翠儿抬起头,一张脸上布满了泪痕,她第一次叫了姬云轩的名字,但在这样的景之下,只让人觉得抑郁万分。

    “谢谢你一直对我这么好。对不起你跟林姑娘的人是我。我对不起你们!”翠儿哭着说道:“可是我不能走,已经太晚了。翠儿只想告诉你,我不能告诉你他是谁,可是你的秘密翠儿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别人。能不能……帮我……跟林姑娘道……个歉,就说……翠儿……今生欠你们的来世再还。”

    姬云轩听着不对劲,发现翠儿说到最后好像越来越虚弱还不自觉的颤抖抽*动着体。没等反应过来,余坐怀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掰开翠儿的嘴,然后回首对云轩道:“她已经服了毒药。”

    什么?姬云轩大惊,几乎是扑的到了翠儿边,摇着她大声问道:“翠儿你吃了什么?有解药没有?快点拿出来!”

    “没有用的。”翠儿摇了摇头,她的嘴角溢出丝丝黑色的血液,拼着最后的力气揪住姬云轩的衣襟道:“其实……我叫秦丝竹。如果……帮我立碑,就写这个名字。”

    PS:今天更晚了啊,对不起各位,因为今天一直加班到晚上七点多才回家。明天开始离渣才要过属于自己的国庆节……

    内个,丝渣,sorry啦,你出场一句话就挂掉了。偷看男主洗澡你是没戏了,已经OVER了,为了表彰你对文学的献精神,最后那一段我会截图送你的……表打我,爬走……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