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一场闹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姬云轩黯然的回到不乱居,等待她的是焦急万分的翠儿。直到看到姬云轩平安无事,心提到了嗓子口的翠儿也终于安了心。

    “小少爷,您这是上哪去了?不是说好三就回来的?”翠儿忍不住有些埋怨,要是知道姬云轩能让人这么提心吊胆说什么她也不帮她出去了。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姬云轩很诚心的道歉。

    “算了,没事就好。”见姬云轩那么坦诚的道歉,翠儿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原本也只是担心她的安危而已,眼一尖的瞧见姬云轩左半边脸高高肿起,心道肯定是被少爷打的,心里有些心疼。又瞧见姬云轩的神色有些疲惫,翠儿很有眼色的转出去打了水回来伺候姬云轩更衣沐浴。

    姬云轩也毫无异议,柔顺的洗了手脸就上歇息了。

    第二清晨的时候,懒懒躺在上不想起,爹的期待她不忍拒绝,但是也还没有做好准备接受。姬少勤的意思也不急着让她现在做决定,只是让她再休息几天。

    正想着,翠儿进来说小少夫人前来拜访。姬云轩觉得没由来的一阵烦躁,本想让翠儿直接撵了人出去再想想又不妥,还是翠儿将人迎进凉亭内自己则穿衣准备起

    “嫂嫂,有事找我?”

    波澜不兴的语气,只是询问。

    “小叔失踪一,府内上下都担心坏了,如今小叔平安归来我便受了娘与相公之命前来看看小叔。小叔的气色还不错啊。”王婉凝优雅的品了一口茶水,慢条斯理的回答。杏眼盈满笑意,那笑意却不达眼底。他怎么不死在外面?早就听说姬家的小公子会是姬府后的掌权者。可她偏偏不信邪,以为带了庞大的嫁妆怎么着也能够靠着家世将丈夫撑起来。谁知公公虽然让相公着手学些东西,但是与天天跟在公公后学习经商的小叔来比,她相公离权力中心还远得很。现在这份差事不过是个安慰。想到这里王婉凝就恨的牙痒痒。

    “谢嫂嫂关心,云轩并无大碍,让家人费心了。”姬云轩坐都懒得坐,只是站着。

    二娘跟大哥会关心她的安危?应该是盼她早点死还差不多吧?这位大嫂进门两年平时也没有过交集,如今突然造访不知道打的什么心思。不过这些姬云轩现在丝毫都不关心。

    那么明显的送客动作王婉凝自然明白,可是她仍当作不知,安闲自在的喝她的茶。东扯西扯的没个主题。

    姬云轩忍耐再忍耐,她不觉得有什么好聊的,只觉得无聊至极。可就在她快要无聊的睡着时,王婉凝的一句话让她彻底清醒。

    “看来我说的话题小叔不感兴趣,不过近我在跟手帕之交聊天室却又知道一个很有意思的消息。”

    “哦?什么消息?”姬云轩只是敷衍的询问。

    “听说啊——”王婉凝凑了过来,故作神秘的小声说道:“小叔您很喜欢的那个林姑娘被太子抛弃了。”

    “什么林姑娘?”姬云轩没转的过弯。

    “呵呵,小叔您说笑呢?这才几年就将林姑娘忘了?”王婉凝的笑容中带着蔑视,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轻轻吐出三个字:“林、紫、萱”

    姬云轩惊得跳了起来,顾不得礼数抓着王婉凝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次?紫萱怎么了?”

    王婉凝也没有想到姬云轩会那么激动,挣扎了起来。姬云轩也没顾得那么多,直直的问她:“你说紫萱怎样了?”

    “你放开我!”王婉凝几乎是尖叫起来:“那个人被太子抛弃了,现在又回到红颜楼了。”

    她尖叫声引来了院内本不多的仆人的关注。姬云轩放开了她,这才发现自己愈举了。

    “出什么事了?怎么了?”一个人冲进不乱居快速的奔跑了来,正是王婉凝的丈夫姬尘昕。

    “我……”王婉凝一见丈夫的到来,露出害怕的神色,扑进他的怀抱,眼泪啪嗒啪嗒掉了下来,抽抽噎噎道:“相公……妾……妾未为想到小叔会这样。”

    一句话引起姬尘昕无限的遐想,立即对姬云轩怒目而视:“你对你嫂子做了什么?”

    姬云轩茫然的看着他两,嘴里说不出一句话来,她还未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这一举动看在姬尘昕眼里更是气愤。憋不住火的上来就要动手。

    就在他的拳头要碰见姬云轩面上的那一刻,横空出来一只手生生的扯开了姬尘昕。定睛一看,一个陌生的人已站在面前,他将姬云轩朝后推了推,冷然道:“你敢动她一下试试。”

    姬云轩抬头看,原来是亲爹来了。鼻子一酸又想要哭,还是忍了下去。

    姬尘昕看着眼前的墨商只道这人看起来软弱无力,但刚刚扯开他的力量却不是幻觉,到现在那只手还隐隐作痛,怕是扭到了。

    “你是什么人?”姬尘昕瞪着墨商。

    “我是什么人你管不着,就是来告诉你这个小鬼后你动一下我让你付出十倍代价,我可不看你爹的面子。”

    此事墨商也大呼头疼,就那么一小会他去办点事没看住这小鬼就要闹出点事来。好歹来的时间恰好,若是这小鬼脸上挂了彩还不知道妻子若是知道了会伤心成什么样。他可不承认姬云轩若是挂了彩他会心疼。

    见来人态度如此强硬,姬尘昕哼了一声,带着老婆离开。知道现在凭着自己也没用,出去搬救兵去了。

    待得那几人走了之后,墨商才转过来无奈的看着姬云轩道:“小鬼,你怎么尽惹麻烦?”

    姬云轩无语,自己就算没做什么,不省事的嫂子说的那两句话也会让旁人给想歪了。自己跟大哥之间的梁子越结越大了。叹息,有些人真的天生就没有缘分。

    “叫你不要回来还不听,跟那个人谈过了?现在收拾东西跟我回去。”见女儿不言不语,墨商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只想着索带了女儿回去,正好也全家团聚,不理这么写狗倒灶的事

    “那个人?”姬云轩脑子转了几圈才反应过来,亲爹说的是姬少勤,转念又一想到林紫萱的事,断然拒绝墨商道:“不行,我现在还不能走。”

    若是没有听到紫萱的消息姬云轩可能也就遂了墨商的愿跟着他走了,但是现在不行,离开了就没有了权势,凭现在紫萱的份也只有利用姬家的权势才能救的了她。

    墨商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拒绝过几回,就凭着他这一好功夫也从来都是他对别人不屑一顾,可是他着倨傲的脾气似乎天生对他老婆孩子无用,特别是这小鬼,在还不知道她的世之前就跟着他对着干。

    所以听到了姬云轩的回答,他反而笑了开来,问道:“怎么?对你那个爹要送给你的破烂摊子还念念不舍?”

    姬云轩气结,没好气道:“当然不是,只是现在不能走,我要救一个朋友。”

    “救朋友用得着留在这里?普天之下什么人我救不出来?”墨商简直是用鼻孔出气了。常年混迹江湖的他还当姬云轩的朋友牵入的是什么江湖恩怨。

    “哎,你不懂啦,那朋友是个官。”姬云轩觉得很无奈。她总觉得这个亲爹是姬家的怪胎,从小流落在外也不是没有理由的。瞧瞧他只有着姬家人的傲气,空有一武功却脑子都懒得动一下。虽然父女两相处的时间不长,也许因为血缘天,很快她就摸清楚了墨商的脾气。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若真是这么简单她还不是扭头就跟着他走?哪还要收拾什么行李。

    “官?”墨商横了女儿一眼,小小年纪怎么跟官扯上关系?在姬家养了这么多年怎么都没往好处学?

    “你这么多年一直有事没事偷偷过来看我,难道不知道三年前的事?”多说一句话姬云轩都觉得无力。

    不过这么一说来,墨商也想到了三年前姬云轩包养了红颜楼一个女的事,当时他回去还跟妻说这小鬼别的没学到,毛孩没长齐就学人家**,若是自己家小孩非打死不可。

    想到这么一茬,墨商脸色算得上是气急败坏了,粗声道:“救什么救,有什么好救的。”

    说完拉着姬云轩就要走,姬云轩一急甩开了墨商的手,大声道:“她又不是别的什么人,是我的朋友!而且她也不是自愿的,还不是她爹被小人诬陷结果全家被抄自己才沦落为官的。”

    墨商听到这话平静了下来,思索了一下问道:“你那个朋友可是姓林?”

    “你怎么知道?”

    墨商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一眼姬云轩然后道:“既然这样你就在这里好好照顾自己,不许惹出什么乱子来。”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早点回家。”

    说完逃似的离开。

    姬云轩向天翻了翻白眼,好气又好笑。这个亲爹怎么每次一说煽的话就害羞?

    没有多想,姬云轩急忙找来了翠儿吩咐她去红颜楼瞧瞧林紫萱,自己在这边就不用她照顾了,从屋里又拿出一叠银票告诉翠儿无论嬷嬷要多少钱都了她,不惜一切代价把林紫萱给包下。

    这边刚交代完,院门口那边又浩浩一群人过了来。原来姬尘昕搬得救兵到了,可不是嘛姬少勤走在最前面,姬尘昕牵着楚楚可怜的老婆紧跟其后,再后面的还有二娘、风子逸以及林忠。

    “爹,有事?”

    姬云轩看着那群人走到面前平静的问道。

    “你对你大嫂做了什么好事?”姬少勤还没发话,二娘先站了出来指着姬云轩的鼻子责问道。

    姬少勤瞪了桃一眼,四下里张望,之后好不失望的问道:“轩儿,就你一个人在?”

    姬云轩当然知道他找的是谁,不过人已经走了。默叹一声还说不让自己惹乱子,他留下这么大个乱子给自己。若不是他来了,估计大哥去搬救兵也会被爹三两句打发了,别人不知道她是女的,这个爹怎么会不清楚?

    “人走了。”

    姬少勤看见不到人影也心道是走了,即使他这么风风火火的赶来还是没赶上啊。掩下失望的绪,转对后面人道:“都回去、回去。都杵这里做什么?”

    “老爷?难道不为咱儿媳讲个公道?”桃不可置信的问道。

    刚刚姬尘昕一边去找了姬少勤一边打发路上遇见的小厮去通知娘亲,说自己媳妇儿被小叔欺负了,可还有人帮着姬云轩,所以要大人们要讨个公道。姬少勤一听大儿子的叙述便知道那帮忙的人是自己兄长,迫不及待的出了来。

    风子逸跟林忠也都没见过姬少勤这么急切的神色,怕出什么大事也跟了出来。那边桃接到仆人来报听自己儿媳被欺负当然一口气顺不下去,匆匆的就赶了过来。

    姬尘昕本见父亲听了自己的话之后这么迅速的行动还以为父亲要向着自己帮着教训一下小弟,却没有想到父亲只问了了一句话,一句跟整个事件不想关的话。

    原来父亲并不是要为自己出头,而是相见那个放言不会看他爹面子的男人。

    “公道?什么公道?”姬少勤还真没反应过来。他刚刚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兄长出现了。

    桃气急,将还在抽噎的儿媳妇推了出来指着姬云轩道:“先前婉凝知道他失踪一天,出于关心来探望这只白眼狼,可怜这么心地善良的一个孩子,也不知道防着人。结果被非礼了。”

    说道后来桃也掉了泪。

    姬云轩只觉得好笑,不过看大家表都这么严肃,也不好太放肆。

    “轩儿,这是真的?”姬少勤敷衍的询问。他当然知道不可能,不过当着这么多人说出这些来,自己这个老婆到底是聪明还是笨。这么一说就算本来没什么大事,儿媳的名声也就不好了。更何况他们这行人风风火火的赶来,府内那么多仆人也都看见了,谁知道人多嘴杂会传出个什么来。

    “回爹,是孩儿失礼了,只是刚刚大嫂说道紫萱的消息,孩儿一时急才抓住大嫂询问。”姬云轩老老实实的交代。

    “就这样?”

    “就这样!”姬云轩心想这算问的什么话啊?还就这样?还要她怎样?

    事真相大白,姬尘昕拉着老婆仔细询问,发现事确实如姬云轩所想。只是刚刚王婉凝真的是吓到了,也从未与别的男子这么亲近过,所以才尖叫。而闻讯赶来的姬尘昕误解了老婆的意思,加之墨商的搅局,最后就变成现在的局面。

    还能怎样?姬云轩再给大嫂赔了个不是。姬少勤安慰了几句,又带着横瞪了桃与大儿子一眼,带着一帮人又浩浩的走了。一场闹剧也结束了。

    送走了那一帮人,姬云轩越来越觉得这里不是长久待的地方,想起亲爹那句早点回家,倒真的生出想要回到那竹屋的念头。也不知道余坐怀现在怎样了。

    又过了半,翠儿匆匆的回了来。

    “怎样?事办成了?”

    “小主子,我们又晚了。”翠儿哭丧着脸。

    “什么?怎么又晚了?”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