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回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姬云轩委屈,十分的委屈。余坐怀这小子那么大的救命之恩不记却偏偏记得自己给他塞布条之恨。一气之下出了房间顺道还不忘拉着娘亲以及刚出炉的亲爹。

    算算子已经过了四天,姬云轩是该回去姬府的时候了。当初姬少勤只给自己放了三天的假期,如今已经超过一天了,姬府应该发现自己不见了,不知道会不会到处找自己。

    原本姬云轩也不想回去的,叶水柔不想放好容易团聚的女儿回去,墨商也不愿意刚认的女儿就这么又回姬家。可是姬云轩自己心里明白,在姬家还有很多放不下的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那位应该被称作二叔的姬少勤。辛辛苦苦栽培她这么多年就算自己不是亲生也有了感了。更别说听了娘亲叙述的那段往事。

    姬云轩不是没有想过旁敲侧击的问过亲爹到底这两兄弟间结了什么冤仇搞成这样老死不相往来。按照现在况来看,大部分原因还是出在自己亲爹上。但是父女两就跟仇人似的,说不到两句话就开始斗嘴,啥都问不出来。

    所以姬云轩得回去。叶水柔自觉亏欠姬家的比较多,所以想了想也只得放行。墨商心内本来还琢磨着怎么跟女儿增加感,可是无奈对上了两票对一票的处境。他的意见就这么被无视了下去。只是冷了脸站在一边不发话。

    对于姬云轩提出的要求,叶水柔很好奇。姬云轩闷闷的说道:“人家本来是好心,瞧他痛成那个样子怕万一咬舌自尽了才胡乱塞了根布条进去。谁知道他不记得我的救命之恩,老记着那根布条。”

    叶水柔莞尔,原来是女儿小心眼记仇了。不过小孩子嘛,随他们去了,爽快答应女儿的要求。

    那一边墨商听的好笑,一个大男人被女人赛布条遮口确实是很羞辱的事,不能怪徒儿生气。不过小鬼要折腾也由着她吧,他还就不姓自己那个笨徒弟能看不出来他这么漂亮的女儿真正的别。

    墨商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开始不自觉的以父亲的姿态开始宠溺女儿,虽然两人见面仍旧总是剑拔弩张的场面。

    不过墨商更没有想到的是他那个笨徒弟要不是因为一次意外,估计一辈子都会被蒙在鼓里,同时也差点早就了一场悲剧。这是后话。

    得知姬云轩要离开,苏显安很意外,他跟墨商是老朋友了,自然也了解他家里的那点事,所以想了想觉得也对,就没有说什么。倒是瞧着姬云轩觉得这个孩子很聪明,临行前还特意问了有没有想跟着他学医的兴趣。

    姬云轩受到帅哥的青睐,张张口正要说好,结果脑袋一晕自己已经被亲爹跟夹白菜似的带走好远了。这下姬云轩又要有好一阵子埋怨亲爹了。

    在姬府不远处的地方,墨商瞧了女儿半晌匆匆丢下一句:“自己照顾好自己。”随即形一闪便又不见了。

    姬云轩默默鼻子,为亲爹那逃离似的行为感到不爽,心里却也涌上一股温暖。其实说实话亲爹人也不错,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才造成现在这样别扭的格。

    刚踏进家门,姬云轩便跟一脸焦急的林忠迎上了面。林忠似乎想着什么要紧的事也没太注意。姬云轩摇摇头径自向里走去。还未走几步又被林忠的惊呼声叫住。

    “轩小少爷!”

    “是我,怎么了?”姬云轩疑惑的回头,只见林忠面上的焦急然无存,换上了惊喜。

    “您可回来了,府内上上下下都翻遍了,您去哪了?怎么也不留个讯?”林忠又惊又喜的拉着她向内走去,一边让路过的仆人先跑去跟少爷汇报。

    “林总管,我只是觉得心里闷出去逛逛,不用那么担心。”

    “轩小少爷您可不知道,您这一不见可把我们急坏了。少爷就怕您给坏人捉了去。您到地去哪了?”

    姬云轩原本平静下来的思绪又乱了,胡乱的回应着林忠的问题。从小到大一直听所有人说姬家人无。可是这养了她十六年的爹真的无么?他为她、对娘以及对她亲爹所做的那些事如果谁要再说他无,那这世界上的人都算的是狼心狗肺了。

    抿着嘴唇,姬少勤难得的紧锁着眉目光严肃。

    可是姬云轩抬眼对上他的眼时却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害怕,第一次她发现这个爹的眼中流露出的并不是无,而是如此丰沛的感,只是太丰富所以只得深藏。

    “啪!”清脆的声音响起,姬云轩愣愣的说不出话来,脸上火辣辣的疼。

    “逆子!去哪里你不知道说吗?惹得家里人担心。”

    “哇……爹。”姬云轩毫无预兆的扑进姬少勤怀里大哭。

    姬少勤乱了手脚,他想过姬云轩会有N种解释让他来接受。可是这次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所以在她开口前便打了一耳光是想给她个教训。当打下去他便后悔了,瞧着她脸上那一片立显的红肿觉得很心疼。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孩子会哭。

    “别哭了。”姬少勤无奈的揉着姬云轩的头发,心想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时间过的真快啊。他也是第一次安慰小孩,所以手足无措。

    姬云轩哭够了,便擦了擦眼泪,抬起头说:“爹,我不想学经商了,我也不想继承姬家。”

    姬少勤手一抖,大惊,问道:“你怎么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姬家本来就该是你继承。”

    姬云轩摇摇头,不肯再说什么。

    姬少勤见她那么坚决,沉默了下来,半晌后问道:“你见过他们了?”

    姬云轩知道瞒不过,只好点了点头。姬少勤叹了口道:“既然知道你还肯回来?”

    “孩儿知道这么多年是您将孩儿养大,知道您和亲爹之间有误会。也知道自己上还背着担子。虽然也想这样跟他们一起去过闲云野鹤的子,但是孩儿已经不是小孩,不能这么任的丢下所有的事不管。不过孩儿不想接管姬家,那不是孩儿的东西。”

    她回来也是想顺了娘的心意将爹跟亲爹这兄弟两的误会解释开来,那就皆大欢喜了。至于姬家的产业在没有知道真相前姬云轩还觉得自己可以争一下,现在知道了真相她就不能当做无事人一般。虽然爹觉得自己抢了亲爹的位置,但是姬家现在的强大何不是他一手造就的呢?去索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会不快乐。

    “轩儿,你这么想爹很高兴,可是你要知道姬家掌权者并不是让给任何人都可以做的。”姬少勤拍拍姬云轩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除去对你亲爹的愧疚,爹更是站在寻找适合姬家掌权者的立场上来决定的。你大哥格太冲动,虽说这或多或少有他自己故意伪装的结果。但是你要知道,人不会一辈子都戴着面具,有时候面具戴久了也就成了自己的一部分;你二哥很努力,可是他天善良,也很多愁善感,根本就不适合这个位置,若是他掌权,别说会给人吃的骨头都不剩一根,恐怕那些被压下去很久的姬家分支也要闹起来。”

    姬云轩从来都不知道整天忙于公务的爹竟然能够把两个兄长分析的这么透彻。此时的姬少勤就如外界传闻的那样老巨猾。人都是有两面,有的人只看到别人的一面,而姬云轩却看到了他的两面。

    “虽然你是大哥的孩儿,虽然你是女孩子,观察了这么久,你的格却和我很像。懂得善良,也知道何时该保护自己,只是现在还稍显稚嫩。”姬少勤看着姬云轩惊讶的表笑了。他原本看中这个孩子只是单纯的为了将自己的位置交与大哥。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了,他发现自己的选择竟然没有错。从她两岁识字,三岁上学堂受到林先生的赏识他就明白这个孩子后必有大成。所以才对她提出的每项要求加以应并且期待着她能做出怎样不同的成绩出来,当然失败了也没有关系。有时候人早一些面对失败吸取教训就不会过于自负。

    这孩子从未让他失望过,更让他惊喜的是她每一件事都做的很好,好的不似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所以他才将所有的期望放在她的上。

    姬云轩只觉得心里一沉,从姬少勤的眼神中她看见了太多的期待。而这份沉重的期待竟然让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

    一直很讨厌给章节起名字……想到就头大,所以时有名时无名,大家将就一下吧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