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意外之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晚间,姬云轩没有意外的被请到了姬少勤的书房。

    这一次迈入父亲书房的姬云轩的心与上次迥然不同。上一次姬云轩是满怀着信心,可是这一次,她总觉得有什么让她不安。

    “爹,您找我?”

    “轩儿,你来了。”姬少勤抬眼瞧见姬云轩很平静的招呼她进门。

    姬云轩依言进门,姬少勤低头俯案上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文书。

    屋内静悄悄的,父女二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只听见案上两只蜡烛滋滋燃烧的声音。姬云轩就这么默然的站在房中。清瘦的小脸上没有什么表,只有那一对乌黑透亮的眸子里透着绝不妥协的倔强。

    一刻钟后,率先开口的是姬少勤:“轩儿,你对为父安排你两个兄长进布庄很不满意?”

    “爹给的承诺是布庄一切都由孩儿自行打理。爹是商人,自然知道诚信的重要。”

    姬少勤闻言这才抬眼看她,对上她认真地眼神,“那如果爹向你讨个人希望你能安排你两位兄长去布庄做事你如何说?”

    姬少勤也到底是老狐狸,知道自己这个孩子吃软不吃硬。瞧着她虽然那么生气倒也沉得住气进屋这么会不开口说话,他就知道她是个耐坚韧的孩子。其实他原本也不打算那么草率的答应桃提出的这个近乎无理的要求。正待拒绝,可是转念一想倒也觉得有趣。

    为姬家的主事者怎么可能不知道姬府内发生的种种事?早些年前桃母子三人同姬云轩的明争暗斗他都看在眼里。先前还怕伤着姬云轩所以很多事都让林忠挡下,但是随着这个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姬少勤发现自己对她的兴趣越来越浓厚。这个孩子越来越不简单,他的保护是多余的。这让他不也起了好奇,想看看这个孩子的底线在哪里。

    虽然姬云轩很沉的住气,但是姬少勤还是发现她不是不生气,只是生闷气而已。这个发现让姬少勤觉得很愉快。这几年这个孩子都不大像个孩子,难道是母亲早逝的原因?不会!姬少勤轻轻的甩头,摒弃了这个想法。

    姬少勤软下声来说话果然让姬云轩觉得突然,一时之间不只如何应对,只是拧起了眉。

    认真地思索了好一会,姬云轩才瓮声瓮气的开口道:“爹的意见也不是不可行,只是有问题不明白。”

    “什么问题?”

    “爹爹名下那么多铺子为何不让两位兄长去别的铺子?反而一定要在孩儿的铺子?两位兄长若来了布庄同孩儿在某些地方意见不一致的话倒不太好办了。”姬云轩摆出很苦恼的样子,“而且这么长时间的整修这铺子好容易有了些起色也还是关键时刻,若是这时候除了茬子铺子的境况又不好,那么孩儿肯定是还不上爹借给孩儿的钱了。”

    姬少勤眯起眼睛,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他如果不懂这孩子话里的意思,那就真的越活越回去了。

    “为父安排你两位兄长进你的铺子也是听了你二娘的意见觉得你兄弟三人这些年感还是很生疏,况且你们早晚都要学做生意,现下你做了表率也正好给你的兄长们带个头,二来也好培养你们兄弟三之间的感。”

    培养感?姬云轩募得瞠大眼睛看她爹,感觉好似看见了外星人。她记得姬家人不说感的,她爹不是在说笑话吧。

    想想看极少亲也觉得自己说这样的话根本没有人会相信,遂解释。

    “确实,爹是说过这样的话,开始你二娘跟我提议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妥。不过后来细想,你们都是爹的孩子。轩儿你从小就懂事不需要人多心,在资质上你那两个哥哥确实不如你。之所以能将布庄交于你打理也是因为你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但是你的两个兄弟同样是爹的儿子,爹希望能够公平对待。”

    这话说得冠冕堂皇,但是其中有几分是事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当初如若不是你详实的计划让爹放心,你觉得爹会将一间铺子交于你么?即使是一间快要倒闭的铺子也不是小孩的玩物。你可以独当一面,但是你那两个哥哥却没有这样的本事。你小小年纪能够做出这样一番成绩已是十分了不得。让你那两个兄弟与你一同共事一来可以让他们学习,我姬家的子孙的宿命就是为天子掌握天下财富,没有经商的头脑不行。二来也能促进你们兄弟三人之间的感。如若未来你兄弟三人可以联手撑起姬家的重担,爹也不用担心了。”

    一番话让姬云轩默然,从爹的这番话中她隐隐可以察觉到爹一反以往对她保护备至的态度,反而有想要改变姬家如今只有一人掌权的局面。其实她也略略知道曾经和爹以前争权的几个侧室之子如今虽然也是姬家的人为姬家效力可是生活与姬府内的人来说可谓天壤之别。

    到底是什么改变的爹的想法呢?姬云轩无从探得,只能略略思索后回答道:“如此孩儿谨尊夫命,可是孩儿有一条件——两位哥哥进来布庄主事可以,但是一切都要听从孩儿吩咐。如果触犯了店规则按照店规处置。”

    “这个还是按照为父与你约定的,店内的事一切还是由你处理。基于这件事本未询问你的意思便作决定是在不妥,是以布庄后需要用到任何姬家的资源都随你调度。”

    姬云轩爽快答应。他们的谈话也到此结束。

    回到屋中,姬云轩觉得有些累,便掀开帷准备早些休息。却见得上放了一双崭新的鞋。心想该是碧秋给她缝制的新鞋心中虽奇怪怎不似往常般亲手递予她先试穿就那么直接放在她的上,倒也没有多想。

    拿起鞋准备试穿,却见得飘落一张字条。姬云轩拾起字条看着上面清秀的字迹瞬时瞳孔放大。

    安好,勿念!

    那是她再也熟悉不过的字迹,她还记得写出这手清秀字迹的主人怎么将她抱在怀中轻声哼唱哄她入睡;怎么揽她在怀中教她认字;怎么握着她的手一笔一笔的教她写字。

    是娘!她按奈不住的跳起在房中四处张看。最终失望的跌坐回原地。

    安好,勿念!她抓着那张字条一遍又一遍的读着。再抬头时脸上已挂着两行清泪。

    那一夜,姬云轩抱着那装鞋入睡。

    翌,姬云轩换上了新鞋。厚实的鞋底才在地面上让姬云轩觉得格外的温暖。推开雕花木窗欣赏外面的景色,见着一如往常班寂静的池水上漂浮着片片落叶。她才惊觉不经意之间时间匆匆而逝,已经入秋了。

    “小少爷,您起了。”

    碧秋端着特腾腾的早膳推门而入。今林忠按着姬云轩的吩咐带她那两个哥哥去铺子里,所以没有过来。而姬云轩虽然同意父亲的提议但是心里多少有点疙瘩,再加上昨夜的经历,是以不想破坏自己一天的好心,索偷了个懒不去布庄。

    “好的。”

    离开了窗口,姬云轩在桌前坐下,眼尖的碧秋瞧见了姬云轩脚上的新鞋,眼眸闪了闪。

    被粥味吸引的姬云轩没有注意到碧秋的异样,注意力放在了食物上。

    “这粥味道很好,以前我怎么没有吃过?”尝了一口,姬云轩随口问道。却半晌没有回答。疑惑的抬起脑袋,“碧秋?”

    “啊?小少爷?什么事?”游走不知道哪里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略显慌乱回答。

    “我说这粥味道很好。”

    “哦,这个啊,是府里面来了位新厨子,都说手艺不错。奴婢就跟去学了几样菜的做法给小少爷换换口味。”

    她拢了拢鬓角的发掩饰刚刚的走神。

    姬云轩点头,随即继续美食发动攻击。

    “小少爷,您换了新鞋?”状似不经意的,碧秋问道。

    “哦,这个啊……”姬云轩顿了顿,“最近多在铺子里面呆着,无聊的时候出去逛了逛,瞧着穿起来应该舒服便买了回来。”

    “碧秋疏忽了,前些子给小少爷制了双新鞋但总是没机会拿来,还得让小少爷自己去上街买。”

    买回来的么?她不相信,虽然只是短短一瞥她也看得出来那鞋是出自……

    可是可能么?那个人都已经入土那么多年了。

    “不妨事,这些年我的衣食住行都是你一手包办,也劳了不少。对了碧秋,这么多年了你从未想过嫁人?”

    回想起来姬云轩也是觉得自己大意了,从碧秋十岁跟着母亲到照顾她十年,二十五岁的她早已过了该嫁人的年纪。这个时代不若前世二十多岁的女子不嫁人也是老姑娘了,若不是一时的感慨她怕也是不能想起这件事

    “嫁人?”碧秋显得很惊讶。小主子才十岁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这些年来她已经很少有这样的念头。因为在她心里始终有一份愧疚,所以自觉要用一生的时间来照顾姬云轩。而年纪小的主子根本不会想到这个问题,更不用整里忙于公事的家主以及历来同小少爷不对盘的二少夫人。是以错过那大好年华她也只能认了,不敢怨任何人。

    “是啊,你在府内这么长的时间,那时我年纪小不懂得这些,如今看你就这么为了我耽误年华真觉得过意不去。这两有机会我就同爹提起,让他给你找一个好夫婿也好有个好归宿。”

    “小少爷,万万不要,奴婢愿意一辈子不嫁人伺候小少爷。”听得姬云轩的话,碧秋没有心喜反而觉得更加不安。

    摇头,姬云轩推开碗道:“不要说一辈子不嫁人这种话,让你蹉跎到现在已是我为主人的不是。虽然娘走了,但是你代替她在我边照顾我这么久已经够了。够了啊,碧秋。”

    最后一句带着无奈的感叹让碧秋揪了心。此时她的心纷乱无比。这个被她从一出生就照料到现在的小少爷,应该说是小小姐用这样无奈的语气对她说:“够了啊,碧秋。”

    少夫人仙逝的那一夜改变了太多的事。一直以来她都在姬云轩边无微不至的照料着,对她来说这个孩子不仅仅是少夫人的孩子,也是自己的孩子。看着她哭,哄着她笑,为她裁衣为她纳鞋。她多想尽自己的一生来疼她。可是那一夜之后,她的梦想彻底的碎了。少夫人去了她想去的地方,而她依旧在姬云轩的边无微不至的照料。看起来一切好似没变,但是她心里明白,一切都回不去了。

    她有了不能说的秘密,从此她失去了去看、去听、去分享姬云轩一切秘密的资格。以为这样也好,至少还可以照顾姬云轩。可是现在,她说:“够了啊,碧秋。”

    碧秋茫然的收拾了使用完毕的餐盘离去。

    看她离去的背影,姬云轩默默的叹息。这么多年,应该放她自由了。碧秋的事她不全然知道,在姬府生活了那么久她怎能猜测不出个大概?只是那个大概是她不愿意去想的。是爹的那一番似是而非的话让姬云轩不得不作最坏的打算。在此之前,她希望能够放碧秋自由,至少那样她可以过不精彩但是平淡的子。

    可是姬云轩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她将会多么的后悔。

    三后,嘴角还挂着一抹黑色血丝的碧秋的尸体被摆在了姬云轩的眼前。她放于前的双手中还紧握着一双刚纳好的鞋。

    姬云轩生平第一次失声痛哭……

    后记:写着一段的时候心很不好,有的时候人出发点是好的,可是毕竟不是每个人的思想都是同步。一句话也足可以毁人一生。算起来姬云轩前世今生也三十多岁了,但是人生并不是年长就不会犯错误。即使明白了那么多道理的人还是会犯下让自己后悔一生的错误。对于碧秋的死,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设定。可是到现在笔者只能按着剧的发展来安排。每个人的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处这样的年代,姬云轩也算是从头再来、重新成长了一次。

    PS:不喜欢此章的大大可以跳过。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