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访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小少爷,有客人在书房侯着。”

    刚踏入院门便见碧秋迎了上来。

    “客人?”姬云轩表疑惑。她怎么会有客人呢?

    “是将军府的小公子。”碧秋为其解惑。

    “哦?”

    原来是余坐怀,姬云轩满腹疑问,自当他被他父亲带回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听说似乎是因为那之事被余将军足了。可是他们之间除了那一面之缘就再无交集。这次会是为了什么事来找她的呢?

    姬云轩也知道自己站在门口想也想不出个答案,遂带着疑问来到了书房。

    “余坐怀?你怎么来了?”

    进屋便见着余坐怀立于案前看着什么。

    听闻声音,余坐怀抬头见来人,脸上露出笑容。

    “云轩兄,你回来了。”

    心里奇怪,什么时候跟他感那么好了,居然叫她“云轩兄”?不过姬云轩表未变,沉静的凝视他。

    “冒昧打扰,在下唐突了。”

    姬云轩“噗嗤”笑了出来。每每这种时候姬云轩还是觉得不是很适应。他们两个连少年都算不上的孩子在这里老气横秋的说话总感觉十分的不协调。当然她也忘记自己平里多半也是用这样的口气同别人说话。

    “没关系,不过你怎么回来找我?什么时候来的?”

    “也没多久,今来是因为有时相托。”姬云轩不是时宜的笑让余坐怀一头雾水,不过看她丝毫没有解释的样子余坐怀也不询问,只是道出来意。

    “相托?”姬云轩更纳闷了,她跟他又不熟,怎么会想起来有事请托她?

    不过下一刻看见余坐怀怀里钻出来的小东西,姬云轩愣了。那正是当里引起他们和两个哥哥冲突的“罪魁祸首”。

    “你怎么把它带来了?”那之后,这小猫让余坐怀一起带走了,没想到余坐怀会把这个小东西带来。

    “边境战事再起,我爹接到皇上喻令,三后我便要跟爹去边境驻守,带着小瞄不方便,有没有地方好寄养,所以希望云轩兄可以代为照顾一段时。”

    余坐怀将小喵抱放于姬云轩怀中。说来也奇怪,除了他不让任何人靠近的小喵对姬云轩完全没有陌生之感,在她怀内乖乖的呆着。余坐怀大松了一口气,本想将这个小东西就放在府内养,可谁知它脾气坏得很,谁靠近都一副防卫的姿态。实在无奈之余他想起来那姬云轩也抱过它没有受到反抗,所以便来这里碰碰运气。

    姬云轩抚摸着小喵顺滑的皮毛,伸出手指轻轻搔它的下颚。只见它微眯眼睛一派享受的表

    不过姬云轩没有沉溺多久,很快她便想起余坐怀那一段话中的意义。募然得瞠大眼睛问道:“战事?要打仗了么?”

    “是啊,这些年来战事一直都没有停歇过,狼月国一直对我天曌国虎视眈眈,最近几十年来边境一直战事吃紧。”说到这里余坐怀便不多说了,关于战事详他知道有些可以说,但是有些不可以。

    “可是,你也不过才十二岁的孩子,余将军怎么可以带你出征?”姬云轩完全是担心,十二岁的孩子上战场是多么残忍的事。她前世生长在和平的年代,没有经历过那么惨烈的战争。可是在电视上她也见过阿富汗、伊拉克那些还未成年就必须要拿起枪上战场的孩子。每每看到那画面她总是觉得心痛。她也明白有时候战争是为了祈求和平的手段,可是如修罗场般的战场怎么也不应该将稚嫩的孩童牵扯进去。

    “我从小就有一个目标,总有一天我要跟爹一样成为受人尊敬的大将军。十二岁怎么了?跟随师傅习武就是为了有一天我能站在父亲边帮他杀敌!为什么我父亲不能带我出征?”

    余坐怀变了脸色,倔强的杨起脸一字一句地说道。

    虽然姬云轩是因为担心才出此言,但却伤了余坐怀的自尊心。他也是经历过非常人能及的痛苦、付出千百倍的努力才能好容易得到父亲的认可让父亲同意带他一同奔赴战场的。

    今来其实除了想要将小喵托付给姬云轩,同时也是希望这个后必定会成为他好兄弟的人一起分享他的喜悦。可是为什么姬云轩会露出和父亲一样担忧以及不赞同的表呢?

    姬云轩明白自己似乎说错了话,这个年代同她所熟悉的那个年代终究是不同。沉默着,

    “对不起。”姬云轩诚恳的道歉。可是心头那种纠结感却挥之不去。

    “算了,没什么,我只是希望你也能够分享我的快乐而已。”

    沉默片刻后,余坐怀放软了口气道。他想姬云轩也只是担心罢了。原本他就不是个记仇的人,况且她都这么有诚意的道歉了。不过他在心里默默的决定他一定要奋勇杀敌向她证明他可以成为如同父亲那般受人敬重的英雄以及——足够可以保护她。

    分享?姬云轩不解。可是余坐怀没有给她发问的时间,只是道:“时间不早了,我还得回去收拾行李,明便是三之期的最后期限了。你自己——保重!”

    “你也保重!”

    任思绪千回百折,姬云轩只吐出这么一句来。

    得到姬云轩的祝福,余坐怀开心的笑。这祝福让他觉得他之前的感觉没有错,待他随父出征回来之后他一定要花时间去好好地认识她,跟她成为好朋友、好兄弟……

    可谁料得,这一别,便是八年……

    余坐怀走后良久,姬云轩还坐在书房内心中思绪翻腾着。她不是没有注意到余坐怀的怪异表现——他在极力得跟她示好。

    这些年来去私塾上学的时候就有不少同学因为姬云轩背后的家靠山跟她示好。她无一不是微笑有礼的跟每一个人保持不近不远的距离。那些半大的孩子脸上的笑容可以明显看出来有多少真实和虚伪。

    可是这一次,余坐怀的示好让她觉得分外的不同。他对她的笑是真心,如同孩子见到喜欢的朋友毫无防备的真心的笑。姬云轩不明白明明只见过一次面的人如何能真心以待。这里面确实有姬云轩不知道的秘密,所以此时她即便像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答案出来,只能归结为孩子心。自己到底是在这深宅大院中呆得久了,自我防范意识太强,所以忘了人与人之间也是可以一见如故的亲切。

    得到这一点,姬云轩心中有些雀跃。朋友啊,好久都不曾想过的词汇。她的心中还是有些担心,起招来碧秋。

    “小少爷,有什么吩咐?”

    “碧秋,帮我更衣,我要出去一下。”

    “出去?现在么?”碧秋小小惊讶一番。这都快用午膳了,自从不再去私塾,小少爷的午膳从来都是在家用的,现在出去做什么呢?

    “嗯,马上就走。”

    “马上?那我去同志林总管。”惊讶归惊讶,碧秋很快敛起了绪。

    “不用,我就一个人出府。”

    “那怎么成?小少爷一个人不安全。”

    “不碍事的,我很快就回来。”

    看姬云轩这样说,碧秋也不再说什么,快速的帮姬云轩换好衣服退了下去。

    镇远将军府门口,姬云轩度着步等候着。

    “云轩兄!你怎么不进去?”不多时,里面跑出来一个着戎装的小男孩面带惊喜。他刚从姬府回来整理好行李试穿娘亲自为他缝制的衣裳就听见外面有人报说姬府小少爷来了,在门外侯着。来不及换衣服他便匆匆奔来。

    “没有关系,我就说几句话。”姬云轩看着余坐怀威风凛凛的装束,打从心底里生出一声叹息。

    “什么话?”

    “明你跟余将军出征,也不知道要去多久,虽然你做了那么多的努力才能跟随将军出征,可是毕竟战场不似你平时练习,你要小心。”

    余坐怀面上表换了换,听得她言辞诚恳心知道她不是轻视他年纪小,只是关心。遂露出笑道:“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姬云轩见他搭话,点了点头,从内襟里拉出脖子上一直挂着的玉佩来解下递与他。

    “这是?”余坐怀不接玉佩,知道此物贵重。

    “这是送给你的,拿着!”看他不接,姬云轩拉过他的手,将玉放于他的手心、握好。

    “可是这东西……”

    “这是我娘留给我的玩意儿,从小就一直带着。送给你不是因为别的。我不是你们习武之人,虽然没有见过战场,但是也知道战争残酷。这东西只是做个念想。当你遇到什么挫折或者危机况,希望你能看到这块玉的时候想起来这里还有一个朋友等你。永远都不要放弃希望。”

    是啊,留个念想。姬云轩思考良久,知道自己不能做些实质的东西。她不希望在后某一天得到这个朋友亡沙场的消息。

    余坐怀听得此言将玉紧紧捏在手心里,半晌决然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回来。”带着一功勋平安回来。

    点点头,姬云轩不再说话,就此离开将军府。

    明,他二人即将展开自己崭新的人生。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