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掌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两个大人神肃穆的坐于堂前,四个小孩跪成了一排。

    前因后果林总管已经叙述的清楚,可是堂上那两位大人的却迟迟不下处罚,看得人心里直打鼓。

    半晌后,姬少勤转头问:“余兄,小犬伤人在先。你看这事怎么断决?”

    余远兮摇摇头道:“说伤人,我家逆子才是真的伤了人。”说罢神色一整,怒喝道:“逆子,可知错?怎么跟你说的?怀武艺不是让你伤人而是自保用的,你怎么能将不会武功的孩子伤成这样?”

    “孩儿知错!”余坐怀低低应着,“不过事再次发生孩儿还是会一样的选择。”

    “你——”余远兮怒瞪着儿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算了!”姬少勤拦下发怒的余远兮,叹一口气道:“余兄不必如此生气,错在我几个小儿,如若不是帮轩儿拦着,令公子也不必如此。昕儿是咎由自取。”

    “可是将令公子伤成这样——”

    大家目光一同看向擦了药包扎过后就一直跪在地上抽泣的姬尘昕。

    姬少勤顿感无奈,“是小弟平管教欠妥才出现这样的况,如不是今发现,后长大还了得?”

    余远兮长叹一声,“姬兄,今出了这些事,我也无心再呆下去了,这就带逆子回去管教,后再登门拜访。”

    “也好,余兄,今就不留你了,改我们兄弟再叙。”

    余远兮摆了摆手,招起余坐怀将他领了回去。

    这下屋内只剩下父子四人了。

    姬云轩偷偷看了眼她的两个哥哥,跪在那里瑟瑟发抖。

    “让开让开!让我进去,你们是什么奴才敢管我!”

    “二少夫人,少爷在里面训话,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滚开,里面是我儿子受伤了,你敢拦我?”

    “林忠,怎么回事?”姬少勤听见外面的吵闹声,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沉。

    “回少爷,是二少夫人。”林忠一脸为难的进来解释。

    “你们都起来吧,看着心烦!”姬少勤疲惫的冲跪着的三个小孩摆了摆手,然后转向林忠道:“让她进来。”

    “二少夫人,老爷准您进去了!”

    话音未落,一道散发着怒气的红色人影就奔了进来。直扑刚站立还不稳的姬尘昕。

    “昕儿啊,娘听说你伤了,还疼不疼啊。”

    姬尘昕一见娘来了,顿时壮了胆子大哭出声。

    “乖,不哭,告诉娘,是谁?娘给你作主。”

    姬尘昕抬起头,目光狠毒的盯向姬云轩。姬云轩瞧见那目光,心中冷哼,很是鄙视。

    “你!谁让你把我昕儿打成这样的?”

    李姨娘冲上来就要发难。

    “做主?哼!”不高不低的冷哼声让李姨娘脚步顿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屋内还有个正主没说话呢。立刻调转目标改以怨怼的语气哭诉道:“夫君,你可得为我们娘儿两做主啊。”

    “昕儿他咎由自取折了右臂我还没责罚他,你要我做什么主?提议怎么责罚?”

    “这——昕儿一向很乖,怎么可能咎由自取?肯定是有人蓄意诬陷!”李姨娘抱着姬尘昕很肯定地说,意有所指的目光牢牢地钉在姬云轩的上。

    “蓄意诬陷?”姬少勤冷哼一声:“谁敢蓄意诬陷?这事已经很清楚了,昕儿、熙儿足三,不用去学堂了,好好留在家里反省自己的过错!”

    “可是……”

    “没有可是!林忠,送二少夫人和两位公子回别院!”

    李姨娘他们带着不甘的表离去。

    “轩儿,还有事么?”姬少勤有些疲惫。

    “爹,孩儿有几个疑问!”姬云轩想了想,思及早先在花圃看见的景,决定还是一家人今天把话说清楚地好。

    “哦?轩儿你有什么疑问?”姬少勤转过脸,换上和蔼的表

    “娘亲过世已经七年了,爹是不是考虑续弦了?”

    “续弦?轩儿,你如何有此一问?”姬少勤看进姬云轩清澈的眼中,想探询她这句话的意思。

    “孩儿今下学早,无意中听见府内下人说到府中有个少夫人,但是孩儿并未得知父亲续弦,所以疑惑。”

    “少夫人?”姬少勤眼闪一丝哀伤随即覆没,速度快到姬云轩差点看不到。可是她确实看见了,心头的疑问更浓。

    “你从何处听得传言的?”

    姬云轩轻轻摇头,不愿意多说:“”当然,娘亲去世这么久,父亲续弦也是理之中的事。孩儿只是问问罢了,并无他意。不过先前这个问题并不是重点,只是爹是否记得孩儿还有个姐姐?”

    姬少勤一愣,不知道小儿子今天怎么那么多的问题,“你是说雨柔?怎么会问起她来?”

    不怪姬少勤疑惑,这姬府内的事姬云轩以前从不过问的,只如同个小书呆子天天念书。他和姬老爷也都曾疑惑过这孩子到底适合不适合继承姬家的大业,虽然他三岁那一年就看出了端倪,可是这几年来仿佛跟着巩义林久了,思想都跟着腐化了。

    “首先请爹莫怪孩儿鲁莽,只是孩儿想既然以后不随师傅念书了,肯定是要跟着爹后面学习。孩儿年岁还小,自知没有什么能力,但是能够帮爹尽一份心力便是一份心力。来此途中,遇见了姐姐。这才得知爹您忙着姬家大业,却忽略了些许小事。府内有些下人分不清份,在主子的头上撒野。便恳请爹稍稍拨空训诫训诫,如若不然这府内没了规矩,便是大患。”

    “这从何说起?”

    “孩儿还不懂太深的大道理,但却明白要成大事者,必定安定其小家。如若家有内乱必有祸无疑。”

    姬少勤听得姬云轩这一番说辞,表依旧严肃,可是眼底透露了些许笑意。姜还是老的辣,纵行商场这么多年,什么尔虞我诈没有见过?所以姬云轩这番铺垫的话一出口,他就知道必定不是那么简单的。捻须问道:“那轩儿你说如何是好?”

    “爹理万机,恐怕也是分不得时间来管理,孩儿说了,想为爹分担一些重担,所以恳请爹给孩儿机会,将府内的事交予孩儿打理,以确保给爹一个安稳的小家!”姬云轩也明白自己的意思肯定逃不过那老狐狸的爹的眼睛,索明白说了,他要掌家的权利。

    姬少勤眯起了眼睛,心头滋味百千,他明白眼前这个孩子果然出自姬家的血脉,已经开始懂得掌握权力了。姬家人掌权并不是禅让,而是夺取。他当年掌握姬家也是通过跟着父亲边学习经商而后慢慢掌握父亲的客户,最终抓住绝大部分的经营权,从而得父亲让出家长的位置。他本以为这个孩子会和他一样,要求跟在他边学习经商,却未想到姬云轩所要的只是掌管姬府内部的权利。

    沉默了一会,姬少勤答:“好,既然你这么有心,爹怎么会不答应?不过你还小,经验也不足。林忠是府内总管,就让他跟着你一段时间教教你,为父这样也好心无旁鹜的做事。”

    “只是……”姬云轩磨磨蹭蹭,似言又止。

    “还有问题?”

    “也不算是问题,只是孩儿年纪尚小,不足以服众,若是一些人不服孩儿的管理又将事闹上爹这里,岂不是给爹添更大的麻烦?”

    “既然给了你权利,如何服众便是你的问题,你要学的也就是这些。为父只能说府内的一切事务从今起便是你调配,任何人为府内事找为父,为父都不会管!”

    “谢谢爹!没有别的事,孩儿便告退了。”得到姬少勤的承诺,姬云轩躬离去。

    “……没有少夫人,姬府只有一个少夫人,也只会有一个嫡子。”

    姬云轩的躯震了震,并未回头,继续向前走去。

    姬少勤看着孩子离去的背影良久,直至不见,嘴角一抹淡淡的笑痕,他很期待他的“儿子”能做出怎样的一份成绩来。

    ————————————————————————————————————————————————————————————————————————————————

    夜已深,万籁俱寂。

    镇远将军府中偶尔听得见巡逻士兵的脚步匆匆走过。

    别院的一间小屋中还亮着微弱的烛火。

    一阵轻风过,上盘膝打坐的小人儿睁开了眼睛。他的面前站着一个黑衣人,来者面白无须,看似瘦弱眼神中却透着肃杀。

    “师傅!”上的小人儿一跃而起,单膝跪地。

    “起来吧。”来者声音平稳有力。

    “是,师傅。”

    “见过人了?”

    “见过了。”

    “如何?”

    “他……很善良!”

    “……”回答显然出乎来者的意料,“看错了吧?”不置信的语气。

    “徒儿不会看错。”

    “……”来者无语,看来还是不大相信徒弟的话,可是徒弟一向忠厚老实。

    良久,他才开口道:“听说你被足了?”

    “……徒儿伤了不会武的人,所以才被父亲责罚,理当如此。”小人儿的语气无半点怨怼,对父亲的责罚心服口服。

    “你一向忠厚,期望后不要被人欺负去了才好。”

    “……”徒弟疑惑的看向师傅,不懂得为什么师傅会说这样的话。

    “罢了,你还小,不懂。待你解后去天云山一趟,你师娘叨念你多时了。”师傅提到“师娘”二字的时候眼神中涌上一抹温柔。

    “是,师傅!”

    “不早了,休息吧。”来者不再多言,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只剩下小人儿独自对着烛光发呆。

    “喵——”

    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从被褥中拱出,看着小主人轻轻叫唤。

    “小喵,睡觉吧。”

    小人儿吹熄了灯火,室内陷入一片黑暗……

    姬云轩起了个大早,在院子里面的空地上跑了二十圈。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气喘嘘嘘了。细密的汗水爬满了额头。

    “小少爷,用早膳了!”碧秋端着餐盘放于凉亭内,再抽出怀中的手绢给姬云轩细心擦汗。

    七年了,一直是她在亲自照顾小少爷的生活起居,即使当年再怎么因为小少爷对娘亲的死漠不关心而不满,也因为这七年中的点点滴滴软化了下来。况且小少爷是少夫人离世前唯一的牵挂,现在除去已经不知所踪的兰菊,只有她知道小少爷的真实份。

    七年的相处让她也开始了解姬云轩的格,不管是当初的冷漠还是现在的温柔,都只是防的面具。偏房的处处挑衅也让她知道这么小的孩子生活在姬府内有多少的困难。只是姬云轩从那么小开始就知道要保护自己,让她觉得有点害怕。这个孩子早熟得让人打冷颤。

    “谢谢!”姬云轩擦完汗,将手绢还给碧秋,“林总管来了没?”

    “来了有一会了。不过少爷订下过得规矩,没有小少爷的批准任何人院外的人不得入内,所以他就等在了门口。”

    “让他进来吧。”姬云轩点点头,随即想起什么来,吩咐道:“让人多预备一双碗筷。”

    碧秋疑惑,却还是点头照办。

    不大会,林忠便带着厚厚几本书册来到凉亭中。

    “小少爷。属下带了府内的帐薄,小少爷如果要了解府内的状况,从帐薄上看也许是最快的方式。”

    “搁在那里吧,你坐下。还没吃饭吧?跟我一起用膳。”姬云轩指了指对面的石椅又指了指自己左手的石椅。淡淡几句话,虽然语调稚嫩,意思却不容置疑。

    “这……不可,怎么可以和主子一块用膳?”林忠大惊,本能的拒绝。

    “不过一顿早饭,罗嗦!坐!”清秀的小脸上显出不耐烦。

    “……是”林忠知道多说无用,便坐了下来,心里却在打鼓。这位小少爷的脾气真难琢磨,上一次见的时候温和有礼,这一次却霸道。明明小小年纪却让人不得不服从,自有股子不怒而威的气势。

    也容不得林忠多想,碧秋已经摆了碗筷上来,给两人盛好了粥。

    姬云轩也不多话,埋头吃自己的饭。林忠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索也低了头吃饭,但是这顿早饭实在让他食不知味。跟了少爷那么多年也算见多了大风大浪,什么场面什么人没见过?如今却猜不透一个十岁小孩的心。

    在战战兢兢中,林忠用完了早膳,刚想把帐薄都拿给姬云轩,姬云轩摇摇头,待碧秋收拾餐盘的时候让她上两杯茶来。

    时值初夏,早晨凉风习习。

    姬云轩手捧着茶水慢慢的喝上一口,待那气顺着体缓缓地流过四肢百骸,才觉得舒爽。

    “林总管。”姬云轩开口,将正在喝茶的林忠吓了一跳,呛了茶水直咳嗽。

    姬云轩皱眉,“林总管要注意体啊。”

    “没,没事,属下只是不小心。”

    “往后林总管早晨都来这里用膳再陪我处理府内的事吧。我看你那么早就候在门口,肯定是没有用早膳,这样工作起来对体不好。还有以后你进院子就不用再外面等了,直接进来便可。”

    林忠听这话觉得自己真冤,他本来跟在姬少勤边做事也都是先吃完早膳再汇报的,时间也没有这么早。可是昨里少爷将他单独叫到书房里面语重心长地交待他一定要好好辅佐小少爷。他也摸不准小少爷的作息,便起了个大早,饭也没来得及吃便候在不乱居门口摸摸况,谁想到还被小少爷逮到一起用早膳。其实他也不是埋怨,反而是受宠若惊了。毕竟在姬府工作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主子这么关心过下人。姬少勤也算是一工作狂,在他手里面工作势必要自己打点好一切,并且为主子打点好一切。否则等他一忙起来,估计自己都不记得谁是谁。

    所以虽然姬少云变幻莫测的脾气把他给吓着了,但是心里还是开始稍稍的偏向了他。这个小少爷跟姬家的另两位真的大大的不同。

    “小少爷,是否要看帐薄了?”心里想着这些不过是几秒钟的事,该做的事还是没有忘记的。

    “今天我们不看帐薄。”

    “不看帐薄?可是……”林忠尽职的想要告诉小少爷这几册帐薄对于管理姬府的重要

    “今天我们要从局部了解姬府的全面。”姬云轩和煦的笑了笑。

    林忠觉得脑袋有点不够用,“局部?”这是什么意思?

    “对,从姬家大小姐开始!”

    饮尽最后一口茶,姬云轩起而立。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