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别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老爷,您可回来了,姬大人已经在前厅候您好久了。”

    还未进门,巩府的管家便迎了上来。

    “姬大人来了?”巩义林微微一愣,目光转向姬云轩。

    “老爷,这是?”管家这才发现巩义林带了个小孩子回来,感觉煞是惊奇,尤其见这孩子穿着华贵,心知定是某位王公家子弟。

    但心底也涌上疑惑,直觉这孩子有可能是私塾里的学生,可是老爷从来不曾带学生回府阿。

    “这便是姬大人的嫡子,正好,云轩,你爹也来了和我一块去见他吧。”巩义林前一句是对管家解释,后一句则对姬云轩说道。

    “是,老师。”姬云轩颔首。举步跟着巩义林向府内走去。

    和姬府比起来,巩家算是小巫见大巫。诺大的姬家找个地方都要兜兜转转好几圈,而巩家的前厅不过走了几步便到了。

    “不知姬大人来此,下官有失远迎。”巩义林踏入前厅便见着坐于厅中品茶的姬少勤,拱手施礼。

    “是我唐突了,此次来是为了小犬……”姬少勤起还礼,却见巩义林后不紧不慢跟进来的正是自己的儿子,微愣。

    “爹。”姬云轩见亲爹瞧见自己,便出声唤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姬少勤很意外。

    “孩儿有些问题不懂所以请先生详细解说,承蒙先生不弃便让孩儿来府上用膳。”

    “用膳?”姬少勤更加意外,他十分了解巩义林的为人,此人满腹经纶却不是做官的料,所以虽然德高望重却不得皇帝赏识,所以一辈子也就只能在翰林院里面起草诏书,修订书目。

    但正是看中了他的学识,当初他才会向皇上力求,期望巩义林去教导他的孩子们。这几年虽然私塾内多了不少其他高官贵族家的子弟,但是巩义林是皇上钦点的姬家专属教席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以巩义林的为人来说,遵皇命不过是遵皇命,他怎会带着自己的小儿子回家吃饭?

    “正是!”巩义林乐呵呵的解释:“姬大人的嫡子不但聪慧而且刻苦,除了认真听课还做了很多的笔记,只是时间不早怕饿坏了姬小少爷便作主领回家来吃个便饭,随后再对姬小少爷的问题加以详解。”

    “既是如此,我也放心了,此次前来打扰还是听闻今天小犬们在私塾里闹事,怕给先生添麻烦,特来陪罪的。”

    原来刚刚下完早朝的姬少勤回家便看到偏房李氏哭哭啼啼的带着两个同样哭哭啼啼的儿子告状,说轩儿这孩子在私塾打了昕儿,还拉出了送他们回来的巩家仆人作证。可惜那仆人也不清楚事的经过,回答得含含糊糊。至于三岁的小儿子有没有能力打哭大儿子,姬少勤很是怀疑,但是他只担心这一闹会让巩义林更加有意见便急忙上巩府来陪罪来了。却左等右等不见巩义林回来,眼见着都要错过饭点了,这才瞧见巩义林满面笑容的归来,后还跟着闹事的“罪魁祸首”。

    “这个……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罢了,不碍事。”巩义林知晓姬家待子孙向来严厉,心怕姬少勤会惩罚他喜欢的学生,便出言帮姬云轩说话。

    “是吗?”姬少勤目光扫向姬云轩,有些严厉,“轩儿,是你把哥哥打哭了?”

    “是,爹。”姬云轩没有犹豫的回答。

    “那你可知错?”姬云轩的回答让他有点诧异,心想李氏这次没有说错。

    “是他先揍孩儿的!”姬云轩无所畏惧的迎视姬少勤的目光,见姬少勤变了脸色又加了一句:“但是如果爹认为孩儿有错,那孩儿便知错。”

    两句话,首先道出原因,而后再认错,有进有退。那神分明是在说:事实就是如此,对错全凭爹一句话,全看爹公正不公正。

    听得姬云轩的回答,姬少勤失笑,眯起眼睛打量这个儿子,笑了。

    “既然巩大人对小犬如此厚,在下也就不打扰了。还望大人好好教导小犬。”

    不再提早上的事,姬少勤婉拒巩义林的邀请拱手告辞。临走前还拍了拍姬云轩的肩膀,留下意味深长的一笑。

    等不见了姬少勤的影,姬云轩才松懈了下来,这才发觉肚子咕咕直叫唤。

    “饿了吧,走,吃饭去。”巩义林的牵起姬云轩的小手,丝毫不觉姬云轩羞红了脸,一老一少向着饭厅走去。

    这一顿饭姬云轩吃的很香,她怎么也都没有想到在巩家可以感受到“家”的气息。

    当她和巩义林走进饭厅的时候便发现了饭桌前坐满了,那个景象叫一个恐怖。这几年来她和娘在一起的时候便是单独在屋内用膳,兰菊碧秋两个丫鬟是上不了桌的,即使她们跟娘亲同姐妹也不行。搬到不乱居的几天,她依旧是在屋内单独用膳。她也知道在这个时代里,即使是一家子一起吃饭,女眷也是不能上桌的。

    可想而知突然瞧见饭厅里面坐了那么多的人,其中还包括了女眷,她一时之间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云轩啊,在巩家都是一块用膳的,你来这里也不要拘束,就当是入乡随俗好了。”

    巩义林拉着姬云轩的手坐上主位,跟她解释。然后向跟姬云轩一一介绍他的家人。

    左手边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是巩义林的大儿子、儿媳,再旁边的便是孙子,右手边第一位便是巩义林的发妻,第二位是他四十岁时得来的小儿子,以及小儿子的媳妇。

    每个人都对巩义林带来的这个孩子表示出极大的兴趣,众所周知巩义林是从来不带学生回家吃饭的。

    饭间姬云轩的碗内总是满满的饭菜,他们都有默契的忽略了“姬云轩”这三个字背后的分,只当她是普通人家的小孩。

    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温馨的场面了,姬云轩满嘴塞得都是饭菜,虽然肚子已经撑到有些涨,她还是很努力的将饭菜塞进肚子里,以此压下涌上鼻头的泪意。

    饭后,姬云轩又被巩义林牵着走进书房,逐一解决课堂上留下的问题。

    回到姬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走进不乱居便发现今的有些不对劲,整个院子灯火通明。

    “什么事?”姬云轩问等在院门口的碧秋。

    “是老爷……还有少爷,一直在书房候着呢……”犹豫了下,“还有李姨娘带着两个小少爷。”

    “哦!”姬云轩明白了,姬家的两位大主事都到齐了,竟然还有李姨娘和她那两个哥哥在。是准备三堂会审么?

    姬云轩点点头,便往书房走了去。

    “爷爷、爹,这么晚了,有事么?”

    屋内一共五个人,可是姬云轩认识的只有三个,她亲爹还有那两个今早见过的哥哥。其他两人虽然没什么印象但是经过碧秋刚在屋外的通报也知道是谁了。

    不卑不亢的抬着头,姬云轩观察着那两张生面孔。带着一脸高深莫测的中老年男人是她爷爷,长相活脱脱她爹的中年版。之前忘了交待,姬云轩的爹也是帅哥一枚,刚开始姬云轩也曾好奇过为什么娘亲放着这么帅气的爹不要而找了一个白面书生。

    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了,感这东西真的是青菜萝卜各有所

    那个李姨娘二十来岁的模样,长的很标致,水汪汪的大眼、滴的樱桃小嘴更配上楚楚可怜的表。那感觉,真的,比奥斯卡影后还奥斯卡影后。做过女人且同为女的姬云轩看过之觉得特虚假。

    咱说回正题。

    听了姬云轩的问话,姬老爷冷笑一声:“你还知道回来?还以为你知道自己闯了祸所以不敢回来了。”

    “闯祸?”姬云轩装傻,“孙儿没有啊!”

    “没有?”还没等老爷子发话,李姨娘忍不住出声将姬尘昕推到姬云轩面前恨声问,“不是你将我们昕儿推倒在地的?”

    姬云轩看了她一眼并不搭理,只是转向爷爷道:“爷爷所说就是此小事?”

    她心里冷笑,刚李姨娘抢话头的时候她有瞧见爷爷皱眉,很是不悦。

    “小事?”

    “闭嘴,轮不到你说话!”

    李姨娘还想在说什么,被姬少勤喝止了下去,顿觉自己在公公面前失言了,忿忿住口。

    姬云轩看着爹和爷爷,眼中尽是询问。

    “如果是呢?”姬老爷似笑非笑的问道。

    “如果是为此事,那么孙儿用先生的话来说,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罢了。况且事始末爹已经了解,孙儿只有那句话,如若爹和爷爷觉得孙儿该认错,那孙儿便认错。”姬云轩四两拨千斤的回答。

    “好!好!好!”姬老爷连声说了三个好字,拍手笑道:“想不到年纪这么小就如此的口齿伶俐,说话有理有据还能屈能伸,不愧是我姬家的孩子。你娘这三年将你教的很好啊!”

    “爷爷的意思是?”姬云轩装傻要一个结果。

    “呵呵,我都这么说了,你真当你爷爷我会是非不分让你受委屈吗?”姬老爷笑得像只狐狸,怎么看都很诈。

    “谢谢爷爷、爹!”姬云轩露出惊喜的表道谢。

    “老爷,明明他把昕儿推到摔得那么重,不是说给我个说法吗?”李姨娘终于觉得事不对劲,忍不住开口质问。先前她向夫君告状,夫君说去巩家赔罪,让她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她便一跺脚去找了姬老爷评理。

    她恨了这个挡住她儿子们未来的“嫡子”以及抢了她正室位置的叶水柔很久了。叶水柔死了不谈,可是这个“嫡子”却活蹦乱跳的而且被保护的那么好,让她好生嫉妒。好容易得来这个机会,满心以为这次会让姬云轩受罚,她再搞点小手段让姬云轩“不堪受罚”的死掉。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老爷子和夫君竟然会变成这样的态度。

    “好啦,不早了,轩儿你早些睡吧。”姬老爷慈的摸摸姬云轩的脑袋,不理会李姨娘的愤怒。

    “孙儿知道,爷爷、爹,你们也早些休息吧,注意体,生病了轩儿会心疼得。”

    这一袭窝心的话让两个大人都露出了笑容,只觉得姬云轩这孩子很贴心,也很聪明。

    不再说什么,他们相继走出了书房,还不忘捎带忿忿不平的李姨娘以及她的两个儿子。

    临别前,纪云轩清楚地看见她那两位哥哥目光中的恨意更甚,心里摇头,自小就被教导让嫉妒引发的恨意控制自己的人永远也无法成为她的对手。

    一晃七年匆匆而过,姬云轩已十岁。

    这七年中,姬云轩始终孜孜不倦的埋头苦读,博览群书。

    学习,当然不止在课堂上,更多的知识来自于课后巩义林的辅导,以及三岁那会爹对她开放的书房。她由此得知自己所处的时代——乱世。

    自唐以前的历史和她前世从课本上学到的几乎相同,可是从唐之后历史便出现了偏差。唐后并不是五代十国,而是四国鼎立。

    她所处的国家是四国中最为国力最为强盛的一个——曌国。其他三国乃是狼月、黎火以及旭

    四国鼎立并不代表时间太平,每隔一段时间四国都会为征战领土打得不可开交。平静,也只是京城的范围内。

    每每想到这里姬云轩就会有些无奈,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重生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如果还是曾经的那个时代该多好,至少,她可以去看看到底常明和晓兰怎样了。也不知道父母过的如何。

    自从决裂后她再也没有同家里联系过,包括她得癌症住院的那三年。可是生长在这样一个地方,她时常会想念起那个世界的一切。常明啊常明,那个曾经给她那么多幸福的男人,如今也没有了恋之有淡淡的牵挂和祝福。

    时间,真的是一种毒药。让人慢慢的遗忘:遗忘快乐,遗忘痛苦,只剩下淡淡牵挂。

    七年来,她摸清了姬家的一切,也渐渐开始建立自己的人际关系网络。在私塾里她也不再是那个见谁都不搭理、高傲的姬家小少爷。而是嘴角时常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温柔有礼的对待每一个人。几乎私塾里所有的人都喜欢她,只除了她那两个偏房所出的哥哥以及他们的娘。

    他们没少在暗地里使过绊子,可是姬云轩被她爷爷和爹保护的很好,即使姬云轩知道这些事也只是淡然一笑。他们还没有能力威胁到她。

    这一天,她同往一样下学后跟随巩义林回家吃饭然后去书房研究那些她不是很明白的问题。

    这些年她跟巩家的人混得很熟悉了,成天到巩家蹭饭。巩家人也都很喜欢这个知书达理的孩子,将她当作自家人一般亲近。

    “云轩啊!你跟随我学习已经七年了吧?”巩义林解答完问题,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跟她唠家常。

    “是的,先生,已经七年了。”姬云轩停下翻书的手,看向巩义林的眸子里有疑问却只淡淡地回答。

    “明天你就不用再来了。”

    “什么?先生您讨厌我?”乍闻此讯,让姬云轩有些措手不及。睁大了眸子瞧向老师,眼神里有受伤的神色。

    “当然不是!”巩义林看见姬云轩的反应笑开了,“只是为师肚子里的东西都给你搜刮尽了,没有东西可以教你了。”

    “可是……”姬云轩脸色稍霁,眉头依然紧皱,她很喜欢巩家人的那股亲劲,真心的待她好。在这里她才能感到稍稍的温暖。

    “云轩,为师知道你是将来要做大事的人,可惜为师也不是那种会在夹缝中做人的人,所以除了学识,其他的东西为师教不了你。”

    巩义林的话,姬云轩完全明白,她将来要做的事,将要施展的手段都是这个翰林院老学士不屑一顾的。所以她明白巩义林的意思,作为巩义林得意门生的生活已经结束了,从现在开始他就要划清界限。

    “姬小少爷,请回吧。”见姬云轩沉默,巩义林长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如是说道。

    姬云轩眼神晃了晃,起跪倒在地狠狠地磕了三个响头。

    “先生这些年的教导,学生感激不尽。先生教给学生的不止是学识,也教给了学生做人的最基本。一为师终生为师,师不可欺,是以学生在先生面前对天发誓:往后学生所做之事必当三思而后行,不去刻意伤害任何人。如有违背此誓言,自当永无葬之地。”

    说罢,姬云轩起再拜三拜,离去。

    待姬云轩离去后良久,巩义林才缓缓睁眼:“但愿这孩子一生平安。”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