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上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翌清晨,姬云轩从睡梦中被碧秋唤醒。一睁眼,便是碧秋微冷的面容。

    “小少爷,该起了,少爷吩咐今早您要跟其他几个小少爷一块上课。”

    “哦!”姬云轩在上略趟了一下,待神智都清醒了便翻

    觉得脸上有些干涩,用手一抹,她却是一震:怎么昨夜流泪了?

    她不记得昨夜的梦境,只觉得醒来后心口沉甸甸的,好似有很多东西一下子强塞了进去。

    “小少爷!”碧秋催促着。

    姬云轩放下手,安静的任由碧秋服侍穿衣,神漠然。

    看到这景,碧秋也不黯然叹息。她的心也很复杂。自小就开始服侍少夫人的她跟少夫人同姐妹,少夫人生下的小少爷也是疼到了心坎里。可是她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平里和少夫人感那么好的小少爷竟然在少夫人去世前后的这段时间漠不关心、不闻不问。

    自少夫人去世后跟她一同服侍少夫人的兰菊也不见了踪影,这么大的转变在碧秋心里起了不小的冲击。一时之间所有的怨恨转移到了姬云轩上。

    可是……昨夜里少爷来看小少爷的时候,她也瞧见了小少爷脸上的泪痕,也听见小少爷梦呓中喊道“娘亲”,这让她的心犹如五味沉杂,原来小少爷还是惦记着少夫人的,而且小少爷才只是三岁的孩子。不知道该恨还是该。所以碧秋只得稍稍冷了脸。语气不复前几的疏离。

    姬云轩不知道碧秋这一番的内心挣扎,只是知道她的态度和前几比稍霁。

    一番整理后,姬云轩抬脚踏出房门。而门外姬少勤安排的书童已经候着了。

    “你叫什么名?”姬云轩看着那十来岁那着包的书童问道。

    “回小少爷,小的名叫司轩,是少爷赐的名儿。”小书童垂首一旁恭敬的答道。

    “走吧。”姬云轩淡淡撇了一眼司轩,淡淡一句吩咐道。

    司轩终究也只是十岁的孩子,不知道姬云轩如何如此淡定,明明面前是个不过三岁的娃儿,可就是这个娃儿居然让他觉得心中惴惴,有中描述不出来的压力。

    低低应了声,司轩带着姬云轩向私塾走去。

    来到了私塾姬云轩才发现姬家并未单独聘请先生另辟一地方教书。而是把孩童和别家的孩子一起放在私塾里面一起学习。

    当然能进的来这个私塾的小孩家背景非富即贵。

    教书的先生是当今翰林院最有声望的学士——巩义林,在皇上的示意之下兼职做了私塾先生,教导京城的王公富家子弟们。明眼人都知道,这间私塾就是为了姬家而设,那些别家的公子不过是陪衬。

    想当然,姬家嫡长子的出现在私塾里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姬云轩到达私塾后第一件事便是拜夫子,礼数周全面面俱到。这让年逾花甲的巩义林对姬云轩刮目相看。

    第一次来这里的学生份都十分显赫,他一个小小的翰林院学士还未必能让这些公子哥们看的上眼,可是眼前这个只三岁的小孩却不用旁人教导便知道尊师。

    在巩义林的心里已经对这个姬家嫡长子充满了好感。

    姬云轩奉完茶,退到一边垂首而立。

    “好,你就坐那里罢。”

    巩义林伸出手指一点后排空着的位置,只听得下面一片窃窃私语之声。

    姬云轩点点头,再次拜礼,而后走向自己的位置。

    “小少爷……”司轩跟上悄声唤道,语气有些犹豫。

    姬云轩淡淡一瞥,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您旁边是姬大公子和二公子。”瞧见姬云轩的眼神,司轩急忙回答。

    姬云轩顺着司轩的眼神看她左边的位置,正坐着一个七岁大的男孩紧紧地盯着她,眼神中透露着隐隐敌意。在他左侧还有一个年纪更小一点的男孩同样的表

    瞧着他们的长相,姬云轩也明白过来这两位正是她以前从未见到过的哥哥们——姬尘昕、姬尘熙。

    按照姬家的族谱,到姬云轩这一辈是“云”字辈,可是偏房的孩子没有这个资格派上这个辈分,只得另外取名。

    姬云轩视而不见的越过众人的目光,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只是司轩还觉得不妥。还想再说些什么,只是姬云轩淡淡一句“多事”便让司轩将所有的话都吞进了肚子。

    这便是姬云轩和姬家偏房的两个哥哥第一次打见面。

    上课的内容是四书五经,对于那群孩子来说这样的课程未免有些乏味,不到半个时辰便有些人开始摇摇睡了。

    姬云轩听得很认真,前世上学的时候她稍稍了解过四书五经的内容,可是并未仔细探究过。她不是学中文的,所以除了初中高中课本上教的东西,她一无所知。不过这一年来经过娘亲的教导,她还是隐隐的了解了一些。

    一年的时间去了解古文显然还是不够的,姬云轩一边听讲,一边在空白的纸上记录下自己不懂的问题……

    一堂课一般要持续一个时辰,之后便是一刻钟的休息时间。

    休息时间内,孩子们都一哄而上的围住了姬云轩,各自拿出礼物讨好她。姬云轩不执一词,只是埋首看书并不答话。所有的交际都教由司轩处理。

    到底那还是一群孩子,见姬云轩一声不吭时间长了也没了兴致,稀稀拉拉的便散了开去,各玩各的。

    没有围上来的两个人想当然尔是姬家偏房的两个少爷。他俩一直远远的站在人群外,冷眼看着那群曾经的朋友跟他们的弟弟示好,眼神中满是愤恨。

    姬云轩并不是真的在看书,只是懒得搭理,现在的她还不想过早的进入到这个圈子里面,她明白一旦某一天她踏了进去,那么她的双手将会粘满黑暗血腥。所以现在,她只是个三岁大的娃,无论她怎么表示都不会有人又异议,待得过了几年她再耐住子理会这些人家也只会说这孩子长大了而已。她有些心寒,这些还都只是孩子而已,就已经……

    待人都散去,姬云轩正准备真正静下心来看书,却觉得几道极为灼的目光。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看向目光来处,便直直对上了她的两位哥哥。

    姬尘熙冷哼一声撇开脸去,姬尘昕却仿佛吃人般想用目光将姬云轩千刀万剐。

    无聊,姬云轩不是很有兴致的底下脑袋,可是姬尘昕却不想就这么放过她,直直走来她面前,倔强的脸上毫不掩饰的厌恶:“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的孩童式威胁,却让姬云轩微愣。她的存在竟是这么让人厌恶的事么?她本也知道自己不会受偏房孩子的欢迎,所以两位哥哥的敌意她早就预见到过。却从未想到过这敌意竟然强烈到如此地步。姬云轩暗自摇头,不过是孩子而已,却从小就要承担大人们强加的恨意。

    再次看向姬尘昕的时候,姬云轩只是同

    “你!”姬尘昕很意外姬云轩并不将他的警告看在眼里,孩子的直觉总是很敏锐,他冲动的欺过来握起拳头狠揍了姬云轩一拳。

    痛楚在姬云轩的上蔓延开来,她错估了自己只有三岁的躯终究抵不上七岁小孩的拳头。

    丢脸啊!姬云轩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她竟然会被一个小孩揍到想哭。

    本散开的学生们又呼啦一下围了上来,大家都看着对峙的这两兄弟,没有一个人帮手。姬云轩的伴读书童司轩早就傻在了一旁。

    姬尘昕觉得还不过瘾,看着姬云轩强忍泪水可怜兮兮的模样竟然让他觉得开心,没有多想他再次握紧拳头冲这个小他四岁的弟弟挥了过去。

    姬云轩眼见要再次挨揍,一个激灵从地上爬起来闪过姬尘昕的拳头一头撞上他的肚子。

    姬尘昕没想到她会反抗,一个不查便被撞翻在地,脊背硬生生地杵在地上。

    及时不是正室所出,为姬家大少爷的也向来是被众星拱月的捧着,哪里遇到过这样的况?

    姬尘昕顿时觉得委屈无比,加上上的痛,一时间放声大哭了起来。

    姬云轩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这个被她打哭的哥哥,心中还是很无奈。在她的思维里毕竟揍一个七岁的小孩真的不是太道德的事

    “怎么回事?在私塾里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休息时间去隔壁泡了杯茶的巩义林听到动静便立刻过来察看,眼下的景却让他大呼头痛。这两位姬少爷都不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人啊。一时之间这位翰林院的老学士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姬云轩见了先生进来,敛了目光走回自己的座位,不再搭理任何人。

    巩义林想了想,走出门招了仆人进来将依旧哭闹的姬尘昕送回去。想想不对,再瞧了学堂里的形看到姬尘熙在一旁不知道怎么安慰哥哥怕再生事端,便交待将这两位小少爷一并送回府去。

    姬云轩安安静静坐在位置上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准备上课的样子,巩义林也不好再说什么,摇了摇头走进学堂让大家各归各位开始上课。

    “今天便讲到这里,回去后你们便将今天讲述的文章背下,明要考你们的。”

    两个时辰之后巩义林布置了作业,结束了课程。

    一听到下课,私塾里的孩子们便如同放飞的鸟儿,欢快的收拾书本返家。转眼间满是人的私塾便空空

    巩义林摇头笑笑,也拾掇好了书本准备离去。临走前扫视了一下私塾才发现屋中还有人。

    一个小小的影坐着凝眉看手中的书,而他旁边的另一个影却频频望向窗外有些不耐烦。

    巩义林走过去,俯问道:“姬小少爷有何处不解?”

    乍闻人声,姬云轩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瞧见面前的人竟然是先生,不徐不疾站起,拿起记录恭恭敬敬道:“先生,学生有很多地方不懂,请老师赐教。”

    巩义林接过姬云轩手中的纸一看,纸上细细密密记的竟然都是课上讲的内容,巩义林大惊,想不到这孩子居然这么认真地听课,而且还记了笔记。

    他从未教过这样的学生,更不要提他年纪只有三岁。

    微微眯起了眼,巩义林开始正视眼前这个小不点。

    “这些都是你记的?”

    “嗯……”姬云轩答话,在巩义林的注视下表微赧,“学生的字……着实不大好,以后学生会多练习的,先生见谅。”

    姬云轩为自己那一手狗爬的字觉得汗颜,天知道写钢笔字跟写毛笔字有那么大的差距。无论她怎么办都无法心随意动的使唤手里的毛笔,加上还要跟得上先生的讲课进度,这记录上的字迹自然就……

    “姬小少爷……”

    “先生!”姬云轩淡淡打断巩义林的话,“学生佩服先生才学,真心想做先生的学生。在先生面前学生不是姬小少爷,只是姬云轩。”

    “呵呵,如此,是老夫世故了。”巩义林被这一席话震住,他自己心里清楚,这些来私塾上学的小孩哪一个的父亲不是朝廷高官?他一个无权的翰林学士即使有高声望,也只是声望而已。没有几个学生是真的将他放在眼中。他们上课时昏昏睡的神态他不是没有看在眼中,只是——无奈啊。

    “学生那几处不懂还请老师讲解。”将巩义林的复杂神色看在眼里,姬云轩及时发言。

    “哦,好……”

    “小少爷,时间不早了!”一旁等候的司轩早觉得肚子饿了,一听这师生俩准备继续上课,一时间孩子心上来,开口要回家。

    “你先回去!”姬云轩口气转冷的对他道。

    “……”司轩很是委屈,直到自己惹姬小少爷不快,可是他真的很饿了。又怕小少爷责罚,所以噙着泪水可怜巴巴的看着姬云轩。

    “罢了,云轩,正好也该吃饭,找人通报姬府,今便在老夫家吃饭好了。”巩义林一旁看着又惊又好笑,好笑的是这对小主仆命名是司轩年纪大一点,可是感觉上却像是司轩更小一点;惊的是姬云轩不合年纪的成熟。

    “这……”姬云轩略略思索了一下便欣然答道:“那烦劳老师了。”

    说罢转命司轩回府通报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