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母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你能给你娘带来幸福?”他的眼神带着蔑视,这让姬云轩十分抵触。

    “我还小,现在不能,但是我有大把的时间去学习、去掌控那些给我娘带来幸福的能力,你呢?”姬云轩也上下打量回了他轻视的一眼:“瞧你长得弱不风跟白斩鸡似的,谁知道以后会是我娘照顾你还是你照顾我娘,如果你有能力给我娘幸福却不顾虑她的感受,我才会更瞧不起你。”

    一句“白斩鸡”让墨商变了神色,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怕一个忍不住就要掐死眼前这个小孩。不过他的反应也算快,只两三秒的功夫他就换上了调笑的神色:“幸福?你能给你娘什么幸福?你娘的幸福恐怕只有我能给的了。你——力不从心吧。”

    哟!欺负小孩子听不懂他的暗示?可惜他今天踢到铁板了!姬云轩的火气也上来了,冷冷一笑,下巴微抬:“就你?你这板会不会体力不支啊?不就是个男人!哈!等以后我接管姬家,娘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能给他找来!”

    “轩儿!”叶水柔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话会从女儿的口中说出来,本就因为墨商的暗示羞红了脸的她现在已经恼羞成怒了。

    “娘——”姬云轩看到娘亲大人发怒,急忙小跑至娘亲边撒,还不忘了跟墨商扮鬼脸。让墨商一时之间忘了回神。

    “娘——是他先欺负孩儿的!”姬云轩扑在母亲怀里告状:“而且娘想啊,他一直只说孩儿是爹的儿子,并不承认孩儿是您的孩子,待娘后离开爹跟他走了,也算是休了爹再嫁,那时候他不就算是孩儿的继父了?继父现在就不疼孩儿了,若是后孩儿在姬家过不下去跑去找娘他再不给孩儿吃不给孩儿穿并且虐待孩儿的话……”

    姬云轩没有再往下说,留给了叶水柔很大的想象空间。

    墨商听着姬云轩的话,面色黑的可以滴墨了。这个小鬼到底是谁养出来的?居然这么强词夺理而且还条理分明,成熟世故根本不似两岁的娃儿。

    叶水柔听着姬云轩的话,想像姬云轩所说的场景,脸色也一点一点地沉下去,眉头紧皱。虽然不是她愿意,但是毕竟是她十月怀胎、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孩子,而且还给了她无尽的,要是以后真让人给虐待了……

    “水柔……”墨商看见叶水柔面色不善,直到那小鬼的话起到了作用,顾不得理姬云轩,柔了语气呼唤叶水柔。

    “商,我累了,你回去吧。也许我真的不该跟你走,安心的做姬家少夫人养大轩儿也许才是正确的选择。”叶水柔无力的挥挥手,她要再想想。

    还没等墨商急,姬云轩先急了,她只是看那个姓墨的不爽,可是没打算破坏娘亲的幸福啊。照她亲爹来娘这里的频率,如果娘亲不跟着这个人走得话估计娘的后半辈子都回孤独度过。

    “娘,你也不要想那么严重啦,孩儿的意思其实就是希望可以想一个完美的办法让您平安离开,然后自由自在的过一生。”姬云轩抱着娘亲安慰道。

    “可是……轩儿,你要被人虐待的话……”

    “不会不会!孩儿那么聪明,谁能欺负的了孩儿呢?您忘了,孩儿可是姬家嫡长子噢。”

    墨商突然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姬云轩这小孩怎么这么嬗变,刚刚明明拼了命的诋毁他,现在又说好话。

    “可是你……”

    “娘放心啦,我会好好的。不会忘了娘对孩儿的叮嘱!”姬云轩举起左手做发誓状,“不过现在说这些也还早,我们得慢慢的准备。”

    姬云轩对墨商招招手说:“你过来,我们一起想办法。”

    墨商不愿的举步走过去加入讨论当中……

    姬云轩最后坚持送墨商出门。

    一大一小两条影站在门口对视。

    半晌后,姬云轩不愿的开口:“我不喜欢你,但是你要好好照顾娘。”

    墨商复杂的看着姬云轩:“我也不喜欢你,我会好好照顾水柔。”

    随后姬云轩眼前人影一晃,墨商已然不见了踪影。

    姬云轩站在门口盯着外面黑漆漆的天空看了良久,叹息了一声。转关好门,爬上钻进娘亲怀里。

    “轩儿。”

    “嗯?”

    “娘是不是做错了?你还这么小……”

    “娘,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对孩儿好的人,孩儿希望你幸福。”

    “……睡吧……”

    “嗯……”

    姬云轩的三周岁终于到来了。

    可是姬府并没有闹的气氛,府内上上下下都知道姬府的少夫人三个月前某一天突染风寒,此后就一病不起了,子一天不如一天。

    大夫一个接一个的进入房内,再一个接一个的出来,每个人脸上都一副尽人事、听天命的表

    屋内弥漫的药水的味道,兰菊和碧秋的眼睛已经红肿的不成样子。

    榻上那个白衣女子呼吸很困难,很明显进的气少出的气多。

    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姬小少爷并不关心其娘亲的病,终埋首与书中,对外界的事一概不闻不问。

    姬府当家老爷以及姬少爷都打发人来看过,见到姬小少爷这样的表现都不由心里摇头:亲对于姬家来说果然是奢侈品!

    “少夫人——”凄厉的哭喊声响起,姬云轩也终于将脑袋从书本上移开,看见兰菊与碧秋二人俯于娘亲的前哭天抢地。

    姬云轩合上书本,跳下椅子走向娘亲前试了试娘亲的鼻息,然后对外面等候的杂役道:“通知我爹准备后事吧。”

    杂役领了命飞快地跑出去。屋内只剩下兰菊和碧秋不谅解的怒视着姬云轩。她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明白为什么少夫人生前那么疼小少爷,但是小少爷却那么无动于衷。

    姬云轩并不理会她们,静静地看着娘亲的容颜,心想:娘,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后一次见你了,希望那个男人能给你幸福。也许,等我掌握了姬家大权的那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吧。你多保重了。

    没有过多久,屋外响起了脚步声,姬云轩转,看见已经三个多月未见的亲爹站在门口。

    “云轩,跟爹走!”

    姬家少爷并未多看上的少夫人一眼,只是伸手对着自己的嫡子说话。

    姬云轩再看了一眼娘亲,一声不吭的走到爹边,拉住爹伸过的手。

    “好好办少夫人的葬礼。”姬少勤简略的交代边的仆人,随即牵着姬云轩头也不回的离去。

    姬云轩握着父亲微凉的手,顺着石板路一步步地前行。已是深秋的季节,路面上落着零零碎碎地枯叶。她走得很急促,险些跟不上父亲的脚步,幼小的躯走得磕磕绊绊。但是她一直坚持着不吭声,她知道从今后自己面对的道路将比这条曲折的石板路更加艰难,但是面对那丝毫不确定的未来姬云轩从来就没有想过退缩。她也从来不是会轻易退缩的女子。

    正想着,父亲的脚步已经停下,姬云轩抬头看。

    因为高的差距父亲的面容在影下模糊不清,但是姬云轩突然觉得很冷。不自觉地缩了缩子。

    察觉到姬云轩的不自然,姬少勤蹲下子与姬云轩平视。

    “云轩,你要变强,只有这样你才能紧紧抓住你想要的东西,只有这样你才有资格成为我姬少勤的孩子。”说完,姬少勤抱了一下姬云轩。

    这让姬云轩有些反应不过来,为什么爹会跟她说这样的话?孩子?姬云轩没有错过姬少勤话里的漏洞,随即嘲笑自己太敏感了。她是女儿这件事也只有娘以及兰菊、碧秋知道,爹根本不可能知晓。

    还想探究爹话中的意味,只是爹不再说任何话。站起继续牵着姬云轩前行。

    ……………………………………………………………………………………………………………………………………………………………………………………

    姬云轩没有能够参加娘亲的葬礼,而是被安置在一个独立的院落住了下来,院子口的门头上狂草书着两个字“不乱居”。

    刚到来的时候,姬云轩站在院门口看了好久,很是喜欢这两个字。不乱,时时提醒她从此为人要小心谨慎,保持冷静和理智。

    院内的环境很清幽,没有什么假山流水。首先入目的便是静静矗立在那的三间主屋。一间卧房、一间客房、以及一间书房。两边还有几间小房间,其中一间是单独的膳房。剩下的便都是杂役丫鬟的住处。主屋的前右方是一个不大的池塘,里面种植着些许荷花。深秋时节所有的荷花都已经不再,只留下散乱漂浮于水面的荷叶;池塘内放养着观赏的红鲤鱼。池塘边是一个小巧别致的凉亭,亭内是一石制桌椅。亭子的周围栽了不少竹子,俨然一片小型竹林。

    姬云轩知道爹对她是不错的。虽然皇上赏赐的姬府很大,但是能有一个自成一景独立院落的人很少。据她所了解整个姬府这么大排场的人也不过三个:爷爷、爹、她自己。

    让姬云轩惊讶的是娘亲的侍女碧秋被父亲安排到不乱居继续照顾她的饮食起居,而兰菊却不见了踪影。

    “兰菊呢?”

    “回小少爷,奴婢不知。少夫人下葬后兰菊就不见踪影了。”碧秋的语气显得生疏有理。

    姬云轩略略一眯眼,点点头不再问什么,继续看她的书去了。

    那姬云轩早早就爬上了,因为爹白天差人来过说从明起她要和哥哥们一块上课。她看着桌上未熄的烛火满腹的心事。

    娘亲出殡那墨商来过,没有接触。只是远远的站着对她点头。姬云轩明白娘真的是安全的跟墨商走了。那么剩下来自己该怎么办呢?

    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该放心,总觉得她那个亲爹冷峻的表有点深不可测,总让她心里惴惴,揣测会不会爹已经知道娘去世的真相?旋即她又想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恐怕她的待遇不会像现在这样的吧。

    不过亲爹对她不冷不淡的表现让姬云轩心里着实不好受,她有些难过得想,其实她也没有什么资格说她的亲爹,毕竟曾经她是个抛弃父母的人。

    迷迷糊糊中,姬云轩睡着了,她做了梦。一个连她自己也说不出来的梦。那个梦里面交杂着前世与今世,光影交错。

    姬云轩不知道在她入睡后,她的房内走进来一个人,摒退了出言的碧秋径自走到姬云轩的前凝视着她带着泪痕的睡颜。良久,悄然叹息、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