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重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溟 书名:不乱之乱世
    林芝馨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只觉得耳边一阵阵的嘈杂,睁开眼睛,林芝馨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清楚,这个认知让她十分惶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感觉不到自己四肢的存在。

    林芝馨陷入了惶恐之中。

    耳边的嘈杂声渐渐的停息了下来,林芝馨还沉浸在恐惧当中,她到底出什么事了?

    感觉到有东西靠近将她抱了起来,林芝馨极力的挣扎,放声大叫,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听到自己发出婴儿的啼哭声……

    “乖,轩儿不哭,娘亲抱抱。”耳边传来温和的女声,轻轻地安抚着林芝馨的绪。

    林芝馨在着平和温暖的声音中渐渐的安静下来,缓缓地睡去。

    是梦吧?等她醒来或许发现一切都没有变化。在睡着前她这么想着。

    事实总是与想象有着天差地远的区别。翌,当林芝馨醒来后发现自己依旧处在那种让她茫然的境地中,一次次的哭闹皆由那个第一次听见的声音安抚着。直到一个月后,她才终于可以稍稍了解她的处境,她竟然是个婴儿!!!

    这是比做梦还要做梦的事啊!最尴尬的是现在的她还不能完全控制、感觉她的体,于是——尿这件事频频发生。每次有人帮她换尿布时候拆开她的衣服总是会让她大声哭闹。她很想大喊——人权啊人权,我不要在你们面前**!

    可惜没有人能够听得懂她的咿咿呀呀,她郁闷的想,她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不乖的小孩

    ……

    林芝馨终于明白为什么一般婴儿都没有记忆这件事,忘了婴儿时期的记忆真的很幸福。对她来说拥有27岁的经历却必须要忍受从婴儿时期再活过一遍真的是十分痛苦。

    百般的诅咒那只挥挥手让她来这里的“鬼”,再迟钝她也明白了,那只“鬼”让她转生了,而且是带着记忆转生了。

    一个月后林芝馨满月了,家里面为了她摆了满月酒,来来往往到她眼前晃的人她一个都看不清楚,只知道自己脖子上、上挂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被这个人抱过来,那个人亲过去……

    看来这个新家不是有权就是有势的人家。

    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最让林芝馨愤慨无奈的——她竟然是个男孩子?!!!

    开始的时候,林芝馨听见别人叫小少爷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根本没有在意。直到一个人把她抱在怀里宣布“姬家的嫡子今满月。”林芝馨才惊恐的发现原来别人说的小少爷居然是自己。

    林芝馨的感觉自己的头顶又是一道晴天霹雳,自己竟然是个男的?!!!

    林芝馨彻底傻了,忘了要挣扎……

    后来林芝馨一直处于呆愣状态,昏昏噩噩中得知自己的名字——姬云轩

    三个月后,林芝馨,不,应该叫姬云轩终于适应了现在的体,一点一滴的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原来那个常在她边出现的温柔声音属于她的现任娘亲。娘亲很疼她,经常会逗逗她和她说话。

    除此之外经常出现的几个有些陌生的声音都来自于娘亲的侍女,除此之外的几个声音有苍老有的尖锐刺耳,好像都是属于姬家的其他人,但是姬云轩没有费力气去分清楚到底是哪些人,以后的子还长,慢慢来不要紧。

    不过让姬云轩很无奈的是,她想她重生的地方居然是古代,可是她不知道究竟是哪个时代。

    眼前的视线还是很模糊,姬云轩很想要求配备一副高度眼镜,她还是看不大清楚娘亲的样貌,只知道她是一个水一样温柔的女子,不过稍嫌稚嫩的嗓音总是让林芝馨怀疑她的娘亲到底有没有成年。

    那个在她满月时将她抱于手中的人——她亲爹来过几次,每次来的时候都是抱抱她亲亲她就匆匆走了,好像很忙的样子。

    这个时候的姬云轩也搞清楚了原来自己并不是男的,她现在已经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体,并没有长那个“奇怪”的东西。这让她大松了一口气,可是她的疑惑更深了:为什么要说她是男孩子?

    她感觉得到事的背后有着巨大的隐,而这些隐,现在的她无法触摸到。她也不想去触摸,现在的她必须耐着子等这居体慢慢成长。

    这不是她熟悉的环境,她必须小心翼翼的去摸索一切。

    时间缓缓流逝着,一周岁的姬云轩渐渐明白了姬家的状况。

    姬云轩的爹是姬家的唯一继承人——姬少勤。而她娘则是姬家正牌少夫人——叶水柔。

    姬云轩的爹不止一个老婆,除了她亲娘外还有四个老婆,都是在叶水柔嫁入姬家之前就已经迎入门的小妾以及她爹原来的通房丫头,因为有了子嗣才得以升格做小妾。

    姬云轩没有见过其他的兄弟姐妹,偶尔听得带她的侍女闲谈才得知早在她前面就有两个哥哥以及一个姐姐。而她则是姬家的“嫡长子”。她是女儿这件事,娘边的两个侍女隐瞒的很好,她们都是娘亲出嫁时的陪嫁丫鬟,据说从小就服侍娘亲了,感亲如姐妹。

    至于为什么谎称她是男孩,姬云轩也有个大概的了解:姬家正牌少夫人未必就得宠,不过是娘家的份地位都很符合姬家择媳妇的标准罢了。在姬家,女儿是最不得宠的,通过娘亲侍女的谈话就可以知道这一点。

    本来以叶水柔的为人不会做这样的事,是两个侍女为了保护她们小姐的地位出的主意。

    大夫说过以少夫人的体质并不适合生孩子,生下这个孩子,以后可能不会再有别的孩子了。而在对姬家人来说,既是是正牌夫人,没有儿子,也就等于没有未来。后的某一天如果偏房家的儿子继承了姬家的财产,即使是当家主母也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亲对姬家人来说,只是奢侈品。

    叶水柔有力气去看自己的孩子时候发现原本被告知的儿子竟然是女儿也大吃了一惊,侍女双双跪倒在地恳求原谅,叶水柔流着泪想了很久,终于一起隐瞒了下来。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所有人都知道她生了个男孩。

    姬云轩没有想到自己即将面对的竟然会是这么复杂的世界,她很懊恼,常常的怀念她前世的丈夫——常明,怀念姜晓兰,怀念那段幸福的生活。不知道常明和姜晓兰的最终如何了,她在心底暗自叹息。

    随着视力渐渐的清楚,姬云轩终于可以分辨出母亲的模样。真是人如其名,但是这样一个柔弱、稚嫩的女子想要座稳少夫人的位置,很艰难!

    姬云轩突然觉得即使娘亲因为形势所迫隐瞒了她的别,但是这段子以来依旧全心全意照顾她,给她满满的母。原本的怨怼就那么消失了。做个男孩就做个男孩吧,娘亲这样做未尝不是在保护自己,做个男孩还有读书的机会,做女孩……

    姬云轩对自己下了一个决定。

    在姬云轩一周岁的时候,姬家给她举行了一个隆重的抓周仪式。

    铺着红毯的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摆了一圈,真是应有尽有啊,毛笔、算盘、珠宝、铃铛、刀剑……等等,看得姬云轩是应接不暇。此刻的姬云轩就被端放在红毯正中央,左看看右看看显得十分好奇。心里面估算着这些东西随便拿一样出来就价值不菲阿。

    红毯周围站的满是大人,其中还包括了她那位不大出场的亲爹。

    抓周的时间是一炷香,等香点上了,周围的大人们就开始极尽所能的导姬云轩拿他们前的物品。表各异。

    姬云轩面部表很是怪异,她要花费极大的力气忍耐住才不会笑场。老天,她以为进了马戏团……

    我们的姬小少爷依旧是左看看右看看,根本不理那些大人晃来晃去的举动。转眼半炷香快烧完了,姬小少爷还是没什么动静,大人们开始有些泄气了。

    突然间,姬云轩摇摇晃晃站了起来,目前来说走路对她还是很生疏的事,得费好大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的体平衡。

    原本泄了气的大人们又开始兴奋起来,各自拿了手中的物什开始逗弄姬云轩,只见姬云轩笔直的冲她亲爹走了过去。一时之间众人都秉住了呼吸,看着姬云轩的动作。

    只见姬小少爷对他爹粲然一笑,伸出小手接过她爹手中的金算盘,就在她爹还没来得及张开口笑得时候。

    “砰!”一声,一个转金算盘已经被扔到了红毯中央。

    众人愕然,可是姬云轩给大家来得震撼还在后面,小小的影按照顺时针的方向将大人手里面的东西一一去来,再一一扔到红毯中央。

    这姬小少爷到底在做什么呢?众人眼光看向姬小少爷他爹——姬少爷,奈何这男人也搞不明白自己儿子在做什么。

    大家只有把目光调回来,看那个晃晃悠悠的小影将东西都丢完了又晃晃悠悠的走到红毯边,吭哧吭哧的将红毯几个角朝中央围去,最后抓周的物品被打成了小包,姬云轩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她四处巡视了下再没有遗漏的东西了便一股坐在自己打好的包裹上。

    时间刚刚好,一炷香烧完了。

    抓周事件落幕,谁都没看出来这个姬小少爷长大之后到底会喜欢什么,只有一点确定的是,那些贵重的、为姬小少爷抓周准备的物什是一件都拿不回来了。

    为什么?姬小少爷都打包了,谁要去啊!

    ………………………………………………………………………………………………………………

    一年后,姬云轩两岁了。

    姬家上上下下都觉得这个小少爷十分的奇特。他不说话,只是喜欢看书。首先发现这个况的是常照顾她的娘亲以及两位侍女——兰菊、碧秋。

    她们发现姬云轩不似别的小孩那样好奇、而是喜欢拿一本书坐在地上一页一页的翻。书是叶水柔的陪嫁物品之一。大家闺秀的叶水柔从小被教育成琴棋书画样样皆通的女子,所以书籍也是她必不可少的精神食粮。在诺大的姬府中,唯有以读书、刺绣来消磨时间。

    当姬云轩觉得自己的眼睛可以看清楚的时候便趁着兰菊抱着她的时候伸手直指娘亲房间的书架。兰菊开始以为小少爷不过是好奇,谁知道抱着小少爷在书架面前认认真真地看了许久,倾费力的抱起了一本书。

    “小少爷那是夫人的珍……藏!”兰菊慌张的阻止,不料队上了姬云轩的眼睛,那双小小的眼睛里面是坚持与不妥协。她紧紧地将书抱在怀中,一脸坚决。

    兰菊觉得头都大了,急切看向一旁低头专心刺绣的叶水柔,“夫人……”

    “怎么了?”叶水柔抬起头,一双清澈的眼睛看向兰菊。

    “小少爷抱着您的书不肯撒手。”兰菊一张脸都皱在那里了。

    “哦?”叶水柔诧异的看向兰菊怀中抱着书本的姬云轩,同时也看见了她脸上的不妥协,柔柔的笑了。

    叶水柔放下手中的绣绷,伸手接过姬云轩抱在怀里和她对视:“轩儿想看书?”

    姬云轩缓缓地点点头。

    闻言叶水柔嘴边展开一抹笑,那一笑让姬云轩迷惑了,明明是水一样柔软美丽的女子为什么要甘愿嫁入这好像牢笼的姬家?她会幸福么?

    “既然你想念书,娘教你好不好?”叶水柔凝视着女儿,眼神温柔的开口询问。

    姬云轩看呆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点点头。

    叶水柔将姬云轩安放在腿上,翻开书页开始耐心的教导。

    入秋后的午,阳光依旧温暖,点点光线渗入屋间,让原本稍显清冷的院落有了些温馨的暖意。

    轻柔的女音夹杂着咿咿呀呀的稚嫩童声在院中此起彼伏。

    碧秋端了补品进屋,意外地看见这幅画面。瞧见好姐妹在门边递着眼色,惊讶得看了一会和兰菊对视而笑,将手中的补品端回膳房继续着……

    姬云轩的进步很快,再娘亲的解说下,姬云轩已经可以慢慢看懂书中的内容。之所以开始看不大懂书中的内容并不是姬云轩看不懂汉字,而是书上的那些文字是古代标准的文言。对于自高中后就没有再触摸过文言的姬云轩来说确实比较费力。

    这样的进步却让叶水柔她们惊为天人,本想教小孩识字是很艰难的事,哪里想的到姬云轩似乎无师自通,除了每每指出不认识的字和句子让娘亲给解释,其他的对她来说都不成什么问题。

    不过她们有的时候也很怀疑到底姬云轩看懂了没有,因为她根本就不说话,问她话也只是摇头或者点头,实在急了也就蹦出一两个字。

    为什么呢?因为姬云轩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表现一个两岁小孩应该有的行为,索开始耍自闭,能不开口就不开口。她也能想象出来如果她有个两岁大的小孩却没有孩童的顽皮,两只眼睛盛满了成熟世故……

    光是想象姬云轩都觉得自己寒毛一根根的倒立起来。还不如耍自闭呢。

    看得周围的人那叫一个纳闷阿,要知道姬小少爷的婴儿时代可是出了名的非暴力不合作,现在怎么又小小年纪一脸酷像呢?让姬云轩松了口气的便是这个年代没有心理疾病这个名词,多数人还是拍马奉迎说姬小少爷果然有姬家未来家主之风。

    姬云轩不理那些乱七八糟的议论,埋头看书。但是她没有办法不理会娘亲瞧着她越来越忧伤的目光。

    “少夫人,如果小少爷真的是……”碧秋的话到这里就打住了,她知道在这个庞大的家里面任何时候都有可能隔墙有耳,她同样担忧的神色替她解释了下半句话:如果小少爷真的是男孩该多好。

    叶水柔摇摇头长叹一声:“什么都好,她都是我的孩子,我只希望她以后能快乐的生活,希望……我那时候的选择是对的吧。”

    姬云轩抬起头看着娘亲,对上了娘亲恰巧扫过来的目光,只见娘亲浑一震,姬云轩立刻低下了脑袋。

    没想到娘亲并没有罢休,向她走了过来,抱起她强迫她与之对视。

    姬云轩被盯得毛毛的,知道自己太大意了,只能强迫自己一脸无辜的回看着娘亲。

    半晌,娘亲放下她,姬云轩心虚的埋头将视线集中在书本上,只听得娘亲抚摸着她的脑袋柔声道:“轩儿,你到底是谁呢?”

    姬云轩大惊,却不敢做任何的动作。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娘亲才拍拍她的肩膀离去。留下姬云轩一个人坐在那里抹了一把额上的虚汗。

重要声明:小说《不乱之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