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锦绣之卷 第十六章 云卷云舒

    第二更。

    有人在外面敲门,小蛮轻盈地跑去开门,出乎意料,门外居然站着端慧。他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也蛮憔悴的,不过双眼却很亮。见到小蛮,他微微一笑,低声道:“小蛮。”

    她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只得回他一笑,缓缓让开了子。

    端慧走到无奈何边,半跪下来,轻道:“先生。”

    无奈何嗯了一声,“起来,站着。”

    端慧慢慢站了起来,无奈何打量他一番,突然笑道:“不错,现在越来越像个男子汉了。”

    他笑了笑,低下头,体微微颤抖,俨然是激动之极。

    团扇子拍了拍桌子:“还有什么事?痛快点一次说完!”

    无奈何定定看着他,过了一会,才道:“以后我是我,他是他,互不干涉,互不过问。你们也不要再弄错才好。”

    泽秀将东西写好,放在他面前:“如何?”

    无奈何点了点头,他立即取出小刀,在他手指上划了一道,印在纸上,又道:“你须得签名才行。”

    小蛮取来纸墨,无奈何果然龙飞凤舞地签了无奈何三字。虽说他和雪先生是一人,但他俩字迹居然完全不同,雪先生的圆柔优美,他的字体却凌厉斜飞,像是要刺破纸张飞起来一样。

    一切都弄妥了,团扇子将那手印一式两份,分开收好,最后扭了扭脖子。掰了掰手指,一脸怒气地走到无奈何面前,道:“这下就算好了。你要是违背这个约定,老子和你没完。”

    无奈何嘲讽地一笑。瞥一眼他的拳头,淡道:“好小的拳头。”

    话未说完,那一拳就砸在了他鼻梁上,小蛮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鼻子。哇,那样一下。鼻梁都要被打断吧?

    鲜血从他脸上流下,染湿了前襟,他眨了眨眼,突然眉头一皱,抬头无奈地看着得意洋洋的团扇子,轻道:“二哥,你再怎么恨我,也不用一来就打我吧?”

    雪先生出来了,狡猾地无奈何早就潜了下去。又是一场吱吱哇哇的吵闹。

    观星家族的人一夜之间就撤离了香不冷。那些俊秀少年又被放了出来,原来他们只是被囚,没有人被杀。

    小蛮吃完饭就偷偷溜过去数人。那么多漂亮地少年,她眼睛都要看花了。她看到了从风从雨。还有云文。但唯独不见云武的踪影。那个与天权十分相似地少年大概也是走了,寻找自己真正自由的道路去。

    她正在感慨。…电脑小说站http://www.16 K.cN小辫子突然被人一揪,很有点危险的征兆。她慢慢回头,果然见到泽秀似笑非笑的脸,熠熠生辉的桃花眼眯了起来,柔声问她:“是不是觉得很养眼?”

    小蛮赶紧摇头,献媚极了:“他们哪有你养眼!”

    他笑着哼哼了一声,“你不是想做美女老板娘,养一堆美少年么?端慧方才说,上回带你在开封府看地那个房子,就送给你了,当作赔偿。”

    她眼睛顿时亮了,比星星还亮。泽秀不由失笑,这个女孩子,真的没救,什么东西都没有钱财可以让她如此欣慰,那双贼亮的眼真是光彩熠熠,看上去与所有市侩都没有联系的那种光彩。

    他将她抱起来,仰头看她:“做老板娘可以,不许养美少年。”

    小蛮阳奉违地点点头,无比诚恳。

    他拿她实在没办法,只得拽着她耳边的小辫子摇了摇:“咱们走吧,去梧桐镇,看看你爹娘。”

    小蛮的脸顿时苦了:“有什么好看的。破房子破镇子。”

    “一定要看。”他放下她,牵着她的手慢慢往前走。

    “为什么?”她哀怨极了,突然灵光一闪,“你是打算把我在外面做的坏事都告诉他们?!”

    泽秀大笑起来,“你也知道自己做地是坏事?”

    小蛮微微一笑,哼了一声:“我就是出来打打酱油而已嘛,江湖上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不怕你说。”

    绕过走廊,两人的影慢慢远了。

    “总要让你爹和二娘知道你地夫君长什么样子吧?”

    有人嘿地笑了,“长什么样,不就是这么人模狗样的……”

    “嗯?你说什么?”好像有人发火了。

    “哦,我是说,就是这样风流倜傥潇洒英俊风采盖世地大侠。”好狗腿地献媚。

    有人嗯哼一声,房门吱呀关上了,再也没声音。

    盛夏七月,风里好像都带着金子,阳光大方地从天顶撒落,也不管人们需不需要那么多。

    小蛮在客栈马厩里替好乖好乖刷毛洗澡,它舒服得恨不得学将军躺地上打滚亮出肚皮,一个劲喷气,脸在她手上使劲蹭着。

    脚步声从后面传来,她头也不回,轻道:“怎样,你二叔信里说什么?”

    泽秀手里拿着两张薄软的信纸,一面看一面道:“三叔和无奈何现在变来变去地,今天是雪先生明天是无奈何,搞得人头昏眼花,二叔说看上去他俩都很喜欢这个花样,所以干脆不管他了。”

    小蛮笑了起来,雪先生是个调皮的子,没想到无奈何也这样调皮,他俩果然还是有些共通之处的。

    “二婶有了孕,二叔让咱们明年三月前记得去团扇庄园。”

    小蛮笑道:“有小娃儿可以抱了。你二叔……算不算老来得子啊?”

    泽秀白了她一眼:“二婶体不好,这次有了孕都是小心翼翼的,你以为二叔不想早点抱孩子么?还有,什么你二叔我二叔,真难听。”

    小蛮转了转眼珠。只是笑。

    她和泽秀去了梧桐镇,见到了老爹和二娘。两位老人家显然想不到小蛮还活着,自然是又惊又喜。然而那种惊喜里到底带着一些尴尬。说到底他们和大米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小蛮不在他们只有过得更好。她再次出现,实在是不太协调的。

    大米也没以前那么粘她了,小孩子总是变得很快,今天的新玩具到了明天就会忘掉。

    其实,一切都很好。只是很多事过去就过去,再也回不到以前。

    她拨了拨头发,额上地汗让覆发变得潮湿,她的脸被太阳晒得通红,连脖子都红了。

    “脸都晒红了,小心脱皮,进去吧。”

    泽秀把水泼在好乖好乖上,它舒服得一个劲喷鼻子,摇头晃脑不知怎么才好。他流利地把好乖好乖刷了个通体舒畅。这才牵着她的手回客栈。

    忽听不远处几个歇脚地商贩大声道:“那个穆宗不是好东西,耶律颓显替他打了江山,这会刚当上皇帝没几年。就把人家放着不用。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这话可有些道理。”

    两人都是一愣。互看了一眼。

    穆宗是谁他们都很清楚,是指耶律。他最后到底还是回去当了皇帝。他这个皇帝当得很不好,一天到晚打猎睡觉游戏,就是不干正事,最后还得了个“睡王”的称号。

    小蛮怔了一会,突然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连衣和根古在哪里,咱们找了这么多地方,也没找着他们,不会真地跟着耶律走了吧?”

    “不会,那姑娘不是这种人,根古也不是。”

    泽秀替小蛮把脸上的汗擦了,牵着她的手继续走,又道:“只怕他们不会在辽地,咱们去宋地找找。”

    小蛮轻道:“我知道他们不会在一起,只是我担心连衣,她是个直肠子……”

    泽秀低声道:“不会,根古那孩子肯定跟着她。她也没你想得那么脆弱。”

    小蛮忍不住瞪他:“你倒是很清楚。”

    泽秀笑了一声:“我自然清楚。能在一起是缘分,不能在一起便是无缘,强求不得。她大概比你清楚这点。”

    小蛮没说话。

    过了一会,她才道:“咱们马上就走吧,去找连衣和根古。”

    泽秀还是笑,摸了摸她的脑袋,到底还是把刚刷干净的好乖好乖牵出来,两人骑在马背上,专找有树荫地地方走,好乖好乖走得很慢,天很,小蛮又出了一汗。

    她突然靠在他前,仰头去看他,道:“好吧,咱们过年之前再找不着他们,就成亲。”

    泽秀顿时有一种在马背上竖蜻蜓翻跟头的冲动。

    她终于还是痛快答应了,唇边有一抹淡然喜悦的笑,带一丝淡淡的捉弄味道。泽秀追忆这段时间以来不断求婚不断被拒绝的痛苦经历,不由感慨,抬手在她脑门上用力一拍,不等她痛叫,突然伸手紧紧抱住她,好像这炎的夏天也没什么讨厌的了。

    从前种种,譬如昨死。从后种种,譬如今生。

    到最后,各自都有各自的幸福。

    这样就再好不过。

    就停在这里吧,网络版结局。

    很抱歉我迟了这么多天,因为很多事要忙,回国后第一次去殡仪馆……感慨万千。

    生命真的很脆弱,过好眼下地每一天才是我们要做的,等到失去的时候,才不会后悔。

    本书会出版,分为上下两册,结局和网络版应当不一样,确切来说,下册应当有很多不同。。嗯。。

    等出版地时候再通知大家吧。

    另外,作为对迟到更新的补偿,我会放出天权篇和泽秀篇地两个番外到公众章节里,嗯嗯,十八地,笑,很久没写这些东西了,难免生疏,写着写着就觉得自己怎么这样变态。。。大概因为我是纯洁的好十四,所以才会有这种反应吧。。。笑。

    先放出泽秀篇地,天权的后面跟着,等我再酝酿酝酿,再写个妖娆的十八吧。。。

    接下来我休息一段时间,争取尽快写新文,一时还没定下到底是现代还是古代的。。等写出来大概就知道了。。。汗,我写文总是这么没谱……尽管鄙视我吧^

    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真的非常感谢,我你们,世上最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