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锦绣之卷 第十五章 双生子(三)

    我回来了,很抱歉推迟了那么多天。

    第一更。

    这是一片光影斑驳的世界,他好像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同样的脸,同样的衣服,表却截然不同。

    那人在轻轻的笑,声音像从遥远梦境里传出:“双生子?那你是谁?我是谁?”

    呃,这个问题嘛……他怎么晓得呢?突然有一天这人就冒出来了,也不管他要不要,虽说他一向是个很好说话的好男人,但这种行为还是很不厚道啊。

    “我们两个,是一体的。”

    不不,千万不要这么说。和一个男人一体,想想就要起鸡皮疙瘩,他虽然喜欢漂亮的美少年,但也只是欣赏而已,作为男人的本质,他还是顶喜欢可的女人。

    他摸了摸下巴,叹了一口气:“你如果是个女人,该多好。”

    那人好像沉默了一下,黑线了一下。

    “你要做不男不女?”

    他顿时无话可说。

    “总之,我是你,你是我。我映了你心里最黑暗最有野心的部分,乖乖承认就是了,搞那么狗血,看的人倒胃口。”

    他抓了抓头皮,有点犹豫:“我又不是圣人,难道连想想都不行吗?想归想,做归做,我还想杀了你哩,可能吗?”

    那人冷冷一笑:“你能杀,尽管杀。我看你有什么本事杀。”

    他只好再叹一口气:“兄弟,做人呢,不要这么极端。难怪你看上去那么老,把我的花容月貌都给糟蹋了。话再说回来,你太没品味了。麻烦你下次出来的时候打扮好看点,行吗?胡子是用来刮的。不是用来看的。”

    “我没有兴趣做不男不女。”

    一句话就把他堵死了。原来他也有毒舌地天分。

    光影开始旋转,那人的影渐渐模糊,他喂了一声:“好啦,别闹了。看看你做了什么事,一个好长辈可不是这样的。欺负小小蛮算什么本事?端慧那孩子也快被你成疯子了,你要是总让别人难受,还是别出来地好。”

    “我高兴,你管我。”

    “你这是丢我的脸。”

    “真高兴我们第一次达成共识,我也觉得你丢我地脸。”

    他最后一次无奈地叹气:“你这样做人根本是愚蠢的,灭什么族?多累啊,你只管使劲败家不就得了,迟早有一天被你败光,不灭也要灭了。WAP.1 6 K.cN这点道理都不懂?”

    那人顿了一下,冷笑起来:“看着难受的东西,不去捏碎。我怎会痛快!”

    光影旋转得更厉害了,他快要沉入黑暗里。看不见那人的影。他悠哉悠哉叫了一声:“喂。苦大仇深很难看。我再让你一次,没有下次了。”

    那人说了一句什么。他没听清,黑暗扑地一下盖上来,他睡着了。

    有人在说话,声音像闷在瓦罐里,嗡嗡地,听着就倒胃口。他从昏迷中醒来,张开眼慢慢打量四周。

    这里是香不冷,厅前围了黑布,几个权高势重的老头子藏在后面不肯露脸,一贯地德

    声音从黑布后传来,硬邦邦冷冰冰:“此等狼子野心之人,不可留在世上。立即处死吧。”

    他暗暗冷笑了一声。

    有人按住他的肩膀,声音沉稳缓慢:“杀他就等于杀我。是他下手早,否则迟些子,我也会忍不住动手把那个成天造孽的大哥给杀了。”

    他抬眼去看,边坐着的那人是团扇子,他的手按在自己肩上,神平淡。像是知道他醒了,他朝这里望了一眼,手在他肩上拍了一下。

    “今天他是杀了自己大哥,明他说你成天造孽要来杀你,你还会这样说?”

    团扇子没来得及说话,他突然淡淡开口道:“不错,我本就是打算杀光所有人,男女老幼都不放过,连你们几个讨厌的老头子也不例外。黑布后没有声音,这些老头子经百战,什么世面没见过,对他的挑衅不屑一顾,和没听见一样。

    团扇子突然哈哈一笑:“说得好,虽然狂妄了些。看样子醒来的不是老三,是你。”

    无奈何坐直体,他的手脚被镣铐铐住,动弹不得,不过看上去却没有一丝狼狈,好像只是来这里坐坐,待会就要回家似地。

    团扇子又道:“他要杀谁,我都没法子阻止。他不是我的谁,我有什么立场阻止?我三弟被他挟持着呢,难道叫我连自己弟弟也杀?这种事只有你们能做出,我是老实人,做不出来。”

    黑布后的声音换了一个人,苍老而且缓慢:“他就是老三,老三也是他,双生子说到底只是个传闻罢了,一个人体里怎么会有两人?你是做哥哥地,护着他无可厚非,睁眼说瞎话却不好了。他是你兄弟,你大哥就不是你兄弟了?”

    团扇子眉毛都没动一下,淡道:“没错,那个大哥我就没把他当作兄弟,哦,抱歉,他连人都算不上。再说了,他也不是被杀,是被人气死的。说到底,是你们太放纵地缘故,由着他胡来,搞得他以为自己是天皇老子。杀妻弑子地事都能做,我看他也够毒辣。”

    “他做不做坏事,和老三灭不灭族没有联系。”那个声音根本不为所动,“现在讨论的是,要怎么处罚这个罪人。”

    团扇子冷道:“罪人?他是哪门子罪人,我根本都不认识他,你们认识他吗?养过他吗?现在地况是老三被他挟持,你们既然在乎家族名誉,首要的事应当是先把老三找来。而不是杀掉他。”

    黑布后有人叹了一口气:“老二,他就是老三,你母鸡似的袒护。也该够了吧?”

    团扇子哼了一声,回头看看无奈何。他也用一种饶有趣味的眼神看着他。团扇子在他脸上重重一拍,开玩笑:“你也是多大地人了,做事还总要老哥为你擦股?丢不丢人。”

    说完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总而言之,我活着一。就一不许有人来伤害老三。你们有什么怒气冲我来就好,做哥哥的,连弟弟都护不了,倒教小子们笑话。要杀要剐,来来,都过来,我一一领教便是。”

    没人说话,黑布后也没任何动静。团扇子扯开领口,左右看看:“来啊来啊。杀不杀?我没耐的。”

    还是没声音,他把领口一合,提起无奈何。笑道:“没人来,那我就要走了。告辞。”

    他一脚踢开门。把守在外面那些红白衣地小子们吓了一跳。赶紧退让。

    黑布后一人低声道:“你既这样护着,那我们也无话可说。从今起他不算观星家族的人。他所作所为观星家族不再袒护,福祸自受。”

    团扇子哈哈笑了一声:“不敢不敢,谁也不是十几二十岁地毛头小子,不劳你们护着。走了,老人家们多保重子,江南潮湿,可别湿出什么病来才好。”

    他提着无奈何一溜烟走出门,绕过回廊,就见小蛮和泽秀朝这里走来。

    泽秀神复杂,低声道:“二叔,怎么样?”

    团扇子“切”了一声:“什么怎么样,老子在这里,他们能怎么样!走,进去说。”

    他踢开一扇门,把无奈何朝椅子上狠狠一丢,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转着眼珠打量眼前三人。团扇子低头倒茶,泽秀面无表地看着他,小蛮眼珠子转得比他还快,然后眨了眨,微微一笑:“是无奈何先生吧?”

    他也一笑:“你倒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小蛮说道:“眼神不一样,白痴才看不出来。”

    团扇子咳了一声,坐在他对面,上下打量一番,然后淡道:“让老三出来。”

    无奈何悠然道:“他睡着呢,一时出不来。”

    团扇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忽然抬头道:“果然仔细看看,没有老三漂亮。”

    小蛮嘻嘻一笑:“我也是这样说,又老气又古怪,一点风采都没了。”

    无奈何脸上一绿,跟着却轻道:“言辞侮辱可不算什么本事,要谈判,总得拿出点诚意。”

    团扇子挑眉道:“谈判?”他看看他手脚上的镣铐,又加重语气:“你确定是谈判?”

    无奈何淡道:“雪先生还在我手里呢。”

    团扇子摸了摸鼻子,顿时无话可说,隔了一会,才叹道:“好吧,谈判就谈判。我要你以后不许搞花样,什么灭族,杀人抓人,威胁敛芳城,都不许再做。”

    无奈何低声道:“你索让我别出来就是了。”

    “那样就最好!”团扇子吼了一声,见他似笑非笑,只得颓然坐下:“你说吧,你来说。”

    无奈何慢悠悠说道:“我要我的香不冷,还给我。”

    “可以。”团扇子点了点头,泽秀取出笔墨,将这条要求写在纸上。

    “杀不杀人,我说了算。最多我不找观星家族和小丫头的麻烦,但作为天刹十方,我有我的原则。”

    团扇子皱了皱眉头,无奈何悠然道:“不答应也可以,我无所谓。和雪先生一起死也不错。”

    泽秀写了一半,突然抬头道:“你尽管胡乱杀,有我在,只怕你过不了瘾。”

    无奈何笑了一声,又道:“把端慧带来,我要他留在我这里。”

    小蛮嘴唇微微一动,低声道:“你不会再让他去雪先生那里了?他……他其实……”

    “废话。”他好像根本不屑回答这个问题,“他是我这里地人。”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