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锦绣之卷 第六章 香不冷(三)

    第二更。

    出门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容月,他很惊讶。

    “小蛮这是要去哪里啊?”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端慧就笑道:“雪先生吩咐,别让闷着小蛮姑娘,叫我带她出去玩玩呢。”

    容月犹豫着点了点头,他怎么不记得雪先生有交代过这句话。不过端慧向来是雪先生的心腹,他说的话不会有假,于是他提醒了一句:“外面……嗯,比较乱,都要小心,早点回来。”

    端慧将小蛮扶上马背,轻道:“放心吧。”

    天果然是令人舒畅的季节,护城河畔的杨柳已经垂下了很长的枝子,随风摇舞着。路上时常可见穿着装出来踏青游玩的少女,长长的袖子像一双双蝴蝶的翅膀,很是灵动。

    小蛮在马上骑了一阵,见端慧牵着马在前面走,心里有些愧疚,轻道:“端慧,我还是下马一起走吧。”

    他一愣,跟着笑道:“好啊,小蛮喜欢怎么就怎么。”

    她跳下马背,和他并肩走在街上,不时问一些那房地的事,端慧只笑答看了就知道。

    走了一会,忽然停在一扇门前,小蛮四处看看,这里果然人来人往,正对着护城河,地势绝佳,她心中顿时喜欢起来,只盼价格能谈低一些。

    端慧敲了两下大门,过一会便有仆妇来开门,门口是个宽阔的院子,房屋是古旧的两层,果然破破烂烂。只是似乎没有人住的痕迹。

    小蛮正看着,忽听端慧说道:“小蛮觉得如何?”

    她点了点头:“还可以,倒是要把这么高的围墙拆了才行。挡光。我觉得五百两黄金就可以打住了,再高了不划算。”

    端慧低声道:“只怕你有钱也买不到。须得用别地东西来换。”

    小蛮没听清,回头道:“什么?”

    端慧微微一笑,柔声道:“不,我是说,小蛮。总算捉到你了。”

    她心中一惊,一时未能反应过来,只见他取出一块帕子在面前轻轻一晃,一股浓烈的甜香扑面而来,她脑子里嗡地一声,不由自主软了下去。

    小蛮从来没怀疑过端慧,不,或者说她在雪先生府上根本就没有产生过“怀疑”这个念头。

    她知道泽秀的家族不简单,至少没有他自己和雪先生说得那么简单。所以雪先生边地人,她更不可能去怀疑,更何况那人是端慧。

    突然想起泽秀说最近开封府很乱。别随便出门,雪先生府上也古里古怪的不见人影。她虽觉得怪异。却没往深处想。如今大概是明白了,他们不知搞了什么行动。…电脑小说站http://www.16 K.cN惹得泽秀他们都以为是来找麻烦地,转移了视线,其实他们的目标还是自己。

    就是不知他们抓了自己是要剁还是要砍,抑或者是因为她的份----郭宇胜的孙女。

    小蛮幽幽睁开眼,还没反应过来。入目是半旧的屋梁,屋里黑漆漆,星星一点地烛火在桌上跳跃,没有声音。

    她觉得很,很闷,脑子里嗡嗡乱响,像是有一万只蜜蜂在纷扰,难受得恨不得剥掉自己一层皮。

    一个人影出现在边,是个少年,头发全部束在后面,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面容清秀,双目犹如暗夜寒星一般。他执着烛台,低头看了看她,低声道:“你醒了。”

    小蛮觉得他很熟悉,声音和容貌都熟悉,但大约是迷药还起着作用,一时就是想不起他是谁。

    他端了一盆水过来,拧干了帕子替她擦脸上奔腾的汗水,然后是脖子,肩膀----小蛮突然发觉自己上没穿衣服,光溜溜地躺在上。

    这个认知让她猛然清醒过来,一把坐起,捞起被子就裹住要害。

    “不用怕,一路过来我已经做了无数次。”少年的声音含笑,很温柔。

    小蛮的脸都青了,做?!他做什么?!

    仔细打量他,她突然失声道:“你是端慧?!你怎么……”好像长得不太一样,他现在看上去……更像一个男人?印象中端慧的下颌是十分柔和的,所以扮起女人来惟妙惟肖,但这个少年的下颌冷厉,犹如刀斧雕琢出来的一般。

    端慧淡道:“是不太一样,为了扮成女子,不得不在脸上做些功夫。”

    他从腰间皮囊里取出一些色地东西,在下巴上摸捏了一阵,再抬头,那个弧度柔美的端慧果然回来了。

    小蛮很想晕过去:“你……你是天刹十方的人……雪先生居然不知道……”

    “观星家族也不是什么都能做到地。”他淡淡一笑,见她又紧张又羞涩,微微发抖,便又道:“你不用怕。如果你是个男人,被迫扮成女人好几年,说话举止行为甚至心里想的都要和女人一样,你会对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只是帮你擦汗而已,什么也没做。”

    小蛮长长吐出一口气,略微放松了一些,接过他手里地帕子:“我自己来。”

    奇怪,天气也不是很,她为什么一直流汗?地要命?

    “注意不要受凉,这是迷药的后劲,为了不着痕迹把你带到杭州,我让你昏睡了十几天,或许现在会有点难受,不过很快就好了。杭州?!她又震撼了,回头瞪着他。

    端慧还是一贯地温柔沉稳:“我家先生在杭州香不冷等你。”

    香不冷又是个什么鬼地方……小蛮一肚子疑惑。

    她又被人抓了,像球一样,这个抓一下那个抢一下。

    要哭吗?不,算了,哭哑了嗓子不划算。还累。

    要闹吗?也算了,估计她还没闹呢就会被人打昏,她可是一点功夫都不会。

    要郁闷吗?还是算了。她没那个力气郁闷,都被捉来了。如此高明的骗局,她能怎么办,乖乖认栽吧。

    端慧递给她一杯茶水,她正好渴的厉害,一口喝干。问道:“现在是在哪里?”

    “离杭州城五里外的农家。”

    小蛮点了点头,把茶杯还给他:“衣服给我,我不喜欢光着体。”

    端慧果然把衣服放在了上,但不是原来地那,而是一粗布的男装,还是最老气普通的那种。她一愣,端慧道:“明天要改装赶路。”

    说完走了出去,等她穿好衣服再进来,手里已经端着一碗清粥外加几块胭脂鸭脯。

    “你没有哭闹。我有点意外。”小蛮两手无力,端不起饭碗,端慧便一勺一勺慢慢喂她。

    她干笑了一下。再怎么胆小没见过世面地人,这一年多被人抓来抓去。这个追杀那个砍手。也习惯了,她也想哭闹。奈何体不配合,只得作罢。

    “先生不会伤害你,所以你不用怕。只要你乖乖听话,香不冷会有许多比泽秀天权更加俊美的男子可以送给你,子只会好不会坏。”

    小蛮差点被呛到:“我……要男人干嘛?!”

    他没说话,只是淡淡在她脖子上扫了一眼,上面还留着淡淡地痕迹,是泽秀留下的。

    小蛮登时涨红了脸,想骂人,但又不好意思老了脸为这种事吵,少不得把火气压下去。

    吃完饭端慧将碗往桌子上一放,自己扯了一把藤椅过来坐在门口,背对着她,淡道:“睡觉吧,明早还要赶路。”

    小蛮和衣躺在上,翻来覆去,上的汗也不知把衣服打湿了多少遍,慢慢地终于觉得舒服了一些,整个人却像脱力了一般,虚弱得一吹就倒。她想喝水,四处看看找不到茶杯,只得说道:“我……渴了,有水吗?”

    端慧立即给她拿了一个茶壶过来,喂她喝了几口。

    过一会,却听她又开始喊口渴,他只得继续起来喂她,如此这般连续三四次,最后一次她再叫唤,都快三更了。

    端慧缓缓起走过去,低头看了她一会,轻道:“难道我下错了药,将**下给你了吗?很抱歉,你若是难受,我也帮不了你,我对女人一点反应也没有,你只能自己解决。”

    小蛮大怒,厉声道:“你这个变态!我什么时候说是**了!我是要……解手啊!”

    端慧只得把她抱到外面,坐在门口等她解手完,虚弱地走回来,他再把她抱到上,突然道:“我还是有很多法子可以对付你,你若是再叫一次,我便不客气了。”

    小蛮又怒又尴尬,在上缩成一团,她想吗?!还不是那个迷药的作用!一会就渴得要命,喝了一肚子水怎么可能不解手。

    她果然不再说话,不知过了多久,月上中天,端慧忽然又低声道:“对不起,小蛮,我不该那样说你。你其实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

    小蛮没说话,只觉心中有些酸楚。她又何尝不是真正将他当作过好朋友。她从小到大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朋友,直到差阳错被不归山带了出来,遇到许多人和事,有讨厌地,有喜欢的,也有满不在乎的。

    端慧就是她很喜欢的一类,温柔又稳重,好像什么事都可以和他商量,他永远都会含笑为你解惑。虽然他是个男人,但如果说她在心里是将连衣当作了自己妹妹,那么端慧在她心里就像是姐姐一样。

    可惜这个姐姐到底做不长久,他居然是个卧底。

    “我受了先生很大的恩惠,他救我,养育我,教导我,希望我将来能做一个出色的男人。”端慧淡淡说着,“所以他让我去找雪先生,我一点犹豫也没有就答应了。可是我现在变成了这种样子……大约永远也不会是出色的男人。”

    如果说没有后悔过,那是不可能的。他无时无刻不在后悔。雪先生府上店里的那些少年,都是真心真意想做女人,可他不是,他是男人,一个男人扭曲了自己去做女人,到头来会变成什么?

    “我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我已经是个怪物了。”

    小蛮不由翻过看着他,他背对着她坐在藤椅上,动也不动,像个雕塑。月光撒了一地,青白单薄,他好像要在那种光芒里融化一般。

    “但你……还是个人。”她低声说着。

    端慧沉默了一会,低声道:“睡吧,明天还要去香不冷。”

    好,乃们要直白地,今天的够直白吧。。。。

    还不够?再不够的话,就要写成色*小短篇,会有屏蔽字体地。。。

    我是纯洁的好十四,决不能发生这种事。戏,那是什么?挠头纯洁地飘走。。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