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锦绣之卷 第五章 香不冷(二)

    今天两更。

    第一更。

    绞断最后一根线头,小蛮长长出了一口气。

    她的脖子很酸,背也很痛,眼睛也有点睁不开,累得要命,不过心里很舒畅。

    举高手里的扇面子,上面绣着一只工笔孔雀,鲜艳妩媚,栩栩如生。光影变幻间,色泽好像也在变,一忽儿是绿,一忽儿是蓝,一忽儿是金,令人目眩神迷。

    小蛮很满意这个绣品,左右上下看了好几遍,确定没什么失误和遗漏的细节,这才推门走了出去找佳檀。团扇子他们住在后面的院子里,隔着一条人工小河,过了桥便可见那里的幽幽青竹。

    小蛮本来打算直接把扇面子送过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突然想起佳檀让她绣孔雀是瞒着团扇子的,她这样正大光明地跑去找她,虽然团扇子不会说什么,但佳檀难免难堪。

    她立即停下脚步,在桥上犹豫不决。刚好容月提了水桶来河里打水,见她踯躅不前,便笑道:“小蛮姑娘是来找团扇子二爷他们的?可来的不巧了,二爷和二夫人都出门办事呢,只怕十天半个月的都回来不了。”

    汗,出去了?小蛮点了点头,道个谢,转便走。早知道她就不绣那么快,赶命似的,反而把自己累个半死。

    容月又道:“对了,雪先生让端慧交代你呢,最近外面乱的很,小蛮没事就别往外跑了。府上人人都忙,等忙过去了。再让泽秀少爷陪你玩。”

    一听到泽秀两个字她不由自主有点心虚,随便寒暄了两句就走回自己的院落。

    看样子府里确实有什么事在忙,连端慧都很少来了。雪先生他们更是没个影子。至于泽秀……小蛮只觉脸上发烫,不自用手去捂。其实。她也有很多天没见到泽秀了,自从那个晚上之后,他就消失了一样,不晓得忙些什么。

    那天早上起来,枕畔边空空的。半个人也没有,那种滋味真的很不好受,第一次让小蛮体会到了一种别样地失落孤寂。开始的几天见不到他,她想了很多很多,想得心力憔悴。

    她实在不喜欢这种感觉,某个人成为她的整个天空,一举一动都对她产生巨大地影响。

    所以小蛮开始忙自己的事,因为她不喜欢为了任何人而失去自我地感觉。

    如果要说小蛮有什么天赋,熟悉了解她的人一定会说:撒谎骗人、八面玲珑。

    但其实她最大的本事。是无论任何环境任何遭遇,遇到任何事任何人,都会努力让自己过得快活。好像绝望两个字。永远都与她无缘。

    大概是因为在忙,雪先生的府邸里明显空了不少。16 K小说网…以前那些随处可见穿红着绿的丫鬟们都不知去了哪里。偶尔有一两个走过,也是匆匆忙忙。头也不抬。

    雪先生不见人影,团扇子夫妇也不见人影,泽秀更是不知所踪,连端慧也很少能见。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啊?

    小蛮心中疑惑,回到自己地院落,正要推门进去,忽见门已经被人打开,半掩在那里。最近不寻常的事比较多,所以她下意识地警觉起来,在门外犹豫了一下,突然问道:“谁在里面?”

    回答她的是一阵脚步声,门呼啦一下被人拽开,入目就是一张脏兮兮的黑色大氅,来人挽着粗长的辫子,桃花眼熠熠生辉,定定看着她。

    小蛮一时呆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从喉咙里发出一个无意识的声音,跟着猛然垂头,耳朵都红了。

    “是……是你啊。”她有一丝的慌乱,绕过他飞快进屋,把手里的扇面子放在桌上。

    他跟过来,抓起扇面子眯眼看了一阵,道:“绣的真不错。”

    小蛮倒了两杯茶,微微一笑:“那当然,不看是谁绣地。”

    泽秀笑了一声,一把从后面抱住她,小蛮只觉耳上一,他细细吻了上来,一面轻道:“想我了没?”

    她顿时软了,急急抓住他的手:“我为什么要想你!”

    他拆下她头上的发簪,滚烫地唇落在她脖子上,呢喃:“就因为我是你夫君。”

    小蛮淡道:“是么,我还以为你只是说着玩玩。”

    她话语里到底透出一丝幽怨苦楚的味道,泽秀不由一愣,轻轻将她扳过来,低头看了半晌,轻道:“抱歉,我不是故意走地。”

    小蛮没说话,他肯定是不会知道,那天早上起来看到空,一室的死寂,她茫然地等了一个上午他也没回来,那种滋味究竟是如何地。

    泽秀见她的眼睛慢慢红了,像是有什么晶莹的东西在慢慢凝聚,被她憋在那处,还撑着装没事的样子,心中不由一酸,慢慢抱住她,摸着她的头发轻道:“对不起,是我不够周到。因为突然有急事,我没忍心叫醒你。”

    小蛮别过头,有点尴尬:“好啦……那、那也没什么……”

    “嗯,今天难得有点空闲,正好补偿一下……”说着他就有点不规矩,小蛮涨红了脸死死拽住他的手:“你就只会想这个?!”

    他急切地去解她的衣服,“当然,我是男人啊。”

    小蛮扭着子躲开,使劲捂住鼻子:“你上臭死了!也脏死了!别碰我!”

    泽秀低头看看自己上,血迹和泥巴还在,还有汗渍,好像确实又脏又臭。他叹了一口气,只好放开她:“好吧,我乖乖听命。在这里等着我,不许跑。不然抓到了让你三天下不了!”

    小蛮狠狠瞪了他一眼,脸上绯红:“你去死啦!”

    泽秀去后面浴房洗澡。换下的大氅就放在椅子上,小蛮抓起来看了看。厌恶地皱起眉头,真臭,不晓得他怎么能穿进去的。她把衣服裹成一团,丢在角落里,打算洗洗补补。

    忽听他在浴房里大声叫她的名字:“小蛮。帮我拿干净衣服过来。”

    她只得拿着衣服,隔着屏风把衣服挂在上面,却听他在后面又叫:“水不够啊,加点水。”

    此人真当自己是大少爷她是奴婢啊,小蛮在屏风后面冷笑:“你不是大侠吗?冬天用冰雪洗澡都没问题的,不够也没大问题嘛。”

    他笑骂了一句:“死丫头。”

    紧跟着水声淋漓,小蛮只觉一只湿漉漉地手抓住自己,一阵天旋地转,她扑通一声掉进了浴池里。像一只落水的猫,惊慌失措,拍着水要往上面爬。

    有人从后面抱住她。似乎是比水还要烫的肌肤贴上来,一直熨进衣服里。小蛮只来得及低叫一声:“现在还是白天……”就被他拖了过去。

    衣服悠悠漂在浴池里。不停有涟漪拂动。它们也跟着摇晃。她不自觉地抬手紧紧抓住木浴池地边缘,像是要倾倒下去一般。湿漉漉的长发披满在地上。

    他们在互相吞噬,一时分不出胜负。他满面硬硬地胡渣刮在脸上脖子上前,又痒又痛,可是这样的感觉很快也被另一种狂潮吞没。有那么一刻她以为自己会死,像那天晚上一样,瑟缩着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像是恐惧,也像是不知所措。

    她的嘴唇好像被人咬破了,有点疼,一丝一丝牵扯着她的神智。慢慢等浪潮退去,她才感觉出有人在伤口上一下一下轻轻啄吻着。

    “胡子……”她喃喃说着,捧住他地脸,“刮胡子。”

    他在前几天应当刮过一次,这次新长出来的并不长,但就因为不长,所以刮在皮肤上疼的很。小蛮拿着匕首,很认真地帮他把那些可恶的胡须刮干净。他的手还是不老实,这边摸一下那边揪一把,忽而停在她脖子和前密密麻麻的红痕上,慢慢摩挲着,轻道:“疼不疼?”

    有些是胡须刮出来的,有些是他亲出来的,还有些是他的指痕。

    小蛮摇了摇头,将匕首洗干净又擦干,放在浴池边上,回头一看,她地衣服在水上早漂了老远,够也够不着。

    “我要上去。”她有点埋怨地说着。

    泽秀笑道:“上去还要和我说吗?”

    “可我没衣服。”

    “那么难看的衣服穿了还不如不穿。”

    小蛮抬手就打,他笑着闪开,抱住她出了浴池。小蛮尖叫一声,死死巴住他的脖子,急道:“你疯了!快拿衣服!”

    有人主动投怀送抱,他绝对不会客气,湿漉漉地上放下帐子又是一阵胡天胡地。

    小蛮快睡着地时候,他好像贴着耳朵在说什么,断断续续的:“……不要出门,最近开封府很乱……在家好好待着……没法陪着你……忙完了我带你去漠北骑马……”

    她实在太累了,后面他说了什么,她再也没听见,沉沉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起来,他又不在了。

    头放着一张字条,她打开一看,上面龙飞凤舞写了一行话:半个月之内无法回来,照顾好自己,不要随便出门。泽秀留。

    他总算有点进步,走之前知道留张字条了。小蛮笑了笑,倒是觉得神清气爽,起梳洗一番,忽听门上被人敲了一下,好久不见地端慧在外面说道:“小蛮,我可以进来吗?”

    她急忙去开门,却见端慧又是一男装打扮,在门口笑吟吟地看着她。

    “雪先生他们最近是不是很忙啊?我都好久没看到你们地影子了。”小蛮给他倒了一杯茶。

    端慧柔声道:“是有点私事要处理,雪先生就怕你在府里待着闷,让我回来陪你。”

    小蛮笑了笑,他一旦恢复男装,她好像就不晓得跟他说什么,意识里反复提醒自己他是个男人,而不是穿着女装的娘娘腔。

    不过他虽然穿着男装,举止还是和女人没区别,拿着她绣好地扇面子赞了半天,和她讨论了好一会配色针法,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小蛮不是要做生意么?上次去看的地皮你不太满意,这次我在开封有个熟人要卖一个地段极好的房子,他们是打算乔迁去江南住,因屋子有些老旧,所以迟迟不能脱手,小蛮若是想看,我可以介绍一下,价格也可以商量。”

    小蛮眼睛登时一亮,嘴上却说道:“房子老旧可怎么办,要开店的话,不太吉利吧。”

    端慧笑道:“这有什么,拆了重建也可以。主要是地段极佳,靠着护城河,人来人往的,倘若价格能谈下来,还是你划算。”

    小蛮点了点头:“好啊,那就去看看。”

    端慧微微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