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锦绣之卷 第四章 香不冷(一)

    第四更。

    小蛮开始绣那把扇子,是在泽秀走后第三天。

    一连三天没音讯!不回来睡觉不回来吃饭!若不是雪先生他们一个劲保证泽秀绝不会有事,她简直就要抓狂了。

    这个男人真的很过分,求婚不遂就在那里耍小心眼,赌气跑出去不回来。她决定不能宠着这种坏习惯,一定要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行为,否则真要被他骑在头上一辈子。

    小蛮再也不急着问泽秀今天有没有消息,她摊开冰绡绸,开始描花样子。

    描了一半的时候,突然觉得泽秀出去也没什么不好,两个人总不能成天腻在一起,什么也不做。她有她喜欢做的事,泽秀也有自己喜欢的事,委屈她或者委屈他,都是令人不愉快的事,总是腻在一起,那不叫,叫牛皮糖。

    她花了五天功夫,才把花样子描好,工笔的孔雀描起来简直是折磨人,配色与针法的配合更是要人命,小蛮暗暗后悔,应当问佳檀多要点订金,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一个月能不能绣的完。

    她花了一整天,好容易将孔雀脑袋给绣出来,正要喝口茶休息休息,忽听端慧在门外叫她。她急忙过去开门,却见端慧又扮成了漂亮的女孩子,端着一个小食盒笑吟吟地走进来。

    “泽秀少爷快回来啦,这两天应当就到,小蛮可以放心了吧?”

    小蛮心中一喜,面上却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回来就回来,特地跑来告诉我做什么。”

    端慧也不理她这种小矜持。凑过去看她绣的扇面子,啧啧称赞:“小蛮的女红真好,比外面的针织坊也来得强。上回府上来客人。让容月去订做一双枕,指明了要绣云纹如意。等了三天,拿回来一看,线头还在上面呢,粗糙地很,配色也不美。”

    小蛮端着茶喝了一口。轻道:“嗯,我也有这个意思,上的钱买一块地皮应当够了,打点打点,开个针织坊,专门卖这些手工艺的东西,说不准能赚些钱。总比把钱放在那里成天看着强。”

    端慧眼睛一亮:“你不早说,我对开封这里还熟悉,若是要买地皮。我可以带你去找合适地。”

    小蛮放下茶杯,倒是有些心动:“也好……”

    天的夕阳照在上都令人懒洋洋地,昏昏睡。

    泽秀骑在马背上。由着它在街上慢慢走,他一时还不太想回去。他早已习惯了恣意奔放的生活。像风一样。随便去哪里都觉得很自在舒适,如今这股风尾巴好像被人揪住。他去哪里都有一个牵挂,其实并不太习惯。

    那些又烦恼又快乐的事,柔丝一样缠住他,不讨厌,好像还有点喜悦,也让他重新变得懒洋洋醉醺醺。HTtp://WWw.16K.Cn

    他还不太明白,究竟要怎么样才叫诚意。某个坏心眼的小鬼给他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就算一时丢在脑后,到底还是要捡回来重想。

    他仰起头,辫子散了开来,长发随意披在背上,街上有很多人在看他,惊艳地,慕的,怔忡的----他并不在意,早已习惯这些眼神了。

    他是仗剑天涯的侠客,不是忸怩的贵公子。

    但无论是侠客还是贵公子,遇到感的事都会一样烦恼。

    比如他会想,这么多天一个招呼也没打就跑出去,她会不会担心?会不会发脾气?会不会气得在哭?会不会又想了很多鬼点子来折磨他,就是不肯给他一个答复?

    又烦琐又平淡,但是让人流连忘返。

    护城河畔的杨柳已经垂下了碧绿的柔枝,随风摇摇晃晃,很像娉婷的女儿姿,他随意看过来,正要策马让它快些走,河对岸地一个影突然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那人也骑在马上,不过衣服可就好多了,薄软的衫,又宽大又鲜艳,上面绣了无数朵大芍药,广袖长裙随风微微晃动,时而鼓起时而飘舞,她整个人看上去也像一朵芍药。

    她在低头和走在边地一个男子说话,长睫微颤,双颊上的笑意比风要美。浓密地头发突然被风吹起,盖住她地半边脸,那个男子体贴地伸手替她拨开。

    泽秀微微眯起眼,停在河岸旁,定定看着他们过桥,然后走过来。

    她一直走到很近的地方,才好像突然惊觉了似地,突然回头,立即看到了他,眼睛登时一亮,上下打量一番,却是微微一笑。

    “你好脏啊,也好臭。”她笑吟吟地。

    泽秀低头看看自己,衣服上有血迹有泥土,确实又脏又臭,但,重点不在这里!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少年男子,冷道:“他是谁?”

    她笑得露出一排雪白的牙:“笨蛋,端慧啊端慧,你都看不出来?”

    端慧赶紧上前行礼:“见过泽秀少爷。”

    哦,原来是他,平里都扮成女人,他早忘了他其实是个男人,穿上男装竟半点没看出来。

    泽秀嗯了一声,淡道:“你们出来乱跑什么?”

    小蛮策马朝前走,回头嫣然一笑:“我干嘛要告诉你。”

    青丝在她纤细的背部翻卷飘舞,夕阳将她的影子拉了很长,像一根针,狠狠刺进他眼里,竟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他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生根发芽,无法抑制。

    端慧小声道:“小蛮姑娘想买一块地做生意,我陪她出来看。”

    “生意?”泽秀问得茫然。

    “她打算办个针织坊什么的,做点刺绣手工艺的买卖。”

    泽秀笑了笑,过一会,轻道:“也好。她喜欢就好。”

    小蛮回去之后继续取出针线绣孔雀,发誓今天一定要把上给绣完。

    刚绣了几针,就听见有人敲门。是端慧的声音:“小蛮,雪先生让我送饭来了。”

    她答应了一声。手头一时放不下,便道:“麻烦你直接送进来,谢谢。”

    门吱呀一声开了,小蛮头也不抬,低声道:“等等啊。我把这一针弄完。”

    没人说话,她绣了一会,突然觉得不对,急忙转头,却见泽秀换了干净的薄软衫撑在旁边看她刺绣。小蛮轻道:“怎么是你。”

    他看也不看她,淡道:“为什么不能是我。”

    说话还是那么讨厌。小蛮不理他,继续绣,但他在旁边杵着,小蛮总觉得他是在看自己。可是每次抬头都发现他是在专注地看绣品。她终于无法绣下去了,停针转头看他。

    “怎么不绣了?我看着呢。”他也转头看着她。

    小蛮微微一笑:“你……看人还是看画?”

    泽秀眉毛也没动一下,很冷淡地说道:“看画。人有什么好看地,和猴子一样。”

    小蛮登时怒了。把绣品一收:“不绣了。我吃饭。”

    泽秀从善如流,把食盒放在桌上。端菜出来,拿出两双筷子。小蛮撅嘴道:“干嘛,你也要在我这里吃?”

    “我为什么不能在你这里吃?”

    她气得无话可说,抓起筷子猛扒饭,一颗小丸突然落在她碗里,泽秀淡道:“多吃,瘦的和皮猴一样。”

    她立即夹了一颗蒜头丢他面前:“你才多吃点蒜头,嘴巴太坏了,消消毒。”

    她生气的时候很好玩,也很甜,泽秀很想笑,然后他真地笑了。

    “不许笑。”小蛮恶狠狠地瞪着他。

    泽秀果然不再笑,上下看了看她,突然说道:“这衣服一点也不适合你,难看的要命。”

    他回来就是挑刺吗?小蛮愤怒了,把筷子一丢:“我不吃了。”

    她跳起来打算把这个死男人狠狠揍一顿,泽秀撑着下巴看她,悠然道:“衣服太难看,所以你还是赶紧脱了吧。”

    小蛮呆住,好像不太能理解他说了什么。泽秀很诚恳地点点头:“你没理解错,我就是那个意思,衣服难看地要命,快脱了。要不,我来帮你脱?”

    他很好心地抬手去解她的衣带,小蛮突然又跳了起来,掉脸就跑。还没跑到门口,眼前人影一花,他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她。小蛮轻轻叫了一声,挣脱开来,头上的发簪金光一闪,落在地上,满头青丝倾泻而落。

    她转朝屋内跑,面红如火,却是在笑:“你的诚意就是这个?你这个死色鬼,去死啦!”

    烛火被人一口吹灭,屋里陷入一片黑暗,小蛮只顾闪躲,不知何时又被他一把抓住揉在怀里。她惊得一跳,只听他低声道:“不错,这就是我的诚意了,你要还是不要,只看你。”

    “你自己说我是瘦皮猴地!”

    “我就喜欢瘦皮猴,你有意见?”

    她没意见,半点意见也没有。

    他去解她的衣服带子,不防她突然一挣,轻飘飘地跑开,回头嫣然一笑:“你这个死色鬼!想得美!”

    她推门要出,下一刻却扑进一个炽的怀抱里。

    他抱,她躲;他低头亲,她故意让。绣满芍药花的衫子像羽毛一样轻轻落在地上,退退退,无处可退,一头栽进温柔之乡,一切于她都是新鲜而且陌生。

    所幸有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否则明朝怎生见得他。扑簌簌泪点腮边落,急煎煎每每眼难交。温软软可怜亲香玉,紧煞煞红浪滚银涛。小院深沉,帷帐里喧嚣。

    喧嚣,锦帐为人拽住,潸然如泪珠掉落,将所有起伏跌宕都藏匿在幽深之中。一把青丝摇曳而出,犹如一支蘸饱了墨的笔,忽而一撇,正是“东风舞困瘦腰肢”,那样一捺,却是“披离满径点胭脂”。

    纤细的手指探出来,这样一拧,叫做“滴滴鸭绿鸳红”,那边一扭,叫做“颤巍巍雨迹云踪”。

    这一笔行书狂草,秀丽图文,又怎是一个妙字可以比得

    一夜狂喜。

    大家要的船戏来了,够大够豪华吧?

    话说,这次出门,玩没玩到,给冻得大病一场,发烧烧得脑子要沸腾。大概是因为烧得沸腾了,所以这几章如果有逻辑错误语言烦琐等等,大家包容一下哈^

    可恨我的相机,到了喀什就坏了,郁闷的想杀人,出门发现手机没电,匆匆忙忙连充电器也没带(有我这样倒霉地旅游者么……)

    就吃了一次大盘鸡,辣的我胃疼,眼泪狂飙,晚上就开始发烧,酸啊手抓饭啊羊啊通通成了浮云。

    很郁闷的新疆之旅。同学们,体是游玩地本钱,出门玩之前一定要锻炼体呀像我这么衰……

    泪奔而去……

    再奔回来----我言而有信,船了,而且很豪华。谁谁说不豪华的,风声太大,我没听见……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