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红蝶之卷 第二十一章 要活下去(三)

    第三更。

    结果从此之后,他开始不会吃饭也不会喝水了,曾经能灵巧盘发髻的手连头也不会梳,成天没事就是坐在洞口望着远方慢慢绿起来的景。

    “天权,喝水吧。”细碎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小蛮轻飘飘地蹲在他边,他没转头,也不抬手,小蛮熟练地把碗送到他唇边,他果然一气喝了大半。

    老头子在山洞里抽着烟袋,笑道:“嗯,不错。小丫头以后照顾他就是了。死煞这毒厉害啊,还不知他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泽秀撑着脑袋在地上躺了一会,突然背过去,埋头睡觉,一声不吭。

    老头子踢了他一脚:“少给老子天天睡!出去走走!养体可不是你这样养!”

    他只得爬起来,提剑走出洞口,小蛮立即感到他杀人一样的眼神又烧在背上,吓得动也不敢动,泽秀一言不发走下坡子,开始满山乱绕,眼不见为净。

    小蛮松了一口气,取了梳子替天权慢慢梳头,一面说道:“希望你早点好起来,以后也别回天刹十方什么的啦。你做坏事虽然很合适,不过却让人害怕。现在这样多好,安安静静的,不过呢,就是像个木头人。我早就不怪你啦,这次追杀我们的天刹十方我也相信和你没关系。养好体呢,你就找个地方安静地生活下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再说,天权公子这个名字拿出去。大家都会说是个好人。听我的,骗人很累,圆谎更累。而且以后一定会后悔,我以前老是骗人。不撒谎就浑难受,现在我再也不会撒谎了,你也要做个坦的好人。”

    天权动也不动,一点反应也没有。老头子在后面敲着烟杆笑:“他听不见你说什么,小丫头废话那么多也没用。再说。各人有各人的道理,你才多大,见过什么世面?就去劝他。”

    小蛮替他把头发束好,道:“他听不听是他地事,我说不说是我的事,老爷子真会小看人。”

    老头子笑呵呵地说道:“我不小看你,出手就是四千两诊金的人,世上也不多地。”

    不是她出手,是他偷走的好不好?小蛮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算了,钱财乃外之物----让她也一次有钱人地腔调吧,只要能救活两个人的命。四千两,四万两又算什么呢?

    她端来水。拧干了巾子给他擦脸。天权半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在霞光中微颤。腮边粘着一绺湿漉漉的头发,小蛮不由自主放轻了手劲,看得有些移不开眼。那一双睫毛突然扬了起来,定定看着她,幽深若谷。小蛮咳了一声,故作自然地别开脸,脸上有些发烧。

    “……总之……我知道你很聪明啦,肯定对我的话不屑一顾。HTtp://WWW.16K.cN不过,我觉得你不会是坏蛋,至少,你对我是很好地。”

    她抬头对他微微一笑,然后望向远方的景,轻道:“你对我很好,我都知道的。”

    泽秀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一整天都没回来,眼看天都快暗了,小蛮不由暗暗发急,在洞口前踱来踱去。老头子终于抽完了他那袋怎么也抽不完的烟,把烟杆在地上敲敲,起道:“好了,吃饭吧。”

    小蛮急道:“现在吃?可是泽秀还没回来。”

    他把眼睛一瞪:“他没回来关我事,他不回来就不能吃饭睡觉拉屎了?”

    小蛮简直无话可说,站在洞口借着最后一点晚霞的颜色极目张望,希望能看到他漆黑的大氅。衣角突然被人拉了一下,她低头一看,天权正垂眼望着放在他手边的一碗饭,大概是让她喂他。

    “等等……好不好?等等……”她心不在焉地说着。

    泽秀上的毒刚刚被解,还很虚弱,一个人跑出去万一遇到了野兽怎么办?又或者遇到死不改的天刹十方?她心中一团乱,晚霞渐渐也变成了黑色地,他还是不见人影。老头子在里面吃完饭欢喜得一个劲剔牙,压根就没把这当回事。她跺了跺脚,突然转飞奔下坡子,眨眼就钻进了树林里。

    天权默默坐在洞口,望着失去光芒的天空,一言不发。

    老头子在后面滋滋剔牙,突然笑道:“我来喂你吧?”

    天权回头看了他一眼,袖子一拂,饭碗就掉在了下面。老头子毫不在意,哈哈大笑起来。

    小蛮在树林里转了没一会,就见到泽秀漆黑的大氅出现在眼界里,她扑上去就打,差点把他揍趴在地上。

    “让你乱跑让你乱跑!”

    泽秀怒道:“你够了没有?!这是对病人地态度吗?!”

    小蛮这才发现他虚弱得够呛,她第一次能把他压在下面揍半死,只得赶紧跳起来,伸手去扶他,泽秀抓住她的手腕,突然一带,小蛮不由自主摔在地上,然后一个沉重地体压上来,她顿时被压得眼冒金星。

    脸被人狠狠捧住,他地吻有些暴怒在里面,不过很快就变得极温柔,极致眷恋,将所有刺都收了回去。小蛮在神魂颠倒之前赶紧推开他,省得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她清清嗓子,故作自然地说道:“你去哪里了?怎么出去一整天?知不知道我们会担心?”

    泽秀哼了一声,慢慢站起来:“让地方给你们亲啊。”他掉脸就走。

    小蛮忍不住又踹了他一脚,泽秀一个踉跄,回头黑着脸来抓她,抓到了又是一顿亲吻,吻完了继续说难听话,说完了继续被踢。闹了半天,两人终于累了。他揽住她地肩膀,两人有说有笑地回到山洞。

    洞里老头子在给天权喂饭,见他俩回来了。衣服上全是泥,不由暧昧一笑:“徒弟啊。你重伤初愈,有些事需要节制。实在不行山洞可以让给你,在外面……风吹着受凉了怎么办?”

    小蛮涨红了脸要反驳,突然想到什么,抱着胳膊悠然道:“明天不做了。我看青菜多的……”

    他立即笑得像一朵花,馒头花:“徒弟啊,练功也不必急于一时对不对?先休息几天,等手脚灵活有力了再练,知道了不?”

    小蛮哼哼地笑着走去了厨房。

    半个月之后,泽秀的体渐渐康复,已经可以使完一剑法脸不红气不喘了,反观天权,还是老样子。成天没事就坐在洞口发呆,什么也不会做。

    某天清晨,泽秀犯馋跑到厨房去找东西吃。揭开锅盖,锅里空空如也。只有一张破布片。上面写着一行乱七八糟的字:麻烦解决,我走也。把小空揍一顿。他下次再敢透露老子地行踪,我就把他脑袋从脖子上拧下来。

    师父就这样来无影去无踪地消失了,他从来都是行踪诡秘的,以前传授武功也是,三天两头来一趟看他进展,一旦学有所成他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这次能在太华山遇到,真是运气中的运气。

    他吃完饭就是去练功,小蛮起来地时候,一出洞口,果然一如既往地见到天权沉默的背影。她已经习惯替他梳头了,取出梳子慢慢打理,又开始絮絮叨叨:“要不我再帮你找个大夫看看吧?你这样地人,如果以后什么都不会,该怎么办呢?让人不能放心啊。”

    她喂了水,又取来巾子替他擦脸。朝阳的光芒映在他脸上,小蛮不知自己是敏感还是什么别的,只觉他今天神异于往,眼睛出奇的亮,像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一样,每一处都不放过。

    “天权,你会好起来的。”她笑,将他耳边地发别到后面。手腕上突然一紧,小蛮怔忡地低头,就见他紧紧攥住她的手腕,长睫微颤,然后轻轻在她手指上吻了一下。

    她手里的巾子差点掉在地上,猛然起,他却又不动了,像个木头人,静静坐在洞口,谁也不知他想些什么。

    夜已经很深了,山林里很安静,除了一些喜欢夜晚狩猎的动物,基本上陷入香甜的梦境里。

    小蛮抱着大氅缩在地上,睡得七荤八素。她的手被泽秀抓在怀里,手指也微微蜷缩,睡得像个孩子。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黑影缓缓走出洞口,无声无息,顺着坡子走了下去。

    一直走到半山腰那里,忽听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他默默回头,却见泽秀披着头发,没穿外衣,靠在一棵树上看着他。

    “我早知道你在装。”他冷冷说着,“你不说话不动弹,是在凝神恢复内功吧?如今功力恢复,是要去哪里?通知你后面的那些走狗么?”

    天权淡道:“你对我似乎有许多不满。一个男人过于嫉妒未必是好事。”

    泽秀对他的挑衅恍若未闻,低声道:“你若是要回去,麻烦转告一声,谁再要来找麻烦,我就不会客气了。”

    天权微微扬起头:“这句话你自己告诉他们吧。”

    泽秀略微讥诮地笑了:“当真不回去?决心大么。”

    天权转,对他微微一揖:“尊师救命之恩,定然铭记心中不敢相忘,他必然报答。你我后有缘,自然也能相遇。告辞。”

    他飘然而去,走了一会,忽听泽秀又道:“没有话要我转告她么?”

    天权停了一下:“……没有,有话我后自会亲自与她说。何况,你未必会转告。”

    泽秀笑了起来,他也微微一笑,长发被夜风拂起,下一刻,已经消失在夜色之外。

    (红蝶之卷完)

    第五卷结束了,马上就要开始最后一卷。

    在最后一卷开始之前,十四想请个假,因为要去新疆,所以最近几天暂时停更。大家不用来看了,我最早会在10月27恢复更新,最迟也会在11月1前恢复的。

    放心,我从不留坑,只是这次真地来不及,因为每次都是三更,导致我没存稿,只能暂时停更几天了,等我回来就继续更。

    另外,酱油这个文已经签约出版,估计明年可以面世,分为上下两册(暂定),我会做一些修改,让内容更加简练一些,有同学说本文开头有些流水账,所以我会在开头部分做大修。

    然后有些没有提到的细节问题,也会补充上去。

    喜欢的同学希望多多支持。正式出版地时候我会通知大家。

    以上。

    祝我一路平安吧嘿,是不是有些厚颜无耻。。爬走。。

    我你们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