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红蝶之卷 第二十章 要活下去(二)

    第二更。

    木桶里的水很快就变成墨一样的黑,还发出刺鼻的味道,小蛮不停地磨药,丢在另一个大铜盆里煮,随着老头子的吩咐,将烧的药水往木桶里倒。

    换了七次水,眼看天要亮了,老头子掏出烟袋,点燃抽了一口:“好了,就到这里。晚上再继续。”

    小蛮累瘫在地上,呆呆地看着木桶里光溜溜的两人,问道:“老爷子,不用把他们扶出来?会不会受凉啊。”

    他吧嗒吧嗒抽着烟嘴:“不会死人,放心吧。”

    小蛮答应了一声,实在累的不行了,闭上眼就昏睡过去。

    后面几天一直都是磨药、烧水、换水,从他们体里出来的毒越来越少,水的颜色变得也越来越清,老头子很满意地给他们扎最后一次针,道:“过一会估计就能醒过来,不过元气是大伤了,要好好养一段时间。”

    小蛮高兴得简直要晕过去,守在木桶边就不肯走人,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兴奋得两眼发光。老头子在天权的背后扎了最后一针,他突然一震,哼了一下,慢慢睁开了眼睛。

    小蛮立即扑上去,急道:“天权!你醒了?”

    他缓缓扬起湿漉漉的睫毛,双眼澄澈,静静看着她,动也不动。小蛮伸手在他脸前使劲晃:“是我呀!是我!你看得见吗?”

    他恍若不闻,只是怔怔看着她。气熏得他满脸都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脸色有一种异样的苍白妩媚。他们晕过去的时候,小蛮每天也不知看多少遍他们光溜溜的体。这会人醒了她却有点不敢看,只是对他傻笑:“说话呀?不会还晕着吧?”

    他眨了眨眼睛,一颗水珠从他睫毛上掉了下来。小蛮不由伸手替他将脸上地湿发拨开:“怎么了?老爷子,他好像不对劲哦!”话未说完。她指尖上就是一疼,居然被他张口咬住了。

    她差点跳起来,忽听脑袋后面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你是在做什么?”

    小蛮又惊又喜地转头,果然见到泽秀醒过来了,脸色铁青。…wAp.16k.cn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体不好,看她的眼神凶神恶煞地。

    “啊!泽秀!”她又叫了一声,欢喜得又要扑上去,他早就光溜溜地从木桶里站了起来,随手取过放在旁边地大氅裹在上,对老头半跪下来:“弟子拜见师父。多谢师父出手相助。”

    老头子笑眯眯地抽着烟袋,摆手道:“没什么,收了你家姑娘的四千两诊费,还是我划算。你中毒初愈。不要多说话,快去躺着。”

    小蛮还要扑过去,可是天权咬着她地手指不松口。她急道:“老爷子,你快来看看他啊。这是怎么了?”

    老头子不甚在意地说道:“没什么。他中毒时间比较长。过几天大概才能完全恢复。你把他拉出来把,让他们好好睡一会。”

    她去扶?!小蛮已经能感觉到泽秀杀人一样的眼神了。她背后寒毛一根根都竖了起来,正不知该怎么办,他突然松口,然后水声淋漓,光溜溜地站了起来,跨出木桶。小蛮抢过一条大氅就裹在他上,踮脚勉强围住他的脖子,好让他不至于泄露色。

    天权不说话,也没表,抓住大氅默默走到虎皮垫子上,倒头就睡,头发湿漉漉的也不管。

    小蛮取了两条干毛巾,颤巍巍地走过来,见泽秀瞪着她,她只好嘿嘿一笑:“你……要不要擦擦头发呀?”

    泽秀抢过毛巾,自己擦了起来,一面淡道:“你去照顾他,不用管我。”

    小蛮纠结了半天,对他这种脾气实在是没办法,只得帮天权把头发擦干,低头再看,他已经睡熟了,脸上渐渐恢复了血色。

    泽秀狠狠把毛巾丢在地上,扑通一声躺下来,一声不吭地睡了。

    小蛮慢吞吞蹭到他后,小声唤了一下:“泽秀……”

    他闭着眼冷道:“我睡了,不许说话。”

    老头子早就跑到后面躲避这些麻烦,这些小儿女的事,最让人头疼。他才不要管。

    小蛮纠结啊纠结,纠结了半天终于也累得不行了,靠在墙上昏昏沉沉地要睡着,忽然觉得他翻过来,将她地手小心抓起放在脸旁。她心中一软,哧地一下笑了出来,他也没说话,理所当然地,抱着她的胳膊睡着了。

    小蛮醒过来的时候,泽秀已经不在边了,她迷迷糊糊地坐起来,上滑下两条大氅,她茫然地看了半天,突然发现边另外坐着一个人,正是天权。他换上了最普通不过的粗布衣服,头发披在背后,静静靠着洞壁,望着洞外变幻的流云。

    “天权?”她试着轻轻叫了一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动也不说话。

    小蛮爬到他面前,又叫了一声:“天权。”

    他终于把望着洞外的眼神拉回来一些放在她脸上,不过还是没说话,眼神也淡淡的,像在看最平凡普通不过的风景。小蛮小声问道:“你好了吗?体还有什么不舒服?为什么不说话?”

    他就是不说话,看了她一会,又把眼睛移向洞外。

    小蛮被他搞得急死了,拽住他的袖子摇了摇:“你是怎么了?不会被毒傻了吧?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被谁追杀吗?泽秀说院子里有五具尸体,都是谁啊?”

    他动了一下,低头看着她,突然伸手摸了摸她地脸,小蛮急道:“你别发呆啊,我的脸有什么好摸的,快说话是正经!”

    “你打算被他摸到什么时候?”冷冰冰地声音又在背后响了起来,小蛮只得站起来,回头道:“他……怎么回事?”

    泽秀抱着胳膊,冷冷看着她:“应当我问问你怎么回事。”

    小蛮叹了一口气,摆摆手:“我……去梳洗。”她认输,先躲开是正经。

    泽秀不依不饶地跟在她后面,看着她洗脸漱口,突然说道:“他没什么事,师父说可能是中毒太长,余毒还留在体内,过几天就没事了。”

    小蛮连连点头,心虚的要命。这个人醋味极大,简直到了可怕地地步,还别扭地够呛,一个不开心就板脸。他刚醒过来,她还是不要得罪他比较好。

    用巾子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她正要把乱七八糟地头发梳梳,泽秀突然从后面环住她的腰,下巴放在她头顶上,低声道:“师父说你好几天没睡,急得要死要活。到底是为哪个急?”

    她支吾了半天,眨了眨眼睛:“两个都急。”

    他好像有点生气,不动了。小蛮低声道:“是不想骗你啦,我再怎么冷血,也不能看着一路过来的同伴死在面前吧。而且……你干嘛老和他比?你是小孩吗?”

    他在她还有些湿润的脸上捏了一把,放开她,笑道:“你总有这么多歪理。罢了,我去陪师父,你自己玩吧。”

    他走到后面,突然又折回来,在她脑门子上一弹:“不许看他。”

    这么霸道,她非要听他的吗?

    小蛮把头发梳通,绾了个发髻,走到前面,天权还是那个姿势,动都没动一下。小蛮走过去蹲在他边,低声道:“饿了吗?还是想喝水?”

    他像个木头人一样,不动就是不动。小蛮去厨房端了一碗饭递在他手上,他也不接,倒水给他,他连看也不看。明明嘴唇都干得裂开了。

    她只得将碗放在他唇边,低声道:“喝点水。”

    这次他终于动了,小小喝了一口,小蛮喂了他一碗水,然后把饭和菜拌在一起,小心喂他吃。

    吃了大半碗的样子,他摇摇头吃不下了。

    “你胃口可比泽秀那只猪小多了。”小蛮感慨了一番,用手绢替他擦擦嘴,抬头见他定定看着自己,双眸里似有宝光流转,只是额上乱发覆眉,看上去不那么利索。

    她取出牛角梳,坐在他后开始梳头,一面低声道:“天权,现在是天了。你知道吗?蝴蝶是在天破蛹的。不要总想着很绝望的东西,你没死,就要好好活下去。以后你的生命就是崭新的,重新开始活,不比死去要好吗?活着就有希望。”

    她替他将头发梳好,依照他以前的方式束了起来,然后凑到前面一看,微微一笑:“这样不是好多了么?”

    他眼怔怔地看着洞外的景色,始终没有说话。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