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红蝶之卷 第十七章 死煞(二)

    第二更。

    她刚才好像是在肚子里骂他毒舌粗鲁,一点不晓得什么叫温柔。

    但她发现,她又武断了。

    比如她用嬉皮笑脸来掩埋自己刻薄的本,他就是用毒舌狠辣来假装。他对她其实是很温柔的,无论是深深纠缠的唇还是摩挲的手指,都是极温柔,极眷恋。

    小蛮觉得她又要被什么力量吸引进去,不再是飓风,而是温柔的海潮,要把她吞没,埋在最下面。

    烛火还在案上簇簇跳跃,窗外的风一阵紧一阵松,还有隔壁客房男人们的说笑声,楼下大厅伙计的招呼声,这些声音突然变得很远,她被困在完全阻绝的铁一般的怀抱里,只能听见自己快要崩溃的心跳。

    是颠过来,还是倒过去,这是个难题。她一刻也不能安定,一种极陌生的感觉一下子攫住了她,甚至不需要排斥,本能地就接受,期待一些事的发生。

    纠缠中她的头发被什么东西拉了一下,顿时断了一簇,痛得她嗳哟一声,一下子清醒了大半。手深深探进她衣服里乱摸的那个人好像也惊醒了似的,一动不动。

    两人的呼吸紊乱而且急促,干燥得像盛夏的荒漠。

    “现在……”两人同时开口,然后同时惊觉,同时又道:“……你先说。”

    小蛮忍不住笑了起来,别过脑袋,脸上还残留着一抹艳红,她低声道:“现在……先、先别。”

    泽秀拼尽了所有的意志力,才把手从衣服里抽回来。握住她乱七八糟的领口,忍不住要扯开,最后没拉。只是匆匆理整齐。

    “这样的事多来几次,会死人的。”他趴在上一个劲苦笑。

    小蛮咳了两声:“对不起啦……”

    泽秀长长出了一口气。起,道:“好了,你睡吧。我回自己客房。”

    好像屋里有什么怪兽会吃人一样,他跑得比兔子还快,嗖地一下就出去了。小蛮在上滚来滚去。长吁短叹,又后悔自己阻止,又庆幸自己阻止,然而到底是后悔多一些,但现在就是借个天大地胆子给她,也不敢再跑去泽秀房里扰他。

    想必隔壁的泽秀也后悔没有干脆大胆一点。

    两人在上都是辗转反侧,心驰神摇,长吁短叹,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小蛮忐忑不安地推开房门。探头出去看看,泽秀的房门好像还没开,是不是还没醒?她犹犹豫豫地走过去。WWW.1 6 K.cN抬手要敲门,但又不知道见了他该说什么。正在那里一个人纠结。房门突然打开了,两人大眼瞪小眼在门口愣了半天。小蛮啊地一声叫了出来:“我正打算叫你……”

    泽秀嗯了一声,道:“走吧,下楼吃饭。早些上路。”

    他地态度很自然,很平常,很冷静,小蛮纳闷地跟在他后,难道这就是历经花丛和一张白纸的区别?

    楼下有几个小孩子在玩闹,把一个沙包踢来踢去,泽秀先找了个位置坐下,很自然地问道:“要吃什么?”

    小蛮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扑”地一声,沙包砸在他后脑勺上。她顿时一愣。

    泽秀被打中后脑勺泽秀被打中后脑勺泽秀被打中后脑勺……请把这句话重复一万遍,然后问问自己,可能吗?小蛮扑哧一下笑了起来,趴在桌上笑得要抽筋。这个死男人,原来是假正经!

    泽秀神尴尬,弯腰捡起沙包,回头恶狠狠地瞪过去:“谁丢的?!”

    正要来捡沙包的小孩顿时被他吓的脸色发青,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沙包也不要了,冲回去叫道:“娘!有个好凶的叔叔!”

    泽秀咳了一声,只得把沙包丢给其他吓傻地小孩子,回头见小蛮笑得在桌上抽筋乱滚,眼看要倒下去,他冷道:“笑,你慢慢笑。”

    小蛮终于不笑了,使劲揉着笑酸的脸颊,再笑下去她肯定要成面瘫。泽秀瞪着她:“笑够了?”

    她小心翼翼点头:“嗯,够了。”

    “那就赶紧吃饭,吃完了赶紧上路。”

    “……泽秀,你是不是经常吓哭小孩子啊?”

    不回答,就是默认了。

    小蛮憋住笑,匆匆吃了早饭,两人骑着好乖好乖,朝南面的太华山行去。

    彼时已是早二月,处处新绿,点点金光,令人心舒畅。两人也不挥马鞭,也不拉缰绳,放任它在山路上乱走,小蛮曼声唱歌,声音纤丽婉转,令人心旷神怡。

    “今江城已半,一犹在,乱山深处,寂寞溪桥畔……”

    彼时刚好经过一条小溪,泽秀不由微微皱眉:“不许唱这么凄苦的词。”

    小蛮才不理他,继续唱道:“衫著破谁针线,点点行行泪痕满。落解鞍芳草岸,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唱到最后三句,泽秀却不说话了,只是若有所思,半晌,才低声道:“好词。”

    话音刚落,却听对面树顶一人笑道:“果然好词!好嗓音!”

    两人都吃了一惊,最惊讶的应该是泽秀,前面有人,他居然半点都没察觉。

    一眨眼的功夫,就有一个穿着鸦青色衫子的男子从树上跳了下来,年约四旬,眉清目秀,极有文人气质。他上前一步,微微作揖:“在下季莫离,此次来太华山,专为等候二位佳客。”

    寂寞离?小蛮因为这个古怪的名字,不由朝那人多看了两眼。只觉他目光平和深邃,然而不知为什么,令人毛骨悚然。泽秀体微微一僵。淡道:“原来又是天刹十方的列位,一路紧。是什么道理?”

    季莫离微笑道:“泽秀先生自然是清楚原因地。天刹十方向来不达目的不罢休,先生功夫高强,绝非寻常人所能降伏,连耶律文觉地胳膊都断在先生手下。在下鲁莽,想向先生讨教几招。”

    泽秀冷道:“抱歉。恕不奉陪。”

    他调转马头要上山,眼前一花,他居然又拦在了马头前,抬手在好乖好乖鼻子上摸了一下,叹道:“好马,真不忍心让它丧命于我手。”

    看他地意思,如果他们再打算骑马离开,他就要出手把马打死了。

    小蛮心中一慌,泽秀已经跳下马背。道:“小蛮,你先骑马上山。不要留在这里。”

    她想拒绝,但想到自己留在这里也是给他当累赘。他那个师父据说是在山顶上,她先上去报信说不准还能帮上忙。当下点了点头。在好乖好乖股上一拍,轻叱:“快走!”

    好乖好乖果然很乖。立即撒开蹄子狂奔,刚跑了两步,季莫离突然又出现在马头前,好乖好乖受到惊吓,前蹄猛然扬起,发出嘶鸣,小蛮呀了一声,眼看就要从马背上摔下,泽秀一把将她抱住,护在后。

    季莫离笑道:“抱歉,小姑娘不能走。我家先生想见见你,听说你是敛芳城主人的孙女。真是了不得地世。”

    小蛮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我不是,你们弄错了。”

    季莫离只当她是狡辩,也不和她说话,朝泽秀伸出一只手:“泽秀先生,请。”

    泽秀捏了捏小蛮地手,用极低地声音飞快说道:“我去拦住他,你赶紧骑马上山!”

    她默默点头,手心里全是汗水。

    泽秀抽出龙吟,慢慢走过去,季莫离双手拢在袖子里,也不动弹。泽秀捏个剑诀,似是要攻上,他果然凝神警戒,不防他地脚在地上一踢,数颗小石子发出锐响,直朝他脸上来。季莫离急忙闪躲避,这边小蛮早就爬上好乖好乖的背,狂奔上山了。

    他立即要追,龙吟早已喂到眼前,快若闪电。两人一瞬间拆了十几招,龙吟犹如青蛇狂舞,有暴风雨的气势,挥动间连地上的小沙石都可以带动,劲道令人窒息。季莫离有些招架不住,连连笑道:“果然手一流!不简单!”

    他倏地探手入怀,袖袍一扬,数道蓝莹莹地冷光飙过来。泽秀一眼就看出是喂了毒的铁针,虽然无声无息,但由于过于轻小,被劲风一刮就失了准头,龙吟一挥,它们果然叮叮当当掉了一地,半根也没扎在他上。

    这种暗器在夜间使用,特别是躲在暗处的人用来最可怕,放到大白天两人交手的时候,几乎就没什么效果。季莫离果然渐渐落于下风,但他还是悠闲的很,似乎并不着急,闪避开龙吟,突然笑嘻嘻地抬头问道:“泽秀先生,你见多识广,可知道在下在江湖上有个什么绰号么?”

    泽秀一怔,突然暗叫不好,他的绰号是----

    “神佛手季莫离。”他自己把绰号给说了出来,“我想抓的东西,没有抓不到的。”

    泽秀急急缩手,然而到底迟了一步,他那一抓当真是惊天动地,快得惊人,泽秀只觉手腕上一紧,果然是被他抓住了,紧跟着微微一痛----他的毒针刺上来了!

    他地右手顿时发麻,险些握不住龙吟,季莫离笑道:“此毒名为死煞,目前世间尚无解药可解,泽秀先生要悠着些,再这样动下去,不出一刻就要死人的……”

    话未说完,忽见眼前寒光一闪,那股寒气似乎刺进了眼睛里,令人感到一阵刺痛。季莫离有些迷惘,怔怔看着他。泽秀冷笑道:“谁告诉你老子只会右手用剑!”他左手分明拿着碎雪,这把剑快若惊鸿,剑雪白,竟然连一滴血也没沾上去。

    季莫离静静低头,他的右肩连着胳膊,突然就慢慢断了开来,落在地上,伤口处平滑整齐,一时竟没有血流出来。他古怪地笑了一下,似乎是想说一点都不疼,然而下一刻他地脸色就变得惨白,猛然跪倒在地,鲜血犹如泉水一般喷涌出来。

    泽秀提剑还想杀他,然而眼前阵阵发黑,他知道这毒药的厉害,再提剑杀他,自己只怕是赶不上小蛮了。他勉强提气,在右胳膊上连点数个要,控制毒势,低头再看时,地上只剩一摊血,季莫离却不知逃去了哪里。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