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红蝶之卷 第十五章 说了我等你(三)

    第三更。

    “小空天赋异禀,从来不会看错。何况,我也早有预感。”泽秀笑了笑,“他得罪的人太多了。”

    小蛮从来没听他说过自己的事,见他今天好像有谈兴,不由撑着下巴趴在旁边等听。

    “他是个刚愎自用的人,但是又出奇的胆小,因为他当家的位置得来太容易,他的兄弟都不愿与他争,他又是兄弟里的老大,所以家业顺理成章由他继承。一个并没有大多才干的人居于高位,总是忍不住会惶恐,所以他比常人都要多疑,也要偏执。”

    一方面怀疑自己的能力,一方面又自负地认为非我莫属,这个是他的悲剧。

    “这些年他仗着家大业大,也做了不少恶事,得罪了许多人。这次不知是谁找他清算总账,想必现在那里是一团乱。”大概是争家产的争家产,撕破脸的撕破脸吧,不过那些也与他无关了。

    他摸了摸脸,抬头看看天空:“不早了,我们走吧。”

    “去哪里呀?”小蛮奇怪地问着。

    他想起昨晚小空的话,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道:“去太华山,带你见见我师父。”

    小蛮立即笑开了:“你师父是什么样的人?以前从没听你提过呢。”

    泽秀摸着下巴想了想:“嗯……应当是个好人吧,除了有一些令人难以忍受的恶习,其他都还不错的。”

    恶习?像团扇子喜欢收集团扇,雪先生喜欢不男不女的人妖一样的恶习?

    他捏了捏她地脸:“最好将你上值钱的东西看好,否则被偷了别和我哭。”

    小蛮大惊失色:“他会偷东西?!”

    泽秀故意吓她:“没错。还专门喜欢偷你这种小丫头的。”

    她七手八脚地取出荷包,低头左看右看,也不知道该藏在哪里。泽秀哈哈大笑。又在她脸上捏了一下,正要起。小蛮突然拉住他:“等等,我看看你地脸。”

    她捧住他的脸,仔细看了看,柔声道:“泽秀,你最近都没睡好吧?眼睛下面黑黑地。”

    他揉了揉眼角:“没事。我认而已。”

    认?一个吃官府赏金,到处流浪的人会认

    小蛮不给他走,正色道:“别胡说,我不要你这种样子赶路。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下去,屋子里有,今天哪里都不去,你给我好好睡觉。”

    他摇了摇头:“大白天的睡什么……”

    小蛮拖着他的袖子,硬是把他拖到屋子里,一把将他推在竹上。泽秀也不反抗。随她折腾,突然笑道:“你这是做什么,大白天的要非礼良家少男么?”

    小蛮扯过大氅盖住他。在他脸上摸了一把:“怎么,不给我非礼么?来。大爷。给我笑一个。”

    泽秀瞪了她一眼,然而他确实很累。不光是体上地,心里也很累。他躺在竹上,突然翻了个,小蛮就蹲在边,头发上淡淡的幽香包裹住了他。他闭上眼,低声道:“手,给我。”

    她早已把手放在他掌中,他紧紧握住,放在脸旁。

    “小蛮,你……”他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却没说下去。

    她嗯了一声,等了一会,却不见他再说了,再过一会,他发出沉沉的鼻息,握着她的手睡着了。

    这一睡足足过了两天,他醒过来的时候只觉饿得头昏眼花,躺在上捂住眼睛,喃喃道:“要喝酒,要吃……”

    头顶响起小蛮的声音:“可以,不过你先喝点水。你可真能睡。”

    他把手移开,果然见小蛮端了一碗水坐在边,他就着她的手喝了大半碗清水,忽然闻到一阵香气,顿时馋虫大动,垂涎道:“你做了什么好东西?”

    她嘿嘿一笑:“这里有卖兔子的,所以做了点五香兔。这里只有一个小锅子,被占了,所以红薯泥和花生糕是我去外面买的。还有冰糖熟梨,好好吃。”

    泽秀差点被自己地口水淹没,爬起来就走到锅子旁,果然见里面炖着兔,他连筷子也来不及拿,直接用手抓了一块丢嘴里,烫得直跳。小蛮取了一个坛子,一直在水里泡着:“给你酒。”

    小蛮在他眼里简直就是闪闪发亮的观世音菩萨,他打开坛子一气喝了大半,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好像这会才真正醒过来。

    小蛮在旁边啃着红薯泥,吃吃的笑:“你睡了两天两夜,动都不动,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呢。”她凑过去看看他地脸,眼下浓浓的黑色变淡了,她用手摸了一下:“以后要好好睡觉,不然铁打地子也支撑不住。”

    他笑了笑,继续吃喝酒,忽然嗅到她口中地酒气,他眼睛一瞪:“你也喝酒了?”

    “我为什么不能喝?”小蛮也瞪他。“又没喝多,一点点而已嘛。”

    他回头一看,院子角落里放着一个空的酒坛,这也叫喝了一点点?她地眼睛亮得异常,他早该看出来,这孩子和常人不同,发烧或者喝多了,眼睛是越来越亮,精神是越来越好的。

    “那个是两天慢慢喝的嘛,你睡觉了,我又不敢随便出去玩,只好喝酒解闷喽。”小蛮一本正经地解释。

    泽秀瞪着她,凶神恶煞,小蛮缩了一下,眼睛眨巴眨巴,打算一个不对劲就起逃走。谁知他突然伸手入怀,掏出四颗骰子丢在地上。

    “以后喝酒要叫我,不许一人独美。”

    原来他是气这个!小蛮哧地一下笑出来,捏起一颗骰子玩,道:“你拿骰子干嘛?要和我赌钱吗?”

    泽秀伸出一根手指:“不赌钱。赌酒。”他取出两个空碗,倒了两碗酒,又道:“你一碗我一碗。谁输了就不许喝酒,把自己的酒送给赢家喝。玩不玩?”

    “玩啊。”小蛮一把抓起骰子:“我先来!”

    她在手里拨了拨骰子。吹了一口气,笑道:“一定是我赢。”

    啪地一下,骰子落在地上,滚都没滚,果然又是至尊宝通杀。小蛮欢呼一声。正要拿碗,泽秀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摇头道:“啧啧,这种作弊法子对我没用。你先在手里排好了次序,然后直接放地上,要什么牌就是什么牌。只有好心的大叔才会算你赢,我是坏心大叔,这样不算,你让骰子滚起来再说。”

    小蛮被他道破自己的作弊法子。脸不红心不跳,但肚子里恨得牙痒痒,只得拿起来再掷。这一次果然是个烂牌,连名号都没有地。

    泽秀笑了一声。挑眉道:“那我掷了?你别哭。”

    他将骰子在手里晃了晃。手腕一转,四颗骰子丢在地上滴溜溜地转了起来。又快又稳:“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作弊,你还太嫩。”

    话音一落,骰子停了下来,是四个六点,一付天牌。小蛮的下巴都快掉了,眼睁睁看着他把自己地酒端走,一口喝干。

    这人居然是个赌鬼!她震撼了,抬手握住他的手,从手指到手腕都不放过,摸来摸去,又羡慕又嫉妒。

    “教我好不好?”她两眼亮晶晶,如果她学会这招,以后还愁没钱吗?

    泽秀抓起她地手,正要告诉她怎么使力怎么转手腕,忽听外面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他眉头一蹙,一把将她拽起:“去屋里,不要出来。”

    小蛮不明所以,然而见他神色凝重,只得乖乖进屋,从木门上的裂缝里朝外看。

    高高的围墙上不知何时多了四个黑衣人,前绣着红白十字刀花纹。天刹十方!小蛮吃了一惊,想起天权以前说过天刹十方里有人对他们在不归山的作为很不满,所以要来追杀他们,莫非是真地?

    泽秀抽出龙吟,一言不发,只等他们攻上。

    谁知那些人也不动,居中的一人突然掏出一个卷轴,展开念道:“黎宛豫,男,时年四十六岁……”还没念完泽秀脸色就变了,简直是剧变,突然打断那人的话:“不用念了,原来是你们杀了他。是灭门吗?”

    那黑衣人冷道:“不错,此人恶贯满盈,早该受此惩罚。族中男女老少共六百八十三人,在逃三百二十五人,其中不乏手绝佳之人。但被天刹十方盯上的,没人能逃脱。”

    泽秀冷笑起来:“所以你们来找我?该不会还有人去找团扇子和雪先生吧?”

    那人道:“不错,灭门就是如此。不留一点祸根。”

    泽秀简直要大笑,摇头叹道:“天真。”

    话音未落,人已跃上墙头,那个黑衣人连惊呼都没发出来,就被斩断了头颅。他提着那人的脑袋,回头冷笑道:“虽然不知道你们后面是谁在策划,但未免太蠢,愚蠢之极。”他将脑袋抛给旁边一个呆住的黑衣人,又道:“带话回去,早些停手,否则后果严重。”

    剩下三个人见到他这种手,一招就把人头给斩了,都有些骇然。

    泽秀低声道:“要灭族,却连底细没摸清,你们是蠢货吗?有本事就真的去灭,小心被灭的人最后成了自己。”

    那三人突然抬手,只听卒卒几声锐响,似是有什么细小的物事朝他来,泽秀抡起龙吟一一挡去,正要再追,那几人早已扛着同伙地尸首跑了。

    我是亲妈,请重复一万遍,我是亲妈。

    PS:评论区加精次数又没了。。。NND,好好的搞什么加精限制,白茫茫一片好郁闷啊。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