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红蝶之卷 第十一章 红蝶(二)

    第三更。

    那人还要说话,忽觉全一麻,他反手一把扶住桌子,居然还有闲心去猜:“……果然不错。千年不醒里还有一味药。我看看……是甜梦香。我果然没猜出,你用两种药和在一起,做成更厉害的药?”

    天权低声道:“还有一味,师父猜不出吗?”

    那人已然头昏眼花,快要坚持不住,他张开嘴,像是要继续猜下去的样子,突然一道黑光劈了上来,天权手里的神武弓登时被卷走。他形忽闪,袖中出数道银针,全部钉在那人上。

    “还有一味,是死煞。”他淡淡解释。

    那人奋力拔下一根银针,针尖上的血变成了淡淡的青色,针上果然涂了死煞,这是极厉害的毒药,虽然是他做出来的,但至今未能找到解药。

    那人笑了两声:“你真的很好。”

    话一说完,便软在了地上,不能动弹。

    天权看了他一会,慢慢走到桌边,将烛台拿了起来,轻轻丢在上,被褥帐子立即被点燃,没一会大火就烧了起来。他靠在窗前,任由大片的雪花打在伤口上,好像也不觉得怎么疼。

    慢慢抽开桌上的抽屉,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一颗蝶蛹。他将那颗蛹轻轻捏了起来,放在掌

    它在微微跳动,活了。因为屋中温暖,它要提前破茧而出,在冬天成为一只蝴蝶。

    或许。终于破茧而出的不光是它,他也是。

    父亲说:见玉,你永远也绚烂不起来。注定平稳无误地活下去。

    不,不。不再是这样。他分明听见束缚断开的声音,他的整个天空都亮了。

    掌心的蛹终于破了一个小洞,那只柔弱美丽地小动物慢慢爬了出来,张开翅膀,缓缓飞起。翅膀分明是斑斓璀璨的,却又仿佛像血一样红。被火光映成了一只血红的蝴蝶。

    它颤巍巍地飞了出去,漫天地风雪顿时将它打回来。

    它醒来的很不是时候,注定要死。

    天权将它捞回来,轻轻抛起,它胡乱飞了一阵,最后冲进火里,瞬间化成了灰烬。1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

    他长叹一声,撑在窗上。仰头望着外面漆黑地天空。

    忽然听见有人叫他:“天权!”

    他一回头,就见到小蛮满脸是灰,脸上水光闪亮。在冲他拼命挥手。

    “你快出来!着火了!”小蛮拼命叫着。

    她被关在柴房的地道里,摸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出去。又捶又打弄得一阵汗。最后也不知道是碰到了什么地方,上面的暗门终于被她撞开了。她跑出来,看到的却是熊熊大火吞没庄院的景象。

    天权满心感慨,撑着窗户跳了出去,轻轻唤道:“小蛮。”

    “为什么会着火?你上怎么全是血?”她大声问着,脸上冻得通红。

    他只想大笑,也可能是想大哭。他将手里地蛹递给她,柔声道:“送给你。”

    小蛮莫名其妙地看着那个破了个洞的蝶蛹:“什么意思?蝴蝶这么早就出来了?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他微微一笑:“拿着就好。”

    小蛮只得点点头,把蝶蛹塞进袖子里,过一会,轻声道:“你……去哪里?”

    他没说话,只是回头静静望着烈焰中的房屋,火光冲天,红的焰,黑的烟,一直要烧去天顶。暗的夜,血的衣,亮的眼。他的长袖高高扬起,像永远不会褪色地画。

    他张开嘴,正要说话,忽听耳后利风劈来,他心中一紧,急忙纵让过,谁知那条黑鞭像是知道他会躲闪一样,倏地拐弯,长满尖刺的鞭一下卷住他,将他扯进了焚烧的屋里。

    小蛮倒抽一口凉气,冲过去叫道:“天权!天权!”

    屋顶烧红地瓦片掉了下来,没有人回答她。她的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冻在脸上,绕着屋子乱跑,就是不想离开,使劲叫着他地名字。

    不远处好像还有另外地人叫着她的名字,她没听见,只是眼怔怔地看着熊熊大火,完全呆在那里。

    “小蛮!”有人吼着她地名字,冲上来一把抱住她。

    她怔怔回头,却是泽秀,他满脸是汗,然而神又是欢喜又是担心。他一把将她抱起来,急道:“这里着火了,还不快走?!”

    她木讷地被他抱着飞奔出失火的院落,突然小声道:“他……他死了?”

    “谁?天权?”泽秀低头问着。

    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泽秀见她神不对,不由低声道:“小蛮?”

    她轻道:“嗯,泽秀,你来了。”

    然后她再也没说过话,一直到泽秀把她带回客栈。

    小蛮,你我吗?

    有人在问她这个问题。

    她想了很久很久,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果我说你,那一定是在骗你;如果我说不你,那一定是在骗我自己。

    那么,到底是还是不

    房门被人推开,脚步声走到边,跟着一个人坐下,摸着她的额头,低声道:“大夫说你受了惊吓。”

    她摇了摇头:“我没事,很好。泽秀,谢谢你来救我。你怎么找到我的?”

    “那天晚上我追了出去,没多远就见到了黑蝙蝠的尸体。他肩上有两处箭伤,虽然箭被拔了,但将伤口洗净,还是能看出不是普通的弓和箭,只有神武弓才能这样伤人。而且箭上涂了极厉害的毒药,他几乎是立刻就死了。所以我知道是天权救了你。”

    她点点头:“嗯……是这样。”

    泽秀看了她一会,忽然道:“我回那个院落看过了,屋子里有五具尸体,都烧的……所以看不出谁是天权,我已经把他们都埋了。”

    她还是点头:“谢谢你。”

    他静静看着她,伸手将她抱起来,揽在怀里:“小蛮,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吗?”

    她低声道:“不,没有……我只是……我累了,想睡一会。”

    他点头:“好,我让伙计送水过来,你好好洗个澡,睡吧。”

    小蛮洗完澡,穿好衣服,又躺回上,闭上眼便看见那一片熊熊燃烧的大火。她好像也被放在火里焚烧一样,耳上的花海变得炽。她紧紧捂住耳朵,缩成一团,整个人陷入一种深度的茫然里。

    肩上一暖,有人的手抚了上来,她一颤,睁眼去看,却见泽秀躺在边。他静静看着她,抬手去摸她的头发,良久,才柔声道:“什么也不用怕,都过去了。”

    她嗯了一声,抬手抱住他的脖子,埋在他怀里。

    泽秀紧紧抱住她,低头在她头发上轻轻吻着,一只手慢慢抚着她的后背,温柔又怜。

    “是我没照顾好你,是我的错。”他喃喃说着。

    她没说话,只是抬头安静地看着他。泽秀将她脸上的头发拨开,柔声道:“我们成亲吧。”

    小蛮呆住了,怎么也想不到他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这个月就有吉,我娶你。”

    “你……你不是总说我是小鬼……”她喃喃地。

    他低低笑了:“傻孩子,你已经十六岁了,可以嫁人了。”

    她没说话,闭上眼,没一会却睡着了。泽秀静静抱着她,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她在睡梦中要翻,泽秀便将她轻轻放在上,眼怔怔地看着,最后长叹一声,低头在她脸上一吻,坐起子靠在墙上,望着窗外纷然大雪的影子,久久不能回神。

    ----如果我说你,那一定是在骗你;如果我说不你,那一定是在骗我自己。

    那到底是,还是不

    小蛮到底天权,这个问题大家自己想吧。。

    嗯,不过有一点,她自始至终对泽秀都没变心过,她和泽秀之间是更单纯一些的,和天权就很复杂。。。因为太复杂,所以反而无法用更多的语言来清楚的阐述,觉得这样就好了。写太多反而累赘。

    对了,希望天权再出来吗?不希望吗?说出来吧。。希望我亲妈还是后妈。。。

    PS:书评区本周加精次数到了,没办法加精,下周再加,最近都是空白,没有精华的红印,看着真不爽啊。。。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