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红蝶之卷 第八章 花海(二)

    第三更。

    小蛮被那曲子引着,她的体不由自主往前走。

    眼前万般景色变幻,黑夜里骤然透出光来,柔和闪烁,五彩斑斓。她好像来到了天的原野,满山遍野都开满了鲜花。漫天神佛降临在她面前,穿着轻纱的天女们在空中舞蹈,极尽妖娆之能事,她们撒下大朵大朵的花,花瓣轻轻落在她上,又香又甜,快要把她淹没。

    她被蛊惑,被控,完全不能自主,一直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仿佛来到了光明的深处。

    那里有一个年轻男子,广袖白袍,侧坐着,长长的睫毛微颤。他低头吹着尺八,手指修长有力。忽而抬眼,双眸犹如深夜一般深邃,定定看着她,然后慢慢伸出手来。

    小蛮不由自主握住了他的手,紧跟着眼前一黑,人事不省。

    她觉得自己是躺在一片无边无际的花海里,漫天飞舞的都是清香花瓣,她无寸缕,躺在花朵上,嫩的花瓣摩挲着肌肤,舒服得令人想叹息。

    远处走来一个白衣男子,广袖随风飒飒响动,他走到她边,长发垂在她脸上,温柔地看着她。他的手指修长有力,划过她的脸颊,耳朵,脖子,最后按在她后脖子上。

    唇,被人吻住。温柔又灵活的舌头,不想要吃掉她,倒像是引她来吃一样。

    小蛮抬手抱住他的脖子,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泽秀……”

    花海突然消失了,小蛮一下子惊醒。猛然睁开眼睛,入目是陌生的水墨纱帐,光从缝隙里透进来。她惊恐地发现自己浑不着寸缕,就这样大刺刺地躺在上。

    她险些尖叫出声。一把抢过被子把自己裹个结实,四处寻找衣服,可是哪里都找不到。

    正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忽听有人推门走了进来,她缩在墙角。恨不得把脑袋也塞进被子里。

    一个人影出现在帐子外,然后那个低柔地声音就响了起来:“你醒了?”

    是天权的声音!

    紧跟着帐子被一双修长的手揭开,他清俊地面容出现在眼前。小蛮浑都僵住,缩在最里面,颤声道:“你……你怎么……”她不知道自己要问什么。是问他怎么弄出那些幻影的,还是问他有没有对她做什么。

    他穿着家常地袍子,屋子里很暖和,所以他的领口很松,一把青丝也披在前。竟有一种与泽秀完全不同的妖娆。

    “你忘了我说的话吗?”他笑吟吟地问着,坐在边,将帐子挂了起来。1 6 K小说网.电脑站www.1 6 k.Cn

    他说什么?好像是说……她是他的。

    小蛮瞪着他。良久,才道:“是你做地!你杀了兰芝斋那些人!”

    他慢慢摇头:“不是我。”

    “我不管是不是你!放我回去!”她起想跳起来。突然又想起自己没穿衣服。脸色登时惨白:“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衣服呢?!”

    天权柔声道:“不用怕,我什么也没做。只是花海的后劲太强。如果不脱下衣服,你会受很重的内伤。”

    花海?她刚才做梦确实有见到大片的花海,可是花海和后劲有什么联系?

    见她怀疑不善地瞪着自己,天权便伸出手,要去摸她的耳朵,小蛮警戒地一缩,他立即停下动作,轻道:“你耳上的那个耳钉,它叫做花海。我将左花海送给了你。”

    她没说话,只是定定看着他。

    天权又道:“花海是一种很奇特的石头,左右花海互相呼应,只要其一发力召唤,便可以让人产生幻觉,将对方呼唤到自己边。”

    小蛮看着他,半晌,才道:“把衣服还给我,放我回去!”

    他笑了笑,起从旁边的箱子里取出一件夹袍,放在她面前:“穿上吧,快中午了,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我要回去!”她大喊。

    他好像没听见她地话,走到门口,说道:“这里是庆州,我在这里也有一处院落,不过比镇州的小很多,所以只有你我二人,没有仆役,你吃什么,我来做。”

    “你没听见我的话吗?!”她怒了。

    天权缩紧下颚,苦笑道:“你见到我一定要说这些煞风景地?”

    “我要回去!”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了出来。

    天权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柔声道:“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

    “你算什么救命恩人!都是你搞出来的诡计!我不会再被你骗了!”

    天权静静看着她,突然转走了回来,坐在边,慢悠悠地说道:“你并不知道,自己地小命是悬在半空中。不光是你,泽秀也是。被他盯上地人,没有能逃脱的,我若不救你,拇指被人割下,你会死得凄惨无比。”

    “他?”她立即抓住了里面最敏感地一个字。

    天权笑了笑:“你不会以为,不归山整件事都是我一个人策划出来的吧?”

    难道不是吗?小蛮有些吃惊,不过仔细想想,好像确实不太可能,他年纪也不大,从哪里来的那么大势力?他在不归山应当也做了很久的天权公子,之前做天刹十方一定更年轻,那么年轻的人不可能在天刹十方里混的风生水起。他后面肯定还有人。“那个轻功绝伦的,叫做黑蝙蝠,和红姑子他们差不多是一个级别的人物。他们并不是我的手下,否则在镇州的时候,你也不会被他们掳走。”

    “不是你手下也是你同伙!”她说得很不客气。

    天权没有生气,只是低声道:“不错,同伙。要看是什么方面的同伙。利用真假小主地事绊倒不归山是我们共同的目的,可是在后继问题上,我们发生了很严重地争执。我的师父----还有其他一些人希望就这样将那些人困在不归山。可是我并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我们不是一起在不归山救人了么?在这个方面来说。我们也算是同伙。”

    “谁……谁和你是同伙……”她说得结结巴巴,“你救人……也是为了给你自己扬名立威……”

    天权笑道:“你们不也扬名立威了么?那天晚上,是谁说要做大英雄?”

    小蛮脸色一白:“你偷听我们说话!”

    “抱歉,我是无意听见地,我也无意让你难堪。”

    小蛮咬着唇瞪他。天权轻道:“所以,你和泽秀的作为惹恼了我师父,这次派黑蝙蝠去兰芝斋本想给你们一个警告,不想他太过嗜血,先惊动了兰芝斋的人。不过你不用害怕,他中了毒,已经死了,我来护着你,你绝不会有事。”

    “我不要你护。”她打断他的话。“我也不相信你的话,照你这样说,你也去救人了。你师父第一个要责罚地应当是你才对!”

    天权淡淡转头望着窗外,良久。方道:“他已经责罚过了。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总之我是不会放你走的。我只能护得了你一个。泽秀的话,他们一时还动不了,他背后有厉害人物撑腰。最危险的人是你。”

    “我不要你护着!”她又开始一千零一遍的重复,“如果你觉得我在不归山说谎话是为了什么别的,那真的很抱歉!我只是……为了谢谢你一直照顾我……所以……我没有别的意思!请你不要误解!我也不是你的!永远也不会是!”

    他微微一笑:“你心里感激我,我很高兴。好了,不说这些煞风景地话,你穿衣服吧,我去做饭。”

    他推门走了出去。小蛮恨恨地穿上夹袍,这衣服又薄又软,根本不能御寒,她系好腰带,低头一看,下也没鞋子,除非她想光脚踩在雪地上,否则不要想逃走。

    不过,他未免太小觑她,如果衣服不能御寒,光着脚,她就不会跑吗?

    小蛮推开窗往外看,这里果然是个很小的院落,只有两栋瓦屋,外面是无边无际的森林。她跳出窗台,光脚踩在雪上,冻得一个惊颤,然而却也顾不得了,左右看看,确定天权是去做饭了,她撒腿就跑,眨眼就跑出了院子,在树林里狂奔。

    不知跑了多久,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落在上,她抬头一看,却见漫天飞舞着片片五彩花瓣,醉人地清香顿时包围了她,心里那只小手又抓了起来,她不由自主转就要回去。心中突然一个警觉,他又要用花海来控制她!

    她奋力从幻境中找到一丝力气,抬手去扯耳朵上的花海耳钉,可是他在耳后打了死结,她力气不够,扯了两下没扯下来,眼看漫天神佛又一次降临,天女们开始撒花,她再一次陷入幻相不可自拔。

    不知过了多久,她慢慢睁开眼睛,天已经黑了,她上又一次光溜溜地,躺在挂着水墨纱帐地上。夹袍就放在她手边,她起穿上,第一件事就是抬手去扯耳钉,就算他在耳后打了死结,她拼着拉破耳垂也要扯下来。

    可是她扯了半天,耳朵都快拉掉了,那耳钉就是取不下来,它简直像扎根在耳垂上一样,无论她怎么拽就是下不来。正急得浑大汗,屋中突然一亮,有人点了烛火。

    “没用的,你拔不下来。”

    天权揭开了帐子,淡淡看着她:“它吃你地血,已经成为你体的一部分了“你骗人!”她怒不可遏,冲上去想抓破他清俊的脸,天权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我没骗你。左右花海一旦分开戴在不同人的上,就再也取不下来。当然,真想取下,你可以将左耳割了。”

    割了耳朵?!小蛮不由打了个寒颤。

    天权放下她的手,轻道:“小蛮,和我一起真的那么难以忍受吗?”

    她一咬牙:“是的!”

    他勾起嘴角:“因为我骗了你?还是因为我喜欢你?”

    她恨道:“我不要和你在一起!我不喜欢你!”

    他没说话,过了一会,才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一个字也不信!”

    他轻笑:“那怎么样你才能相信呢?”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