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红蝶之卷 第五章 难道是做错了(二)

    第三更。

    有人在用树叶吹着简单的曲调,吱吱呀呀,却十分清脆。

    象玉手出新奇。千花万草光凝碧。裁缝衣著,天歌舞,飞蝶语黄鹂。

    小蛮的脚步不自地追随着那曲调走了过去,绕过树林,就见泽秀靠在树下坐着,手里拿着一片树叶在慢慢吹。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他上,他浓密的睫毛上好像镀了一层金,轻轻颤抖着。

    她轻手轻脚走过去,抱着膝盖坐在他边,把脸靠在膝盖上,不说话。

    他还在吹:素丝染就已堪悲。尘世昏污无颜色。应同秋扇,从兹永弃,无复奉君时。

    小蛮怔怔望着自己的脚尖,低声道:“泽秀,你和他不同。他出事了我会担心难过,可是你出事,我会跟你一起的。”

    他不吹了,却也不说话,将树叶放在手上慢慢转。好乖好乖在旁边低头吃草,时不时用鼻子在他手上蹭两下,讨好地喷气。

    小蛮沉默了一会,又道:“不过,我不是东西,我不是谁的。我就是我。”

    他还是不说话,手里的树叶慢慢转,有点轻浮,有点蓄势待发。

    她顿了一下,懊恼起来:“你是不是怪我说错话了?我不该骗那些人?我又做了坏事,骗了人。”

    老天保佑,他终于开口了,声音淡淡的:“不,你做的很对。那种况。你不顺着他,他就要反咬你。和他斗,你只有死路一条。”

    “那你不生气了?”小蛮立即顺竿而上。上房揭瓦,歪着脑袋看着他。他抿着唇再次沉默。小蛮讨好又小小地拉了拉他的手,捏住他的小指轻轻晃,满脸哀求地神色。

    她真的越来越会撒,撒得天衣无缝,撒得人心一下子就软了。什么火气愤懑都发不出来,烟消云散。

    泽秀板着脸瞪她,可是过一会就撑不住,在她额头上一弹:“小鬼。”

    小蛮展颜一笑:“我本来就是小鬼。”

    她软软地靠在他肩上,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声音纤丽清脆。她地手又白又软又细,捏着他的衣角慢慢玩着,指甲是淡淡地粉色,像半透明的小贝壳。她的头发很软。很凉,擦在脖子上痒痒的,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幽香。她地体很纤瘦。却并没有弱不胜衣的可怜,反而是灵动的。活泼的。裙子下两只脚踢着树叶。把干枯的叶子踩得咯吱咯吱响,好像那是件很好玩的事。

    她抬头。睫毛上是微微蹙起的眉毛,她看上去又天真又无邪,外加一万分的楚楚可怜,这双眉毛功不可没。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1 6k.Cn睫毛下是漆黑的眼珠,她没有看他,在看头顶地树,刚才跑过去一只松鼠,她立即露出感兴趣的样子来。

    脸上突然一暖,小蛮本能地扬起笑脸望着泽秀,他低头定定看着她,桃花眼里第一次流露出迷惑的神采,暗地无边无际。

    “不如我把你真正变成我的吧。”他低声说着,“小蛮,想不想做真正地女人?”

    什么意思?她顿时疑惑了,本能地觉着危险,稍稍朝后退了一些。

    泽秀闭上眼,再睁开,那种深沉地黑暗却消失了,他笑了笑,将她从地上拉起:“走吧,不归山的事解决了,咱们也没事了,我带你去各地走走玩玩。”

    小蛮点了点头,突然道:“呀,我忘了连衣!不晓得她又跑去什么地方了!”

    他翻上马,将她抱在前,道:“以后你也用不着她了,何必带着她。她有自己地生活,后有缘,自然能相见。”

    说罢将马鞭一挥,好乖好乖慢吞吞地跑了起来。

    他曾想过将她真正变成自己的,可是那是很自私的想法。只因为赌气或者什么别的就这样幽她,折损这种天真绚烂的光芒,他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你这个小鬼。”他不知从哪里生出来一股愤懑,在她脑门上一拍,“什么时候能像个女人?!”

    小蛮啊地痛叫一声:“很痛你知不知道?!我拍你一掌试试?!我不是女人,难道你是女人啊?”

    泽秀哈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叹息:“你还早,还早呢。”

    回到佳希娜的帐篷,两人都是风尘仆仆,洗了个澡就缩在帐篷里打开地图商量下面去哪里玩。

    “去江南好不好?我一次都没去过呢。”小蛮很衷地提建议。

    泽秀摇了摇头:“等赶到那里就是夏天了,会死人。不如去开封府,比镇州还要繁华,你应当没去过这种大城。”

    “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小蛮躺在地上,翘着脚,一颗一颗往嘴里丢葡萄干,这是刚才佳希娜送给她吃的。

    “嗯,好玩的你去了就知道。这一路过去可以经过兰州敦煌,你家乡梧桐镇也可以去。你这死小鬼出来这么久,爹娘会担心的吧?”

    他也抓了一把葡萄干塞嘴里。

    小蛮愣了一下,半晌,才道:“不会的吧。或许我走了对他们来说才好,更像一家人。”

    泽秀也愣了一下,没说话。

    “嗯……我娘早就死啦,死之前我爹离家三年在外面找了二娘,我娘大概是被气死的吧。怎么说二娘我弟我爹才更像一家人,我呆着总是怪怪的。”

    泽秀摸了摸她的脑袋,突然问道:“你要去我家看看么?”

    小蛮立即想起他家四娘的嘴脸,一想就觉得无聊,毫无兴趣地摇了摇头:“不去,那群女人没事找事。无聊死了。”

    泽秀正要说话,忽听帐外有人在叫他,他立即起揭开帘子。却见帐前站了三个人,居然是苍崖城小主西雅斯和利姆拓。另一个却是敛芳城的元总管。这三个人会凑到一起真是罕见,他立即抱拳问候:“原来诸位也在这里休息,真是难得。”

    利姆拓笑容满面,叫了一声:“泽秀!好久不见了!”

    泽秀点了点头,忽听元总管微笑道:“这次在下能脱离桎梏。多亏泽秀先生仗义相助,先生的恩德,敛芳城永世不忘。”

    泽秀最不耐烦这些客,只得随意敷衍了几句,果然他很快就流露出来的真正意思:“那位姑娘,是叫小蛮吧?在下有些话想与她说,还烦请先生引见一下。”

    泽秀正要回头叫她,小蛮早就自己凑上来了,瞪圆了眼睛看着元总管。突然微微一笑:“元总管你好呀,你也住在这里?”

    泽秀见他似是有话对小蛮说,自己留在这里也不好。见利姆拓和西雅斯地神,大致也猜到他们的意思。他进帐取了一个木盒子。三人去到另一个帐篷里喝酒叙旧。

    元总管对小蛮微微一笑:“在下可以进去吗?”

    小蛮揭开帐子请他进来,从壶里倒了一杯茶给他。

    元总管道谢接过。却不喝,两眼只盯在她脸上看。小蛮被看得浑发毛,不由轻道:“元总管,有什么事吗?”

    他又是一笑,低声道:“在下就开门见山了,姑娘十分面善,不知令堂是否就是敛芳城主人郭先生的千金?”

    小蛮吃了一惊,犹豫了半天,才道:“嗯……是啊。不过……我娘她……不是说并非他地骨……”

    元总管低声道:“是不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郭先生很在意你这个外孙女,听说你在外受苦,心中十分难受。”

    小蛮没说话。

    他又道:“令堂现在何处?”

    “哦,她……早就去世了。”

    元总管点了点头,喝了一口茶,轻道:“此次我来不归山,也是奉了郭先生地指示。有些东西,郭先生要我转交给你。”

    他从袖中掏出一个信封,双手递给小蛮,她疑惑地接过来,只觉厚厚的一沓,沉甸甸的,那手感,竟有些像银票。元总管说道:“这里是一万金,也就是当年贼人要挟令堂索要的酬金数量。郭先生让我带话给你:并非舍不得一万金,只是不愿被人威胁。另外,敛芳城也算天下望族,郭先生的儿孙都是儒雅风流地人物,恕在下直言,姑娘你出贫寒,举止粗俗轻浮,并没有任何敛芳城的风范。郭先生让我将银子转交给你,算了却他的一个遗憾心愿,姑娘后出门在外,不要提及敛芳城为好。”

    小蛮总算搞懂他的意思了,给她一万金,算作堵嘴费,她不许说自己是郭宇胜的孙女,他们根本没有关系。

    她捏了捏信封,突然笑了一下,将信封塞进怀里,抬头道:“好,我知道了。我不会说的。”

    元总管很满意她的合作,笑道:“姑娘果然爽快。不过姑娘今既然已经答应了,他如果再外继续提及此事,未免让敛芳城为难……”

    小蛮眉头一跳,笑道:“你们敛芳城很香吗?苍蝇蜜蜂都想沾边?我要靠它才能活下去?”

    元总管脸色一变,勉强微笑道:“在下并非此意……”

    小蛮挥了挥手:“不用多说,我今天已经答应了,就不会再提这事。敛芳城是什么地方?我根本听也没听说过。”

    元总管只得点了点头,又坐了一会,这才起告辞,走到门口突然回头,眼里有些欣赏的神色,柔声道:“姑娘若是他遇到为难的事,与敛芳城无关,元某愿意相助,报答今救命之恩。”

    “多谢。”她并不废话。

    帘子被人合上,小蛮抓着信封,呆了半晌,慢慢躺在地上,似乎并不想拆开数一数。

    不知过了多久,泽秀走了进来,见她呆呆躺在地上抱着膝盖,缩成一个球,手边还放着一个厚厚地信封,不由走过去将她拦腰一抱,抱在怀里。

    “怎么了?他和你说什么了?”

    小蛮哦了一声,嘿嘿一笑,把那个信封一拍,得意洋洋:“一万金,泽秀大叔,你可不要小瞧我了。如今我不是小富婆,你要叫我大富婆!”

    泽秀微微一笑,低头在她脸上一吻:“你这个死小鬼。”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