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红蝶之卷 第四章 难道是做错了(一)

    第二更。

    这边小蛮和连衣在叽叽咕咕说着话,那边一群人围着泽秀问个不停,显然都是激动个半死。

    先前抛出腰带将他俩拉过来的那个老头叹道:“不归山好生狠毒,那香炉里放的不光是迷药,更是一种名为十醉的毒药,中毒之后半年内和普通人无异,半点劲力也发不出来。否则以我等的手如何会被困在此处毫无作用。”

    小蛮正拉着连衣走过来,听他这样说,不由奇道:“可是我看老爷子你方才不像是失去功夫的样子啊?还蛮有力的。”

    那老头笑道:“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那天你跳上台子我就说,这女娃不简单,有胆子,有脑子,今天你果然又做了一件大事,真是不简单。我虽然也中了毒药,不过修炼内力数十年,能将毒出一半,稍稍恢复一些劲力。若非十醉太过霸道,方才那一抛,应当能将你们拉得更近些。”

    小蛮被人夸奖,登时喜笑颜开,觉得这老头是天下第一好人,谁知周围的人也纷纷夸赞她聪明伶俐,胆识过人,英雄侠义,她被捧得都快飞天了,笑得差点不认识自己是谁。

    原来泽秀说的要做大英雄,就是这种。果然感觉很不错,被一群人狂殴和被一群人狂吹捧,感觉一点都不同,天差地别。

    “我……我听说金木水火几个自己逃走了,这里是有暗道的呀,大家怎么不从暗道逃走?”

    她才问完,立即有人恨道:“别提那四个老贼了!早早有人发觉他们私自从暗道逃离。大伙过去才发现他们又把暗道给堵死了。真是没想到,赫赫有名的不归山居然如此险毒辣!令人不齿!”

    他们都在痛恨不归山,没人怀疑真正的幕后凶手。小蛮愣了一会。拉着连衣的手走进正,只见里面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正中地就是耶律,还是那么衣着光鲜,好像根本不是被困了两个月,而是玩了两个月似的。他一见到小蛮,眼睛就亮了。扑上来笑道:“好姑娘!原来是你救我们了!”

    小蛮干笑道:“你……还蛮好的,和我想象地不太一样。”

    耶律柔声道:“这里有饭有水,什么都有,大家都没功夫,也没人抢,还很谦让,武林前辈就是不同。”

    小蛮四周看了看,就见角落里还站着两个人,正是真正的苍崖城小主和她地护卫利姆拓。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两人见到小蛮都很是尴尬,利姆拓朝她微微点头,似是愧疚外加感激。

    依照小蛮以前的子。就算不冷嘲讽,也要装作不认识的。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对这人的怨恨似乎慢慢消失开。她默默点了点头。当作打招呼。

    她一直是被欺辱被蹂躏被忽略的人,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不信任。可是一直去怨恨。对自己对别人都没什么好处,真正让人心服口服地,总归还是你真正做了什么,而不是逃避了什么。

    “奇怪,这里怎么没有不归山的弟子?”小蛮看了一圈,才发现这个奇怪的现象,她记得走的时候山上还有很多弟子呢,天玑摇光他们也在。

    连衣脸色一白,半晌,才垂头道:“都……死啦。大家都说是不归山的诡计,然后金木水火四人又跑掉了,他们……就迁怒在年轻弟子上……好多人都被推下山崖,天玑公子还有摇光姑娘……也是。死的好惨……”

    小蛮登时觉得全发冷,回头看看外面谈笑风生恢复了往风采的江湖群雄。他们是不是打算默认这事,然后全部装作没发生过?这里发生过一场多么可怕的屠杀,一群被困在山里的人,怨恨毒,不顾一切地报复。他们曾是被害地人,反过来做凶手,完事了通通装作没发生过,继续做他们的被害人。

    不归山这次是彻底的完蛋了。

    泽秀走了进来,群雄也跟着进来,七嘴八舌地问小蛮当是怎么出去地小蛮沉默了很久,她不知道要怎么说,说实话,那天权就完蛋了,说谎话……她也不知该编个怎样的谎话才好。她也明白了为什么昨天晚上天权会那样说,不要做他地敌人,是指不许她说实话吧?

    她沉默不言,泽秀看了她一会,笑了一声,那绝不会是很愉快地笑声。

    小蛮背上冷汗直冒,喃喃道:“我……是天权公子救了我……”

    “天权?”众人喧哗开了,“是不归山的人!他也逃出去了?”

    小蛮咬紧牙关,万分为难,张口正要说话,忽听后一阵喧哗,呼啦啦涌进来大批地人,群雄一见,登时沸腾了起来,这个叫掌门你还活着!那个叫大哥你没事吧?是天权他们,他们从暗道里上来了!

    她慢慢抬眼,就见那个白色的影缓缓出现在视野里。他的容貌如冰似雪,双眸似潭水一般深邃,似乎是含着一丝微笑,又仿佛下一刻那笑容就会消失,变成彻底的冰寒。

    他没有看她,只是拱手朗声道:“天权特来迎接诸位前辈。”

    诸人问清缘由,原来竟是他领着各门派上来救人的,立即对他抱拳表示感谢。天权微微一笑:“不,救了诸位的,是泽秀先生和这位姑娘,我们到底还是迟了一步。当在下发觉了门派里的异动,愤而离开,没想到他们竟会使出如此毒手段,于是立即通知各派,马不停蹄赶来不归山,在山下擒得了逃出来的金木水火四位,已被耶律颓显将军就地正法。暗道在山谷中,地势险要崎岖,到底还是不如泽秀先生犯险来得快。”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先前的疏离警备顿时消失,加上各自派里的要人也赶来了,心中更是稳定的多。当下竟谈笑风生起来,并不急着从这里离开。

    小蛮低声道:“你……你知不知道。天玑和摇光……已经死了?”

    天权连睫毛也没颤一下,轻道:“毕竟曾有同门之谊,我心中自然悲痛,然而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做下了滔天地罪行。总是要付出代价。”

    小蛮咬住嘴唇,没说话。

    耶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突然问道:“你不是说那天是好兄弟救了你吗?怎么救的?你怎么又会和这个桃花眼的好兄弟一起来?”

    这问题一出,众人都望了过来,同样好奇。

    小蛮喉中犹如火烧一般,眼怔怔地看着天权,他终于抬眼望了过来,目光深邃。犹如一个迷离地梦。他在问她!问她:你真的要和我为敌吗?

    那一瞬间她想到了很多事,被白雪淹没地庭院里,温暖的灯火。沉水香幽然的香气,他微凉的手指。还有贴在额上的那个吻。他说:我永远等着你。

    小蛮猛然闭上眼。再睁开地时候,她的声音也漏了出来:“嗯……是天权公子救了我。他……不齿不归山的无耻行径,很同我,所以……把我救了出去,他……是个好人……我……我后来中了毒,他还帮我解毒,送我回家……然后……遇到泽秀……”

    她简直不晓得自己在说什么东西,群雄的喧哗声很快就盖过了她的声音,她觉得自己在无限缩小,不知道要缩到哪里去。手腕突然一痛,是被人狠狠捏住了,她涣然抬头,正对上泽秀冷冷的桃花眼。

    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好像已经完全变成了木头人。

    最后众人分成两批,有的从小车上滑去栈道,有的从暗道里走。

    有很多人和他们说着感谢的话,可是她再也听不到一点声音,回到山脚下,诸人重见天获得自由,自然是人人欣喜。

    泽秀一直牵着她地手,走进了军帐里,他才把手轻轻松开,埋头收拾包袱,一个字也没说。

    小蛮愣愣站了一会,才道:“泽秀,我……”

    他猛然转,把包袱狠狠丢在地上,一把掐住她的肩膀,几乎要掐碎她的骨头。

    “你很好!果然很好!世上真是没有你不敢做地事!”

    他声音极低,却极凶狠。小蛮被捏得生疼,脸色发白,怔怔看着他。

    泽秀看了她很久,才渐渐放松手劲,猛地将她揉进怀里,轻声道:“为什么总是看他?”

    她喃喃道:“我……没有。可是……他真的、我不能……”

    “那我呢?”他很轻地问着。

    “你不一样啊!”她急了,“为什么总是提他!我在这里你看不到,你就看到他!”

    泽秀没说话,将她放开,外面有人来找他说话,那些人要回各自地门派了。小蛮闷在军帐里,郁闷极了,干脆走出去透气,远远地,就见那一抹白色影朝这里走来。她静静看着,只觉他越走越近,可是他和她地距离却分明越来越远。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小蛮。”他走到了她面前,眼睛比什么时候都亮,“你等着,我很快来接你。”

    他地声音无比温柔,小蛮不由抬头看着他,低声道:“为什么接我?”

    天权没说话,只是微微一笑,突然张手将她揽住,小蛮来不及惊呼,唇上就是一,被他轻轻吻了一下。那是个蜻蜓点水一般的亲吻,一触就放,她甚至来不及反应过来。

    “你会是我的。”他笑吟吟地说着,清凉的袍袖擦过她的脸颊,淡淡的麝香味道似乎要留在她上一样。

    他就这样走了,很快消失在山路上。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