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红蝶之卷 第三章 要做大英雄(三)

    继续继续,三更。

    第一更。

    小蛮回到军帐的时候,泽秀早已和衣背对着她睡了。

    她怔了半天,慢慢走过去坐在他边,过一会,才道:“你……你们在女真部落说了什么?”

    他没说话,好像是睡着了。

    她呆了好久,突然一脚踹在他背上:“你说话啊!”

    泽秀翻个,恶狠狠地瞪着她:“话说完了?要不要我避让一下给你们说个够?”

    “你……”小蛮恨不得把他妖娆的脸给抓破,“简直不可理喻!”她掉脸又要走,泽秀一把扯住:“去哪里?到他的帐篷里?”

    小蛮反手就揍,又踢又打:“你这个臭男人!去死吧!”

    泽秀脸上吃了她两拳,再也忍不住暴起,一手抓住她两只手腕,一手抓起她的领口,轻轻一掀,她就仰面倒在了上。小蛮怒道:“你要做什么?!你总是欺负我!什么都要听你的!你发脾气就是对的,我什么都是错!”

    泽秀吸了一口气,冷笑一声,一把丢开她,自己翻朝外躺下了。

    小蛮坐起来又打,抬脚在他肩膀上也不知踹了多少下,泽秀反手一把抓住她的足踝,一扯,她不由自主跌在他上,紧跟着领口又被一拽,她两手不由自主撑在他前,低头定定看着他漆黑的双眸。

    “别闹。”他低声说了一句。

    小蛮哼了一声:“是谁先闹的?只许你发脾气,蛮不讲理!”

    他闭上眼,过了一会。才道:“手,手给我。”

    “不给!”她继续犟。

    泽秀睁眼静静看着她,小蛮犟了半天。终于还是慢吞吞把手伸了出来。他握住,放在自己脸颊上。低声道:“不要……把背对着我,看别的男人。”

    小蛮心中登时软了,嘴上还硬:“不讲理!你直接把我捆在你前就是了!我是个人,又不是玩具。”

    他沉默了很久,才点了点头:“对。你不是玩具。”他捏了捏小蛮的手指:“那你以后尽管看吧。”

    他闭上眼装睡,按住她地腰不给她走,小蛮挣了半天,忽觉他掌心变得炽,突然就按在脖子上,烫得她一个惊颤。

    “别动。”他的声音有点

    小蛮僵在那里,瞪圆了眼睛,连眼睛也不敢动一下。泽秀按着她的脖子,抬头在她脸上吻了两下。然后才道:“算是我错,说话难听。不过你最好记得,你是我地。只是我的。HTtp://Www.16K.Cn”

    “我……是……你地?”她还有点不能回神,喃喃重复着。

    他满意地眯起眼。很高兴地拍拍她的背。将她往旁边一放,两只手掌将她的手握住放在前:“睡吧。”

    小蛮怔怔看着自己的手:“你……这是什么坏习惯。非要握着人的手才能睡觉?”

    他笑了笑:“你不也是喜欢缩成一团睡觉么,坏习惯也不少。”

    小蛮犹豫了一下,突然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抚在他额头上,也不是很烫,不像是发烧地样子,不由轻道:“泽秀,你没发烧吧?你的手,好烫。”

    他没回答,只是腾出手盖在她眼睛上:“睡觉,明天还要早起。”

    这个男人的坏习惯真不少,他不管背对她还是正对她,都要握着她的手,好像这样才能睡得安稳。小蛮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呵欠,本能地缩成一团,忽然想起他说自己睡觉喜欢缩起来,好像确实是这样,如果被子不被她抱在怀里,她就会觉得缺了什么一样。

    他翻了个,把她的手也拽了过去,小蛮睡得七荤八素,不由自主也跟着翻过去,像揉被子一样紧紧把他抱在怀里,觉得无比温暖无比舒心。

    不知睡了多久,忽觉鼻子里痒痒的,她不由自主打个大喷嚏,一下子惊醒了,睁眼一看,泽秀正抓着她的一撮头发在她脸上划来划去。他笑道:“好了,起来吧。要做英雄就不能睡懒觉。”

    天色已然大亮,小蛮心里一慌,一骨碌爬了起来,把头发胡乱一绾,抄起泽秀给她的毛巾随便擦了擦脸,再喝一口冷茶漱口,穿上小靴子就要走人。

    “不用急,他们也是刚下山,咱们从上面走,绝对比他们快。”泽秀递给她一块饼,用水泡开了,看上去一点也不好吃。

    “这是什么?”她很怀疑地问着。

    “哦,是辽兵送来的早点。”他很好心地解释,“只有一份,所以我让给你吃了。”

    小蛮厌恶地皱起眉头,白了他一眼:“骗人!你不喜欢地东西就给我吃!我最讨厌吃这个,快拿开!”

    泽秀计没能得逞,最后那块大饼被丢在桌上,谁都不屑去吃它。

    揭开帘子走了出去,今天是个难得的晴天,阳光无比灿烂,也无比的寒冷。小蛮抬头看了看头顶那块天险地大山岩,心里也没底,要是真过不去,可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他俩就要死在这里了。

    泽秀管耶律颓显要了好几根手臂粗细地硬麻绳,几个人拼命把它们打在一起,结成死疙瘩,忙得满头大汗。耶律颓显奇道:“先生这是要做什么?”

    泽秀笑道:“跨过天险。”

    耶律颓显不由吃了一惊:“万万不可!如果摔下去怎么得了!天权先生他们已经从山谷暗道中潜进,先生何必非要冒这个大险?”

    他淡道:“救人如救火,能快一步就是一步。将军请替我准备一个小车,可以在绳上滑动地。”

    耶律颓显劝了半天,见他不为所动。而且他的计谋也确实快一些,只得点头答应,吩咐手下将小车装在缆绳上。

    最后将麻绳分成两股。一股拴在小蛮地腰上,一股拴在泽秀的腰上。他一只手抓着小车,一只手按着佩剑,小蛮猴子一样跳上他地背,双手双脚巴住他不放。两人站在只修了一小半的栈道上,下面云雾缭绕。也不知有多深,看一眼就要腿软。

    泽秀低声道:“你怕不怕?”

    小蛮摇了摇头。他笑了笑:“那你要抓紧,掉下去就完蛋了。”

    她连连点头。泽秀突然把小车一放,反手将她捞到前,捏住她还没反应过来的下巴,低头就狠狠吻了上去。小蛮吓了一跳,这里那么多辽兵!还是在悬崖上!他发疯了?!可是他吻得那样专注深沉,好像要把所有生命都投注在这个吻里一样,小蛮渐渐透不过气来。喉咙里发出轻微地呻吟,用力去捶他的

    泽秀一把放开她,依依不舍地在她唇上又咬了一口。低声道:“很好,这样就不遗憾了。”

    小蛮又跳回他背上。她还有些茫然。可是低头看看高悬万丈地悬崖,她突然就明白了。她紧紧抱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头发里,泽秀提了一口气,纵跳起,她只觉整个体也跟着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

    后面的辽兵慢慢放着麻绳,万一他们掉下去,上的绳子只要不断,还是可以拉回来地。

    他这一跳好远,眨眼就跳到了山岩附近,反手飞快抽出歌,铿地一声扎进山岩里,反一跳,稳稳站在上面。悬崖上的风扑面而来,两人的衣服被吹得猎猎作响,泽秀停了一下,看看周围,笑道:“看啊,这种风景只怕一辈子也见不到的,不看太可惜。”

    小蛮抬起头,四处张望,周围全是云雾,偶尔被风吹散开,就是满眼的绿,他们像悬浮在半空的仙人,周围一切都是那么开阔美丽,她不由发出一声赞叹:“真的好漂亮。”

    “乖孩子。”他笑了起来,她果然不怕。

    拔出龙吟,抬手一抛,铿地一声,又插进前面的山岩里,泽秀又是一跳,稳稳落在上面,反手甩出一根绳子,卷住歌拉了过来。

    他们简直是在刀尖上跳舞,一个不留神就要粉碎骨,终于要越过那块山岩的时候,小蛮朝前努力望,果然见悬崖上那个高楼前站了许多人,一见他们这样危险地跳过来,纷纷招手大呼。

    果然有人活着!小蛮兴奋得脸都红了,泽秀纵最后一跳,落在碎雪上,朗声道:“接住车!”他将手里地小车抛了出去,那些人立即张手接住,更有人扯下腰带,用力抛出,一下就卷住了两人的腰,众人轻轻一扯,小蛮只觉再一次腾云驾雾,轻飘飘地落在了高楼前。

    “你们就这样过来?!太危险了!”扯下腰带住他们的那个老头连连摇头,显然还是心有余悸。

    泽秀放下小蛮,四处看了看,拱手道:“晚辈泽秀,敢问前辈,此处可有死伤?”

    那老头惊道:“哦!你就是那个泽秀!不错!果然英雄出少年!”

    小蛮等不得他们絮絮叨叨,跳下来就着急地叫嚷:“连衣!连衣!耶律!你们在哪里?!”

    泽秀解下她腰间地麻绳,众人一起合力将两股麻绳拴在前的柱子上,再把小车安上去。泽秀这才从怀中掏出一根焰火,点燃了抛向天空,它刺溜一下窜了老高,噼噼啪啪一阵乱响,遥远地山对面顿时隐约传来一阵欢呼声。

    听到动静地群雄全部跑出正查看究竟,拉着泽秀和小蛮的手也不知怎么感谢,她谁也不管,只是使劲朝里面挤,大叫着连衣和耶律地名字。

    忽觉肩上被人轻轻一拍,她急忙回头,立即见到连衣憔悴苍白的脸,她满脸是眼泪,却笑得像一朵盛开的花。“连衣!”小蛮叫了一声,扑上去就抱住她。

    连衣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哭,小蛮鼻子酸酸的,替她把乱发拨到耳后,柔声道:“傻丫头,是我来迟啦,如果早知道你们被困在这里,我一定早些来接你。”

    连衣哽咽道:“主子……我是坏蛋,不值得……”

    小蛮紧紧抱住她的脖子:“什么值不值得!我愿意!我高兴!好在你没事!太好了!”

    她突然想起什么,四处张望:“耶律呢?没和你一起?”

    连衣轻道:“他边有侍卫跟着,他又是个王爷,被照顾的很好。”

    “怎么没和你一起?”小蛮疑惑地看着她。

    连衣摇了摇头:“平时都是在一起的,不过刚刚听到动静他就被侍卫护起来啦,现在应当还在正里。”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