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红蝶之卷 第二章 要做大英雄(二)

    勤劳的十四又多写了一章。

    今天索三更吧们满意否?

    这是第三更。

    其实况比耶律颓显说得还要糟糕,那个栈道根本不能叫建了一半,只能是小半,因为依附着悬崖边上建造,卡在一块凸出的山岩上,那块山岩长满了青苔,下面猛然凹进去,一点可以踩脚的地方都没有,下方就是深的看不见底的深渊,光看一眼都觉得毛骨悚然。

    耶律颓显殷切地看着泽秀,问道:“这位英雄,您可有方法……”

    泽秀看了半天,也觉心惊胆战,摇了摇头:“轻功夫我不擅长,只怕帮不上什么忙。这非得找齐十几个单独修炼轻功夫的人,先攀上山岩顶部,系好绳索,才可以建造。看那石头上那么多青苔,就可知山猿都不敢轻易靠近。”

    耶律颓显急得脸色发白,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带他们下山在军营里暂住一晚。

    小蛮一直没有说话,她显然心不好,沉着脸,躺在那里一个劲玩弄左耳上的耳钉。

    是他,不是他。她心里很乱,紧紧闭着眼,立即浮现出那个一白衣的清雅影,他怀里有淡淡的麝香味道,握着她的手写他的名字。这样一个人,怎会下手如此狠辣。

    其实若放在以前,那些人的生死和她也没任何关系,说不准她还会拍手称赞,这个计谋很妙。但是,连衣在里面。他应当知道她有多重视喜这个女孩子。怎么能轻飘飘地离开,好像他从未做过这样的事,那些都是世人的误解。

    心里那个消失了很久的邪恶声音又开始抬头:那。如果他把连衣和耶律也带出来了,你就觉得很满足?不在乎其他人地生死了?其实。带不带出来也一样,这些人和你也是没任何关系。你真心待连衣,她却一直骗你,这种人你让她去死就好了,管她做什么?耶律当不当皇帝。能不能出来,更不是你要烦恼的。那些在不归山帮你说话的群雄,他们是谁?叫什么名字?跟你有地关系啊,死不死还不是和掐只蚂蚁似的。他谁也不带,只对你若珍宝,难道不好吗?一个女人能得到地最大虚荣就是这种极端专一的了,他给你这样的,岂不是比泽秀那个死人要好的多?你管他是不是坏人,要做什么坏事。他只对你一个人好,那就够了。

    小蛮只觉心里乱得一塌糊涂,扯着脑门子一跳一跳的疼。1 6 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她再也睡不下去。翻猛然坐起。泽秀拽住她地胳膊:“去哪里?”

    “我……头疼,睡不着。出去透透气。”

    泽秀揽住她的腰将她扯回来。抬手在她头顶轻轻按摩,一面轻道:“是这里疼?还是这里?”

    他的手劲很适中。按着生疼的脑门,果然舒服多了。小蛮缩在他怀里,抓住他的袖子,低声道:“泽秀,真的没办法救他们了吗?连衣……也在里面,会不会早就死了?”

    泽秀沉吟半晌,道:“也不是完全没办法,我明早一个人先潜进去看看,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还是有一半把握过去的。”

    “那……如果他们都死了?”她简直不敢想象,两个月,两个月没东西吃没水喝,那里面的人会死成什么样?

    “不会死,里面有粮草。”

    其实这也是他搞不懂天权的地方,既然要困死这些人,为什么不撤走粮草,傻瓜都知道,拖上两个月不回去,各派都不会无动于衷,迟早会怀疑到他头上。他得意一时,最后也还是要倒霉。

    小蛮在他地按摩下终于睡着了,发出平稳的鼻息。泽秀轻轻把她放下,盖好大氅,正要闭目假寐一会,忽听外面风声不对,似是有大批人马朝山上走来。他立即睁开眼睛,提剑下,小蛮被他惊醒了,轻道:“怎么了?”

    “有人来了。”他走到军帐门口,揭开帘子,果然见到山脚下一行火把缓缓移动。

    辽兵立即被惊动了,排列成行挡在路上,吆喝着让他们赶紧离开。过了一会,打头缓缓行来一人,白衣黑马,眉目如画,正是天权。众人见到他如冰似雪的容貌,都不由倒抽一口气。

    泽秀定定看着他,那一个瞬间,他立即明白这贵公子是要做什么了。很好,他果然聪明,一石二鸟,不单要铲除不归山,还要为自己赢得好名声!

    小蛮也是倒抽一口气,揭开帐子就要跑出去,泽秀一把拽住她:“别动!”

    天权跳下马背,缓缓走了过来,拢袖道:“得知栈道修复困难,吾等特来相助,争取早解救被困地群雄与王爷。”

    小蛮完全被他搞糊涂了。

    这次天权带来的人居然全是江湖各大帮派地首要人物,百来号人被困不归山,各自地门派怎会不急,去的就算不是掌门,也都是二把手或者重要人物。他居然在这段时间里召集了群雄,上山拯救被困地人。

    众人立即被请进耶律颓显的帐内商谈修建栈道的事,小蛮坐在军帐里,使劲咬手指,坐立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站了起来,低声道:“我明白了。”

    泽秀抬眼去看她。

    她淡道:“他自编自演,一会做凶手,一会做英雄泽秀笑了笑:“那怎么办,你的英雄称号要让给他了?”

    “我才不让。”她揭开帘子,“我才是真正要做大英雄的人!”

    她走到门外,只见那群人被耶律颓显满脸笑开花地请进各个新搭起的军帐里休憩。天权留在最后,拱手道:“还有件事要禀告王爷,烧毁栈道。将群雄困在山上的凶手已经找到。他们为自己开了一条暗道逃了出来,被在下擒住。该如何处置,还请王爷定夺。”

    耶律颓显惊道:“哦?!此话当真?快带上来让本将提审!”

    那些江湖人士立即骂骂咧咧地推来四个脏兮兮的人。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干净地,小蛮很吃力地看了半天。才吃惊地认出是金木水火四位。天权是哪里来的本事,居然能把他们从悬崖的高楼里挖出来!

    天权淡道:“在下曾是不归山一员,因为不堪忍受他们如此残忍地行径,故而愤然离开。那条暗道在下知道是在山脚下,若从暗道进去。岂不是比修建栈道来得省时?”

    耶律颓显果然大喜,粗粗将金木水火四位审问了一遍,他们也不知被怎样折磨过,根本都说不出话来,只能一个劲点头。最后被众人推出,就地斩首,血流了一地。

    小蛮别过头去,不敢再看。

    她曾以为自己说谎变脸的功夫天下第一,绝没人能胜得过她。后来遇到了不归山地金木水火土,晓得了人上有人,她被人卖了还得帮着数钱。可是金木水火土在天权面前。又成了被宰了也无话可说的人。

    这人的面容比冰雪还要洁净美丽,气质高雅如兰。可是他的心真正是黑暗到底。

    她不自地感到一股寒意。退了一步,缩回军帐里。再也不想看。

    泽秀扶住她的肩膀,低声道:“他们从暗道进去,山谷里地势复杂,大半夜地也没办法过去,只有等明天一早天亮。你着急也没用,不如养足了精神好好想对策。”

    小蛮低头看着他腰上挎着的三把宝剑,突生一个主意:“你的剑,能插进岩石里吗?”

    他一愣,登时明白她要说的是什么,不由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只有你这鬼灵精才能想到的主意!一定要争做大英雄吗?摔下去怎么办?”

    “那就一起死吧。”她毫不犹豫。

    泽秀有些被震撼,他知道这个女孩子心里有一股烈,但想不到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小蛮定定看着他:“不想一起死?”

    他笑了笑:“好啊,一起死。”

    小蛮咬住嘴唇,张开双手去抱他,忽听帐外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然后那个低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小蛮。”

    她浑一僵,急忙转头,只见天权揭开帘子,慢慢走了进来。见到泽秀,他并不吃惊,只是微微一笑。

    “你过得不错,我安心多了。”他柔声说着,“若是累了,随时可以回来,我永远等着你。”

    小蛮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泽秀淡道:“多谢,不过不劳你费心。”

    天权对小蛮笑了笑,黑色的眸子里宝光流转,说不出地温柔:“你瘦了,要多吃饭,知道吗?”

    小蛮垂下头,过了很久,才嗯了一声。

    他笑若风,在她头上摸了摸:“乖,早些休息吧。”

    他走到门口,突然回头,看着泽秀,半晌,才淡道:“你做下不可弥补的错事,在你离开的时候,还记得女真部落,你说过什么话吗?如今我还记得,你最好也记得。失信地人,不是所有东西都可以得回来。”

    他走了出去,泽秀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小蛮踌躇了半晌,突然一把揭开帘子跑了出去。他的背影映着月色,犹如月下谪仙。她叫道:“天权!”

    他慢慢转,看了她很久很久,才道:“小蛮,不要做我地敌人,不要我将你当作敌人。”

    她地心一沉,眼怔怔地看着他走远了。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