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鸦杀之卷 第十五章 鸦杀(三)

    周末是个好子啊,十四存了点稿子。

    今天两更。

    第一更。

    窗外又开始飘起大雪,天色暗了下来。

    小蛮绾着漂亮的发髻,穿着狐皮小袄,貂皮的白色小鞋子,静静坐在上,看上去像一只精致的人偶。

    她真的很安静,一直也没哭,没有说话,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让她吃饭,她就乖乖吃饭,还和以前一样,会说两句笑话,让她睡觉她就乖乖盖着被子合上眼睛,不问为什么自己要待在这里,更不问他何时放她走。

    天权在鎏金香炉里放了两块香饼,过了一会,幽幽的沉水香味道便弥漫了出来。

    小蛮轻道:“好香,你这里的香真多。”

    天权笑了笑:“你喜欢就好。”

    小蛮嗯了一声,过一会,突然道:“天权,和我说话吧,不然闷着很难受。”

    他停了一下:“好,说什么?”

    说什么呢?小蛮想了想,说道:“给我说说吴越国的事吧,有什么风俗,好玩的。”

    天权淡道:“抱歉,我不记得了,我开始记事起,吴越国已经不存在了。”

    “那……你既然是天刹十方,为什么又去不归山做天权公子呢?”

    他显然一点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转从墙上摘下古琴,柔声道:“不要说这些没意思的话了,我弹琴给你听吧。”

    小蛮立即点头:“好啊。你真厉害,会吹尺八。还会弹琴。”

    天权将琴放在案上,手指轻抚,正是一曲列子御风。中正平和,令人心平气和。飘飘然犹若成仙飞起。一曲奏毕,他回头望着她。小蛮微微一笑,轻道:“你怎么还不弹?”

    天权垂下眼睫:“你没听见琴的声音吗?”他的手指拨了一根弦,发出颤抖凄婉的声音。

    小蛮愣了一下,赔笑道:“抱歉……我没注意。刚才……刚才没好好听,你再弹一遍好吗?”

    他点了点头,又弹了一曲晓吟,这次弹到一半,他便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她。HTtp://Www.16K.Cn

    小蛮立即拍手:“弹得好,真好听,你真厉害。”

    天权淡道:“我没弹完。”

    她又是尴尬一笑,摸了摸自己地脸。低声道:“我……不太懂这些……”

    天权缓缓起,走到她面前,道:“你不是不懂。你是根本没听见琴声,对吗?”

    小蛮别过头。他说得没错。她的世界不知为何成了一片死寂。除了说话声,她什么也听不见。整个世界像是死了一样,空虚得可怕。

    “你的耳朵大约有些问题,我替你看看。”他不由分说,将她一把拉起,捏住下巴将她脑袋转过去。

    小蛮急道:“不!不是!我耳朵很好!”

    天权抽出一根银针,淡道:“不用怕,只是有些疼而已。”

    小蛮大吃一惊,眼看他捏着自己地耳朵就要用针来扎,她吓得尖声叫了起来:“别扎别扎!我耳朵没问题!”

    话还没说完,耳垂上就是一痛,他真的扎下去了!

    很疼,像是要把她从沉寂中咬醒抓醒地那种疼。小蛮只觉心惊跳,整个人像是被那种疼一下子抓醒,她的麻木迅速被扯开,好像保护色也被人戳破一样。

    她捂住脸,哭了起来。

    天权抽回银针,用绸布吸去她耳朵上的血珠,轻道:“疼吗?我应当轻些。”

    所有声音都回来了,香炉里青烟嘶嘶的声音,窗外飒飒的风雪声,还有他轻轻地呼吸声,远处三喜和七福说笑的声音。

    小蛮抹着眼泪,可是它们怎么也停不下来,她只有一边哭一边苦笑:“我的耳朵一定被你扎烂了……你一定没扎准位置……疼死了……”

    真的是耳朵疼吗?她只有……她也只能这样说了。

    生活怎么可以这样折磨人,不断的被打倒,再不断地站起来,站的更高。她一直觉得自己可以走到更远的地方,这次她站起来了,站得很高,她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一些重要的东西,结果她爬了多高就被拍回去多远。

    她被命运玩成了球,拍来拍去,怎么也停不下来。

    人活着,就一个字:累。

    天权扯下左耳上的耳钉,捏着她耳朵上新扎出来地那个洞,把耳钉塞了进去,在耳后拧成一个死结,谁也摘不下它。这个动作完成之后,他似乎很满意,抬手一把抱住她,紧紧搂在怀里,低头在她左耳上轻轻一吻,低声道:“以后我来照顾你,再没有谁能伤害到你。”

    小蛮倒抽一口气,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良久,她才轻道:“我不需要你来同我,觉得我很可怜。”

    他摇了摇头:“不要这么说,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低的位置上,觉得别人是同你。你应当不是这种人。”

    小蛮轻轻挣了一下,他立即放开她。她低着头,摸着耳朵上多出来的耳钉,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她喃喃说着。

    天权柔声道:“你什么也不用担心,更不用怕。来,过来坐,我弹琴。”

    小蛮擦干眼泪,点了点头,坐在他边,听他弹一曲凤求凰,缠绵婉转地调子,犹如流水一半,明明是温柔的,却令人想落泪。

    小蛮不由自主将手轻轻放在琴弦上,音色顿时一乱,她急忙把手缩回来:“抱歉……我是觉得音色真地很美。”

    他一把捉住她地手,轻轻捏住她的食指,扣住一根弦,轻笑:“来,我教你。琴上共有五音十二律,这是宫调。”

    他握住她地手,一点一点,慢慢地将凤求凰一曲弹完。屋里沉水香令人如痴如醉,他怀里的淡淡麝香更是让她怔忡。

    这样好吗?就这样下去?和这个人一起?

    心里那个邪恶的声音又开始探头:为什么不?他是多好的人啊,这样的温柔,这样的权势,你还有什么不满足?泽秀那个死人,骄傲的像只孔雀,又不要你了,你一个人灰溜溜地像只土狗,这人却把你当作宝贝,为什么不跟着他?

    小蛮心中一乱,手下的调子顿时也乱了,她猛然起,低声道:“我……我要出去走走。”

    天权正要披衣陪她下去,她却摇头:“别,我想一个人走。”

    她不等回答,自己一个人噌噌跑下楼。天权坐了回去,过一会,从桌下的暗格里抽出几封信。都是守在不归山的属下传来的,有报被困在不归山的诸人试图攀崖逃脱,但至今没人成功。

    他将信看完,放在火盆子里烧成了灰。

    不归山高楼里的粮草大约够这些人撑两个月,时间已经很长了,山下还有辽兵驻扎,估计是耶律带来的人。他忘了这个麻烦,早知应当先将他带出来,否则辽兵牵扯进来,麻烦更多。

    另外,还有个麻烦,泽秀。让他逃脱了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他抽出两张纸,提笔写了几句话,突然轻道:“赵叔。”

    窗台上立即落下一个黑影,垂手等候指示,他将信塞好,递给他:“把这个送到镇州城里贵祥客栈三楼天字号房内。速去速回。”

    赵叔答应了一声,眨眼便消失了。

    天暗了,有点冷。天权将领口束好,抱着胳膊往楼下看。那个少女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的雪堆里乱画,忽跑忽跳,忽上忽下,没有一下安静。她的脸因为跑步而变得红润,两眼似乎也变亮了。

    最后她堆了个雪人,但那其实并不能被叫做雪人,只是上下两堆,被她垛在一起。她张开手,扑地一下跳上去,把雪人给压碎了,简直活蹦乱跳到不行。

    小蛮就是小蛮,她静静坐着永远想不出什么大道理,只有动起来,她才活得像自己。七福远远地在后面叫她,小蛮从雪堆上跳起来,朝他欢快地招手,七福道:“吃饭啦,你去把公子爷也叫上。”

    小蛮转便要上楼,抬头忽见天权站在栏杆前看着下面,她又开始招手,叫道:“天权!吃饭了!”

    他很想笑,而且他真的笑了。

    这翩跹灵动的美丽,又纤细,又坚韧,好像谁都可以摧毁她,可是谁都不能真正摧毁她。这美丽会是属于他的。

    这样很好,这样多好。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