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鸦杀之卷 第十章 她她她(一)

    第二更。

    耶律好说歹说,才让耶律颓显同意在不归山外十里处驻扎等候,又派了亲信的五名士兵跟着他上山,名为保护,实为监视,这次绝对不许他再跑掉。

    到了山脚下的时候,所有人脸上都化了妆。小蛮头上戴了一块大头巾,嘴上还贴了一把山羊胡子,红姑子也不知给她擦了什么,脸上变得又黑又干,把她变成一个五十多岁干瘪瘦小的老头子。

    小蛮往镜子里一照,吓了一跳,她发誓就算这会她亲娘站在面前,脸贴脸,也绝不会认出她来。

    连衣被扮成一个面容普通的少年弟子,耶律文觉扮成最常见的江湖侠客,红姑子去了女装,把脸洗干净,也不知从哪里抓来一把折扇,摇一变成了翩翩清秀公子。

    像他们这种装扮的,每天在路上不遇到五个也能撞到三个,压根不会有人起疑。

    只有耶律恢复了华贵的装扮,骑着高头大马,后面五个辽兵明刀晃晃,神气十足。

    不归山早早就安排了弟子们在山下接待,每人上前亮出邀帖,然后登记姓名,再安排马车送上山,一个个有条不紊。见到耶律,他把份一亮,谁也不敢拦他,赶紧派人恭恭敬敬地送他上山去了。

    小蛮一行人下了自己的马车,红姑子亮出四张金光闪闪的帖子,小蛮气定神闲地摸着假胡子,立即有人对她抱拳:“X老英雄也来了!啊,还带着贵公子!”

    她呵呵笑着。哑着嗓子拱了拱手:“不敢,久仰不归山与苍崖城大名,今带犬子来开开眼界。”她的犬子就是红姑子了。耶律文觉是护卫,连衣是端茶递水的低辈弟子。

    他们立即被安排进一辆马车。稳稳地送上山。

    红姑子似笑非笑:“让你这丫头占了便宜,倒要我叫你爹。”

    小蛮还在摸着胡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戏台子上那些戏子遇到事摸胡子思考了,手感确实不错。

    “先前和你说地话,到时候怎么上前。怎么说话,你记得了吗?”

    红姑子苦口婆心地问着,事关重大,他不能让她出错。

    小蛮点了点头,笑道:“你就放心吧,我都知道的。”

    “那到时候怎么做,你来给我重复一遍。”

    小蛮立即把怎么上前揭露份,怎么说话,怎么行动的过程说了一遍。WWW.1 6 K.cN红姑子倒有些赞赏。笑道:“你记不错,倒是没说错一个字。就是千万记得,不要过早揭露自己地份。等我给你暗号再说。”

    小蛮笑着点头。谁都来对她指手画脚,要她这样做。那样做。摆布她就像摆布土狗一样。不归山是这样,天刹十方也没什么不同。为了自己的利益,耍她耍地叮当响。迟早要他们知道一点,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鸟他们那一

    马车很快就到了山顶,不归山建在山顶的峭壁上,巨大且华丽的高楼,令人望而生畏。山顶有一条宽阔的回廊,架空在悬崖上,通往高楼的正门。回廊前站了一排白袍玄色帽地弟子,对来客拱手行礼,领上回廊。

    高山俊伟,回廊上流风不断,放眼望去,悬崖峭壁,满眼绿色,脚下云雾缭绕,如梦如幻。小蛮缓缓随着一个白衣弟子朝前走,劲风将众人的衣衫都吹得猎猎作响,袖袍也鼓了起来,当真有一种飘然仙的味道。

    走了两步,忽听后面有人惊喜地叫道:“天权公子!”她心中一惊,摸着胡子缓缓回头,果然见到那一袭雪白的影,面无表地向朝他行礼招呼的不归山弟子们点头示意,目不斜视,朝自己这里走来。

    不会吧,他应当是认不出她来才对……

    天权走到他们面前,还未开口说话,只听耶律惊喜地叫了一声:“好兄弟……”三个字还没说完,他袖袍飞快地一抬,一道银光向他的咽喉,封住了他的哑,耶律急得满头大汗,却再也说不出话来,被五个侍卫簇拥着朝前走远了。

    汗,对了,他见到耶律,自然就能认出他们来。小蛮抬头看着他冰冷的目光,他却并没看自己,只是定定看着红姑子和耶律文觉,这两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但还是勉强拱手笑道:“是不归山的天权公子!失礼失礼。”

    天权冷冰冰地勾出一抹笑,淡道:“惭愧,只怕不归山招待各位不周。”

    说完转要走,红姑子突然笑问道:“对了,上次托人给公子送地茶叶,公子可还喜欢?今我又带了一些来,让公子尝鲜。”

    这是什么意思?暗语吗?小蛮一头雾水。

    天权果然停下,回头道:“味道不错,有劳了。”

    红姑子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天权这才转飞快地走了,眨眼就先进了高楼中。

    众人再也不说话,走完了回廊进入高楼中。上次小蛮来的时候只是眯着眼睛,不敢多看,离开的时候也是走地旁门左道,直到今天才是第一次真正从大门进去。进去后是一片极大的院落,像是将山体挖空了一部分造成地,周围一圈高楼,华美难言。

    不归山地弟子们领他们去了客房,这次住的客房就简陋多了,白白地墙白白的,不要说夜明珠,珍珠末也见不到一粒。红姑子在后面低声笑道:“东西公子应当是已经布置下了,只等咱们行动。到时候来个瓮中捉鳖,这些家伙这次要断绝在咱们手里。”

    耶律文觉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小蛮拉长了耳朵也听不清楚,不过从前面的话。似乎可以听出他们是有个大谋。她走进客房,关上门,长长舒了一口气。扑倒在上,考虑着到时候怎么说。

    正想得出神。忽听房门被人敲了两下,她跳下去开门,门口赫然站着天权,她唬了一跳。说真的,知道他是天刹十方之后。她简直不晓得要怎么面对他。加上红姑子又说了那些话,她见到这人就觉臊的慌,手忙脚乱。

    天权对她一拱手,道:“X老英雄,住得还习惯吧?”

    小蛮赶紧拱手回礼:“很好,多谢公子爷挂念着……”

    天权朝里面走了一步,小蛮急忙挡住,不给他进来,一面笑道:“那个……舟车劳顿。我累……”话没说完,她被他轻轻一撞,登时倒退了好几步。天权顺势走了进来,把门关上。

    小蛮胡乱摸着胡子。左右看。上下看,就是不看他。

    天权走到桌边。缓缓坐下,良久,才道:“是我没照顾好你,又让你陷入这种险境。”

    小蛮没想到他会说这种话,心中不由一动,慢慢垂下头,低声道:“其实……也没什么,我、我也……”

    天权打断她的话,轻道:“不过既然已经来了这里,也只有随机应变了。你到时候看我地眼色,不要擅自行动。特别是……不要贸然靠近真正的小主。”

    又来了,这些人怎么总喜欢为她规划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她当真是玩具?

    她胡乱点了点头,忽觉手上一暖,却是他握了上来,小蛮吓得一把甩开,背着手退了几步,结结巴巴道:“那个……我累了,天权公子请回吧……”

    他并不在意,只是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子,放在桌上:“吃饭喝茶的时候,把瓶子里地东西倒两滴进去,千万不要忘记。”

    “是毒药?”她一时嘴快,问了出来。

    天权瞥了她一眼:“不是毒,是药。”

    他起走到门边,突然想起什么,道:“我见到了……”

    他本想把见到泽秀的事告诉她,突然又停住,顿了顿,没说话,推门走了出去。

    他见到了谁?小蛮一头雾水,怎么不把话说完就走。

    她抓起那个小瓶子,拔开塞子轻轻嗅了嗅,有一股淡淡地梅花香,她不由想起他卧房里那股梅花香气,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怔忡了半晌,终于还是打开茶壶盖子,倒了两滴进去,晃了晃,这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半夜三更,小蛮在硬邦邦的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这里的太硬,这里的夜太安静,这里的气氛她本能地排斥,加上脸上地化妆不能去掉,紧绷绷的,难受的要命。

    门外风声嘶嘶,像极了有人在轻轻走路。小蛮突然翻,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一口喝下。

    忽觉桌上有什么东西不对,她看了半天,才发现桌上多了一只瓶子,正是天权给她的那瓶药。她记得睡觉的时候是放在头的柜子上的,难道它自己长腿跑上了桌子?

    小蛮不由觉得一阵毛骨悚然,急忙要点灯,忽听后一阵风声,似是有人擦而过,她急忙转后却还是空空如也。

    鬼!是鬼!小蛮吓得两腿发软,手腕抖个不停,蜡烛怎么也点不着。

    门前又是一阵风声,紧跟着她的大门被风吹开,冷风打在脸上,她手里的火石扑地一下掉在地上,整个人缩在了桌子下面,一个劲念着阿弥陀佛。

    不知过了多久,大门吱地一声,又合上了,小蛮胆战心惊地探了个脑袋出来,想看看究竟,忽见窗上映着一个人影,披头散发,飘来去,正是她最怕地女鬼。

    小蛮只觉眼前一黑,登时被吓晕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