缭乱之卷 缭乱之卷 第十八章 他这样好(三)

    这两天雪先生天天往外跑,往往大半夜的都不在家,不晓得搞什么鬼。小蛮他们想道别,见他一面都见不到。

    问端慧,他鬼鬼祟祟地说最近府上要来一个特别的客人,所以雪先生难得这么忙。

    “客人?我看是女人吧。”泽秀对这个答案嗤之以鼻。

    端慧正在给他们削桃子,听了便笑道:“哪里的话,雪先生可不是那样的人。”他把桃子用小刀切成梅花一样的形状,一片片拆开,装在水晶盘子里,递给两人,又道:“雪先生还吩咐,知道两位近要离开,先缓缓,等他忙完这阵再走,千万不要着急。”

    小蛮和泽秀只得在他府上继续住下去。他俩都不是那种安稳吃了睡睡了吃过子的人,在府里养伤也罢了,伤好了还要过米虫生活,简直是生不如死,天天闲的没事做,就开始搞破坏。

    某,泽秀突发奇想,要教小蛮练剑。练习的地方就选在后花园的竹林里,那里栽种的都是名贵品种的湘妃竹,幽雅祥和,雪先生向来珍

    泽秀提剑在林中一通乱舞,他的功夫本是狂放不羁的路,技巧极少,一剑舞下来,可怜的湘妃竹也不知被他砍倒多少。他擦了一把汗,把大剑丢给小蛮:“记得了吗?”

    他耍的那么快,就算有武功底子的人也不可能一遍就看会。

    小蛮痛快地点了点头:“记得了。”

    她嘴里叼着一块糕点,左手在上擦擦,勉强提剑。

    我砍----砍遍世间魑魅魍魉!

    咣当,大剑撞在湘妃竹上,弹飞出去。刚好落在端茶过来的端慧脚边,险些把他脚踝砸断,他吓得面无人色。怔怔望着两人。

    小蛮跑过来两手抱起大剑,打个招呼:“抱歉啊。刚才没抓稳。”

    我刺----刺穿天下妖魔鬼怪!

    大剑嗖地一下脱手而出,擦着端慧的耳朵,噼啪一声,后面的湘妃竹又断了两根。

    “你不是说记得了吗?”泽秀过去捡剑,脸色很黑。“根本是乱砍乱刺。”

    小蛮正色道:“因为剑太重了,换个轻点的可能会好。”

    泽秀果然从靴筒里取出匕首,正要递给她,端慧早就脸色发白地上前,轻道:“还是不要练了吧,这片林子会被砍光地。”

    两人无辜地回头,这才发现一整片漂亮的湘妃竹林被砍得七零八落。

    练剑事件,终于因为小蛮的不懂装懂,雪先生地痛哭流涕。泽秀的暴跳如雷而圆满结束。

    又某,小蛮突发奇想,要教泽秀做饭。

    “你会武功。刀功肯定是不用说了,把这块切成丝。长不能超过两寸。宽不能超过半寸。”

    小蛮挥着手里地菜刀,很有教书先生的严肃认真。

    泽秀捏着菜刀。额上滴下几粒汗珠,迟迟切不下去。

    “切啊!”小蛮毫不留

    泽秀举刀,虎躯一震,虎目一瞪,虎牙一咬,虎吼一声,虎爪一抬----劈下去。

    案板裂开了,灶台塌下去了,案板上的完好如初地躺在地上。

    泽秀把刀一丢:“你来切,我来炒菜。”

    于是教做饭事件,最终结束于厨房被大火焚烧之后。

    那凄凉的一夜,大火熊熊,直扑天际,照亮了雪先生黑玉般的双眸,也照亮了他满脸地泪水。1 6 K小说网.电脑站www.16 k.cN他终于认识到了惨痛的现实,痛定思痛,第二天就把两人赶了出去。

    “你们这一去,又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来三叔这里玩玩。”雪先生送他们走的时候,眼睛都哭红了,头发软软披在肩上,衣服松垮垮的,简直是伤心绝,“最好以后永远也不要再来了。”

    端慧牵了两匹骏马过来,把缰绳递给泽秀,柔声笑道:“别介意,雪先生就是孩子气,说反话呢。以后一定要常来看看,我们都在府上等着你们。”

    泽秀把包袱系在马背上,翻上马,低头看着雪先生,突然微微一笑:“三叔,你保重。”

    雪先生的鼻子都红了,拉着小蛮的手,轻声道:“泽秀这孩子吃软不吃硬,不要总与他对着干,他以后也要靠你多多照顾了。小小蛮也要记得回来看叔叔,叔叔永远为你准备漂亮的衣服,不要忘了叔叔……”

    他还没唠叨完,小蛮就被泽秀黑着脸拽上了马背。她回头对他们招手,心里其实也是依依不舍的。不舍的不止是这些可地人,还有一切发生在这里的美丽事,某个惊惶的夜晚,铜镜里少女地脸嫣红如桃花,仿佛破茧成蝶那样。

    那种惊心动魄的美丽和当时地心跳,她觉得自己一辈子也忘不掉。

    “我们要出辽地,过关口会很麻烦,从小路上绕比较方便。”泽秀一面策马缓缓前行,一面低头看着地图。

    小蛮骑在另一匹马上,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突然反应过来,猛然回头:“要离开辽地?!去哪里?”

    泽秀指着地图上地点:“东南两边的五方之角不在辽地,落在大宋范围里,想来江宁府和福州那一带应当有五方之角地线索。”

    小蛮微微蹙眉,良久,才低声道:“不能……先别离开辽地好不好?**的宝藏还没找到呢。要是落入耶律文觉那伙人手里,不是不太好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没有镇北的五方之角,他们只能望着宝藏兴叹。东边也有木的位置,照样有宝藏。何况你我只有两个人,也搬不动那么多宝藏,带在上还引人注目。并不是好法子。”

    小蛮无话可说,只得默然不语。

    离开辽地的话,不归山那伙人就没有任何羁绊。随时可能过来找她算账了。特别是老沙,他那柄冷冰冰的刀搁在脖子上地滋味并不怎么妙。割断脖子的滋味更不会美妙。

    她正想的出神,不防泽秀突然抬手插过肋下,将她一把抱起放在自己前。

    “耶律也不能靠一辈子。”他低声地一句话让小蛮大惊失色,急忙回头,怔怔看着他。

    泽秀摸了摸她的脑袋:“你也不可能一辈子就缩在辽地不动。该解决地总是要解决。这次有我,你不用担心。”

    小蛮低声道:“你都知道?”

    他笑了笑:“你无缘无故带着他,老沙无缘无故被逐,不归山的人以往最多在辽地活动,如今却毫无动静----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谁做了手脚。听我的,耶律靠不了一辈子,他现在是个纨绔子弟,不务正业,真正当上皇帝之后永远是本朝利益至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帮你一辈子,自古帝王将相是最靠不住的。”

    小蛮咬了咬嘴唇,轻道:“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帮我一辈子……你也是吗?”

    泽秀没说话。只是轻轻抚上她的脸颊,良久。才低声道:“不要那么斤斤计较。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江湖地事扯上官府军队,会越来越复杂。”

    小蛮怔忡了很久很久,才轻轻一叹:“你又怎么会知道,被人践踏的滋味。”

    说完不等泽秀说话,她又道:“我明白了,会照你说的做。”

    泽秀握住她的手,放在掌心,翻过来低头仔细看。小蛮也跟着低头,看着自己的努力伸展开,也不及他的手掌大。她的手指纤细可,泽秀的手上却满是握剑和缰绳磨出来的老茧。

    她轻轻用手指去抠他地老茧,耳边听他轻道:“别动。”

    他抓住她的手心,看了半天,才笑道:“不用担心,你是长命百岁的相,命里富贵,嫁得贵婿,子孙满堂。死不掉地,以后好子等着你呢。”

    小蛮也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

    “看相嘛,随便看看就晓得了。”他说得和吃豆子一样容易。

    小蛮把头搭在额头上,四处张望:“贵婿在哪里?哪里有贵婿?我怎么没看到?”

    泽秀哈哈大笑,张开手紧紧抱住她纤瘦的体,柔声道:“别怕,别生气,有我呢,嗯?”

    小蛮握住他地手,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忽然道:“你地胡子戳在脖子上,痛死了。快离我远点。”

    话音刚落,只觉他故意把下巴使劲蹭在脸上脖子上,她笑得差点从马上掉下去,赶紧抓紧缰绳,正要说话,忽听前面传来一阵铃铛的声音,两人同时抬头,就见林子里狂奔而来一个人,披头散发,衣衫也脏兮兮地,然而形纤细,甚是动人。

    小蛮啊了一声,急道:“连衣!”

    那少女停了一停,抬头不确定似的朝这里看过来,终于看清是小蛮,她突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不要命似的冲上前,一把抱住小蛮,哽咽道:“主子!主子!他……他要死了!”

    小蛮滚下马,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几个月不见,她瘦了很多很多,肩上骨头都突了出来,衣服脏的都看不出颜色了,看上去真是比叫花子还狼狈。她柔声道:“慢慢说,别急,别哭。出什么事了?这几个月你在哪里?”

    连衣挂着眼泪,哽咽道:“我……等不及了,求求主子先去救他!他被几个强盗围起来,只怕会没命!”

    泽秀一皱眉:“他?是耶律?你不是有功夫么,怎么还要逃走?”

    连衣猛然一呆,飞快抬头,尖声道:“是啊!我……我为什么要逃?!是他……他说女孩子不可以动手动脚,让我先逃,我才……我真傻!我笨死了!”

    她掉脸就跑,两人急忙追上去,没跑多远,只听一阵喧嚣声。却是耶律在和三四个盗贼模样的人争执,那小样,都被揍成猪头了。嘴里还在哭爹喊娘地嚷嚷着:“报上名来,本王后将你们千刀万剐!”

    不等他说完。脸上就被狠狠锤了一拳,他满嘴的血,含糊地叫嚷着什么再也听不清了。

    连衣纵而上,三四下就把那伙强人给摆平了,躺在地上直哼哼。泽秀走过去一看。笑了起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几个不是榜上通缉有名的大盗么。”

    他取出绳子快乐地把他们拴好,回头对小蛮摆了摆手:“抱歉,我离开一下,很快就回来。”

    他是要去官府领赏金,小蛮知道他的习惯,并没阻拦,只是牵着马,走到连衣边。她哭哭啼啼地从地上扶起破布一样地耶律,哽咽道:“都是我不好……我怎么这么笨,每次都是……明明我可以把他们赶走的。”

    耶律断了半颗牙。捂着嘴,血从指缝里汩汩流出。另一手却在连衣脸上摸了摸。意似安慰。

    小蛮看他那个猪头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忍。低声道:“走,先找个地方替他上药吧。”

    连衣擦掉眼泪,点点头,轻轻把耶律背在背上,出了林子便是一个小镇子,小蛮要了三间房,还请了个大夫过来看耶律,开了一点药,放在下面厨房熬制。

    “他上怎么到处都是伤?你们这几个月过的是什么子啊。”小蛮简直无话可说,大夫说耶律上不光是这些新伤,看起来他以前也受过伤,难怪都变成了猪头。

    连衣坐在边,用湿布轻轻把耶律脸上地血块擦干净,轻声道:“那天晚上,耶律文觉来袭,我被点了道,是天权公子救了我,让我带着他快走,我跑了一夜,也不知该往哪里去,只能又绕回去,可是主子你们都不在了。他……他问我到底要去哪里,我说应当是去太白山,可是我们都不认得路,只能在林子里乱晃,每天都是问路,找路,找到了太白山,那里的女真人说有几个南人冒犯了神灵,我猜是不是主子你们,谁知他、他和女真人一言不合,吵了起来,他切了人家一个耳朵,要被人追杀,我只好带着他一路逃出来,一逃就是这么久……”

    小蛮叹了一口气,这个耶律,还当自己是做王爷时候地威风呢,到处切人耳朵,气势汹汹,没本事还要成天找麻烦,真是活该。

    “那这次是怎么回事?”

    连衣摇了摇头,低声道:“路上遇到了几个大盗,要来劫财,我们上都没什么银子,他们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他……他就让我快跑……”

    “所以你就这样傻乎乎的跑出来了?”小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由自主在她脑袋上使劲揉两下,“你怎么会呆到这种地步啊!真是……不敢相信!”

    连衣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替他清洗伤口。

    门上突然被人敲了两下,小蛮跑去开门,就见泽秀站在门口,额头上汗水涔涔。

    “那个人死了没有?”他大步走进来,毫不客气地问着,本来还想说死了就把他丢出去,一看到连衣泪水涟涟的眼睛,他只得把后面半截话吞下去。

    “这是官府的赏银,一共两百两,那几个通缉犯算是你抓到地。喏,拿去。”泽秀把一个小布包丢给连衣,她手忙脚乱地接了,打开一看,眼睛都直了,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

    “谢、谢谢泽秀大叔,可是那些人也不算我一个人抓到的,你……还是你拿着吧。”

    连衣小心翼翼地把布包还给泽秀。

    他一摆手:“不用多说,收好。”说完在小蛮脑袋上一拍,拖着她出门,又道:“有个吝啬的主子,算你倒霉。”

    门被关上了,小蛮气急败坏的声音也截断在门后。

    连衣把布包小心收好,回头坐在边,看着上那只猪头,良久,才慢慢伸出一根手指,像是怕惊到他一般,划过他青肿紫红的脸颊。

    所有人都说他不是个好人,一无是处,男女通吃,昏庸无能。

    连衣微微抿起唇,怔怔看着他,一直看到夕阳西落。一绺阳光晒在她左腮上,暖融融的,她用手按上去,摸到了干涸的小血块。是他的手沾上去的。

    扑簌簌,一阵风吹过,惊起树上地鸟,拍着翅膀飞了起来。

    她猛然心惊,仿佛听到了什么东西敲中心脏一样,一时如痴如醉。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