缭乱之卷 缭乱之卷 第十七章 他这样好(二)

    最后一天双更,这是第二更。

    最近狂更,更的要断气,暂时缓一缓吧,容我稍稍歇息一下。

    明天开始一天一更,每章不低于四千字。

    话出口的时候,她并没有多想,只是想赶紧转移话题,不过看到他脸色有微妙的变化,她才突然惊觉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啊,我……对不起,你可以当我没说。”小蛮涨红了脸,使劲摇手。她绝对不是那个意思!绝对不是!她是很正经的好孩子,虽然她有那么一点点觊觎他的美色,不过打死她也不会说出来的!

    泽秀没理她,痛快地解开衣带,跟着是腰带,脱了外衣,露出里面的中衣,肌肤隐约可见。小蛮扑上去揪住他的领口:“不许脱了!不许再脱!”

    泽秀抓住她的手腕,似笑非笑:“不是要看刺青吗?不脱怎么看?”

    小蛮只觉脸上快要烧起来,喃喃道:“反正……别脱了。我不要看了,下次……下次再看……”

    “没有下次,只有这次。”

    他缓缓褪下中衣,肌理在烛光幽幽里分外暧昧,口上一只狰狞的青黑色麒麟,张开大嘴,双目怒瞪,灼灼地看着她。小蛮捂住眼睛,叫道:“不看不看,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快穿上快穿上!穿好了就赶紧出去!”

    泽秀“啧”了一声,一把扯下她的手,将她狠狠拉过来,低头就重重吻上她的唇。

    她好像一下子被人狠狠丢上几万里的高空,猛然一个停顿。紧跟着被吸进飓风里,天旋地转。她不被许逃避,后颈那里被他用力按住。整个人好像要被他揉进体里一样。像是他的救命稻草,搏尽所有地气力。近乎凶狠。

    她会死掉,肯定会死掉。小蛮透不过气来,挣也挣不开,只觉他的手轻轻捏住下巴,她不由自主张开嘴。立时被侵入。

    这个吻凶悍到可怕,可是他的手却极温柔,抚着她地脖子,像抚摸一匹极好的绸缎,然后拨开领口,往里面探----往里面探?!小蛮大惊失色,喉咙里发出惊惶地叫声,没命地挣脱开。

    “你混蛋!”她委屈得红了眼睛,抬手就要打他耳光。

    泽秀轻轻握住她的手腕。往下拉,按在心口的麒麟上,低声道:“看到了吗?”

    小蛮只觉手心触到炽的肌肤。HTtp://WWW.16K.cN她急忙要缩手,哪里能缩的回来。他地力气比她大了几十倍。下巴又被捏住。稍稍往下,正对着那狰狞的麒麟脸。奇怪。麒麟明明是瑞兽,可他上这只却十分凶悍,张着嘴像是要吃人的模样。

    和他一个德!她愤怒地要挣扎,结果反而在上拌了一下,狠狠摔进他怀里,脸撞在他口。不等她爬起,他就轻轻抱住了她。

    “别生气。”他轻轻说着,“我不是要冒犯你。”

    这还不叫冒犯?小蛮第一次体会到力量的悬殊,她根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她恨道:“你已经冒犯了!”

    泽秀笑了一声,将她额头上的乱发拨开,低声道:“这不叫冒犯,这是不自。”

    小蛮不说话了。她垂下头,心脏好像还没有平静下来,屋子里太安静,她害怕心跳的声音太大被人听见。

    这样的事是不对的,孤男寡女,夜深人静,要是她娘还活着,这会早就拿着鸡毛掸子把她抽个半死了。

    她没有办法,深深的喜欢上一个人原来是这样地,比任何金银珠宝都要美好。以前她敬而远之的美丽,此刻绽放在她眼前。她固执地不肯离开,甚至带着一种绝望的味道。太美好地东西,带来的不单是幸福,还有悲伤,因为怕它逝去。

    她低声道:“你、你背上地伤,好了没?让我……看看。”

    泽秀转过,将宽阔地后背对着她。上面果然密密麻麻许多疤,有的甚至刚刚愈合。不止是这些,他上有很多旧伤疤,触目惊心。小蛮伸手轻轻摸了一下:“你以前一定经常和人拼命。下次不要拼命了,万一死了怎么办?”

    泽秀哭笑不得地转头看着她:“这是什么话?话是这么说地吗?”

    小蛮还有些茫然,抬头道:“那要怎么说?”

    她面上带着一丝妖艳的红,嘴唇湿漉漉,双眼里像是藏了星子,亮得诡异。一绺黑发滑在她脸颊旁,黏在下巴上。他不由替她捻开,拇指抚上她丰润的下唇,细细摩挲,慢慢探进去,拨开齿关,按住她的舌头。

    “你应当说……”他轻轻揉捏着那一截柔软湿润的舌头,看着她迷离的眼神,自己好像也要醉了,将她拦腰抱过来,贴着耳边说了几个字,然后低头去吻她。

    他的胡渣总也刮不干净,擦在脸上脖子上又痒又痛,小蛮的手软软搭在他肩上,被他环过去抱住他的脖子。像是知道她怕痒,他故意将下巴在她脖子那里擦了两下,小蛮笑得要躲,他却轻轻拨开她松散的领口,在她锁骨那里重重咬了一口。

    小蛮差点跳起来,手忙脚乱地抓住领口,谁知他已经起披上衣服,道:“我走了……明天见。”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他再也没说别的,摆摆手就转离开。

    屋里最后一点光明也被他带走,小蛮一个人躺在黑暗里,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这或许是一场梦,也可能是她想象出来的,她不敢睡,怕把梦睡醒了。

    锁骨那里有微微的麻痛,她颤抖着起点了蜡烛,跳到铜镜前。

    镜里的少女双颊犹如火烧,眼睛水汪汪的,她这辈子就没这么漂亮过,像刚刚成熟的小妖精,还带着一丝青涩的茫然。她缓缓拉开领口,右边锁骨上红了一片,极艳丽的红,像胭脂不经意间抹了一块。

    小蛮再也看不下去,一口吹了蜡烛,跳回上,用被子使劲蒙住头,连数了三遍九百九十九只羊,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她老娘会原谅她的,如果她知道她有多么喜欢这个人,喜欢得不知怎么才好,她一定会原谅。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许她一些幸福,一些些就好。

    小蛮的断腿完全痊愈的时候,夏天已经来了。

    北方的夏天是很短暂的,一晃眼满眼的翠绿,再一晃眼就要秋叶满地。

    小蛮坐在开满藤花的回廊下,一勺一勺吃着绿豆汤,这玩意还是雪先生托人专门从南方买回来的。她最近被养的很好,胖了一些,比起以前可怜兮兮瘦巴巴的小姑娘,她看上去更像一个真正的少女。

    “喂。”后面有人叫她,一回头,就见到泽秀微微含笑的脸。她招了招手:“过来过来,这里有绿豆汤,要吃吗?”

    泽秀走过来一股坐在她边,接过汤盆一口就全喝光了,小蛮目瞪口呆:“我……我才只吃了几口……”

    泽秀把空空的汤盆子还给她,很诚恳地说道:“味道很不错,谢谢。”

    小蛮抬脚就要踹他,泽秀一把抓住她的脚踝,笑道:“看样子你的骨头没问题了。咱们也应当离开这里,继续找五方之角吧?”

    小蛮一愣,嗯了一声。

    继续找五方之角,等全部找到之后呢?他是不是就觉得任务完成,然后离开她?从此各过各的?

    泽秀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发什么呆?和你说话呢。”

    小蛮点头道:“嗯,好啊,咱们明天就可以出发,我完全没问题。这次是去哪里呢?北方的找到了,是去东方还是南方?或者再去**的地方找宝藏?”

    泽秀看了她一会,突然捏住她的下巴,道:“你去过漠北吗?”

    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小蛮呆呆地摇头。

    “那里有大片的草原,天很高,随便你骑马怎么跑,都跑不到尽头。你若是喜欢,我下次带你去玩……等五方之角找齐之后。”

    小蛮突然笑了,勾住他的胳膊,歪着脑袋奇道:“咦咦?我没听错吧?某人是在说以后的事?”

    泽秀脸上微微一红,露齿跟着笑起来:“不错,你待如何?”

    小蛮笑道:“我不呆,也不如何。总而言之你说话要算数,不然……嗯,不然我咬死你!”

    她作势去抓他的胳膊,被他笑吟吟地扣住手腕,戏谑道:“就你那点小力气,只有乖乖被大爷欺负的份。说!去不去?”

    小蛮笑得要打滚,滚到他怀里,连连点头:“好好,听大爷的,小的不敢抗命。”

    泽秀将她扶正,替她理好领子,突然柔声道:“小蛮。”

    “嗯?”

    他没说话,只摸了摸她的脑袋。

    “这些子辛苦你了,你这样努力,五方之角一定会找齐的。找齐以后,咱们再痛快玩一场,外面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你都没去过吧。”

    小蛮笑着点了点头。

    以后……很人的两个字。

    她多么希望,自己有“以后”。

    真的希望。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