缭乱之卷 缭乱之卷 第十四章 雪先生(二)

    上架前三天,每天两更。第一更。

    雪先生在她对面坐下,笑弯了眼睛,盯着她看。

    小蛮不知他到底是要干什么,只得勉力维持镇定和他对望。

    过了一会,他突然垂下眼,轻轻一笑:“我看到泽秀包袱里的青铜爵,看样子你们先将镇北的五方之角找到了。”

    他是想要走五方之角吗?那也没必要和她讲吧,反正她人都落在他手里了,不要说五方之角和地图,他马上要伸个指头捏死她,她也没办法。

    “把找到五方之角的过程给我说一下吧。”他很友善地提了一个建议。

    于是小蛮将怎样掉进温泉的洞里,怎样发现宝藏,怎样进入墓室,怎样又发现墓室下面埋着大量的硝石硫磺,机关一旦启动就会发生爆炸,一一说给他听。

    雪先生听得津津有味,不时眨着眼睛,好容易等她说完,他迫不及待问道:“这样说来,因为你触动了机关,所以下面的硝石硫磺才会烧起来?”

    小蛮淡道:“或许吧,因为我不是真正的小主,可能是进门的顺序弄错了,也可能是那些小主不喜欢别人去到她的墓室,谁知道呢。”

    雪先生在怀里掏啊掏,掏出那张破破烂烂的地图,摊开,指着上面圈出的八个点,道:“为什么会有八个点?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只找到四个五方之角,中间的那个图上没标出来。泽秀说五方还要分阳,阳的地方藏着五方之角,的地方放着宝藏。”

    雪先生点了点头。把地图折好,递到小蛮手里:“还给你。”

    咦?他不拿去吗?他不是天刹十方?天刹十方不是要抢夺五方之角?

    小蛮完全糊涂了。

    仿佛是看出她地疑惑,雪先生很好心地竖起一根手指:“不是所有天刹十方都喜欢管这些闲事的。有兴趣的人去抢宝藏,没兴趣地人看闹。很简单。我对苍崖城这种神神秘秘的事最没兴趣了,找宝藏这种脏活,我这么完美地男人怎么可能去做。”

    小蛮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雪先生站了起来,在屋中踱了两步,小蛮的眼睛就随着他左右动。她从来没见过这种类型的男人,说他没善意吧,他却很温柔和气,好像也不想害她。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说他没恶意吧,他的一言一行却让人觉得神秘莫测,有一些些毛骨悚然。

    “你没告诉泽秀你不是小主吧。”他这句话让小蛮的心猛然往下一沉。

    这是她地一块心病,平时连想都不愿去想。是她骗了他,只因为贪恋这人对自己的好,把本来不属于自己的关抢了过来。只是。真的不想放手,她本来什么都没有,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突然从天而降的好运砸昏了她的眼,明知道那不是她的。她还是死死攥在手上。谁来她也不放,比狗还赖皮。

    放了手她就什么都没有了。和以前一样,从里到外一个穷光蛋,傻乎乎乐呵呵,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样过子。

    见识过美丽的景色,眼里就再也容不下平庸。

    这是她地悲剧。

    雪先生走到她边,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柔声道:“你这个女孩子,长得也不错,又聪明又讨喜,应当有很多男孩子会喜欢你,愿意和你好好过一辈子。这样的子才是平稳幸福地,何必贪恋不注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呢?”

    小蛮没说话。

    雪先生抓起她地袖子,轻轻玩着上面地流苏,声音比丝绸还要柔软:“你对泽秀一点也不了解,知道他是什么份吗?他现在年轻,动不动就要往外跑,看什么都新鲜,再大一些知道什么叫做责任,他就会明白人与人之间永远也不可能平等,有严格的阶级划分,这个阶级地人只能和同等阶级的人在一起,越界永远是要受到惩罚的。不止他,你也会受到惩罚。我是他的三叔,没有叔叔愿意自己的侄子被女人伤害,而你迟早会伤害到他,所以,我来了。”

    小蛮觉得快要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仿佛开个口都是那么困难,比跋山涉水还要艰难上百倍。

    “……我不会伤害他。”

    雪先生笑道:“那我今天就告诉他你不是小主,你觉得他不会受到伤害吗?”

    小蛮的手腕抖了一下,声音颤抖:“他……不会的,他不喜欢我……最多,是觉得没面子罢了……”

    雪先生摇了摇头:“泽秀从来不会对女孩子这么用心,连命也不顾。我总比你了解他。”

    真是这样吗?泽秀,他的心像是九曲玲珑做的,无论从哪里看,都看不到底。也许是他藏得太好,也许是她近怯。她一面贪恋一面又不敢相信着,然而无论如何,他的好都不该浪费给一个赝品,被欺骗的感觉一定非常糟糕。

    “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家族里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他的父亲明天应当就到了。你觉得自己是什么份,愿意见到这样的场面吗?我不想伤害你,不过早些认清自己的份是个好事,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你说呢?”

    小蛮愣了半天,突然说道:“他……到底是做什么的……”

    雪先生笑道:“先代的皇商,不过现在不是了。具体做什么的,我也说不清,我离开那个家族已经很久了。大抵上,势力比起你的外祖,有过之而无不及。”

    果然是有钱人。而且是狂有钱的那种。

    小蛮吸了一口气,不知该说什么。

    雪先生将她耳边的碎发挽回去,柔声道:“小小蛮,听话。养好了腿伤,就离开他。江湖上的事,不适合你。带着银子,回家乡去,找一个朴实的好男人嫁了,好过成天过这种虚幻却抓不到实际的生活。”

    这是废话,她如果能离开,早就离开了。还轮的到他来说?这帮有钱人,说话和吃豆子一样容易,她怎么离开,离开到哪里去?只怕她才出去就要被天权抓回来,然后被愤怒的不归山剁成碎末。就算不归山不来找她的麻烦,她是小主的事武林都知道了,其他人也不知道真假,她能有安稳子过吗?

    雪先生又道:“就算你我愿,泽秀一定要与你一起,你也不肯离开,你们也过不长久。不要忘了,你们的份悬殊,你和他长大的环境完全不同,一时的新鲜过去之后,你们就会产生许多矛盾,总有一天他还会离开你。人和人之间最难逾越的就是阶级,你和他不是一个份的人。”

    小蛮终于听得不耐烦,霍地一下站起来,结果触动了断腿,疼的又飞快坐下,厉声道:“不要老是阶级份的,谁比谁高贵些?!你们比我多长了一个嘴巴还是鼻子?我喜欢他,和阶级没有关系!喜欢也有阶级吗?!”

    她指着他的鼻子,又道:“你们很自私!你和那个团扇子自己离开家族,做自己喜欢的事,开心了,爽了,回头又来教训小辈不可以这样不可以那样。你们哪里来的立场说别人?话再说回来,我和泽秀怎么样,是我们的事,今天我就高兴了,明天被抛弃我也没话可说,你没必要老和我说这些煞风景的话,大话谁不会说?!我还说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呢!今天的有钱人明天就变成和我一样的穷光蛋,你和谁说份问题去?”

    雪先生愣愣地看着她,好像她鼻子上突然长出一朵花似的。

    小蛮连珠炮似的骂完,端起杯子灌下去,长长出了一口气,终于觉得爽了。

    雪先生突然轻轻拍起手来,笑道:“果然有勇气,说得好,很好。”

    跟着却又道:“但你说着是出气了,事实真能改变吗?你们份悬殊是事实,事实并不会因为你说两句话改变什么。你有勇气说,会有勇气去做吗?”

    小蛮瞪着他:“我不知道什么事实,我只知道我每天都要过好眼下。你们说的道理都是道理,可是对我没用。所以你不用费口舌了,想让我伤心退缩,老天爷也办不到。”

    雪先生一把将她抱起来,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小小蛮活得坦然放纵,真让人羡慕。难怪我那个暴躁的侄子会看上你。好吧,咱们回去,你俩的事,我力到底。”

    她好像……莫名其妙被人摆了一道。

    到底还是有点心虚,她轻轻拉住他的衣襟,小小声问道:“那个……咳咳,你、你今天真的要告诉他事实吗?迟几天其实也没关系的……”

    雪先生眼睛一瞪:“我干嘛要告诉他?这么好玩的事很久都没看到了,我要看好戏到底。”

    汗,原来这是一场好戏吗?

    下了楼,带着一丝暖意的风吹在脸上,将两人的衣带拂起。

    他突然轻声道:“你要对他好一点,因为他是个很可怜的孩子,只能活得像刺猬。”

    小蛮仰头去看他妖娆的脸,想问为什么,却问不出口。

    因为她突然发现,泽秀和自己其实是一样的,从来也不会把真心话说得顺畅,拒绝任何人的靠近。她有无数个面具,而他,有无数根刺。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