缭乱之卷 缭乱之卷 第十章 宝藏(一)

    上架了,今天四更大放送。这是第一更。

    泽秀哈哈大笑起来。

    “当真了?伤心了?难过了?”他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小蛮脸色忽红忽白忽绿,抬手狠命揍了他一拳,不过是给他挠痒痒罢了。

    泽秀一边笑一边摇头,连声道:“傻孩子,真是个傻孩子。”

    小蛮勾住他的脖子,心中一会儿苦涩,一会儿甜蜜,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

    如果这样的子是有尽头的,那现在就将时间无限放长,停在这一点最好。他永远背着她,在白雪皑皑的林野中走着,好像要走到天荒地老一样。

    走到半路上,只见前面有个人背着一头野猪,走得十分吃力,地上的雪又滑,他走三步就颠两下,看上去颤巍巍的。

    泽秀将小蛮放了下来,走过去也不说话,单手就把野猪接过来扛在背上,那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却见泽秀对他微微一笑,道:“我帮你。”

    他说的是女真话,那个女真猎户大喜过望,连连道谢。泽秀回头对小蛮哼哼一笑,道:“野猪好像还比你轻一些。”

    小蛮一脚踢上去,被他轻松避开,野猪在背上晃啊晃,就是掉不下来。

    那个女真人艳慕道:“好厉害的膂力,说起来,咱们部族里也有几个南人,和这位好汉一样厉害。不知你们是不是被神仙眷顾的人,个个都那么勇猛。”

    小蛮听不懂他叽里咕噜说些什么。只好望着泽秀,他笑道:“你们部族里有南人吗?说不定是我们的熟识,一定要去见见。”

    那女真人大喜道:“当然!好汉一定要去我们那里住几天!如果就此留下。那就最好不过!”

    泽秀和他寒暄了几句,便回头道:“可能天权他们也在那里。倒比我们先到了太白山。”

    小蛮一惊:“这里就是太白山了?”

    泽秀笑道:“当然。太白山可不是你们想象中的小土坡子,或者一座大山,那是一段山脉。你这样地体力,把腿走断了也未必能走完。”

    汗,她果然想错了。原来太白山这么大。地图上只花了一个小点一条长线,具体五方之角到底在什么地方,谁也看不出来。难不成真的要一寸一寸的找?根本没有线索地东西,怎么找?

    小蛮他们来到女真部族的时候,天权正在帐篷里闭目打坐,摇光和天玑帮忙给猎物剥皮,一群小孩围着根古,要他露两手给他们看看。

    根古压根不屑和这些小孩一起玩,正被磨得不耐烦。一回头,突然见到小蛮和泽秀两人走了过来,他飞快跑过去。张口就问:“姐姐呢?”

    小蛮乍见到他,登时惊喜交加。16 K小说网…也忙问道:“连衣呢?”

    根古脸色顿时一垮:“什么啊。怎么就你们俩,没劲。”说完转就走了。头也不回。

    小蛮怒道:“这算什么!小孩一点都不讨喜!什么叫没劲?!”

    泽秀微微一笑,正要说话,却见天玑和摇光跑过来拉着小蛮问长问短,他和他俩没话说,提剑往前走去,一抬眼,便见天权倚在一个帐篷上,淡淡看着自己。

    “不归山似乎有了麻烦。”他略带讥笑地走过去,一把揭开帘子,反客为主地走进去坐在毯子上。

    天权跟着进去,从火堆上取了滚烫地酒替他斟了一海,一面淡道:“事尚未断定,未必是不归山的麻烦。”

    泽秀笑道:“少来,路上带着一个将来要做皇帝的人,你心里早就有数了。”

    天权吹了吹碗上的气,一团氤氲。

    “那也是小主的自由。”

    泽秀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是自由地,轮不到你们不归山给她什么自由。虽然她从来不说,不过她用了这招,你们不归山到底怎样亏待过她,明眼人一看就知。”

    天权垂下眼睫,轻道:“你又知道什么内?来兴师问罪?”

    泽秀道:“我不问罪,更懒得管你们的内。总之她以后跟着我,报不报仇,光不光复,她自己决定,外人不准插手。”

    天权笑了笑,抬眼道:“你成了内人么?”

    泽秀没说话。

    天权慢慢放下碗,慢慢说道:“你靠近她,也不过因为她是小主。你陪她来找五方之角,也不过因为你自己有私心。你和不归山,也没有什么区别。她若不是小主,你今天还会这样护着她么?”

    泽秀脸色一变,起道:“不要将别人想的与你们一样卑劣!我行事无愧于心,无论她是不是小主,她以后都是我来护着,谁要动她一下,先来问问我同不同意。”

    他揭开帘子便要出去,只听天权在后面轻道:“我会记得你今天的话,你最好也记得。”

    泽秀走出帐篷,就见小蛮抱着一头小羊跑来跑去,不知在找谁,小羊羔在她怀里咩咩乱叫,万分可可怜。她回头见到泽秀,眼睛登时一亮,噌噌跑过来,笑道:“泽秀!你看,他们送我一只小羊羔!”

    他抬手在羊羔上摸了摸,道:“臭烘烘的,你要养?”

    小蛮白他一眼:“羊羔嫩啊!我们晚上吃烤羊羔好不好?上次吃的羊羔难吃死了,这次我做个绝对好吃的让你尝尝。”

    可怜的小羊仿佛预感到了自己悲惨的命运,在她怀里叫得更厉害了。

    泽秀觉得自己脸上似乎生出了无数黑线,他叹道:“还是养着吧,臭也无所谓。”

    小蛮把小羊羔一丢,拍拍手:“假善良。干脆别吃算了,不对,干脆别吃饭算了。米啊菜啊也是一条生命嘛。”

    泽秀笑了起来:“你说地也对,歪理一堆。”

    那只小羊羔早就跑得没影了。生怕她真的把自己当作晚餐。小蛮拍了拍裙子上地草屑:“这里好玩地,牛羊马有好多,就是他们说话叽里咕噜我听不懂。刚才我看他们把切成一片一片的,也不做,会不会晚上真地要吃生?”

    泽秀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睫毛交错,抬手在她脑袋上轻轻一拍:“傻孩子,就算他们吃生,你不会自己把东西做熟了吃吗?”

    小蛮正要说话,忽见摇光远远朝她挥手,她掉脸就跑,一面对他叫道:“晚上一起吃饭呀!你不许乱跑!”

    泽秀摆了摆手,忽听后帘子揭开,天权也走了出来。他掉头就想走。天权突然道:“小主和你在一起开心了很多。”

    泽秀冷笑道:“废话,我不像某些人,不拿人当人。”

    他走了之后很久。天权都没有动,靠在帐篷上望着远处活蹦乱跳地某人。一时觉得陌生。一时又觉得这样很好。如果没有江湖。没有不归山,没有苍崖城。所有人都只是生活在这片天空下地碌碌男女,这一场相遇相识会不会更加美丽些。

    小蛮很快发现自己过虑了,原来女真人果然不吃生,他们把切成一片一片地,其实是为了做成干,方便储存。

    有个女真族的大婶见她躲在旁边盯着看,眼巴巴的样子怪可怜的,便送给她几块干,小蛮吃地不亦乐乎,嘴里塞得满满的,去找泽秀玩。他们都在前面围着火堆烤熊,喝酒。

    拐个弯,突然发现根古鬼鬼祟祟地提着一只熊掌跑到暗的地方,把熊掌往地上一放,跟着就解裤子撒尿。

    “你做什么啊?”小蛮突然发问,吓得他差点尿在自己上,转头涨红脸低吼:“男人解手你也要偷看!色女!”

    “你算什么男人啊。”小蛮不屑一顾。

    根古只得把裤子飞快穿好,用铁钩把被尿浸透的熊掌勾起来,小蛮皱眉退了一步:“好恶心!你……原来你平时就这样吃饭?!”

    根古冷笑道:“不许和别人说,不然我把这块熊掌塞你嘴里。”

    他作势将熊掌朝她脸上递过去,小蛮吓得掉头就跑,回头再看,他早就坐回去了,一本正经地把那块熊掌放在火上烤着,烤得油脂乱蹦,色泽金黄,极为人。

    小蛮始终不敢相信他真的要吃带尿的熊掌,她慢吞吞走过去,泽秀正烤着另一只熊掌,见她来了,便取下一块塞进她碗里:“你跑哪里去了,吃得满嘴油。来尝尝熊掌。”

    小蛮此刻对熊掌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反感,把碗塞给他:“不了,谢谢,还是你自己吃吧。”

    天玑眼巴巴地看着被人抢走的熊掌,他来迟了一步,熊掌被臭小鬼和泽秀一人抢走一只,他只得吞着口水无奈地看着根古正在烤的熊掌,怎么也舍不得把眼睛移开。

    根古突然对他一笑,道:“大哥哥怎么一直盯着我地熊掌看,你想吃吗?”

    天玑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割了一大块熊塞嘴里,含糊道:“小孩的东西,谁想吃。”

    摇光踩了他一脚:“你和小孩子斗气,好无聊!”

    根古笑道:“姐姐,没关系的,其实我下午吃了不少干,这会并不是很想吃,大哥哥喜欢地话,给他好了。”

    他不由分说,从熊掌上切了一大块下来,塞给天玑,一面又道:“这位哥哥对契丹人可能有误解,我先前也是太冲动,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契丹人不是都是坏

    天玑顿时被感动了,捧着碗闪闪发亮地看着他,颤声道:“你……真的要给我?其实,那天我也是太冲动了……”

    根古笑得十分甜蜜,把剩下地熊掌一股脑装进他碗里,柔声道:“我没有放在心上,我说地话大哥哥也别放在心上,吃了熊掌,咱们以后就是好朋友,大哥哥手那么好,以后要教我打拳。”

    天玑感动的连连点头,众目睽睽之下,将那块特制熊掌吃了个干干净净。

    根古眯起眼睛,笑得更甜了。

    小蛮捂住嘴。恶魔!这孩子一定是恶魔!

    根古突然朝她看过来,甜甜一笑,柔声道:“姐姐要不要吃点熊?”

    小蛮噌地一下跳起来:“我……我吃饱了。去睡觉!”

    摇光赶紧笑道:“小主,我听他们说北面林子那里有一块温泉,对体有好处,部族里很多女人都喜欢去那里泡澡,咱们也去试试好不好?以前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没好意思去……”

    小蛮奇道:“在外面洗澡?”

    她把在座地男人扫了一圈,叹道:“万一有色狼偷看怎么办。”

    天玑把盘子一放:“拉倒吧!熊掌都比你们有看头!”

    于是他立即被摇光飞腿撂倒,摇光笑吟吟地拉着小蛮,两个女孩子有说有笑地去泡温泉了。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