缭乱之卷 第八章 如果喜欢(二)

    九月最后一天,估计明天就要上架,今天再来两更吧。这是第一更。

    ***************

    绣一幅画,其实半个月就足够了。

    当小蛮绞去最后一个线头的时候,冰绡绸上的那个拈花仕女正对自己微微含笑。

    如果细细看,这幅绣品或许没有她给团扇子那把精致,因为彩线不够了,她只能用别的颜色来代替。可是她从心眼里觉得这是自己有生以来绣的最好的一个作品,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

    那拈花而笑的仕女活灵活现,尖尖的下巴,看上去又狡黠又不好亲近,半点大家闺秀的娴静温柔都没有,倒像一只野生的小狐狸。但是她现在很幸福,至少看上去很幸福。

    她答应了耶律文觉,给他绣一把新的团扇,将她娘绣上去,可是绣到后来,她似乎绣错了人。

    这个人,看上去……

    小蛮躺在草铺上,把那块绸布举到眼前,仔细看。

    这样子怎么给人?耶律文觉看到肯定会生气,他一生气那只手就要卡上自己的脖子,她的小命肯定保不住。还是不要给他吧,反正见到他总是没好事,她又不是破布,被人拍来拍去,迟早会死掉。

    一只手突然抢走了那块绸布,小蛮微微一惊,就见泽秀坐在边,低头仔细看那个绣品。她不知怎么的特别心虚,赶紧去抢,一面道:“还给我!不许看!”

    泽秀才不理她,一只手按住她,一面转过去看了个仔细,最后微微一笑,将那快绸布塞进怀里:“正好我少一块手绢,以后这东西就是我的了。”

    小蛮急得手脚乱蹬,像一只翻不过壳的乌龟,叫道:“我又没说送你!好赖皮!”

    泽秀的手指摇了摇:“这么难看的东西,不能流传出去,太丢人。我替你收着就好,嗯,就当你提前帮我绣了一个绝世美人,如何,这笔买卖划算吧?”

    “你才丢人难看!”小蛮猛然跳起来,踹了他一脚。

    泽秀抓住她的脚踝,小蛮一个不稳又摔了下去,在草铺上爬啊爬,要多狼狈就多狼狈。

    “一言为定,那绣品是我的了。”泽秀从怀里掏出那块绸布,在她面前一晃,得意洋洋地笑着走了出去。

    小蛮慢慢爬起来,抱着膝盖坐在草铺上,又开始发呆。

    谁也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或甜蜜或忧伤的心事。

    一个人独处无非吃喝拉撒睡,偶尔来点小寂寞伤感,两个人在一起却不是两倍的无聊,反而幻化成无穷无尽的心事,想也想不完。这是多么奇妙的事

    外面又开始刮风,鬼哭狼嚎一般的,挂在洞口的大氅被吹得一掀一掀,雪粒子从缝隙里钻进来,小蛮打了个寒颤,赶紧过去捂上,忽听外面有人在低声说话,她以为是连衣他们找来了,急忙揭开大氅探头出去看。

    耳边听人暴吼一声:“不要出来!”

    小蛮猛然一怔,只见一道寒光直过来,她慌得甩了大氅连退好几步,“扑”地一下,那寒光穿透了大氅,直扎进来,却是一柄铁剑。好在大氅厚实,将力道卸去大半,不然她脸上必然要被扎个窟窿。

    是敌人?!不归山还是天刹十方?小蛮定了定神,凑到洞口,听他们说话。

    谁知他俩不说了,她只能听到乱七八糟的风声,还有短暂的金属交接的碰撞声,每一声撞击好像都狠狠打在她心上。小蛮捂住口,只觉掌心全是汗水。她实在忍不住,悄悄将大氅揭开一个角,朝外瞄去。

    大雪下得十分疯狂,好似密密麻麻的鹅毛,地上的白雪被脚印踩得乱七八糟。有两个影缠斗在一处,忽上忽下,像将要展翅飞起的仙鹤,却带着十分的凌厉。小蛮看不清谁是泽秀,不由又把脑袋探出去看,量较高的那人突然反手一挥,又是一道寒光来,另一人急用剑来挡,只听“当”地一声,火花四溅,一个柳叶大小的飞刀摔在地上。

    只这一下,泽秀就被对方找到了破绽,那人当一脚,正中他的肋骨。泽秀疾退数步,回头厉声道:“回去!不要看!”

    小蛮不等他说,早已把脑袋缩回去了。

    她什么忙也帮不上,只会给他添麻烦。她两手紧紧攥成拳头,放在口,只觉全犹如火烧般,也不知是恐惧还是担忧。

    她看清那个人了,是耶律文觉,他原来一直跟在后面,魂不散。他是天刹十方的人,武功又那么厉害,万一泽秀打不过他怎么办?她肯定会被杀……

    不,她死也好,活也好,那个以后再想吧。

    她不想泽秀死!

    如果他死了……

    小蛮闭上眼,不敢想象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最后就只剩下凌厉的风声。小蛮心惊胆战地揭开大氅,雪越下越大了,而原先缠斗的两个影已经消失,只有一个人躺在雪地上,上覆盖了薄薄的一层白雪。而在他下,有触目惊心的大片血迹铺开,像一朵绽放的红花。

    小蛮屏住呼吸,慢慢走出去,风雪没头没脸地打上来,她没穿狐皮大氅,只觉那些温柔的雪花像刀子一样刮在上脸上,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有一种寒意从心里奔腾而起,她缓缓走到那人边,蹲下,将他脸上的白雪轻轻擦去。

    泽秀。

    他的脸色苍白,像地上的白雪那样。他动也不动,像是用冰雪雕出来的那样。

    小蛮只觉脑子里嗡地一声,顿时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用手去推他,叫他的名字:“泽秀!泽秀!你醒醒啊!”

    他还是不动,睫毛上沾了几朵雪花,缓缓化成水,凝聚在眼角那里,像是流不下的眼泪。

    小蛮“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揪着他的领口使劲甩:“你死了?!你这个白痴怎么死了!一天到晚夸口自己厉害,结果一个老头子就能把你杀了!你怎么那么没用!”

    他真的像死了一样,脸色越来越白,连嘴唇也变成了青色。

    小蛮扯开他的领口,抓住他脖子上那一堆值钱的宝贝东西,哭道:“你既然死了,这些东西留着也没用。你我同路一场,你对我向来诸多照顾,这些东西我拿走换钱你一定没意见。你对我的恩,我死了以后一定好好报答回来。”

    他脸色渐渐发青,子也越来越硬,睫毛上的雪珠已经不再化开,而是凝结成了一颗颗小小的冰粒。

    小蛮突然停止了哭声,缓缓低头,地上的白雪早已被鲜血浸透,手按上去,冷的雪,的血。她受了惊吓似的将手猛然缩回来,跟着却伸到他鼻子下——冰冷的,没有一丝气息。继续往下,按在他心口——心跳微弱的几乎感受不出来。

    她一下子跳起来,抓住他的胳膊就往山洞里拖。他很重,根本拖不动,可是小蛮不管这些,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他拖回去,无论如何,她不会让他死。

    山洞里依旧温暖如,小蛮一路把他拖进来,也不知摔了多少次,浑上下都湿透了,有泥有水。她抬手就去解他衣服,要看看伤口在那里。刚解到腰腹那里,旁边突然伸出两只手握住她的,紧跟着一个声音轻道:“小流氓,你要做什么?”

    小蛮猛然转头,就见泽秀睁开眼,戏谑地看着自己,笑得很是不怀好意,露出一排白牙。

    “居然趁我不省人事试图非礼,你对我果然有不轨之心。”

    他笑吟吟地坐起来,脸色如常,没半点异样。

    小蛮突然就哭了,捂住脸,一点声音也没有。

    哪怕他跳起来揍她一顿,都完全不要紧,真的不要紧。因为他没有死,活得好好的。

    泽秀在雪地里装死的时候,就想到了无数种她会有的反应,比如跳起来打他,破口大骂,或者吓得她晕过去。他实在没有想到,最后她的反应会是这样子哭,像是要把体里所有的水都哭出来一样。

    她只穿着单薄的衣裙,还光着脚,已经冻得又青又紫,裙子上又是泥又是冰,脏兮兮的。她看上去比他还狼狈,简直像个脏兮兮的叫花子。而且,哭得那么厉害,泪水从指缝里一滴滴往下掉。只有小孩子才会这么不要命的哭。

    他张开手将她搂在怀里,用大氅裹住她,低声道:“对不起,我只是开个玩笑。”

    她的手放了下来,眼睛都哭红了,睫毛湿漉漉的。她用袖子去擦脸,怎么也擦不干净,因为眼泪还在使劲朝下掉。泽秀不自低头去吻她的眼睛,嘴唇触到的地方,先时冰冷,骤然变得火,似是要急着避开。

    他双手一紧,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很久很久也不想放手。

    ******

    “事呢,是这样的。”

    泽秀换上干净的衣服,坐在草铺上,一本正经地给她讲述经过。

    “他一直跟在咱们后面,伺机要下手,不过看你在绣团扇,就没舍得进来,等你把扇子绣完了他才动手。虽然他是天刹十方之一,不过年纪大了,肯定是打不过我的。如果不是你碍事,我早就干掉他了。”

    小蛮背对着他坐在火堆旁搅汤,一声不吭。

    泽秀只好继续说道:“地上的血自然不是我的,是我断了他一条胳膊,他的断臂流出来的血。如此一来就等于废了他一半功夫,所以你不用担心他再来找你麻烦了。说起来你也真够傻的,如果我真的死了,耶律文觉早就冲进来杀你,哪里还轮的到你把我拖进山洞?一点也不会观察周围环境,真傻。”

    小蛮还是不说话,只端了一碗汤过来递给他,自己却靠墙坐着,继续发呆。

    泽秀叹道:“是我不对,逗你玩呢。你先时不也说了那些话来气我?咱俩也算扯平了吧?”

    她还是不动。

    泽秀把碗一放,摊开手:“好了,我随你出气,过来吧。要打要骂要踢要踹,随时欢迎。”

    小蛮突然抬头望过来,低声道:“真的随我出气?”

    “当然。”

    她爬起来就踹上去,正中他肩膀,泽秀作势倒下,一把抓住她的脚踝,两人一起滚在草铺上。小蛮揪住他的头发,还忙着又踹又打,泽秀急道:“别扯别扯!好好,我认输。”话刚说完,只觉她抓起自己的胳膊,一口狠狠咬下去。

    这回他才真的疼了,嘶地一声,按住她的后脖子,轻轻一掐,她的嘴不由自主张了开来,还带着一丝迷惘惊喜的神,似乎神识还蒙了一层纱,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双眼亮得可怕。

    他看了一会,不由伸手去摸她的脸,手指拂过她湿润的嘴唇,又被她一口咬住。他这次没有呼痛,而是又伸了一根手指进去,捏住她柔软的舌头,轻轻摩挲。

    小蛮猛然一惊,像是终于回过神来一样,涨红了脸,一把推开他,将披散的头发一抓,起道:“以后再找你算账!”

    她急急离开他,从包袱里摸索出簪子将头发重新绾好,结果包袱里面掉出一团破烂的布,正是五方之角的地图。

    草铺上的泽秀咳了一声,又是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的伤也差不多了,咱们是时候离开这地方,去找五方之角了吧?”

    小蛮嘿的一笑,回头瞪他一眼:“假正经。”

    说得他也笑了起来。

    **********

    天权和根古在树林里追了一夜,最后不但没追上耶律文觉,还迷路了。根古揉着眼睛,叹道:“那老头子好厉害,被他碰一下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姐姐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

    天权四处看了看,一面淡道:“大家虽然不得已分散开,不过最后都会去太白山,朝那个方向走便是。”

    根古上下看看他:“我干嘛要听你的,你说的话是圣旨吗?”

    天权根本懒得理他,转就走。

    根古在后面叫道:“喂,不是去太白山吗?你往哪里走啊!”

    天权还是不理他,不过脚步稍微迟疑了一下,四处看看,不太确定自己走的方向是否正确。

    根古得意地笑道:“想去太白山?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带你去。”

    天权转,依然不说话,只冷冷地看着他。

    根古退了一步,摆手苦笑道:“你功夫高,我打不过你,再说了,你是大人我是小孩,你要欺负我,我也没办法。”

    天权沉声道:“知道就说,不然就闭嘴。”

    根古翻指了指后:“太白山在那个方向啦。我小时候每年不知要去那里打多少次猎,闭着眼睛都能走。”

    天权微微皱眉,不太相信。根古自己往那个方向走了几步,道:“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才没那个功夫骗你,姐姐他们也会去太白山,我可没时间管你。你上哪里就上哪里。”

    天权无法,只得远远跟在他后,一前一后,朝太白山行去。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