缭乱之卷 第五章 仕女拈花(二)

    周,继续两更,这是第二更。

    ********

    他说得很不客气,连团扇子也微微一惊。

    耶律文觉淡淡一揖,道:“我并不认识阁下。”

    耶律璟快步走过来,道:“你不用认识我,你认识李十三就行了。”

    小蛮脑中犹如电光火石一般,猛然想了起来。对对!李十三!他是李十三的爹!那个抛妻弃子迷恋上某个江南富家小姐的男人!

    她也猛然跳起,指着他的脸,啊了一声:“对!是你!原来你在这里!”

    这下团扇子更是莫名其妙,耶律文觉也有些茫然,轻道:“我先前认识两位吗?李十三,是说连鱼?他确是我儿子……”

    耶律璟道:“你当年为了追随一个江南女子,抛妻弃子,心里愧也不愧?如今你儿子都长那么大了,花容月貌,冰雪似的人物,独立开着一家酒楼,每天都做江南菜,和他娘一样盼着你回去。你在外面这样游,怎么就不说回去看看?”

    他质问得倒是义正言辞,可是听着为什么那么诡异?花容月貌,冰雪似的人物?这是什么形容?可以放在男人上吗?

    耶律文觉沉吟良久,抬眼看了看他,再看看小蛮,突然笑道:“我知道你们是谁了。这位姑娘原来是苍崖城小主,先前失礼之处,小主莫怪。”

    他拱手,朝小蛮微微弯腰。她奇道:“你、你怎么会知道……”

    耶律文觉笑叹:“不瞒各位,前我已经回到渌州,见到了连鱼。他向我提起此事,原来诸位在团扇子老兄处,今在此相见,当真是缘分匪浅,感谢诸位对犬子的照顾,鄙人十分惭愧。”

    耶律璟道:“这样才好,你既然已经有了家业,就应当做个男人,有这么个美貌儿子,想必他娘也是个美人,你怎么能继续拈花惹草……”

    天权怕他再说出什么莫名其妙的话来,当下起打断道:“原来是耶律先生,久仰。在下不归山天权。”

    耶律文觉一见他眉毛便是一挑,见到坐在旁边面无表看着自己的泽秀,面上便露出了笑容:“原来是天权公子和泽秀世侄,诸位都是来护送小主的吗?”

    说着便和团扇子走了过去。

    小蛮这时想起天权说过,耶律文觉是天刹十方的人,天刹十方是什么?就是灭了苍崖城的人呀!汗,居然在这种地方诡异地和“仇人”狭路相逢,她要不要先找个地方躲起来避避风头?

    她正有些慌,忽然见到天权回头朝自己看,用眼神示意她赶紧进去,不要留在外面。

    此举正中小蛮下怀,把东西一包,转就飞快进了地下庄园。

    奇怪奇怪,这个天刹十方的人看上去好像也不会很坏啊,不像上次在白杨庄遇到的那个红衣女鬼,吓得她半死。而且看上去他对天权很客气,天权也彬彬有礼的,这是不是就是俗称的面子功夫?

    团扇子好像和天刹十方关系也蛮好的,还管人家借扇子,借了一年不还。可是他对天权也十分客气,真是怎么想怎么奇怪,江湖上这些东西乱七八糟的,面子上大家都好,背地里却你戳我一刀我砍你一剑,恨不得把对方置于死地。

    小蛮一直跑回客房,就见连衣脸色苍白地站在门口,根古在旁边不知问着什么,她一个字也不说,只是发呆。

    “你怎么了?”小蛮走过去。

    连衣吃了一惊,急忙摇头:“没……最近团扇子先生总给我扎针,扎的我半个脑袋都开始疼,想睡一会。”

    “那进来睡一会吧。”小蛮推开门,见根古依依不舍地要进来,便当门一拦:“小鬼出去,这里不欢迎男人。”

    根古恨道:“早知道就不求老头子救你,还是那么可恶!”

    小蛮笑嘻嘻地摸了摸他的脑袋,丢给他几个珠线穿成的新坠子:“小鬼就是心眼小,女孩子的闺房,男人可别随便进,这是规矩,学着点。这些拿去玩,其实你人也不坏么。”

    根古白了她一眼,甩着坠子走人了。

    小蛮关上门,回头一看,连衣已经躺在了上,眼睛却瞪得老大,一付心神不宁的样子。

    她过去坐在边,摸了摸她的脑袋,轻道:“还疼吗?”

    连衣怔怔看着她,眼圈突然就红了,紧紧抓住她的手,低声道:“主子,你对我真好。”

    小蛮笑道:“省省吧,这话你每天都要说十遍,我耳朵都出老茧了。既然不舒服就好好睡觉,我把剩下的东西绣完。”

    连衣不再说话,闭上眼背过去睡觉。

    小蛮在桌上点了两只大蜡烛,将东西铺开,细细打量扇上的仕女。

    想起李连鱼的话,他父亲为了一个江南富家女子抛妻弃子,迷恋不已。虽然天权说李连鱼的话不能全信,但今天看到这把扇子,她还是觉得李连鱼的话至少这部分是真实的。

    扇子是她外祖送给耶律文觉的,他既然能将内室的容貌画在扇子上,那么浓厚的意,可见外祖对画上的女子委实有。小蛮猜测,后来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外祖抛弃了那个女子,连画了她容貌的扇子都要拿出去卖,这不是为了赚钱,纯粹是出气报复了。

    那么,会不会因为她外婆惹怒了外祖,所以连带着她娘也倒霉,被盗贼掳走索要一万金,她外祖置之不理,任由她零落到边陲之地,最后含恨而死。

    这样一想,似乎就通顺多了。

    记得以前她娘提过一次,庶出的孩子生下来就是低人一等,还不如不生出来的好。那么她外婆当年肯定不是外祖的正室,说不定是侧室甚至侍妾什么的。庶出的孩子,母亲又得罪了父亲,被抛弃好像也说得过去。

    耶律文觉得到了这把扇子,可能就对画中女子产生了兴趣,差阳错之下,他见到了画中女子的真人,可能就狂地迷恋上,后来她又失踪了——

    小蛮心中不由打个冷战,这说的,不会是她娘吧?她娘好像从来也没提过一个狂迷恋自己的契丹人,如果不是她娘,那……就是她外婆?

    李连鱼二十三岁,二十三年前耶律文觉来到江南,那时候她娘好像才十四五岁,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以此类推,她外婆那时候应当三十岁左右,也正是风韵犹存的年纪。

    看这个耶律文觉大概有四十多岁,二十三年他也是二十岁上下。这种年纪的男子,喜欢十四五岁或者三十上下的女子都是有可能的。

    汗,真是一团乱,现在的疑惑就是:他狂迷恋上的女子究竟是她娘还是她外婆?

    小蛮知道这是一种疯狂的想法,无论他迷恋的是谁,他最后都没得到,所以他当年喜欢谁都是没有意义的。他看到自己的容貌惊吓那么大,一定是因为她长得像她娘和外婆。

    她甚至想到,会不会因为自己长得像,所以他能手下留,不要因为自己是小主就来赶尽杀绝。

    好吧,如果他真要来杀,危急时刻,她才顾不得什么,只好把实都吐露出来了。他可能会念着往之“”饶了她,说不定还会给她一笔银子送她回家……

    小蛮陷入胡思乱想中无法自拔,手下却动的飞快,扇上的仕女渐渐现出妍的轮廓来,眸光流转,似在对自己微笑一般。

    最后,终于完工了,小蛮绞断最后一个线头,将扇子轻轻举起,对着亮光细细查看。她娘仿佛活在了扇子上,以她从未见过的姿态,从未见过的神,对她温柔而笑。

    她以前也没能绣过这么精致的绣品,这次却绣的这样好,连自己都看呆了。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跟着门被人一把推开,闪进两个小孩儿,却是小团子和小扇子。

    小蛮急忙把扇子举到他们面前,笑道:“绣完啦,都来看看,好看吗?”

    小扇子比较乖,点头道:“好看。”

    小团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把一个布包朝她怀里一丢,急道:“别说扇子啦,都什么时候了!是老爷子让咱们赶紧过来的,他说你是什么小主,和天刹十方有深仇大恨,那人只怕会找你麻烦,这些钱是老爷子给你的绣扇子报酬,他说现在人被他们暂时拖着,小主赶紧带人从后门走,别让他发现了。”

    小蛮倒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团扇子人好。颠颠那布包,沉甸甸的,里面只怕得有百两的银子。高人就是高人,出手都这么大方。

    小团子见她坐在那里不动,面上还露出诡异的笑容,急道:“你还笑什么!快点啊,我们给你带路,从后门走吧!走迟了,你会没命的!”

    小蛮这才匆匆收拾了包袱,叫醒连衣,两人跟着他们从后门走了出去。

    后门那里是一片荒凉的树林,根古早已提着大刀等在那里,耶律璟也站在那里,见她俩出来了,根古便道:“好慢,老爷子都和我说了。咱们往太白山走,那个人好像是冲着什么角来的,反正不能让他们先找到。我护着你们先行,泽秀和天权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的,不用担心。”

    连衣将小蛮背在背上,跑了两步,小蛮回头见那两个小孩还站在门口担心地看着自己,心中不由一暖,对他们挥了挥手:“替我谢谢你们老爷,另外,也谢谢你们,下次我绣个更好的给你们玩。”

    话音一落,人已经在百步之外,连衣背着她跑得飞快,她的眼睛被团扇子治好了,不用再像从前一边跑一边费力看,周围的景色如梭穿过,她比燕子还要轻盈。

    足跑了一夜,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的颜色,小蛮在连衣背上颠得都快睡着了,耶律璟也早已睡死在根古背上,连衣才道:“这附近没人,咱们歇一会,等天权公子他们找过来。”

    根古把耶律璟使劲朝地上一丢,他哎呀一声,居然没醒,翻个继续睡死,根古骂了一句:“没用的猪!”

    连衣将带出来的大氅铺在地上,扶小蛮坐在上面,取了水和干粮递给她,小蛮哪里有心思吃东西,先把布包小心打开看有多少钱是正经。

    她以为大约是百两银子,就很够意思了,谁知布包打开之后里面金灿灿的,居然是百两黄金!小蛮喜从天降,嘴巴都合不拢。

    天啊!绣一把扇子就换来百两黄金!太划算了!

    她抱住金子就舍不得撒手,连衣喂她喝了一点水,吃了半块干饼,还没嚼烂,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正做着美好的发财梦,忽听根古叫道:“谁在哪里?!”

    小蛮一下子惊醒,瞪圆了眼睛,只见白杨林里缓缓走出一个高大的影,背手而笑,不是耶律文觉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