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之卷 第十七章 挺进太白山(二)

    第一更。

    ***********

    事实证明,色鬼流氓的生命力要比平常人强很多。尽管耶律璟烧得满脸惨白口吐白沫四肢抽筋,他还是坚强地了过来。

    泽秀边带了不少药丸,喂他吃下之后很快就平静下来,躺在皮毛上累极睡去。

    小蛮感慨又羡慕地看着泽秀摊在地上的包袱,那里面简直是个百宝箱,什么都能掏出来,锅子木碗药材武器衣服披风应有尽有。行走江湖的大虾们是不是都这样?

    小连衣这次被吓得不轻,来了之后主子也不叫,泽秀也不谢,脸色惨白地蹲在角落里,可怜兮兮地看着昏睡过去的耶律璟,时不时伸个手指头戳戳他,不确定他是睡过去还是死了。

    “你就别动他了,他不会有事的。”小蛮坐到她边,拿了个木梳子替她把乱七八糟的头发梳理整齐。

    连衣点了点头,低声道:“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他。”

    这……况也变得太快了,短短几天工夫,连衣就被这变态打动了?

    小蛮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这些天你们也在山林里晃?怎么不早点来找我?”

    连衣揉了揉眼睛:“我不知道主子在哪里,这次能找到也是巧合。幸好找到你们了,不然他要是死了,我会愧疚一辈子。”

    小蛮笑道:“有什么好愧疚的,是他自愿的嘛。和你没关系。”

    连衣摇了摇头,轻声道:“可是我心里会难过,我的心是做的嘛。”

    她的意思莫非是指自己的心是石头做的?小蛮郁闷地摸着心口走出去透气,就见根古笑吟吟视若无睹地端着一碗汤擦而过,走到连衣面前,和温顺的绵羊似的,柔声道:“姐姐,你吃点东西吧。”

    连衣看到他就红了眼睛,哽咽道:“根古弟弟,我没能照顾好你家王爷。你要怪我了吧。”

    根古笑道:“那种混账死了才好,姐姐你的体最重要,不要管他了。我怎么可能怪你。”

    这孩子真是……

    晚上连衣和根古出去觅食,这孩子平时绝对是能偷懒就偷懒的类型,连衣一来顿时化为勤劳好男人,事事亲历亲为,蚂蚁都没他勤劳。谁说红颜的作用就是祸水,这枚红颜压根就是水。

    泽秀用手探着耶律璟的额头,他的烧退了好些,只是嘴唇都烧得脱皮了,他蘸了点水涂在上面,不防耶律璟突然睁开眼,怔怔地看着他。

    “醒了?”泽秀没好气地问着。

    耶律璟像失魂一样看着他,眼睛里渐渐聚集了泪水,在眼眶里转啊转,转啊转……

    “好兄弟!”他抖霍霍地叫了一声,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整个人巴上去,“我们是在奈何桥上了?你追随我而来?我不是在做梦吧?”

    泽秀一拳揍上他的鼻梁,打了个开花,他哼也没哼一声,又晕了过去。

    “神经病。”泽秀冷嗤一声,转头皱眉望向小蛮:“他怎么会和连衣在一起?你让他跟着同行?”

    小蛮心虚地笑了两声,赶紧转移话题:“连衣他们出去这么久还没回来,别是遇到危险了吧。”

    泽秀瞪了她一眼:“你又搞什么鬼!”

    小蛮只得说道:“没有啦,你看,他边只有一个小孩做护卫,那小孩对他也不忠心,这人又没什么功夫,一个人在外面多可怜啊。跟着咱们走不是好么,与人为善也是一件功德……”

    她会这么好心?

    泽秀坐在地上,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要小心,他是将来要做皇帝的人,和寻常有钱人完全不同,与江湖人士更是不同。得到好处的同时,你付出的代价也要更大。如果抱着占小便宜钻空子的想法,趁早把他打发走,不然后悔也来不及。”

    这些道理她怎么会不懂。小蛮摸了摸脸蛋,低声道:“你心里觉得喜欢占小便宜的人就不分青红皂白,看到便宜就想占吗?你什么也不知道。”

    泽秀默然。

    过了一会连衣他们觅食回来了,小蛮笑吟吟地朝她招手:“连衣,过来过来。”

    连衣放下猎物,先过去看了看耶律璟,这才跑过来,“主子,什么事?”

    小蛮从自己的包裹里抽出一件花布衣衫,在她上比了比,笑道:“上回咱们买的高级布料都弄掉啦,我看你上的衣服太旧,就拿自己的衣裳改大了一些,先试着穿穿吧。回头到了市集上,咱们再买料子做新衣。”

    连衣两只眼睛又红了,像只小兔子。

    小蛮又道:“虽然是我的旧衣服,但其实没穿几次,你别嫌弃。而且尺寸也改大了些,你应当能穿下。”

    连衣赶紧摇头:“我……我才不嫌弃!主子对我这么好,还帮我做衣服……”

    小蛮抽出两三件衣服,一股脑塞给她:“喏,都是你的。快去试试,让我看看。”

    连衣抱着衣服跑到外面,隔了一会走进来,众人眼前都是一亮。俗话说人要衣装,此话果然不假,就算她天仙绝色到破衣烂衫都十分夺目,但正经换上干净衣裙,到底还是不同。

    连衣有些局促地捏着碎花长裙,低声道:“怎……怎么样,能看吗?”

    根古第一个称赞起来:“姐姐好漂亮,什么衣服到了姐姐上都合适。同样是衣服,你穿起来就是比某个恶女人好看多啦!”

    连衣红着脸小声道:“多谢主子,我好喜欢,比什么华贵的料子都喜欢。”

    小蛮笑眯眯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发,道:“你喜欢就好,我的心嘛,也是做的,看不得自己的人穿的像个叫花。至于其他无关紧要的人,脱光了我也不会看的。”

    根古出去打猎,的满是汗,正脱了上衣拿袖子扇风,晓得她是反讽自己,只冷笑一声。轮到斗嘴舌、耍狡诈,他是玩不过这个女人,干脆不说话了。

    小蛮又把泽秀平时穿的衣裳和大氅取出,折叠的整整齐齐,笑道:“衣服都洗干净也补好了,只不知道合不合你的意。”

    泽秀接过来,倒是出乎意料,点头道:“真是多谢了,有劳。”

    他行走江湖,向来不拘小节,纵然上银子不缺,却往往不在乎这些小事,衣服上破洞磨损很多,现在展开一看,破的地方都小心用线缝好,实在缝不起来的,便用同色布做了补丁,针脚密密麻麻,显然手艺十分好。

    “你的针线活很不赖啊。”他不免赞叹一番,委实想不到苍崖城的小主居然连针线活都会做。

    小蛮笑了一声:“那当然,我可不是只会占小便宜的人,偶尔也会做点贡献。”

    就是说话还是这么阳怪气。泽秀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果然人无完人。

    根古起一个人走到外面去,反正这恶女人是不会给自己做什么东西的,搞不好还要嘲笑一番,索眼不见为净。

    不防她在后面招手叫他:“那个小鬼,过来过来。”

    他回头警惕地瞪着她:“做什么?”

    小蛮丢给他一个小包袱:“你什么东西也没带,连换洗衣服也没有,上那件皮毛都臭死了。这些拿去。”

    根古真的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帮自己准备了东西,不由神复杂,慢慢打开包袱,里面是泽秀的一些旧衣服,还有一串用各色珠线打成的坠子。

    “那些衣服是破的不能补了,所以我改小一点,给你穿。你别嫌弃,回头去了市集上可以买新的,旧的随你扔。那个坠子是闲来无聊打的,给你玩吧。”

    根古抓起那根坠子,仔细看了看,低声道:“手艺拙劣之极。”

    说着却笑了起来,捧着衣服出去换上,那坠子就挂在腰上,时不时玩两下,显然喜欢的很。唉唉,口是心非的小鬼啊。

    小蛮见众人都换上洗好的干净衣服,个个精神焕发,不由拍手笑道:“这样才好。咱们行走江湖,要干干净净的才行,脏兮兮的就不是大侠了,而是乞丐……”

    话未说完,脸色突然一白,子不由自主朝旁边栽倒,泽秀一步抢上前揽住她,低头一看,她的右手腕那里鲜血汩汩而出,瞬间就染透了袖子,手背上的青筋像发疯一样的跳动,看起来极为恐怖。

    他抬手疾点她胳膊上数个道,然而半点用也没有,血势稍稍止住,紧跟着又倾泻出来。小蛮颤声道:“好痛!快……斩了它,一了百了!”

    泽秀皱眉不语,急急取出绷带将她的手腕上方死死缠住,总算稍稍止住一些,然而她手背上的青筋像活了一样,在皮肤下攒动跳跃扭曲,小蛮疼得满头冷汗,突然张嘴一口咬住他的胳膊。

    连衣吓得泪水一泻万里,冲上来手忙脚乱,也不知该做什么,只是哭着叫她的名字。根古取出绷带,将她的两只手掌死死包裹住,倾泻而出的鲜血奇迹般地停了下来。泽秀急忙取出药膏抹上去,一面问他:“这是什么法子?”

    根古正色道:“以前跟着爹爹打仗,途中遇到过江湖人仇视契丹人的,用了这种青龙蛊来害人,只要用布条死死将两手缚住就不会流血。”

    泽秀皱眉道:“青龙蛊?不是百血竭么?”

    根古摇头道:“不是。百血竭是百内每天固定一个时辰流血,直到全血流干而死。你看她的手背上,青筋乱跳,平时伤口不疼,就和没事人一样,这个叫做青龙蛊,发作起来的剧痛会让人恨不得一死了之,每发作一次,血就流的比上次多一倍,若没有引子来缓解,不到百天就要死人的。”

    说话间,小蛮已经痛得晕死过去,齿关微微松开,嘴边满是咬出来的血——泽秀的血。

    泽秀轻轻将她放在地上,取了大氅替她盖好,自己按了一下胳膊上的伤口,道:“蛊术我还真不太了解。可有治疗的法子?”

    根古摇了摇头:“谁下的蛊就去找谁,这东西和生病中毒都不同,若非下蛊者或者精通此术的人,对这个都是束手无策。要小心,前几次发作用布条系住双手还能止血,到后面就止不住了。”

    连衣哭得满脸鼻涕泪水,握着小蛮的手连话也说不出来,恨不得自己带她去死。泽秀沉吟半晌,才道:“等不得了,明早就出发去太白山。我有个长辈……或许有办法对付。”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