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之卷 第十四章 分散(二)

    有点事,今天只有一章,明天两更补回来。

    ************************************

    小蛮觉得自己好像看到自己死去的亲娘了。

    她坐在沿,捂着脸痛哭流涕,下坐着一个六七岁的小丫头,百无聊赖地玩着地上的泥巴。

    “小蛮,你爹那畜牲被外面的狐狸精迷走了,不要你了。你以后不许再叫他爹,看到他记得朝他吐口水。”

    小小蛮乖乖地点头,抬眼笑得甜蜜蜜:“知道了,世上只有娘最好。”

    结果她娘一时开心,给她做了一顿好吃的。

    晚上她爹不知为啥回来了,小小蛮开开心心甜甜蜜蜜的一声爹,换来了三四串糖葫芦和好几件新衣服,还被带出去看花灯,吃糖人儿,牛面。

    回头她爹走了,她娘给她一顿嘴巴子,打得她在上躺了三天。

    “你天生就是个胚!”

    这话说得倒也不错,她天生目光短浅,懒得考虑很远很远以后的事,别人拿出什么绚丽多彩的东西来,她肯定是第一个被惑的,只要眼下过得痛快就好,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结果就是她吃的苦比人家也多一些,但得到的东西也多一些。

    只是不长久。

    好的东西都是短暂的,像三四月的樱花,极盛极艳,眨眼就没了。在它们还存在着,美丽着的时候,尽可能去拥有,这是她的人生。

    有什么东西是可以长长久久被拥有,永远也不会凋谢的,她不知道。

    或许,是亮闪闪的白银黄金,它们不会说话,却能换来好东西。所以她要当个有钱人。

    耳边好像有人在说话,背上某个地方疼得让人冒冷汗,一抽一抽的,牵扯着右手某处,也是钻心的疼。后来有人在疼痛的地方涂了一层东西,不但没止疼,反而更疼了。

    小蛮咬牙切齿地醒过来,脆弱地叹道:“什么破药,到底有没有效果啊!”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没效果你早挂了,还能抱怨?”

    小蛮趴在草堆上,脖子酸的要命,又不敢动,生怕把伤口碰得更疼,只得一点点把下巴朝前面蹭,舒缓一下。

    一双手伸到她腋下,小心把她抬了起来,小蛮的脑袋也跟着仰过来,入目便是一张脸,上面长满了乱七八糟的络腮胡子,只有一双桃花眼依旧熠熠生辉。她叹道:“难看死了。”

    泽秀皱眉道:“你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他一只手托住她,另一手取了水袋来,递到她唇边:“喝点水,你昏了三四天,总算把小命捡了回来。”

    小蛮闭着眼,缓缓喝了两口,只觉后背像被火在烧一样,右手腕那里也不知为何,痛得厉害,两相夹击下,她的心反而渐渐安静下来。

    “连衣呢?耶律璟呢?”她问,耶律璟可不能丢,那可是个活生生的下任皇帝。

    “当时有叛军追上,都走散了。不用担心,那个叫连衣的丫头手不错,肯定没事,她会找过来的。”

    她肩上的衣服掉了下来,露出里面的宝蓝色抹,泽秀急忙替她拽上去,不敢低头看。

    “男女……授受不亲,你第二次剥我衣服。”她笑得很没正经。

    泽秀懒得理她,将水袋丢到一旁,道:“你的伤很严重,但还不致命,致命的是这里——”他抓起她的右手,轻轻晃了一下,上面厚厚地缠着一层纱布,隐约还有血色渗透出来。“这里的伤应当用残忍来形容,伤口陈旧,还这么严重,你以前都不觉得疼吗?”

    小蛮皱着眉头去看,他不碰还好,一碰手腕就像被人砍了一刀似的,疼得她背后开始缩紧,牵扯着箭伤,真是痛得无边无际。

    她都快忘记这里的伤了,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那会她还在梧桐镇当乖女儿,一天有人来挟持她,用钢丝勒破了她的手,当场流血不止,后来老沙给她一些金创药,血倒是不流了,伤口也不疼,但就是不见好,平里像个孩子的嘴微微合着,怎么搓*揉也没感觉,所以她渐渐就忘了这个伤口,谁想这会突然又开始疼起来。

    “伤口越来越深,再不好好治疗,你的右手就要报废。”

    奇怪的是,一旦伤口开始流血,用什么药都无法止住,若是平常的伤口,流上一会也就自己停了,再上点药,好好包扎起来,不进水,最多一个月也可以痊愈。她的手腕却不停的流血,几乎流满了一茶杯的量,在他好容易强行包扎之后,又奇迹般地停了下来。

    小蛮喘了几声,道:“以前从没疼过,就是偶尔会流血,离开不归山之后就再也没犯过,所以我几乎忘了这伤。天权曾帮我看过,他说不是毒。”

    泽秀扯开绷带,皱眉看了看伤口,那一圈皮卷了起来,微微泛出淡淡的褐色,他用手轻轻一碰,小蛮就疼得一颤。

    “他说不是毒就不是?”他将染了血水的手指放在鼻子前轻轻一嗅,有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气。“是百血竭。”

    那是什么东西?小蛮见他神色不对,也跟着紧张起来。

    泽秀擦了擦手,道:“是毒,不过不是毒死人,一般来说涂在武器上,造成伤口百内不停流血,令人失血过多而死。但你这个有点不同,还用了别的东西混在里面,所以你不觉得疼,也不会每天流血。想来下毒的人是想用这个控制住你。”

    小蛮脸色一白,“不归山!”

    下毒的或许不是他们,但他们给了两次金创药,一次是老沙给的,一次是天权给的,所以她的伤口才不疼了却长不好,时不时疼上一下,流一碗血,他们是打算用这个控制住她!如果她不听话,就没有解药,她就会流血而死!因为平时不疼不痒,所以她不会在乎——好毒!

    泽秀眉头紧紧皱着,却没说话,又看了一会伤口,用绷带系回去,起走到外面。小蛮这时才发现他们处一个小小的山洞里,地上铺满了柔软干燥的草,还垫了一层皮毛和大氅,难怪躺着一点都不难受。

    山洞口点着火堆,上面架着一口铁锅,里面不知煮着什么东西,香气偶尔飘进洞里,令人口水泛滥。铁锅前蹲着一个少年,眉清目秀,生着一双上挑的丹凤眼,看上去文静又秀气,好像就是耶律颓显的小儿子,名字叫什么来着的……根古?

    他好像心不太好,脸黑黑地,用勺子在锅里胡乱搅着,突然回头对着后叫道:“为什么非叫我来做饭!大人欺负小孩子,欺负弱者!”

    泽秀从后面捧着粗粗一捆干树枝走了过来,披头散发外加满脸胡渣,看上去很有些凶神恶煞,他冷笑道:“既然知道自己是弱者,那就注定被强者欺负,啰嗦个。在我这里,每个人都要干活,想吃白食,你大可以滚蛋。”

    根古瘪着嘴巴,十分委屈,好像快哭了,“那她不是吃白食的吗?”他指向山洞里的小蛮,理直气壮。

    泽秀把干树枝丢在地上,拍拍手:“她受伤了,另当别论。”

    根古眼眶里打转的委屈泪水突然就消失了,问道:“那我也去受个伤,是不是就不用做事了?”

    泽秀冲他摇了摇手指:“没那么便宜,你要拖了后腿,老子就把你丢在山里不管。”

    根古毫无办法,只得坐回去继续搅汤,嘀咕道:“重色轻友,见色忘义。”

    泽秀在后面轻轻踢了他一脚,“看你那点德!是不是男人?也好意思和女人比!你怎么不去和女人比生孩子?”

    根古突然就不生气了,笑嘻嘻地点头道:“泽秀大哥说的有道理,是我太不懂事啦。”他从摊了一地的包袱里取了三只木碗,先盛了一碗汤,里面满满地堆上野山鸡和菌菇,恭恭敬敬地送到泽秀面前,“大哥,请吃饭。”

    泽秀接过来,却不吃,先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露出一个微笑来,跟着反手把汤倒在地上,“我不吃加料的汤。”他把碗丢到根古脸上,起道:“别耍花样,再搞鬼,今天你就别吃饭了。”

    根古脸色一白,低声道:“你能闻出来!”

    泽秀冷笑道:“你那点蒙*汗*药只好去骗骗洞里的小丫头,遇到江湖老手,手也给你打断了。”

    根古这才无话可说,甜甜笑了两下,没事人似的继续回去搅汤。

    泽秀取了水袋,倒了一碗水,走进山洞,从靴筒里拔出匕首,开始刮胡子,一面道:“以后你跟着我,不要离开。”

    小蛮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你是和我说?”

    “废话。”

    小蛮喜得赶紧要起,一牵动伤口,疼得又摔了回去,嘴里却喜道:“你肯跟着我,保护我了?”

    没有镜子,泽秀只能摸索着刮胡子,很不流利,一面皱眉道:“是你跟着我。反正你也不想报仇的吧?以后我带着你,不要再和不归山的人接触了。”话音一落,匕首就在下巴上刮了一刀,血珠子飞快地冒了出来。他啧了一声,用袖子随便一抹。

    小蛮招招手:“过来过来,我来替你刮。”

    泽秀抓着匕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匕首给你?做梦!”

    “我手艺很好的嘛!你们怎么不相信呢?”小蛮还在招手,“就当是报答你的恩,你救了我那么多次,我怎么好意思。还有啊,我的右手好像不疼了,你放心就是。”

    泽秀还真把匕首交给她,双手一托,让她坐了起来。小蛮摸了摸他满脸的胡渣,笑道:“我以前帮羊剃过毛,虽然它们的毛没你的硬。安心,绝对让你满意。”

    泽秀作势要揍她,小蛮一点也不怕,只是呵呵笑。

    “你为苍崖城小主,锦衣玉食,怎么会帮羊剃毛?”

    泽秀觉得很奇怪。

    小蛮愣了一下,干笑道:“呃……这个……偶尔也会玩玩嘛,难道一天到晚就坐那里发呆当千金小姐?”

    泽秀似笑非笑:“你从头到脚,连骨头缝里也看不到一点千金小姐的样子。”

    小蛮没理他,只专心地给他刮胡子。

    别说,她的动作还真的很熟练,小心地一点点用匕首把青黑的胡渣子刮掉,力道刚刚好。泽秀只觉她一双手柔软滑腻,在脸上摸来摸去,竟令人心驰神摇。他不由自主望着她的脸,就近在咫尺,两片睫毛微微颤抖,弯弯的眉毛,鼻子小巧刚好合适,下面的嘴巴也是小小的,粉红色——其实她长得真不错,如果脾不那么彪悍,就更好了。

    正看得出神,那两片嘴唇忽然动了起来,露出里面细细的银牙,她轻道:“跟着你我当然很高兴,以后再也没人会欺负我。可是我中了那个什么毒,不去找不归山的人,岂不是要死?”

    泽秀只觉面上痒痒的,是她的口气喷在上面,吐气如兰。他心里好像也痒了起来,有些心不在焉,低声道:“还不清楚是不是他们下的毒,目前不能断言……总之,我会替你找人解毒,你不用担心。”

    小蛮停下动作,幽幽看着他的脸,半晌,才道:“你……你对我其实很好的。”

    泽秀猛然回神,面上一红,啐道:“你是苍崖城小主,苍崖城仅剩的一息血脉……我无所谓好不好,只是做应当做的事罢了。”

    小蛮笑了笑,低声道:“嗯,是啊,因为我是苍崖城小主。”

    她再也不说话,替他将胡渣刮了个干净,这才笑道:“好啦,你自己摸摸。”

    泽秀用手一摸,果然下巴上光滑如昔,便将她轻轻放回去,起道:“多谢了。”

    小蛮眼怔怔地看着他走到山洞外面,盛了一碗汤端进来,拿着勺子要喂自己,不由突然说道:“我想过了,仇可以不报,可是五方之角一定要找齐。不能让天刹十方把宝藏抢走,那是我的……是苍崖城的东西。”

    她其实是舍不得宝藏。唉,狗改不了吃屎,要她眼睁睁看着宝藏却不能挖,那简直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泽秀点头道:“我也有这个意思,先把五方之角找齐了再说。对了,五方之角藏在什么地方?”

    小蛮摇头:“不知道,没人和我说过。”

    泽秀叹了一口气,“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你这个小主到底怎么当的,难道真是个冒牌货?”

    小蛮没说话,隔了一会,才道:“我外衣有个口袋,里面放着地图,和五方之角有关,你可以拿来,咱们一起研究研究。”

    泽秀果然去翻她的外衣,呼啦啦一下掏出几颗明珠宝石来,小蛮急道:“不是那个!别碰那个!”

    泽秀嗤笑道:“财如命!”说着掏出地图,展开一看,却见上面乱七八糟画着各种颜色的线,交杂混乱在一起,像一团乱麻,看得人头昏脑胀。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