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之卷 第十一章 如果你是卑贱的(二)

    T.T

    感动,谢谢亲们,今天三更,作为礼物。

    这是第三更。

    *******************

    “是老板?”连衣眯着眼睛看了半天,不确定地问着。

    小蛮没说话,只听里面有人叫了他一声:“郭先生。”她心中一惊,不由死死朝那个老头子看去,只觉这人须发花白,精神矍铄。面容与她和她娘都不怎么像。

    会不会是外祖?

    又有人说道:“年关刚过,难得郭老亲自来这么个苦寒地方视察。其实郭老不必亲前来,让大公子或是二公子代为视察也是一样,这两位公子如今也是能干的紧啊。”

    那老者倒十分和气,抚着胡须笑道:“老骨头更应当出门走走,否则真要烂在家里。何况老夫早就想来领略一下塞外辽阔风光,倒也不虚此行。”

    说着一行人朝这里行来,小蛮急忙拉着连衣起回避,谁想迟了一步,与那老者撞了个正着。小蛮赶紧后退数步,垂头道:“冒犯了老先生。”

    那老者摇头笑道:“不妨事,倒是老夫打扰了两位小姐,过意不去。二位是来买料子的吗?”

    小蛮答了个是,望向连衣:“想为我的一个姐妹做几件漂亮衣裳。”

    小蛮抬头的时候,老者似乎有些发愣,盯着看了一会,不确定的样子,跟着又展眉笑道:“辽地苦寒,丝绸只怕不能御寒,不如买上几匹缎料,可以做罩衫,也可外面穿皮毛,更可做夹衫。店中刚好新进了一些上好缎料……去拿给两位姑娘看。”

    说罢朝两人微微点头致意,背着双手走进了内室。

    立即有人捧了许多缎料上来给连衣挑选,她哪里识得这些东西,眼睛都看花了,求救似的拽了拽小蛮的袖子,却见她怔怔望着内室微微摇晃的帘子,不知想些什么。

    “主子,那位……是您的外祖吗?就是郭宇胜先生?”买好了料子,连衣怀里捧着好几匹缎料,出门小声问她。

    小蛮怔了一会,笑道:“其实,我也不清楚,或许不是吧。”

    唉,她的外祖,抛弃她亲娘的外祖。他过的子用锦衣玉食来形容都显得谦虚,在他喝着几千两银子一两的好茶,穿着几十两黄金一尺的丝绸布料衣裳的时候,她和她娘在为了下顿没有饭而烦恼。

    他会不会知道,他的女儿早已死在饥寒交迫里,死在绝望里。

    世上的事是如此不公平,像老沙说的,注定你卑,就算你先前锦衣玉食,后来也会变得猪狗不如。

    卑的生命,就是用来践踏的。

    清脆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至近,小蛮还沉浸在回忆里,半点也不曾发觉。连衣一把丢了布料,抄起她的腰,纵跳到街边,刚落地,数匹骏马便擦着衣裳飞驰而过,如入无人之境,左右行人纷纷避让,惊叫连连。

    连衣放下小蛮,捡起几颗石头,一把掷出,愤怒地叫道:“市集里怎能这样骑马!撞到人怎么办!”

    石头砸在骏马股上,痛得它们嘶叫起来,顿时颠下好几个人,个个头戴狐皮帽,正是当在和林和济客栈遇到的那几个契丹武士。

    打头骑着黑色骏马那人听到声响急忙勒住缰绳,回头望过来,厉声道:“好大的胆子!谁敢阻拦!”

    他说的是契丹话,连衣一个字也听不懂,小蛮拉了拉她的衣服,低声道:“是上次那个人。咱们快走。”

    连衣看不清那人的容貌,但他的声音却是能听出的,不由一阵心虚——她还欠着人家三百两银子的珠花没还呢。她低头捡起布料,拉着小蛮就要跑。

    谁知那人策马缓缓追了上来,一看到小蛮便是一愣,再看到连衣,突然露出一个笑容,从怀中取出花手帕擦了擦嘴,柔声道:“原来是两位姑娘,你们怎么来上京了?既然来上京,怎么不去找我呢?”

    连衣低着头不说话,小蛮笑道:“我们又不知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为什么要找你?”

    那人道:“我不是说过自己的名字吗?我叫述律。至于我是做什么的……你们这就去我家做客,不就知道了吗?”

    小蛮上下打量他一番,他今穿着宝蓝长褂,袖子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牡丹花,长靴骏马,头上还戴着华贵的狐皮帽子,上不知熏了什么香气,越发显得面如冠玉,眼凝秋水,委实是个上佳的贵公子。

    “你看上去就是那种有钱人,说不定还是什么王公贵族,我们是平民,哪里敢高攀。”

    她故意说的十分客气,这种人最喜欢听奉承了,怎么麻都不怕,她投其所好,果然捧得他笑了起来,从马上跳下,走到面前,见到连衣怀里的高级缎料,他又道:“你也不穷啊,上次的夜明珠,令我记忆犹新。”

    小蛮柔声道:“我可不会白白占你便宜,公子如果能有找钱出来,夜明珠立即就归公子所有。”

    述律本待一笑了之,他本来就是大富大贵之人,区区三百两如何会看在眼里,待见到连衣微垂的脸,容光绝艳,他忽又想起那个白衣磊落,如冰似雪的一张脸来,不由问道:“那个白衣公子呢?你们没有一起?”

    小蛮揣摩着他指的白衣公子应当不是天玑,那天在客栈,他是坐在天权边的,那一定是指他了。奇怪,问天权做什么。

    “他在客栈,你们认识?”

    述律笑而不答,用花手帕擦了擦嘴,轻道:“也好,你们跟我去府上取了找钱。晚上请那位白衣公子……你们一起来府上,我做东摆宴。”

    一旁的侍卫听到这里,才急急附耳与他说道:“王爷,如今上京势不佳,耶律察割蠢蠢动,此等时刻,还是收敛些比较好。这些人说不定就是细,如何能轻易请到王爷府去。”

    述律笑而不答,根本没放在心上。

    小蛮却摇头道:“我们本来也不熟,去你府上做什么。你又不肯说自己是做什么的,谁要跟你去。”

    述律见她言语俏可喜,与寻常女子大为不同,不由趣味十足,低声道:“我若说了,只怕你会吓一跳。”

    小蛮眼珠一转,笑道:“我怎么会吓一跳,莫非你是做强盗的?”

    述律哈哈大笑,正要再逗她两下,忽听后面传来一阵铜铃之声,一个黑衣人骑着马毫不客气地闯了过来,停在小蛮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小蛮眼睛都看直了,那人穿着黑色大氅,这回他把下巴上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粗长的辫子垂在肩膀前,低下头来,桃花眼熠熠生辉,不是泽秀是谁?

    泽秀没好气地看了她一会,突然一抬手,把一个东西丢在她怀里:“还你,掉了东西也不急的吗?”

    小蛮抓起来一看,正是遗失的稚龙之角,她又惊又喜,急忙起道:“你……怎么会在你那里?”

    泽秀道:“那天晚上走得匆忙,过了很久才发现这玩意在我上。想着你们应当是往上京这里来,所以一路追上。好了,物归原主,我也要走了。告辞。”

    小蛮见他左手有些不对劲,横在前用绷带拴住,不由拉住他的大氅,问道:“你的胳膊怎么了?”

    泽秀一把扯回大氅,厌恶地拍拍:“说了别乱碰!那晚是谁做了累赘!否则我的手如何会断!”

    小蛮在他面前不知怎么的,就是客气不起来,当即笑道:“你真没用,一巴掌也能把手骨拍断,下次别再吹嘘自己厉害啦。”

    泽秀回头瞪了她一眼,罩在头上的斗篷耷拉下来,露出一整张脸来,桃花眼似要滴出水来一样,述律不过随意瞥了一眼,突然如遭雷击,怔怔地瞪着泽秀的脸,像是走火入魔似的。

    泽秀忽然发现旁边这花团锦簇的小子眼勾勾盯着自己,那眼神让人不爽之极,当下眉头一皱,摞起袖子想揍人,忽然见到他腰间挂着的玉牌,心中不由一动。这是契丹王族的东西,这变态的小子可能是皇族人,最好不要动他。

    想到这里,他只得把手放回去,冷笑一声就要走人,忽听述律抖着嗓子道:“等……等等。别走!你别走!”

    泽秀装作没听见,策马走得更快,谁知述律竟然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泽秀猛然回头,他却像是怕冒犯似的,急忙丢开手,轻道:“别走……你……你叫什么名字?你不是凡人吗?是不是山上的仙人……”

    小蛮在心中干咳一声,原来这家伙喜欢男人,难怪那眼神怪怪的,还要问起天权。忽又想起他调戏连衣,看起来他是男女通吃的类型,十足的变态。

    泽秀被他拉扯得烦躁之极,恨不得一拳上去把他脑袋打个开花。述律纠缠了半天,突然抱着他的腿跪了下去,颤声道:“好兄弟,别走!我……我从未见过你这般天仙绝色的人!就当怜惜我吧,别走!”

    态如此不堪,连小蛮都觉得臊的慌,不想再看。

    泽秀恼怒到了极点,居然露出一个笑容,道:“你待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