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之卷 第十章 如果你是卑贱的(一)

    连衣心事重重地蹲在房门口,使劲玩着自己的手指头。突然,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小蛮浑上下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笑吟吟地走出来。她赶紧起,含着眼泪,抖着嗓子道:“主……主子……你真的没事了?”

    小蛮眯着眼睛,弯弯的,像两轮小月亮,唇边隐约泛出梨涡来,笑得十分甜蜜。

    “我很好,从没这么好。”

    连衣没发现什么不对劲,使劲抹了抹眼泪,吸吸鼻子,这才露出一个笑容,喜道:“主子真的没事了!你真是快把连衣吓死了。”

    小蛮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进屋吧,我去叫人送水,你也洗个澡,这一路风尘仆仆,也该洗个干净了。”

    连衣一个劲点头,乖乖地进屋了。

    小蛮下楼让人送水,小二看她的眼神比看到鬼还可怕,眼珠子掉出来又缩回去。

    “店家!送点吃的上来!”旁边的房门突然打开,天玑的脑袋探了出来,一看到小蛮,他脸上就是一僵,勉强问道:“你……你没事了吧?你们两个,闹得也太厉害……”

    小蛮娉娉婷婷地走过来,对着他一福,柔声道:“给公子爷们添麻烦了,小蛮心中十分过意不去。”

    天玑打了个寒颤,颤声道:“你不是烧坏脑子了吧?!怎么……这样说话!”

    小蛮轻声道:“如今回想前事,发现自己太过鲁莽,做了许多错事,也得罪了许多人。今起,小蛮一定改过自新,争取早报答不归山的大恩大德。”

    嗯,这还像点人话。

    天玑摆了摆手:“以前的事也没什么啦!只要你以后别再疑神疑鬼,动不动就逃跑,搞得我们不归山要吃人似的……话再说回来,你怎么突然……”

    难道那一桶狗血真的有用?

    小蛮但笑不语,对他又是一福,柔声道:“不打扰公子爷用餐了,小蛮告退。”

    天玑手忙脚乱地拱手还礼,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走回自己房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摸了摸脑袋,一头雾水。

    *****

    夜凉如水,远处隐约传来呼啸的风声,树影刻在窗户上,摇摇晃晃,像无数鬼魅张牙舞爪,要往这里扑过来。

    连衣在脚上和衣而睡,早已睡熟了,发出香甜的鼻息。

    小蛮倒了一杯冷茶,倚在窗边,时不时啜上一小口,不知想些什么。

    隔壁客房的窗户突然被人推开,她睫毛微微一动,过了一会,只听那低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夜深了,为什么不睡。”

    小蛮推开窗,凉风扑面而来,卷起她的长发。她轻道:“让公子爷挂心了,我想着之前的事,越发觉得自己荒唐,如今后悔不已。后必然尽心做事,报答你们的恩。”

    天权的影突然出现在窗台上,足尖踩着细细的窗棂,白色长袍飒飒作响,仿佛随时会摔下去,但其实小蛮很清楚,他就算站在悬崖边上,也比普通人隔着栏杆要安全得多。

    他披着头发,耳上两颗明珠耳钉,闪闪发亮,为他清俊的面容添了一些男子独有的妩媚气息。

    小蛮抬头静静看着他,他的长发几乎要拂在面上,带着丝丝凉意。

    “我会约束老沙,再也不会有那种事发生。”他低声说着,声音像天顶快要散开的云,轻柔不可触摸。

    小蛮惶恐地垂下眼睫,颤声道:“公子爷千万别这么说,都是我的错,和干爹没关系的。他说的都是十分正确的道理,是我以前蠢,没能体悟罢了。”

    天权没说话,隔了一会,将腰一弯,轻飘飘坐在了窗沿上。

    “梧桐镇……我以前去过一次,风土人都不错的。”

    他突然提到她的家乡,小蛮心中猛然一震,竟不知是什么滋味纷纷袭上,是懊悔还是愤恨,她也分不清。一直以来,她的追求都很简单直接,要做个有钱人。这却是最难圆满的梦想。

    “纵然你百般不愿,但已经卷入这一场江湖风波,逃避总不是办法。待事圆满完成之后,我必定保你全回到家乡,不伤分毫。所以,别再胡闹,江湖上的事,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你的命对别人来说无足轻重,可是对自己来说却是最重要的,你不惜,谁还会替你在乎吗?”

    小蛮急忙点头:“我……我都明白的。现在已经明白了……”

    天权沉默了,半晌,才道:“其实,我起初并不知……”说到这里,却断开了,修长的眉毛微微一皱,又道:“以后我自会约束不归山那里,不叫他们来胁迫。你自己……也要保重。”

    他起要走,忽听后那脆的声音轻道:“公子爷对每个女子都是这般关怀吗?其实,我知道公子爷讨厌我,可是虽然讨厌,你还是过来安抚我了。小蛮心中十分感激。”

    天权回头看了她一眼,起初遇到她,此人满都像长了刺,一眼就能看透,仗着一些小聪明,以为天下无敌,说讨厌,那真是讨厌。今晚她的刺突然全部收敛了,再也看不透,只剩一个人站在那里,纤瘦的肩膀,小巧的脸庞。原来她是长了这样一付眉,这样一双眼。

    他突然想起一些久远的往事来,扶住窗框,低声道:“我现在并没有……讨厌……”

    小蛮对他一福,柔声道:“谢谢公子爷的开导,我心中舒服多了。夜已深,公子爷早些休息吧。”

    天权点了点头,道:“你也早些休息。”

    一语未了,人已经回到隔壁房间。

    小蛮轻轻关上窗户,发出的声响终于惊动了连衣,她急忙起,揉着眼睛去摸刀,嘴里还含糊叫着:“主子?”

    小蛮轻轻按住她的动作,低声道:“没事,我喝水而已。你睡吧。”

    连衣翻了个,握住她的手,轻道:“主子,你心中有什么不快活的事?”

    小蛮笑道:“我哪里有不快活,不是和以前一样么?”

    连衣摇了摇头,“说不上来,你笑起来……和前几天不一样。”

    小蛮脱了外衣,上裹住被子,道:“前几天我很傻很天真,以后要很强很暴力了。”

    连衣格格笑了几声,“主子总喜欢说这些有趣话。”

    一时无话,各自沉沉睡去。

    *****

    第二天小蛮就信守承诺,带着连衣上街帮她买好看的衣服。

    上京是辽人都城,纵然繁华闹,但毕竟是未开化之地,与宋都不能相比,店铺里的衣裳大多做工粗糙,加上此地苦寒,多用皮毛缝制,就连连衣这样的美人儿穿着,看上去都像狗熊,半点美感也没了。

    小蛮拉着她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上京城,总算找到一家卖丝绸的店。

    “敛芳斋。”小蛮抬头,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店头上挂着的匾额,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连衣见这店面宽敞明亮,门前一条街都铺着清一色的石板路,与其他泥土地不可同而语,店前还放着两尊大理石的狮子,足有两人高,栩栩如生,店内三彩花瓶里插着绚丽的孔雀尾,里面不染微尘,一匹匹彩缎丝绸高高悬起,像无数张华丽的帐子,一看就知道气势非凡。

    她当惯穷鬼,一见到这种气势便要跌软,悄悄拉着小蛮的袖子,低声道:“主子,这里的东西肯定特别贵,咱们还是去刚才那家买皮毛好了……”

    小蛮一言不发,拉着她就进店,连衣急道:“主子!很贵的!”

    小蛮笑道:“放心,你家主子钱多的很。再说,这叫他乡遇……那个……遇老乡,是我外祖的店呢,没想到开到辽地来了。”

    连衣大吃一惊:“敛芳城的主人是主子的外祖父吗?!”

    在外面混的人,没有不知道敛芳城的。它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城,只是对这种家大业大的豪商之尊称,敛芳城是郭宇胜的家业,郭宇胜是江南苏州的皇商,丝绸钱庄生意几乎由他垄断,加上他为人并没有商贾特有的猥琐斤斤计较的气息,反而豪爽好客,专喜与江湖豪侠结交,所以人人敬他,称他为敛芳城主人。他开的丝绸店,统一字号敛芳斋。

    小蛮点了点头,她亲娘是郭宇胜的第三个女儿,以前娘活着的时候,心好了会与她说很多自己做千金小姐时的事。那种繁华奢侈,是小小的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大概从那会开始,就埋下了她慕虚荣的格因素吧。

    “不过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她笑了笑,“我和我娘,都是被人抛弃的可怜孩子。”

    连衣咬住手指,犹豫地看着她。

    小蛮不由分说,拽着她进店,立即有两个穿着绫罗绸缎的白面少年迎了上来。俗话说,店大欺客,但在敛芳斋这种况基本是不会发生的,哪怕你穿的像个乞丐,只要能掏出银子,店里的掌柜也会把你当作皇帝一样捧起来。

    “两位姑娘想要什么料子?”

    小蛮把连衣往前面一推,道:“麻烦二位为这位姑娘选几匹合适的花样料子。”

    那两个少年一见到连衣的艳光绝色,都纷纷垂头,拱手道:“有的有的,请稍候!”

    言毕将二人请入内上座,过一会,一个年约半百的老嬷嬷端茶奉上,一见到连衣便移不开眼睛,小心陪笑道:“这是哪家的小姐,居然生得这副好样貌!”

    连衣被夸得满脸通红,不由垂头不语,那老嬷嬷又看了看小蛮,赞道:“想是东京或是应天府的皇亲国戚吧?连小丫鬟都生得这么俊俏。”

    小蛮咳了一声,没说话。连衣腾地一下站起,急道:“她……她是我主子!可不是什么丫鬟!你、你别乱说!”

    老嬷嬷吓了一跳,两眼死瞅着两人看了一通,一面尴尬地道歉,一面退出去,嘴里还咕哝着:“哪有丫鬟长得比小姐还俊的道理!第一次见识……”

    “主子,你别生气!咱们不在这里买衣服就是了!”连衣转就要走。

    小蛮笑嘻嘻地拉住她,“别急,和一个老太婆计较什么。你生得俊,是给我脸上增光呢。坐下坐下,回头买了布料,我替你裁衣,我的手艺很不错哦。”

    连衣又开始眼泪汪汪,鼻头红红的,哽咽道:“主子,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小蛮摸摸她的脑袋,正要说话,忽听店里一阵喧哗,两人探头出去一看,却见店里许多人笑吟吟地迎出一个锦袍老者,一个个毕恭毕敬,显然对这老者十分敬畏。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