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之卷 第六章 白杨庄(三)

    “是你!”泽秀也十分惊讶,忽又回头看看连衣,此时才看清她艳如桃李的面容,更是吃惊。

    “你怎么会在这里!”泽秀走过去,一把将小蛮从地上拉起来。

    小蛮拍拍股上的雪,一边想一边说道:“嗯,我们……是来白杨庄,找那个什么常老爷子。”

    泽秀冷笑道:“果然还是走这种俗,找同盟,结合众人的力量去对付天刹十方。真让人失望!”

    是吧是吧,俗死了!小蛮跟着在肚子里骂,回头看看,天权他们应当还没发觉她逃走了。再抬头看看泽秀,倒霉的是遇到了这人,计划不如变化啊,她只怕又逃不掉。

    “她是谁?”泽秀朝连衣翘了翘下巴,眼神有些赞赏,“年纪小小,又是个女子,手倒不坏。”

    小蛮咳了一声,朝连衣招手:“过来过来,我介绍一下。”

    连衣乖乖走过来,此刻已经确定这胡子拉渣的大叔不是坏人,于是收刀弯腰鞠躬:“冒犯了大叔,连衣很抱歉!”

    泽秀神复杂,憋了半天才道:“不要叫大叔!”说罢狠狠瞪了小蛮一眼,“你只会捣鬼!”

    小蛮哈哈笑了起来,“连衣,来,这位是泽秀,泽秀大叔。这位是连衣,我的贴护卫。”

    连衣毕恭毕敬:“大叔好!”

    泽秀恨了一声,弯腰捡起先前投掷过来的黑剑,往腰上一挎,叉腰道:“请了个手不错的贴护卫,这种深夜却带着侍卫来这种地方,让我猜猜,你又顺了不归山什么金银财宝,打算跑路?”

    果然一猜就中!小蛮干笑两声,“说什么呢!你看我是那种人吗?我们只是在……嗯,散步而已!”

    泽秀哧地一笑,懒得拆穿这种无聊的谎言,“天权他们应当还没追上来,你要跑路,现在就可以。”

    小蛮奇道:“呃?你怎么……不拦我吗?”大家都叫嚣着报仇报仇,光复光复的,这人倒是出乎意料的冷静。

    泽秀垂下眼睫看着她小巧的脸庞,讥笑道:“我做什么要拦你?你又不是东西,自己长着脚呢,想走想留,本来就是你自己决定。上回是要确定你的份,所以带你回不归山,这次我可懒得管你了,走就走。”

    他拍拍剑上的残雪,转便走。

    小蛮反手抓住他的袖子,仰头问道:“可是……你怎么会在这里?刚才听你说什么天刹十方的……你也是来为苍崖城报仇的吗?”

    泽秀把袖子捞回来,厌恶地拍了拍,“别乱碰!苍崖城和我是有点交,不过也没到为它报仇的地步。我一人行走江湖,随心所,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需要什么理由!”

    小蛮一时倒被他这种潇洒的态度打动了,有些羡慕,低声道:“像你这样生活,大概才能称得上幸福吧。”

    泽秀淡道:“人人都为生计奔波,谈什么幸福!你的人生也是自己的,没必要被谁摆布,从来也没谁规定一定要报仇,相比较报仇,我想苍崖城牺牲的列位更希望你过得自在。”

    这个人……呃,小蛮居然觉得十分感动,天啊,这个可恶的男不男不女的,居然能说出这种话!简直、简直那个叫什么的?士别三定当刮目相看?

    泽秀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道:“要走就快走,这里不太安生。白杨庄那老头子害了不少人,天刹十方最近要过来找麻烦,嘿嘿,只怕整个庄子清扫一空也是有的。”

    小蛮微微一惊:“老头子——是说常老爷子?他不是好人?”

    泽秀点了点头,“人不可貌相,江湖上徒有虚名的人大把抓,他也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你们找他做同盟……呵呵,不归山不是故意的,就是犯傻了。”

    原来如此!那老头那么凶,看着就不像好人,原来真是坏蛋!

    小蛮还想问常老爷子到底做了什么坏事,泽秀突然眉头一皱,低声道:“噤声!有东西过来了!”

    连衣纵过来,一把将小蛮抱住,和泽秀一起跳上最近的那棵白杨树。泽秀赞道:“果然好手!和谁学的功夫?”

    连衣摇了摇头:“师父就是师父,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话音一落,只听雪地里一阵极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一个凤冠霞帔的女子便轻飘飘走了过来。泽秀眉头一皱,怎会是新娘?

    耳旁一,小蛮贴了上来,问他:“你先前以为我和连衣是天刹十方的人,是不是以为他们会掳走新娘?”

    黑暗里,她口齿中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幽香,泽秀要急忙避开,却又怕动作过大惊了下面那人,只得稍稍偏过脑袋,她的睫毛又浓又长,下面藏着犹如野狐狸般晶亮狡猾的光芒,简直要一直刺到心里去。他猛然握紧宝剑,未置可否,事实上也是忘了她究竟要问什么。

    新娘走了几步,突然停在树下,抬手轻轻在树干上拍了两下,泽秀眉头皱得更深了,小蛮又低声道:“她发现咱们了吗?”泽秀猛然抬手捂住她的嘴,不顾她惊惶的反抗,提着她的背心就跳了下去。

    那新娘显然一点也不吃惊,她的脸雪白雪白的,白的简直像死人,但眉目甚是姣好,只看不出年纪。她手上十根指甲,每根都有三寸来长,涂着红色蔻丹,配上那一凤冠霞帔,一张惨白的脸,怎么看怎么恐怖。

    小蛮刚刚惊惶的心在看到她之后瞬间变成了恐怖,揪住泽秀衣襟的动作也改为巴住他的脖子,两脚乱蹬,使劲朝上爬爬爬。

    “鬼!女鬼!”她叫得惨绝人寰。

    泽秀不耐烦地把她拽下来,朝后面的连衣上一丢,冷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鬼!”

    那女子呵呵笑了两声,声音十分甜美,“我说呢,大名鼎鼎的泽秀先生怎会这么快就暴露自己的痕迹,原来边带着一个累赘。”

    泽秀淡道:“失礼了。原来是天刹十方里的红姑子。”

    红姑子点头道:“常老头做了不少恶事,恶贯满盈,应得报应。我想,以泽秀先生的开明,应当不至于来阻拦。”

    泽秀摊开手:“这个我不管,但人家庄子里从老到小都要杀,这是什么道理?我倒看不惯了。”

    红姑子呵呵笑道:“斩草除根,泽秀先生没听过吗?”

    泽秀没说话,两人僵持在那里,谁也不动一下。

    小蛮紧张地抓紧连衣的袖子,低声道:“他们……是打算开打了吗?谁会赢?”

    连衣轻道:“我也不知道,他们都比我厉害。不过,主子,你不是要和天权公子他们玩游戏吗?这会还不走,来得及吗?”

    “他们不会这么快就追来吧!”

    “……好像已经追过来了。”

    小蛮猛地跳起来,“那还不快走!”

    连衣急忙要将她背在背上,谁知那个红衣女人突然发难,绣花鞋那么一踢,大片的积雪打了上来,连衣一把将小蛮推倒在地,自己就地一滚,勉强让过去。只听脑后风声锐利,她趴在地上回头一看,却见两道影,一红一黑纠缠在一起,动作快若闪电,瞬间就拆了十几招。

    “还不带着她走!”泽秀的声音。

    连衣点点头,把摔得七荤八素的小蛮抱起来,正要走,那红影又拦了上来,当头无声无息地一掌,拍向自己的口。连衣只得再次退后,她没信心能打过这个女人。

    “这位就是传说中苍崖城的小主吧?呵呵,泽秀先生何必这样小气,难道我会吃了她不成?”红姑子声音滴滴的,在这寂静的雪夜里,却无缘无故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泽秀没说话,天刹十方的人果然厉害,一个女人能与他拆这样久的招,还有闲工夫对付连衣,可见她也没使出全力。远方杂乱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不久留,虚晃一招,回抓起小蛮就要走。

    那红姑子还真是如影随形,和他卯上了,一击被他避过,她干脆朝小蛮头上打去,带着个累赘,泽秀的手自然不如先前灵活,抓住小蛮的衣襟要将她送出去躲过红姑子的手掌,谁知她中途变卦,那一掌突然转向,砰地一声拍在他左胳膊上。

    泽秀浑一震,再也抓不住小蛮,后已经传来白杨庄诸人的喝呼声,他匆忙中不知抓住了什么东西,来不及丢出,足尖一点,急速逃离这里,眨眼就逃了老远。

    小蛮狠狠摔在雪地上,她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像是这只手把她抓过去,那个手又抢过来,最后谁也没抢到,她摔在了地上。

    连衣急忙将她护在后,那红姑子伸爪来抓,长长的指甲,寒光乱窜,连衣自知躲不过去,紧紧闭上双目等死。忽听林中“嗖”地一声锐响,红姑子的手急急让开,然而还是躲得慢了,一根铁箭擦着她的袖子过来,正中白杨树,深深钉了进去。

    她捂着断开的袖子,停在那里,半晌,慢悠悠地转,只见林中匆匆跑来数人,正是常老爷子和天权他们。

    小蛮一看到天权那张冰块脸,心里就是一沉。

    坏了,她又没能逃掉。

    混江湖的子,只怕是没个头了。

    心里一激愤,只觉脑袋里昏昏沉沉地,眼前突然一黑,晕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