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之卷 第四章 白杨庄(一)

    隔双更,今天更两章,此为第一更。

    **************

    天权将贺礼递给门人,等了一会,只听里面一人笑道:“佳客来了!怎么也不事先知会一声老朽!不曾远迎,失礼失礼。”

    那声音甚是洪亮,中气十足,小蛮定睛望去,只见一伙人簇拥着一个头发花白,材健硕的老者走了出来。那老头儿胡子果然很长,都快垂到腰带上了,难怪要叫长先生……小蛮眨巴眨巴眼睛,乖巧地站在摇光后面,一言不发。

    天玑笑吟吟地上前拱手行礼,道:“不知常老先生庄子上办喜事,仓促之下,不及备的好礼,叨扰莫怪。”

    看不出这小子,平时毛躁得像只猴子,嘴上还会说话。难怪天权说红白喜事要他上阵应付,这种嘴脸的活,冰块脸确实不合适,还是天玑这种讨喜又乖巧的样子最好。

    常老头笑眯了眼睛,过来一通打量,拍着天玑的肩膀笑道:“你是……天玑!不过两三年没见,居然长得这么大了!出落成男子汉了!”

    天玑不好意思地笑笑,常老头一见到天权,便急忙过去上下看看,一面说道:“天权公子也来了!怎么不让门人早些通报!快,进去!唔,这是摇光丫头!果然女大十八变……这两位是……?”

    小蛮见他朝自己看过来,便微微一笑,甜丝丝地叫了一声:“见过常老先生。”

    他一愣,天权低声道:“苍崖城。”

    常老先生恍然大悟,一双眼死死在小蛮脸上盯着看了一会,“咦”了一声,却没再说话,只是请众人进了庄子。

    人家办喜事,肯定没时间来讨论什么武林大事,他们被安置在大厅一个角落里,自己喝酒吃菜。过了一会,大概是新娘子接过来了,在礼堂里拜了天地,送进洞房,新郎便被人拖过来一一敬酒。

    小蛮见那新郎是个三十岁上下的青年人,倒也长得颇为英气,只是今天是他的大喜子,此人面上居然一丝喜气也没有,一群人给他敬酒,他也不说话,仰头就喝,痛快的要命。

    “奇怪,常老先生的儿子年纪也不小了,这会才娶妻吗?”摇光感到很奇怪。

    天玑低声道:“今天人家大喜,这些话咱们悄悄说,让人听见了可不好。这是他第三次娶老婆啦,前面两个老婆,都是娶过来不到第三年就死了,对外说是病死的,不过里面很有些名堂,谣言不断呢。”

    “什么什么谣言?”小蛮对这些小道消息特别有兴趣,眼睛登时亮了。

    天权突然皱眉道:“别人的私事,不要乱说。以讹传讹的太多了。”

    小蛮才不听他的,抓着天玑的袖子使劲摇:“别理他!事就是让人说的,你快说呀!”

    天玑本来也是个不安分的人,当即说道:“这事好多说法呢,最普遍的一种就是说常老先生的儿子练一种功夫,用自己老婆拿来试功,结果把人给杀了。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他……嗯,那个……不行,所以老婆出去偷人,被他知道了所以杀了。”

    “哦哦!”小蛮八卦的心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杀人灭口呀!那这个新娶的老婆可要倒霉了。”

    天玑比她还八卦,挤眉弄眼地,低声道:“可不是,以前也有人说过呢,说他这样子娶多少个老婆也没用。方圆百里知的人都不愿把自家女儿嫁过来,这次不晓得常老先生花了多少银子买了这么个儿媳妇,咱们算算,三年不到,这新娘子肯定也要死。”

    天权冷冷唤了一声:“天玑。”

    他急忙闭嘴,嘀咕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反正总不会是空来风。”

    摇光这个活浆糊的赶紧来打圆场:“诶,诶!你们看,来参加婚宴的人不少呢!那个是不是金银刀周先生啊?”

    天权道:“常老先生在江湖上甚有名望,婚宴上来一些著名的江湖豪杰,也不算罕事。不过,这里龙蛇混杂,天玑,管好自己的嘴巴,少说多看,不要给不归山抹黑,别忘了咱们来这里的目的。”

    他话虽然是对天玑说的,眼睛却看着小蛮,充满了警告意味。

    小蛮把脑袋别过去:关我事,我不过来江湖打酱油而已。

    不过打酱油也是一门学问,如何打得好,打得呱呱叫,打得不让人家发现你,这个需要不断从实践中寻找真理。小蛮深深体会到,这世界上,做什么都不容易啊。

    好容易挨到夜深人静,宾客们一一散去,新郎也回洞房和新娘子**一刻值千金去了,常老先生才将他们几个请入自己的书房,详谈此事。

    “如此说来,苍崖城的小主是金木水火土五位倾力找到的了?”

    常老先生神出乎意料的严肃,从小蛮进门起,他眼睛就没离开过她的脸,与其说这话是问天权的,倒不如说是来问小蛮。她被看得浑发毛,心中只觉不好,却不知是什么缘由,只得勉强维持笑容。

    天权点了点头,将老沙如何在梧桐镇找到她,期间有人来劫持等等经过简略说了一遍。

    常老先生淡道:“哦,小姑娘,事实确实如此吗?”

    小蛮转了转眼珠,斟酌着说道:“嗯,天权公子说的……基本没错。”

    基本没错,这四个字也是大有玩味,可以说是全盘赞同,也可以说有一部分不赞同,总之只看对方怎么接话。

    谁知这老头子突然改了话题:“昔老朽曾有幸得到邀约,去苍崖城一览,上代小主十分大方,更兼博学多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通,老朽自恃才富五车,也不得不拜服。”

    嗯嗯?这话里的味儿,好像就那么的不对劲呢?小蛮的心思绕了又绕,他是不是变着法子损她不学无术,无点墨,不是苍崖城小主?

    “上代小主某夜观星象,感慨苍崖城他必有大祸临头,全族无一人可以幸免。老朽闻之心生恻然,询问可有避祸之法,上代小主说,苍崖中自有一个移星换斗的秘术,只能保得一人周全,如今看来,保下来的,正是这一代的小主。”

    天权接口道:“常老先生说的没错。苍崖城被天刹十方所灭,仅剩小主一人幸存,此等血海深仇不可不报,但倾尽不归山所有财力人力,只怕也无法光复半个苍崖城。小主不辞冰雪,以弱质闺阁之躯长途跋涉,乃是诚心向江湖有识之士求援,常老先生在武林中德高望重,素来与苍崖城交好,不归山也曾沐常老恩德,我们此行,正是请求常老相助,为武林正名,惩除恶,光复苍崖城。”

    常老先生笑了笑,倒是很随和:“苍崖城的事,老朽自然义不容辞,不过你们不归山也太过自谦,凭你们的背景,何必还要寻求我们这些糟老头子呢。”

    天玑抢着笑道:“正所谓孤掌难鸣,何况苍崖城被灭,说起来是他一族的事,与他人无关,然而唇亡齿寒的道理古人也明白。天刹十方作恶多端,今能朝苍崖城下手,明便会对不归山下手,与其武林中人人自危,倒不如团结一致。常老爷子,我年纪不大,见识也浅薄,您老可别笑话我。”

    常老先生呵呵笑了起来,摸摸他长长的胡须,淡道:“你口才好的很啊,哪里浅薄了?不归山倒是很会囤积人才,几年而已,一个黄毛小子就能出口成章了,老朽佩服的很。”

    嘴里说着佩服,语气却阳怪气的,这个老头子,真让人不舒服。小蛮百无聊赖地转着手里的茶杯,忍住打呵欠的**。唉,好无聊,快点结束让她睡觉去吧。

    “小姑娘,老朽斗胆请问,当上代小主说的移星换斗的法子,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困扰了老朽许多年,今还请你赐教。”

    小蛮猛然怔住,杯子在手里转了又转,想了一会,才犹豫着说道:“苍崖城里秘术众多,我也不知老爷子问的是什么……”

    常老先生温言道:“譬如荧惑守心这类的异常天象,往往预示着大祸临头。却不知苍崖城有甚观星术,有别的名字也未可知。”

    老天啊,怎么会和她讨论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真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抬头看看天权,他装哑巴,看看天玑,他皱着眉头不知想些什么,摇光一如既往的微笑,连衣依旧发呆,通通靠不住,还是靠她自己好了。

    “大概就是荧惑守心之类的吧,听我母亲说过,就是荧惑什么的,太久了,我记不得。”

    靠她自己,那就是敷衍,随口敷衍过去。再有才的东西,她是说不出来的。

    常老先生把手一放,突然冷笑一声:“你们不归山,好大的胆子,拿着一个假小主到处招摇撞骗,是何道理!”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