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之卷 第三章 连衣(三)

    述律半天没说话,有侍卫要过去接过夜明珠,却被小蛮一掩,挑眉道:“等等,找钱拿来先。这玩意可比三百两银子值钱多了,便宜也不是这么占的。”

    他还是不说话,隔了半晌,轻轻一咳,花手帕在嘴边擦了擦,低声道:“罢了,走吧。”

    侍卫们还有些迟疑,回头见主子快步出门上马,这才赶紧跟上,眨眼就跑得不见人影了。

    小蛮咧嘴笑道:“谁是穷光蛋?谁有穷酸相?三百两银子也敢在我面前卖弄!”她得意洋洋地捏着夜明珠,在手上滚来滚去。

    摇光崇拜地看着她,连声道:“小主果然厉害!真是宅心仁厚!我们起初都被你骗了呢!没想到不用花钱就能把他难住,你真是太聪明了!”

    小蛮被捧得差点飞天上去,毫不羞愧地接受了赞美,压根没去想刚才她心如铁石的想法。小蛮可以被人骂两面派,也可以被人说险狡诈,唯独不能忍受怀里带着大笔钱财还要被人鄙夷穷酸相。她做够了穷人,最恨别人说她看上去像个穷光蛋,她现在已经不是穷人了,应该叫她富婆小蛮。

    那女孩子走过来倒地就拜,连声道:“多谢恩人!”

    摇光急忙把她扶起来,见到她的容貌,只觉满目艳光,居然不敢多看,柔声道:“没事啦,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会跑这里来给别人当护卫?”

    女孩说道:“我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为什么女的就不可以给人当护卫?我很能干的,也能吃苦。对了,是恩人们帮了我,以后我一辈子跟着你们,保护你们,绝不离开半步!”

    她说得倒是慷慨激昂,可是,谁也没见过这样漂亮的护卫,漂亮得……应当被人养在深闺里,做千金小姐,而不是在外面抛头露面给人当护卫。

    “其实我真的很能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不愿雇佣我,不相信我,有的好心人宁可给我大把银子,说要照顾我,也不肯雇我做护卫,真是很奇怪。”

    她说得十分憨。

    小蛮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手里还玩着夜明珠,笑道:“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肯雇你。”

    那女孩一脸迷茫地看着她,小蛮道:“因为你看上去傻乎乎的,像只小狗,不像护卫。”

    摇光噗地笑了出来,回头看看那少女,虽然漂亮,却木头木脑,果然是呆呆的,小蛮还真没说错。

    那少女恍然大悟状,跟着摸了摸脸,叹道:“真的傻吗?”

    小蛮朝她勾勾手指:“过来过来。”

    她立即扑了上去,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小蛮,其实什么也看不清。

    “爪子给我。”小蛮伸出手,她乖乖地把手放上去。

    “好乖。”她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叫什么名字?”

    “连衣,”少女答道,“我叫连衣,连锁的连,衣服的衣。”

    小蛮点了点头:“很好,连衣,你以后就是我的狗……不,我的人了。你不是要报答我吗?我就雇你做贴护卫,一步也不许离开。”

    连衣感动得五体投地,抱着她的袖子就不撒手了,连声道:“我很能干!真的很能干!主子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小蛮摸了摸她的脑袋,像安抚一只激动的小狗狗,手里的夜明珠一个不小心掉在桌上,骨碌碌朝下滚去,她赶紧去捞,谁知有一只手比她更快,轻轻拈起来,同样放在掌心滚了一圈。

    小蛮抬头一看,那只手的主人居然是讨厌的天权,她翻了个白眼,冷道:“还我。”

    天权看了看那颗夜明珠,用手一搓,隐约能感觉到上面无数打磨出的棱角,淡道:“这是嵌在铜镜上的明珠,市价三百两黄金。”

    小蛮陡然升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奇怪,这话很熟悉,好像以前在哪儿听过,也有个人跟她说过,什么东西市价多少,然后把她上打捞过来的珠宝全没收走了。

    “那、那又怎么样?”她装傻。

    天权冷峻的面上突然露出一丝笑意,简直像破冰融雪一般,令人窒息。

    他将夜明珠放进小蛮手里,道:“不怎么,小主心地善良,足智多谋,天权心中惭愧。”

    啊啊啊啊啊!硬的不行,他开始来怀柔政策了!肯定没安什么好心眼!小蛮警惕地偷偷瞪着他,一面把失而复得的宝贝夜明珠使劲朝袖子里塞,生怕掉出来。

    蹲在她脚边的连衣,肚子里突然叽咕一声,众人一愣,都望过去,连衣愣愣地摸了摸肚子,低声道:“饿了,好饿。”

    天权温言道:“叫吃的吧,待会还要赶路去郊外,找常老先生。”

    *****

    本来天权在前面探路,他们三人乐得在后面慢悠悠地走。反正天玑贪玩,小蛮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摇光擅长活浆糊。自从天权加入之后,赶路的效率嗖嗖往上窜,插科打诨的事几乎就没发生过。

    赶到常老先生的白杨庄时,天刚刚黑,庄子里灯火通明,不知在办什么筵席,鞭炮劈劈啪啪乱响,烟火炫目。

    天权从马背上跳下,却见庄子前一条石板大道被扫得干干净净,积雪都堆在两旁,每隔三步便立着一座灯台,上挂羊角灯,将一条路照得通明清晰。他上前和守在门前的家丁询问况,小蛮他们趁机从车里爬出来透气。

    “哗,不会是要结婚吧?咱们来的是时候,说不准还能喝上一杯喜酒。”小蛮靠在马车上,紧紧抓住上的裘皮大氅,冷得一个劲打颤,一说话白气就团团聚起。

    一旁的连衣只穿着一件半旧的粗布衣服,左看看右看看,好像根本就没感到凛冽的寒风。

    “连衣。”小蛮随口唤了一声,连衣急忙答个“是”,转过来瞪圆了眼睛看她。

    “好乖好乖。”摸摸她的脑袋,“你不冷吗?”

    连衣摇了摇头,拍拍脯:“我很能干的!”

    ……和能干好像没什么联系吧?

    “你既然要做护卫,手一定很不错吧?用什么武器呢?”

    这个是小蛮最好奇的。其实她雇了连衣来做贴护卫,也有别的念头,她不能指望不归山这些人来护着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必须培养自己的人,最好还是手很好的那种。当然啦,小蛮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叫手很好,不过总不能白白在别人面前露一回富不是?

    连衣在破衣服里掏啊掏,掏了半天,终于掏出一把生锈的镰刀,举到小蛮面前,“就是这个。虽然锈了,不过磨一磨还是能用,我用了十年啦,很顺手!”

    呃,有人会用镰刀打架吗?小蛮看着她雪白的脸,突然觉得此人很不可靠。看样子她还得再等机会,找其他手好的人来做护卫。

    “连衣,你做我的护卫,每个月的工钱……”她是想砍砍价,一个月二两银子虽然不多,但她还是会疼。

    连衣眼睛瞪得圆圆的,“主子怎么谈工钱啊!你是我恩人,我不会问你要工钱的,说了保护你一辈子就是一辈子,以后我绝不会离开你半步。”

    天底下居然有这样的便宜事!小蛮感动得泪盈眶,死死抓着她柔软的小手,半天,才憋出来一句:“很好!你真是个好人!”

    天玑过来凑闹,白了小蛮一眼,“人家是老实人,你别欺负她。”回头冲连衣一龇牙,“她不给你工钱,你就衣食住行都管她要,别让这黑心丫头占了便宜。”

    连衣赶紧摇头:“主子是恩人!我不会麻烦她的!”

    天玑见她一派天真的样子,不由叹了一口气:“傻乎乎的,真不知你怎么活到现在。”

    小蛮笑道:“她傻不傻,可不劳你心。她现在是我的人了。”

    天玑漂亮的嘴唇一瘪,咕哝道:“真是没半点小主的样子,现在我都忍不住要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小主了。”

    正说着,天权已经返走了过来,道:“常老先生的儿子今大婚,咱们来的不是时候。”

    稳重的摇光微微蹙眉,道:“这可怎么办,人家办喜事,咱们却来说这些刀光剑影的事,而且,还没准备贺礼……”

    小蛮眉头一挑:“那就走吧!等他儿子再生儿子,再带着贺礼来找他也一样。”

    天权淡淡瞥了她一眼,转对天玑说道:“红白喜事,我不太擅长应付,你去。”

    天玑把手一摊:“我去是没问题呀,可贺礼呢?”

    所有人的眼光齐刷刷落在小蛮上,害她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抱着胳膊退了两步,道:“干……干嘛?事先说明,我可没钱!我又不认识什么长先生短先生,他儿子结婚,和我可没任何关系!”

    天玑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她两只手,提了起来,笑道:“乖乖交出来吧!小富婆!”他回头让摇光从她怀里找荷包,那孩子是个本分憨厚的人,战战兢兢上来,双手合十,低声道:“得罪了,小主,以后一定还给你!”

    小蛮急得两脚乱蹬,奈何比力气她死活都比不过这些人,摇光飞快从她怀里取出荷包,闭眼捏了一颗珠子出来,足有龙眼大小,竟是十分名贵的粉色珍珠。天玑“哦”地赞叹了一声,“不错嘛!好东西不少!给我看看!”

    他一把抢过荷包,乱翻一通,一面怪叫:“天啊!这是客房里嵌在墙上的明珠!这是铜镜上的珍珠!这是浴池龙头上的眼珠!你……你搜刮了这么多!”

    小蛮赶紧去抢,天玑灵活地闪开,笑道:“都是咱们不归山的东西,你这个小贼,居然占为己有!这会可都得物归原主。”

    天权在旁边装作没看到,低低咳了一声,小蛮又是尴尬又是郁闷,回头瞥见连衣在旁边发呆,急道:“你发什么呆!护卫是你这样当的吗?你要保护的人只有我一个好不好!”

    天玑嘻嘻笑道:“叫她也没用啦,你看她那个样子,哪里会功夫……”

    话未说完,忽觉手上一空,他猛然一愣,却见原本稳稳捏在手里的荷包此刻落在了连衣手上,她恭恭敬敬地把荷包递给小蛮,“主子,你的东西!”

    小蛮十分满意,一面心疼地把荷包塞回去,一面拍着连衣的脑袋:“做得好!回头我赏你。”

    “你怎么做到的?!”天玑怪叫起来,只觉不可思议。她的动作居然那么快!

    连衣很好心地解释:“哦,是这样,我抬手,从你手里拿了荷包,然后再递给主子。”

    不、不是这种意思吧……天玑只觉一团乱麻扑面而来,不得不放弃与她说话,这两个女孩,都是一个货色的怪异。算了,反正贺礼也拿到了,这些东西以后再算账也不迟。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