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之卷 第一章 连衣(一)

    今天继续连续两更,这是第一更。

    *************************

    和林一向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辽人,宋人,回鹘,西夏,甚至蒙古、女真人都乱七八糟混在一起。国家之间有政治问题,十分复杂,牵扯到劳苦大众之中,问题突然就变得简单了,总的来说就是我看你不顺眼,你看我觉得很烦,最后扯上大义的旗子,吵架打架都是家常便饭。

    据说,单旅客商人经过这里,都要花钱请个有手的护卫,否则很容易出事。当然,这并不代表大批的商旅就很安全,杀人越货的匪徒数不胜数,心好的时候,你上点贿赂,勉强能保命过去,遇到人家心不好,对不起,命也要,钱也要。

    和济客栈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就是一个大型护卫挑选交易场所。楼下有个巨大无比的大厅,天一亮就人来人往,交易双方互相挑选,谈定了便交钱走人,那些做护卫的人常常自嘲是做皮生意的,人家交钱,他们给人,比他妈婊子还彻底。

    现在,天权坐在角落里喝茶,用的是自己带出来的白瓷茶杯。

    前面早已说过,他是个贵公子,而且是十分贵的那种贵公子,所以有洁癖也是很正常的,但洁癖到连坐垫、被子枕头、筷子食具等出门都要带上,如果自己忘了带,宁可不在外面吃饭睡觉,就未免不正常了。

    此刻他在偏僻角落里,手里端着自己常用的白瓷茶杯,杯里装着自己带出来的天山泉水,水里泡着自己带出来的上等顾渚紫笋茶,桌上铺着自己带出来的锦缎布,椅子上垫着自己带出来的青缎绣花半旧软垫——伙计们在周围走了又走,看了又看,谁也不好意思过去招呼他要吃点什么。

    大厅里闹哄哄的,有人喝酒吃菜,有人豪谈阔论,更多的是那些挑选已经等待被挑的商旅护卫们。

    突然,客栈门前一阵喧嚣,紧跟着又安静下来,天权不经意抬头一看,却见门外呼啦啦涌进一群头戴狐皮帽的契丹人,个个凶猛无比,推搡挤压,瞬间就占了大块地方。这里毕竟是辽地,他们这般嚣张,别人也敢怒不敢言,只能暗地痛骂:契丹狗!

    不一会,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传来,眨眼间,一个穿轻便猎装,长靴轻裘的少年公子便走了进来。大约是骑马纵驰了很久,他额上有些细汗,风尘仆仆,然而人人都觉眼前一亮,心中忍不住便要赞叹一声:好一个公子爷!

    他一进来便脱了裘皮和帽子,里面是一袭鸦青长褂,衣襟上绣着斑斓蝴蝶,映得星目剑眉,十分俊,眉宇间更有一股匪气,一种妖气,极为炫目。

    “上茶来。”他随口吩咐了一声,说得是契丹话。

    那些契丹护卫推开厅中拥挤的众人,硬是为他开出一条路,其中一人见到天权坐着的角落最安静,也最干净,立即上前一拍桌子:“让开!”

    天权低头去吹茶面上的气,恍若不闻,长睫淡淡垂下,看不见表

    那侍卫咣地一下抽出刀来,对着他的脑袋就砍了下去,谁知那刀钉在他脑袋旁尺余的地方,无论如何也砍不下去了,定睛一看,却见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轻轻夹住刀,似是丝毫不费力气。

    那人有些被震住,想要往回抽刀,还是抽不出来,用得劲大了,只见天权的手腕微微一转,掌中也不知藏了什么东西,精光一闪,只听那刀“咔”地一声,硬生生断成两截。

    天权夹着那一截断刀,抬眼往那少年公子面上轻轻一扫,那位公子瞥见他如冰似雪的容貌,不住倒抽一口气。不防他突然将断刀掷来,冷道:“滚。”寒光一亮,那公子倒也镇定,居然一动不动,在众多契丹侍卫的呵呼声中,那截断刀险险贴着他的左颊,钉在了木头柱子上,入木三分,还在微微打颤。

    众人此时望向天权的眼神已经不止是好奇,简直变成了崇拜。在契丹人的地方对契丹人大不敬,这是说书故事里英雄人物才有的行径!这人绝对是个英雄!

    不过他们现在更好奇那位契丹公子会有什么反应,唰地一下,视线全部集中在他上。

    契丹公子盯着天权看了一会,眼睛慢慢眯了起来,脸上似是微微一红,倒背着手走过去,侍卫急忙替他拉开天权对面的那条椅子,铺上干净的皮毛。他坐下,张口便道:“你叫什么名字?”

    天权还是恍若未闻,眉毛尖都不动一下。契丹公子抽出一条花手帕,擦了擦嘴,狭长的眼滴溜溜在天权脸上打转,那种眼神,令人毛骨悚然。

    侍卫们送上美酒羊羔,用金刀切成小块,用盘子盛了,放在桌上。契丹公子推到天权面前,又亲自斟了一杯酒递上去:“我请你。”

    他的南话说得并不是很好听,但语速极快,十分流利。天权自顾自低头喝茶,对他送来的美酒肥羊看也不看。契丹公子用金刀插了一块羊,柔声道:“我听说南人里也有慷慨悲壮之士,大口喝酒,大块吃,和咱们契丹人一样。阁下手这样精巧,本以为是条好汉,我敬你,你却不敢受,未免令人失望。”

    天权冷道:“脏。”

    契丹公子不怒反喜,蠢蠢动,想在他俊美的脸上摸那么一把,却有点不敢。他眯眼笑道:“我脏不脏,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众人嗡地一声,爆发了。

    搞什么!原来是玩男人的!没劲,没劲之极。

    天权骤然抬头,定定看着他。契丹公子撑着下巴,用刀在软绵绵的羊上一下一下地戳着,眉眼间带着一些挑衅的挑逗,低声道:“我叫述律。你呢?”

    羊被戳得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天权目中突然流露出一丝寒意,耳边还听得此人声音魅惑,说着不知轻重的话:“你再不说话,我便将这客栈里的南人都杀了,你说一句,我便放过一个人。”

    一旁的侍卫见他忘形,只得低声提醒:“千岁爷,这里不是上京。”

    述律笑吟吟地盯着天权,右手却一抬,那把金刀毫无声息地朝那人头上插去,好在那侍卫躲得快,否则当即便要死在这里,饶是这样,耳朵还是被切开了一块,鲜血直冒。众侍卫知道此人喜怒无常,脾气极为暴躁恶劣,更视人命如草芥,一时不爽杀个人简直比吃豆子还容易,他们服侍起来都是提心吊胆,当即齐刷刷跪了一地,谁也不敢吭声。

    述律含着温柔多的笑,将那染血的金刀继续插进羊里,挑了一块送进嘴里,眼睛纠结在天权脸上,就是不离开。

    眼看这里的场面是僵持住了,忽听门外一阵清脆的银铃声,叮叮当当,众人不由自主朝门口看去,却见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女孩子慢悠悠走了进来。她腰上挂着一只小小的银铃,用红绳拴着,故而走动的时候叮叮当当乱响。

    有些喧闹的客栈突然安静下来,人人都望着她。

    天下居然有这样的美女!所有人心中在那一瞬间都想着同样的事,只怕把和林所有稍微有点姿色的少女加在一起,也不如她一根手指头来的妩媚。

    女孩子对大厅里的风云乱涌半点也没发觉,叮叮当当走过来,用白嫩的小手擦擦衣服,吞了口口水,朝伙计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说道:“我要……一碗阳面,加个卤蛋。”回头摸摸自己的荷包,倒出来一看,只有两块铜板,脸上一苦,道:“只要阳面,卤蛋不要了。”

    那声音滴滴的,像一只小黄莺,柳叶一样的眉毛那么一皱,简直憨不可方物。所有人都不自看着她,谁也不想把视线移开。伙计神魂颠倒地端了面上来,加了三个卤蛋,连钱也不收,直接塞进她手里。

    女孩子端碗掉头过来找位子,人人都自动让开,她手指头泡在汤里,烫得直皱眉头,抬头一见天权那里空着,当即快步朝那里走去,咣地一声把碗重重放在上面,烫得直跳。

    一个契丹侍卫上来要把她赶走,述律横了他一眼,那人吓得继续垂头装哑巴。

    女孩子抱歉地朝两人笑笑:“不好意思哈,人太多,让我挤挤,一下就好。”

    说完,坐下,抄起盐罐,呼啦一下,倒了半罐子。

    仿佛是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她含愧笑道:“蜀人,喜欢辛味的。”

    天权看看桌上的调味罐子,盐罐旁边分明摆着一个小陶碗,上面贴着红色宣纸:花椒粉。

    女孩子搅了搅面汤,低头一顿大嚼,脸色突然一变,一口吐出,神极为疑惑,抓起那个盐罐,放在眼前,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才看清上面写着“盐”。

    她精致漂亮的小脸又垮了下来,述律忍不住嘻嘻笑了出来,低声道:“姑娘眼睛不好使?”

    她脸上一红,像上好的玉石里透出一层红晕,述律的眼睛又直了。

    “一直都是这样,要凑很近才能看清,最近越发坏了……看东西很吃力……”她似是对自己出了个大丑感到无地自容。

    上最后两个铜板也花了,没钱,她肯定要饿肚子。述律正趣味十足地盯着她漂亮的脸,忽见她站了起来,下定了决心似的,在上擦擦手,豪万千地朝厅中的木柱子大步迈去,对着柱子张口问道:“劳驾一下,您老需要护卫吗?”

    ***************

    注:辣椒是明末清初传入中国的,以前大多是用花椒,茱萸,大料等调味品。本来小说是娱乐的,可以不在乎这些,不过后来想想,这种错误最好表犯,毕竟是常识的。所以把辣椒粉换成了花椒粉,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