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之卷 第二十一章 五方之角(三)

    今天连着两更,这是第二更。

    啊啊啊啊~~要推荐~~美女姐姐们快来砸我呀~~

    ***************

    基本上,老沙确定自己已经和小蛮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她要是搞点什么妖蛾子,金木水火土肯定第一个找他算账,谁让他是人家“干爹”——还是三千两银子买来的干爹,破了财外加惹了一麻烦。

    如果他早知道小蛮绝对不会放过自己,打死他也不会把她带到不归山来。

    世人大多以貌取人,小蛮的外貌太容易迷惑人,起初他还真以为这是个纯洁天真的小姑娘,结果事实上恰恰相反,他吃亏吃大了。

    筵席结束之后,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拉着小蛮说悄悄话:“你既然已经答应下来,就要好好去做,明白吗?别整出什么麻烦,那三千两银子可不能白拿。俗话说的好,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点做人的道理我想你这么聪明的孩子应当明白。”

    小蛮笑道:“干爹你老人家真会说话,把这事当作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了。”

    老沙眉头一挑:“莫非不是这样吗?”

    “你老真够胆大包天的。”小蛮笑,“不知是你拿那些老爷子当白痴耍,还是你们整个不归山拿我当白痴耍。”

    老沙四处看看,确定没人,这才放低了声音,道:“这些话以后不要再说,也是为你自己好。你纵然聪明伶俐,但毕竟只是个小女孩儿,江湖险你半点也不懂,要杀你这样的女娃娃,简直易如反掌。你又想留着命,又要拿钱享福,总得学乖些,好事总不能让你一人占了,别人都是白痴不成?”

    小蛮淡道:“干爹你说了那么多,无非是让我乖乖做事少说话罢了。我看,是整个不归山拿我当炮灰呢,个个还煞有其事的。”

    老沙急得皱眉,“还在胡扯!”

    小蛮嘻嘻笑了起来,“说着玩而已,我既然是小主,这些事当然是本分,干爹我这样说对不对?”

    老沙叹了一口气:“你这样的子,聪明太过外露,迟早要倒大霉。罢罢,事到如今也无法,你好好去做就是。”

    小蛮对他的告诫根本是没往心上去,她竖起五根白皙纤细的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什么意思?”老沙莫名其妙。

    小蛮眨了眨眼睛,“五千两银子啊!这么困难的事,三千两怎么够,起码也要五千两。你也知道江湖险,我半点武功也不会,被人追杀只有掉命的份,那些个北斗七屎个个看我不顺眼,路上未必真会照应我,不多给钱,就太不厚道了。”

    不厚道的根本是你!老沙拿她真是没办法,打也不能打,骂也不能骂,这可是在不归山呢!他只得敷衍道:“好好,现在手头没那么多银子,回头有了一定给你。”

    小蛮怎么可能吃他这一,笑道:“什么时候才有?可别空吊着我胃口,我没什么耐的。”

    老沙恨不得把她掐死,脸色铁青,勉强道:“你先下山去,两个月之内,银子一定送到你手上。”

    小蛮这才稍稍有些满意。嗯,两个月,既然这样,就先玩两个月吧,等银子到手了,她再开始给他们“干活”,做买卖的,可不能亏本,不是么?

    “那我去收拾东西了,这一路就麻烦干爹你老人家在后面照应着。我年纪小,什么也不懂,干爹要多教导才是。”

    她格格笑着,心满意足地走远了。

    *****

    现在,光复家族、寻求同盟、报仇雪恨等一系列苦差事就落到了她的头上,这就是做主角的悲惨命运啊。小蛮叹了一口气,自觉十分命苦。

    此刻她在一辆华美精致的大车里,周围都是柔软香喷喷的垫子,饿了想吃东西,随手一拉,车壁上的抽屉就开了,里面糕点酒水一一齐全。要是困了,倒头就可以睡,随便什么形状都毫不费劲。

    她这辈子几乎就没这么舒服过。心里甚至有些飘飘然:这样的差事多来点,其实也不坏嘛。

    悠哉悠哉地揭开严实的窗帘,结果她立即被扑面而来的风雪给打得七荤八素,手忙脚乱地合上窗帘,只听车外天玑哈哈笑道:“没用!这点小风雪都受不了!”

    小蛮没生气,悄悄把窗帘揭开一条缝,那小风夹着雪花刮在脸上,还真有点毛骨悚然。外面是白茫茫一片,淡灰色像晕开的水墨,勾勒在银白色上,原来是遥远起伏的山峦。她说道:“咱们走了有快半个月了吧?我记得现在刚到三月,应当是天呀,怎么这里还下雪?”

    在前面赶马车的摇光戴着白狐帽子,鼻子冻得红通通,倒多了些俏皮,她扶着帽子,道:“关外都是这种恶劣天气啦,要到五六月才会放晴化雪,十月不到又要开始下雪。”

    “咱们要往哪里去啊?”

    “眼下正绕过金山(注:即今天的阿尔泰山),要去契丹人的地方。天权他们探了报,说有天刹十方的人在太白山(注:即今天的长白山)附近活动,说不定五方之角之一就在那里。何况顺路经过和林,有旧识呢,小主要结交同盟,不能不去。”

    小蛮懒懒躺回去,慢悠悠说道:“契丹人的地方,怎么会有同盟,你们不归山认识的人可真够怪异的。”

    摇光赶紧摇头:“不是呀!常老先生才不是契丹人!他是宋人!只不过……没住在中原罢了。”

    “常老先生?”

    “是呀,他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呢,是前任栖霞派掌门,和不归山交深厚。如果由他出面帮助小主号召,一定事半功倍。”

    摇光说得一本正经,隔着车壁,她没见到小蛮懒洋洋的模样,很显然,她根本没听进去。

    反正她只是答应老沙不随便乱说,尽量努力做好这事,但至于最后结果如何,谁也不知道,她随便耍耍,就是不成功,他们也没理由怪她,要怪就怪那些不肯帮她的所谓同盟。

    哎,还是买块地,盖个大房子,过她的富婆子是要紧。

    不知过了多少天,小蛮都快在车上闷出蛆来了,这一车子终于驶进一座城池,想来应当就是他们说的和林了。

    小蛮穿上貂皮大氅,头戴狐皮帽子,小小一张脸几乎淹没在厚重的衣服里,莹润白皙,十分可。她倚在马车上,长长舒了一口气,白雾立即笼罩了她的脸,睫毛湿漉漉的,叹道:“好冷!我还以为自己很耐冻了,没想到这里这么冷。”

    摇光收拾着车厢里的杂物,听她抱怨,便好脾气地笑道:“小主没有内力在上,又那么瘦弱,真是难为你了。回头让旅馆点上的火盆子,坐一会就不冷啦。”

    正说着,却见天玑从拐角绕了过来,据说他们北斗七使之间有自己秘密的通信方式,他这会就是去找天权的记号呢。

    天玑年纪不大,应当也只有十五六岁,瘦瘦长长的个子,有一种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味道,加上他长得唇红齿白,十分俊美,更兼服饰华贵,这极北的苦寒之地,个个都是彪形大汉,甚少见到这种类型的美少年,一路上过来,不知有多少人偷偷盯着他看,眼珠子死活舍不得离开。

    天玑毫不在意,手里捏着薄薄一块树皮,走到跟前晃了晃:“天权早就到了,在东街和济客栈等咱们。”

    摇光听说,赶紧牵着马车要走,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东街在什么地方?”

    天玑把手一摊,笑得无赖:“我怎么知道。你去问呀。”

    摇光瞪他一眼:“我早知道你出来就是这种惫懒德!木先生他们根本不该派你出来!一路上你什么事都不做,只会偷懒!你等着,我一定把这事告诉金员外!”

    天玑道:“哪个偷懒了?本来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这些事就是女人做的嘛!哪有男人做这些事的道理!我出来只是给小蛮做护卫,保护她的安危,又不是做老妈子!你就会告状,除了告状就没别的专长,以后就叫你告状王好了。”

    摇光忍不住还要骂他,他俩在一起,三天两头就要斗嘴,每次都是天玑挑头,偏偏他伶牙俐齿,摇光老实憨厚,往往被他气得暴跳如雷。

    小蛮咳了一声,慢悠悠说道:“别吵嘛,别人都看着呢,你们不是一直提醒我这一路要低调低调?”

    摇光赶紧回头,果然见周围渐渐有人围过来看闹,吓得赶紧牵着马车朝前走,天玑笑嘻嘻地跟在后面,又道:“别气啦,就算我错了,好不好?你本来就长得难看,再苦着脸,更难看,对着你这种脸,让我怎么吃饭?”

    摇光气得一个劲踢着地上的积雪,一个字也不说。天玑搓搓手,“好啦,我去问路,你们等着。”

    说罢他还真的端着一张可笑脸去问路了,摆摊子的契丹老太婆一见他便欢喜得要笑,恨不得用手揉他两下,没两下就问到了具体地址。天玑得意洋洋地过来,笑道:“问到啦。怎么样,还说我不做事?”

    摇光余怒未消,冷道:“我管你!不做就不做!反正也和我无关。”

    天玑使出浑解数,又是鬼脸又是笑话,最后终于把她逗得露出笑脸来,咬牙道:“回头让天权看看你的样子!小主还在这里呢,让她笑话咱们!”

    小蛮赶紧摇头:“没事,没事。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好了。”

    呃,青年男女,青梅竹马,一路同行,**……那个,可以理解。

    街角那里突然有一个黑衣人一晃而过,小蛮一愣,只觉十分熟悉。那材,垂到腰下的粗长辫子——难道是泽秀?他难道也跟来了这里?

    她不由想起当时在不归山,商定好了具体下山的子之后,泽秀就先离开了不归山,和来的时候一样,连个招呼都不打。这人倒是潇洒狂妄的很,偏偏不归山还在乎他,一切礼节到位,似乎不想得罪他。

    这个人,是不是来头不小?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双多轻佻的桃花眼,他虽然粗鲁又野蛮,但仔细回想起来,倒还真没做出什么真正粗鲁的事。记得吃饭的时候,他的姿态丝毫不输给天权,压根是两个豪门公子的德

    有意思,江湖浪人,豪门贵公子,泽秀啊泽秀,你到底是什么份呢?

    (角之卷完)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