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之卷 第十八章 再回不归山(三)

    第二更送到~提前一点,呵呵~

    *************

    “哦哦,我们的公子爷来了。”泽秀露出一个恶意的笑,“我还以为你打算缩在后面,天荒地老呢。怎么,怕我找你算金陵刘十八一家三十二口灭门之账?”

    天权淡淡看了他一眼,道:“别来无恙,你倒是一点也没变。”

    嗯,两大美男子同时出现了,很好很养眼,而且看起来似乎有点宿仇。快打起来呀,闹起来呀,小蛮恨铁不成钢地在心里诅咒,这样她就可以趁乱跑走了。

    “你也没变,有公子爷在的地方,难怪不归山一年四季都是凉飕飕。”

    很好!这句挑衅很强大!快开战吧!

    “过奖了。”

    冰块脸根本不吃这。看不出这人修养还好,不会发火的吗?

    “真是凉飕飕的过招,一点也不够看。”小蛮低声抱怨着,忽听耳边一人轻声道:“天权才不会为了这种挑衅发火,你个外来的小丫头,哪里知道。”

    “原来如此。那他什么时候会生气?”小蛮虚心请教。

    那个声音不怀好意地笑道:“我看他待会就要发火,因为你两次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走。”

    小蛮一脸崇拜地回头,想看看是哪个高人给她如此高的评价,入目却是一双黑宝石般熠熠生辉的眸子。很漂亮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像个月牙儿,睫毛又浓又密,扇子一样忽闪忽闪。只是那眼神并不怎么漂亮,狡猾狡猾的,像看不听话的野猫一样看着她。

    啊啊!小蛮惊得跳起来,掉脸就想跑。是北斗七屎里面的一个人!叫啥来着的?那个神采飞扬,看她的时候鼻孔朝天的少年!

    那少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丝毫不懂怜香惜玉,硬是扭了过来,小蛮差点发出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真是不听话,动不动就要逃跑。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不归山拿你怎么了呢。”

    那少年捂住她的嘴,硬是把尖叫声给扼杀在襁褓里。他有一张新雪般白皙秀丽的脸庞,看上去无比纯善,无比真挚,可是做出来的事却十分狠辣,小蛮只觉手腕快要被他给扭断了。

    后又响起一个声音,很有点责备的意味:“天玑!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小主!太粗鲁了!”

    好心人啊!小蛮激动得泪流满面,使劲扭过头去看,原来是那个文文弱弱的,叫做摇光的女孩子。她走过来将小蛮扶起,轻轻在她左手上按摩了一阵,疼痛渐褪。摇光皱眉道:“小主,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他今天得罪了你,我一定告诉金员外,狠狠处罚他。”

    小蛮吸着鼻子,正要说话,天玑便笑道:“什么小主!看她的寒酸样,咱们不归山随便拉出个女孩子都比她像小主。她能当小主,我还大主呢!”

    他说话那轻狂样,还带着一些不可一世的稚气,分明只是个不懂事的小鬼。小蛮摸了摸还带着余痛的手腕,怒不可遏,此仇不报,她小蛮两个字就倒过来写!

    “你还说!”摇光眉头皱得更深了。

    天玑似乎对她有些忌讳,只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笑了两声。

    “我一定把这事和金员外说!你就等着被关闭吧!”摇光不依不饶,拉着小蛮就要去金员外那里评理,吓得她赶紧低声道:“我没事!姑娘,我想这位公子也不是有意的,我过来捡簪子,他大约以为我是要逃走,所以发生了一点误会。真的没关系!先前我任偷偷溜走,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心里已经十分过意不去啦!这次再闹起来,我还怎么自处?”

    她越说到后来越顺溜,简直连自己都感动了,好像那是绝对赤诚的真心话一样。

    这两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年轻人顿时被打动了。天玑摸了摸鼻子,慢吞吞问道:“你……真的是来捡簪子哦?”

    小蛮从袖子里抽出一根珍珠簪子,是她刚才拔下来准备充私的,这会正好派上用场。

    天玑有点尴尬,新雪般白皙的漂亮脸庞顿时红了,嗫嚅道:“真是这样……那……我误会了……抱……抱……”

    “抱歉你都不会说吗?”摇光狠狠瞪着他,眼里还有泪光,“你看看人家小主!你也和她差不多大,怎么就一个天一个地!你长了这么大,真是白活了!”

    天玑啧了两声,道:“抱歉就抱歉,再说了,小主都说不怪我了,你嚷嚷什么。女人就是麻烦,认着死理,得理不饶人……”

    小蛮趁着他俩辩论的功夫,飞快转头朝正厅那里看,天权还在和泽秀为了真假小主的事在激烈争执,一个说稚龙之角当世只有一个,苍火之印更是有力的证明,另一个说后面有人捣鬼,两个东西都不是真的,争执中还夹杂着打圆场的金员外,冷笑的水将军,跟着起哄的火大夫,说软话的土老板,默不作声的木先生。

    她转头过来,柔声道:“两位,我方才茶水喝得多了一些,能告诉我解手的地方在哪儿吗?”

    摇光亲地拉着她的手,“小主,我带你去。省得你迷路。”

    哎,逃跑的勾当,怎么还能让她跟着,那岂不是前功尽弃!小蛮正要找个法子回绝,忽听一直默不作声的木先生开口道:“天玑,摇光,你们俩在后面鬼鬼祟祟的闹什么?这里有客呢!不成体统,还不快出来!”

    天助我也!小蛮掉脸就要走,谁知天权突然说道:“小主,是是非非,还请您自己来说。”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她上。小蛮刚伸了一条腿要跑出去,这会只得恨恨地缩回来。这个天权肯定是上辈子和她结仇的混账!从认识他开始,这人就没办过一件好事,处处针对她,威胁她,怜香惜玉四个字怎么写,他肯定不晓得。

    她拢着袖子,楚楚可怜地转望着众人,眼泪都快出来了,颤声道:“公子爷……要我怎么说?”分明是一付不堪忍受刺激的样子。

    可惜她忘了,天权和泽秀两人,谁都不吃她那一

    “装什么可怜!说不出来就痛快点!承认你是被他们收买的!”

    “你只需将自己为苍崖城小主的事说出来便好,至于那些质疑,大可不必顾忌。”

    这就是俗话说的,她遇到命中魔星了,还是两颗。

    她清了清嗓子,摸了摸头发,再折折袖子,跟着又玩玩衣带,火大夫忍不住说道:“小主……”

    “那什么……先告诉我解手的地方在哪里好吗?”小蛮打断他的话头,笑得甜蜜蜜,“刚才茶水喝得太多了,真是不好意思呀……”

    泽秀冷笑一声,不说话了,一付看好戏的样子。

    天权淡道:“方才小主并没喝茶。”

    “……是我吃坏了肚子!”

    “你也没吃东西。”

    “我肚子痛呀!”

    “……”

    他终于无话可说。小蛮带着胜利的笑容,转便走。

    只听他冷冷的声音在后说道:“小主三番两次逃避,是何用意?莫非真如泽秀先生说的那样,你并不是真正的小主,乃是被人派来混淆视听的细?”

    这个罪名太大了!小蛮硬生生刹住脚步。开什么玩笑!按道理说,老沙都知道她是假小主了,他们都是一伙的,其他人却个个装作不知道,还非把她往小主的台子上推!如今出事了又把责任朝她头上赖,细都出来了!

    好啊,索把一切都说开,撕破脸皮也顾不得了。

    她回头厉声道:“我本来也……”

    话未说完,只听“嗖”地一声锐响,一道寒光直朝她面门劈过来,小蛮吓傻了,只觉前被什么东西擦过,又麻又痛,她怔怔地抬头望向天权。这清俊的贵公子,他的血果然是冰渣做成的,毫不留,用长弓瞄准了她。

    擦过她口的那根铁箭后的柱子里,发出铮然的嗡鸣——是来真的!

    水将军急道:“天权!不得冲动!”

    天权淡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小主?说。”

    小蛮浑都僵直不能动弹,不能说话,只能怔怔看着他。

    她把一切都看太轻了,以为自己可以轻易玩转人心,所有人都会信任她,喜欢她,其实世上总有那么一块铁壁是她钻不过去的,比如泽秀,比如这个人。

    他的眼神那样冷,没有一丝波澜,这样看着她,就像在看一只猫,或者一只狗——根本没有往心里去,无论她是作怪也罢,讨好也罢,演戏也罢,在他眼里通通都是

    她从这个人眼里读到了自己的卑微和渺小。

    前凉凉的,她下意识低头,却见衣服被铁箭擦出一道长长的口子,脖子上挂着的那只玲珑小角发出冰冷的光芒,像是在嘲笑她。她前的肌肤露出一大块,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上面雪白粉嫩,不要说什么苍火之印,连一颗美人痣都没有。

    她抱住体,蹲了下去。

    众人发出喟叹声,苍火之印果然不在她上!

    泽秀哈哈一笑,抬眼见天权手指搭在弓弦上,眼底犹如薄冰一般冷,俨然是要下杀手了。

    又是“嗖”地一声,利箭直直向小蛮的脑袋。她动也不动,好像根本不知道有一根箭往自己这里飞来,她会毙命于此。

    人影突然一花,只听“叮”地一下,有人用剑将铁箭挥落,正是泽秀,他站在小蛮前,握着巨大的黑剑,冷笑道:“不必杀人灭口吧。”说罢反手将小蛮拽了起来,脱下上的披风,朝她肩上一丢,“穿好,这事少不得要好好问问你。”

    小蛮被他拉起来,肩上的披风也顺势滑落,口那一块雪白的肌肤又暴露出来,众目睽睽之下,那一片雪白突然现出一片淡淡的蓝色,紧跟着慢慢变深,不过是眨眼的功夫,那块众人熟悉的苍蓝色火焰胎记就这样冒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