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之卷 第十六章 再回不归山(一)

    小蛮从出生到现在十六年,从来没有恶毒地骂过一个人。不与任何人交恶一直是她的原则,因为说不定以后哪天就会要别人来帮忙,现在逞一时之气,以后便要后悔。

    可是这个原则遇到泽秀之后,再也撑不住了。

    此人言语之恶毒,态度之嚣张,生平罕见。想来能把石头也给气裂的,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了。

    把小蛮惹怒的下场是很悲惨的,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能骂出什么恶毒的话来,十六年的憋气,一旦要爆发,神仙也会逃走,省得被骂得满狗血。

    泽秀笑了两声,呆子也能听出他笑声中凛冽的怒气,偏偏小蛮假装听不出来,依旧轻言软语,“也难怪你留了胡子扮大叔,就你这样的容貌走到街上,那岂不是要天灾**?男人们看到你的脸就要走不动路,女人们看到就要晕过去,你一进城呀,所有人都围过来,大家一起叫:来呀来呀!来看人妖男大叔呀!好稀奇,好漂亮,世上居然有人能长成这样,祸水狐狸精是啥样,咱们今天算开眼界喽!”

    她知道他不喜欢被人叫大叔,偏偏要叫上好几声。其实他一点也不老,留着胡子看不清容貌,所以叫他大叔。刮了胡子露出真容,看上去也就二十岁上下,分明是个少年。

    泽秀这回不笑了,面无表地看着她,桃花眼里的冷光,令人毛骨悚然。

    小蛮本能地又朝前面挪了挪,离他远一点。同样是共乘一骑,上回和天权的就意绵绵,暧昧丛生,这次偏偏杀气十足,冰冷僵硬,半点暧昧也找不到。

    “还有什么说辞?”他冷冷问着。

    小蛮突然有点心虚,吞了一口口水,喃喃道:“没……没有了。”

    泽秀道:“若不是看你是苍崖城小主,我早已将你这个出言不逊的女人斩于剑下了。”

    跩什么?!再说了,分明是他先挑衅的!真不是男人!

    小蛮憋不住又道:“真侠士又岂会和小女子计较!看你就不像好东西,专门和女人较劲!杀女人很光荣很侠义吗?也只有你这种……”

    话未说完,忽觉背心又被人提起来,呼啦一下,她凌空飞了起来,这回是狠狠摔在沙地上,跌了个狗吃屎。小蛮气急败坏,艰难地爬起来,吐出嘴里的沙子,破口大骂起来:“混账王八蛋!你这个人妖!不男不女!狐狸眼!你去死吧!”

    头顶突然响起凌厉的风声,跟着她脸上被劲风擦过,一阵生疼,只听“啪”地一声脆响,却是他扬高了马鞭狠狠抽下来,正抽在她脚边,沙子飞起来,一下子被风卷走。

    “你再说一遍。”他举着马鞭,指着她的鼻尖,桃花眼里光芒比钢刀还锐利。

    小蛮伸长了脖子,豁出命去吼道:“不男不女!男!戏子!”

    泽秀冷笑一声,小蛮紧紧闭着眼睛,只等他把鞭子抽下来,谁知等了半天没半点动静,悄悄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却见他早已自己骑着骆驼走远了。

    小蛮登时急了,他是要把她一个人再丢在沙漠里!她急忙追上去,一面叫道:“喂!喂!你别走啊!算我说错了行不行?快回来呀!别丢下我!”

    泽秀把鞭子在骆驼上轻轻一抽,登时跑了老远,他回头恶意地对她挥了挥手,冷笑道:“你是圣洁的苍崖城小主,餐风饮露,行千里,我哪里配与小主同行!你请一个人走吧!只是要小心点,沙漠里晚上会遇到狼,还没光复家族,小主千万不要被狼给吃了。”

    说完一阵风跑走了,小蛮拼了命去追,深一脚浅一脚的,却哪里能追上骆驼。她跑得气喘吁吁,头顶头正毒,沙漠里简直像个大蒸笼,没一会就出了一汗,口渴难耐。她心中暗暗惊骇,如果再这样追下去,就算不被狼吃了,也会被晒得干枯渴死!

    “什么侠客,根本是欺负弱小的王八蛋!”她气得口不择言,踢着沙子往回走。好在他们没走多远,那片小绿洲还在,有水就不会死人。谁怕谁!她就在这里耗着!就不行没有别的路人经过这里带她走!

    她抱着膝盖坐在白杨树下,饿了就狠狠灌一肚子水,干瞪着眼,只盼远处突然出现一个商队之类的,这样她就自由了。

    可惜从早瞪到晚,不要说人,就连蚂蚁也没来一只。小蛮饿得头昏眼花,再喝水也没用了,而且天色渐暗,沙漠又凉了下来,到了夜间,能冻死人。她衣着单薄,加上昨天刚发烧,胳膊又骨折了,渐渐便有些支撑不住,好几次都眯着眼睛歪歪倒倒,要睡过去。

    在沙漠的夜间,不盖着毯子吃点东西睡觉,很容易就会死人。小蛮狠狠用指甲掐着腿上的,提醒自己千万不能睡着,不过很快她就发现,更糟糕的况出现了。

    远方传来鬼哭一般幽幽咽咽的吼声,有了上次的经验,她一下便知道是沙漠里的狼群出现了。战战兢兢地抬起体去看,只见远处荧荧点点全是鬼火一般闪烁的狼眼。她吓得赶紧缩回去,用力扒着沙子,打算扒个洞钻进去躲起来。

    可惜她没有野兽爪子扒沙的能力,等狼群跑到跟前,她挖的坑还只能塞进去一条腿。一只通体发灰的巨狼跳上沙丘,两只眼亮闪闪地,四处打量,不知在找什么。小蛮全藏在白杨树后面,生怕被它们发觉了。

    那只巨狼看到潭水,便回头鬼哭狼嚎起来,原来它们是在找水源。不一会,大批的狼群席卷而来,带头的是一匹体型更加巨大的黑狼,小蛮一眼就看出它是上次袭击驼队的狼王,被天权用折了箭头的铁箭打中腰腹,立即识时务地撤退。这次可没有天权这个神手来救命了,小蛮在树后缩成一团,心里暗暗叫苦,也不知把泽秀诅咒了多少遍。

    好在狼群并没发现她,也可能是刚吃饱了东西,不打算把这个瘦叽叽的丫头拿来当作晚饭。群狼喝饱了水,三三两两地散开,看样子竟是打算在这里盘踞了。

    小蛮只顾着盯着狼王看,只要它不行动,其他狼就不会对自己如何,她十分笃定这一点。

    突然,她觉得脖子上被什么冰凉湿润的东西碰了碰,本能地反手去抹,谁知一抹之下却是毛茸茸的,她唬了一跳,赶紧回头,只见不知何时后多了一条小灰狼,正怀疑地看着她,鼻子动来动去,很显然,它在确认她是不是可以吃。

    小蛮吓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浑都僵住,眼见它凑过来仔细地闻自己,她喃喃道:“我……我不好吃的……别、别吃我!”

    那头小灰狼看了她半天,十分怀疑,最后把獠牙一龇,看样子是打算咬一口试试。小蛮吓得抓起一把沙子就抛出去,尖叫起来,“死变态!死不男不女!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那条小狼被她吓了一跳,见她转就跑,于是立即追上去,发出刺耳的嚎叫,小蛮不要命地跑过沙丘,只见对面星星点点全是狼眼,自己被狼群包围了。那条巨大的狼王跑在最前面,纵而起,显然是要来扑她。

    她回忆起以前在镇子上听过路商贾说的那些被狼吃掉的可怜人,十分惨不忍睹。她绝望地拔下头上的簪子,决定先自我痛快了断,至少不要被狼给咬死。

    沙丘上突然高高跃起一个更大的黑影,狼王正扑在半空,发觉旁边有人过来,居然在空中利索地一个翻,落在了地上,躲过那人的一击。谁知它快,那人更快,一下兔起鹘落,贴着地面就势一滚,剑光乍闪,只听“卒”地一声,狼王哀嚎起来,那一剑刚好在它后腿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群狼见狼王受挫,纷纷扑上相助,那人形犹如鬼魅一般,手中双剑翻飞,快若闪电,小蛮在极度惊恐的况下,根本看不清他是怎样动作的,只觉那黑影犹如巨大的黑蝴蝶一般,翩跹潇洒,剑光划过之处,血迹纷飞。

    那只巨大的狼王见势不好,便掉头来扑小蛮。她两腿一软,跪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那人反腿一踢,正中狼王的肋间,只听“咔嚓”几声,肋骨尽数被他踢断。狼王惨呼一声,扑倒在地,被他一剑痛快削去脑袋,鲜血飙了一地。

    群狼见狼王被杀,吓得再也不敢上前,夹着尾巴呜呜咽咽,很快就跑走了。

    小蛮惊魂未定,又见到那断了脑袋的狼尸,手足一下子全软了,瘫在那里不能动弹。

    那人将两柄长剑一甩,抖落血迹,收回腰间剑鞘,冷道:“这些畜牲,也不知吃了多少过往旅人,今给它们一个教训。”

    小蛮眼怔怔地看着他走上前来,月光映在他面上,正是一双多妖娆的桃花眼。他面上的表隐约含着恶意的嘲讽,冷冷看着她,突然伸出手,道:“起来吧。真没用,几只狼就把你吓软了。”

    小蛮没有回答,也没有伸手,只是怔怔看着他。

    突然,她哇地一声痛哭出来,泽秀这才真是被她吓住了,有些手足无措,只得弯腰将她扶起来,谁知她死死扯住他的袖子,手足并用,又踹又打,大哭道:“你……你怎么才来!死男,不男不女的……混账王八蛋!我恨死你了……”

    他心中突然一软,拉开大氅将她裹起来,拦腰一抱,走到水塘边,点了火堆,低头再看,她死死抓着他的襟口不肯松手,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水,可是人却已经累极睡晕过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